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败逃!

第一百一十三章 败逃!

        “今夜的心情为何这般烦躁?”牧语轻皱眉头,自语道﹕“是心血来潮吗?”

        ……

        翌日,静修一夜的牧语,忽然被急促的敲门声惊扰。

        吱嘎一声,在袖风卷动下,大门开启。暂代州牧急匆匆地小跑进来,冲着牧语长拜一下后,慌张的说道﹕“仙师不好了,武昭国的军队又打过来了!”

        牧语紧皱着眉,轻声道﹕“昨天,武昭国刚完成一次攻坚战,今天怎么又打过来了?”

        按照以往的规律,武昭国基本都是三天打一次攻坚战,频繁的作战,不光是守城的官兵会感到疲累,对方更是会如此。

        “去城楼!”牧语低喝。

        少许,平州城楼。

        瞥了一眼神色肃穆的李师弟,牧语眸光微微闪动,随即,他转过头来,扫视着城下,那支透发出肃杀气的骁骑。

        “今天怎么感觉,这群世俗军队变得不太一样了?”牧语轻喃。

        “东安国的贼修,有种的下来与我一战!”一名魁梧壮汉,约莫三十几岁,扛着一把巨斧,指着城楼上的牧语,大声地喝骂。

        牧语对此熟视无睹,双手撑在垛口处,手指摩擦着墙皮,因为太用力,刮下了一层石灰。

        那壮汉骂累了,气急败坏的退了下去。

        随即,一名银袍青年,在巨剑宗众修的簇拥下,傲然的来到距离城池几丈距离,负手而立,沉声道﹕“想必诸位道友很清楚,这场战争,并非是世俗界的战争,既然如此,又为何要龟缩在世俗军队的保护下?如果今日一战,你们胜了,我周天木发誓,退兵!五个月秋毫不犯!违者,天诛地灭!”

        牧语神色一动,沉喝道﹕“你是何人,我凭什么相信你?”

        “吾乃巨剑宗掌门,座下八弟子也!你若不信,我现在就发下心魔誓言。”周天木一丝不苟的把之前话语重复了一遍,以心魔起誓,是修仙界最诡异莫测的誓言,一旦违背,通常情况下,绝对没有人能够幸免。

        牧语犹豫了,明知这个周天木敢立下这种誓言,一定是信心十足,能在此战击败八爪火螭阵!?但是,那五个月停战的诱.惑,却如百爪挠心一样,渐渐蚕食着牧语理智。

        “上师,答应吧,不然的话,平州城绝对坚守不到今月。”唐家主低声道。

        牧语狠狠地握了一下手掌,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他的双眸遍布血丝,如赌徒一样,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城下,周天木的嘴唇流露一丝冷笑,他根本不怕牧语不答应,正如唐家主所说,平州官兵已经是强弩之末,城破只是个时间问题,或许连今月都撑不过。

        城门开启,数百修士鱼贯而出。

        武昭国的世俗大军后撤一里,四百名巨剑宗修士缓缓走出。

        两大修士阵营走到中央,双方距离不过二十丈。

        “这位道友有没有听说过一个成语?”周天木突兀问道。

        牧语皱眉,“什么意思?”

        周天木嘴唇弯起,流露着诡异的微笑,道﹕“此成语,叫做引蛇出洞,而今日,便是尔等的死期。”

        牧语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豁然,一声大喝,从周天木嘴巴里传出﹕“祭至宝!”

        锵!

        一道火焰,从周天木储物袋里飞出,四百名修士齐声大喝,双手高高举起,磅礴的法力源源不断的打入那道火焰之内。

        那火焰快速地变化,形成一条丈许火龙,在火龙体内,赫然有一柄法剑!

        “此乃六百年前,我宗焚渊上人亲自打造的中品后天灵宝法器!名曰……焚渊!”周天木神色肃穆,大喝道。

        “中品后天灵宝?!”牧语倒抽一口凉气,难怪需要四百名炼气期修士共同操控!

        “斩!”周天木厉喝,念诵口诀,大臂一挥,那焚渊古剑犹如开天一般,直直的劈落,离地丈许,就犁出了数尺的焦黑深沟!

        “组阵!”牧语声嘶力竭的大喊。

        轰!!!

        八爪火螭与焚渊古剑化作的火龙,猛地撞击在一起,如雷霆的爆炸声,充斥所有人的耳膜,一些修为低下的两宗弟子,要么被震昏过去,要么就发出惨叫,两条黑血,顺着耳膜处流下。

        第一击,八爪火螭的一条前肢化为乌有,八十名弟子死伤!

        牧语吸着凉气,顾不得反应,对方的第二剑就劈来了!

        噗!

        八爪火螭的另一条前肢,如闪电般抓去,捏住了焚渊古剑化作的火龙脖颈,然而,犀利的剑气直接把这一条前肢绞碎,又是五十名弟子死伤!

        “杀!”周天木大吼,眸底充斥着嗜血的暴戾之色。

        “开城门!”牧语回头大吼,八爪火螭直立而起,猛地一蹦,闪电般的冲向城门。

        噗!

        第三剑斩出,八爪火螭的左腿齐根斩下,数十修士惨叫的坠落在地上,被身后冲过来的火龙,犁成了粉碎!

        当八爪火螭大部分身体冲入城门时,牧语眼眸流露一丝犹豫,但很快被冷酷所取代,“关城门!”

        城门官不敢违背,厚重的铁门开始缓缓地合拢。

        而与此同时,牧语往赤红令牌上,喷出了一道真元,念诵着咒语,但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时,八爪火螭阵顿时解体。

        位于八爪火螭右肢部位的修士,在失去了法阵的庇护后,那城门也彻底的合拢,完全暴露在了怒冲过来的火龙面前。

        “不……”一阵急促的凄厉惨叫发出,随即在短短三个呼吸时间内,就戛然而止。

        轰!

        焚渊古剑怒砸着钢铁城门,一个触目惊心的凹坑,顿时出现在城门中央处!

        城内,牧语瞳孔紧缩,双掌紧紧攥起,他咬着牙,声音冷酷,没有一丝的情感,“北撤!”

        “什么?”一些修士仍旧心有余悸,没有听清牧语之前说的话。

        “咱们……北撤!”牧语低吼。

        “可宗门交代的任务,是死守平州城。”李师弟沉声道。

        牧语的眼眸,如同饿狼一般,冷冰冰地注视着李师弟,后者无畏,直视着他。

        牧语低下头,叹道﹕“那就死守吧。”

        众人听闻,看着李师弟的身影,双眸透着一丝的仇视。

        ……

        三分钟后,平州城城门失守,约有三万官兵开始转入巷战。

        十分钟后,城中某一角落。

        “我本不想杀你,可是因为你的存在,已经令我,和诸位师弟陷入险境。”

        “叛徒!宗门是不会……”

        一道黄芒闪耀,映照在一名少年苍白的面孔上,在其脚下,有一具无头尸体,血液四淌而出。

        “对不起……”牧语轻喃,搓出一道火球,把李师弟的尸体烧成了灰烬。

        ﹡﹡﹡﹡﹡﹡

        少许功夫,牧语召集游战于各个大街小巷的同门,大喝道﹕““所有人听令,开始北撤!”

        “师兄!”一名年轻弟子叫了一下,迎来的,是牧语冷冰冰的眸光注视。

        年轻弟子咽了咽口水,低声说道﹕“师兄,李师兄不见了。”

        牧语沉默片刻,声音沙哑道﹕“李师弟……因伤势过重,兵解了。”

        所有人沉默,没人在发声,仿佛接受了这个“事实”。

        “师兄,其余人怎么办?”有人指了指依旧奋战在城中的士兵。

        “这群人跟着我们,只会死得更快。”牧语低声,在北撤路上,少不了爆发斗法大战,连先天都不到的普通士兵,只会拖累他们的脚步,和死得更快而已。

        牧语走过前去,拍了拍唐家主的肩膀,瞥了眼李家主,说道﹕“你们的家业和根基,都在平州,待我们走后,就率领城中将士……投降吧。”

        “上师,您……”两位世家家主惶恐地忙拜,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却被牧语粗暴的打断﹕“别跟我废话,月余的过命交情,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你们走入死路。不论是武昭国君,还是五大宗派的掌门,都是野心勃勃的英明之辈,当你们投降后,不会太过为难你们的。”

        话落,牧语拂衣离去。

        两位家主看着牧语的背影,长拜不起,老眼有泪水纵横而下。

        第一次,他们对这位少年郎,生出了最真挚的敬重之情。

        ……

        ……

        平州郊外,一处林间小地。

        “嗤!”

        凛冽的风声传来,伴着一声惨叫,一颗人头飞起,鲜血四处飞溅。

        “哈哈哈…”第五个!”手持巨斧的壮汉大笑,把这颗离剑宗修士的头颅,挂在了腰带上,舔了舔巨斧上腥臭的血液,一双眸子流露着兴奋之色。

        ……

        断崖处,一名发丝凌乱的女修,喘着粗气,望了眼被云雾裹住的崖下。一个倒提重剑的少年,满脸淫.笑的走了过来,轻佻地说道﹕“跪在地上,服侍我一天,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女修咬牙切齿的转过头,语气清冷的喝道﹕“做梦!”

        说完,女修便纵身一跳,跌落下无底断崖。

        少年一怔,摇了摇头,大步地离去。

        ……

        “别杀我!”染血的长袍,触目惊心,这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他满脸的惊恐,跪在地上,向两位巨剑宗修士乞求。

        “告诉我,那姓牧的在哪?”一人喝道。

        “他……他往那边逃了,身边……估摸只有三十多个修士跟随!”十二岁少年指着东北方向,语气发颤道。

        “说完了?”

        “嗯……”

        噗!

        重剑一挑,划破了十二岁少年的脸蛋,血痕深深地烙印在他的鼻梁处,刺破了大脑,那张清秀的面容,顿时变得丑陋无比。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642/209709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