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五毒教!(第一更)

第一百二十三章 五毒教!(第一更)

        牧语把玩了一下这青风舟,初时只有巴掌大,只需灌注灵力,就可以放涨到五十平大小。

        牧语满脸的欣喜之色没有掩藏,这令中年君主大感高兴,在老祖仙逝后,东安皇室的力量无疑要降下一个层次,若换做以前,倒也没什么,毕竟东安皇室身后有四大宗撑腰,只要不犯下大错,四宗是不会轻易撤换掉皇室与君主的,也不怕那些修仙世家生出异念。

        然而,现在外敌攻破了国门,内部又发生异常严重的饥荒,农民起义揭竿而起,层出不穷,四大宗都已自顾不暇了,对他这个世俗界的小小君主,又怎能提上太多的保护心思?

        别看牧语拥有炼八的修为,其战斗力在炼气期这个层面上算是不俗了,可一旦事情超过他所能掌握的局面,或是感觉有了危险,会毫不犹豫的放弃中年君主和整个东安皇室保命。

        但现在,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短,就不得不提上更多的保护心思与警惕危机了!

        可牧语不后悔,一件下品后天灵宝,是可以冒一冒险的!

        修行一道本就不是顺风顺水,充满着坎坷和羁绊,更是危险与机遇并存。求稳固然是好事,但一味的求稳是难以在仙途上走的更高更远的!

        ……

        ……

        中年君主客客气气的把牧语请出了皇家藏书阁后,望着他的背影,笑眯眯的神色一收,就被无边的忧愁覆满。

        “老祖啊,您老人家仙逝的可真不是时候啊……”中年君主悲恸,随即便大哭出声。

        当一国之君容易吗?自己也想当个雄主,复兴东安,壮大皇室!

        可自己,终究是……有心,而无力……

        ﹡﹡﹡﹡﹡﹡

        皇家藏书阁之行,已经过去了四天的时间。

        牧语已经能够熟练的操控青风舟,全力催动下,可以日行上千里无虞。

        只不过,这青风舟与其他的灵宝一样,所需的法力太庞大了,以牧语如今的修为,顶多能维持半个小时。

        但,灵宝这种法器,本就是筑基修士使用的法器,唯有筑基大修士,才能把灵宝发挥到最强威力。

        “有了这青风舟,再加上狼靴的速度,哪怕面对一名筑基修士,我也有了逃跑的能力!”牧语暗道。

        当牧语想起那双狼靴时,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张俏皮的脸蛋。

        随之,牧语便是微怔,神色流露出茫然,他轻皱眉头,不知道为何,杨雨棠的印象,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记忆深处,每当想起,就会产生一丝的悸动……

        “哈哈哈,也对!毕竟雨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既然他是师傅的女儿,我就有责任与任务照顾好她!”牧语,自欺欺人的大笑着。

        ……

        京城,西坊某街,一栋府邸前。

        一个轿子缓缓地驶来,在这栋府邸前停下。

        帘子一挑,露出了一张清秀儒雅的脸蛋。这是个年轻人,约莫二十岁出头,衣着锦袍,气度不凡,非富即贵。

        随行的只有四个轿夫,和六个家奴,皆都是会些粗浅功夫的三流武者。

        虽然他们的武功在江湖中排不上名号,但这京城毕竟是天子脚下,平日里打劫案件都鲜有发生,夜晚也有衙役、步卒巡街,出行更是没有什么危险可言。

        这年轻人抬头瞧了一眼匾额,只见有三枚烫金大字烙印在其上﹕

        千竹园!

        这栋府邸,在京城名声不显,属于一栋很正常的豪宅庭院。

        但如果有人能在现场认出那年轻人,这种想法必然会被推翻。

        只因为,这锦袍青年乃东安国君的第七子,当今的七皇子!

        咚!咚!咚!

        三声叩门响起,门后,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随即,这大门“吱嘎”一声的就开启,露出了一张阴沉沉的消瘦面孔。

        “师兄请进,老祖已经等候多时了。”那消瘦男子语气干巴巴的说道。

        七皇子连忙应了一声,小跑进千竹园,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一座偏院。

        推门而入,七皇子在一座塑像前站定,低着头,垂首而立。

        “进来!”一道声音,从那塑像里传出,只听“轰”地一声,塑像下方的桌案塌陷,露出了一个深邃的地洞,有一个石阶连通着下方。

        七皇子抬头瞧了眼那塑像,约莫一人高,头发披散在胸前脑后,胡须很长,眼睛微瞪着,使那脸色变得有点恐怖,塑像雕刻出的模样苍老,是八十岁老翁的样子,左手拖着一个黑色大蜘蛛,右手攥着一条蜈蚣,脖子缠绕着巨蟒,亦有蝎子、蟾蜍,附在其身上。

        走入深邃的地洞,眼前豁然开朗,是一处很大的地下空间。

        在这座地下空间里,有一个个暗黑色的火炉,有火焰烧得正旺,一只只毒虫在火炉里翻滚,发出悚然的叫声,一个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守在那些火炉旁,念着咒语,掐着手诀,似在祭炼着什么。

        七皇子穿过火炉区,空气中的燥热尽褪,温度瞬息降下,变得有些寒冷。一阵阴惨惨的凉风吹来,也令七皇子打了个寒颤。

        走廊尽头,有一处不大的空间,而在这个地下房间的顶部,镶嵌着七八颗排列成圆形的夜明珠,投放下莹白的光泽,好似月光一样。

        七皇子瞧了眼盘坐在一个冰床上老者,其模样赫然与外面的塑像一般无二。

        “弟子拜见师尊,祝师尊千秋万载!”七皇子双膝下跪,满脸恭谨与虔诚的说道。

        “痴儿,起来吧。”老者声音沙哑,又透着一股淡漠。

        七皇子垂首在老者身旁,瞥着他的侧脸,不禁心绪复杂,双眸流露出一股回忆。

        大约十年前,七皇子还是幼儿时,得东安国君的宠爱,早早地开府建牙,搬出皇宫入世居住。身旁有鸿儒大才者传授知识,皇室传功长老教导其精明武功,风光一时无两,仅次于成为太子的大皇子。

        许多人都在猜测,当今圣上,是不是打算把七皇子扶持成未来的国君?而大皇子这位太子,只是推到明面上,吸引仇恨与瞩目的倒霉蛋?为的就是想让七皇子得到充足的成长时间?

        王公大臣们纷纷猜测,压下心中的疑惑,静观其变。

        此后三年,七皇子如彗星般快速崛起,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又为人谦虚,礼贤纳士,深得大臣们的拥戴,自此,东安国的朝廷,就分成了三个党派,一个是太子党,一个是七皇子党,还有就是中立派。其余的皇子虽然努力的发展势力,扩大影响力,但却无法与太子党与七皇子党相媲美,已经在皇储之争中被边缘化了。

        朝廷三大党派确立后的第二年,七皇子出游狩猎,一个突发的意外,使他跌落下山崖,眼瞅着这种必死局面,七皇子已经心生绝望,但却有一名老者,踏空飞来,救下了坠落中的七皇子。

        而那老者,后来成为了七皇子的师尊,一个自称五毒教老祖的大修士!

        五毒教,在修仙界没什么名气,在世俗界与武林界更是声名不显。

        然而,这个五毒教的实力却不容小觑,有筑基初期老祖一名,炼气期九层教主一个,还有炼八长老四个,炼七执事八个,剩下都是一大堆炼气一二层,五层之下门徒七十余个。

        这股力量,放在任何一个炼气世家中,都足以排在首位了,哪怕是千年的筑基世家,都能排进前十!

        起初,五毒教只是个江湖宗派,前身乃万毒宗,擅长下毒、使毒,江湖之人都谈其色变,后来因为得罪了武林界硕果仅存的破虚境武道巨擎,在这位巨擎号召下,上万名门正派的武者,攻入万毒宗老巢,门徒死伤大半,太上与宗主战死。

        过了十年,万毒宗一名余孽游历归来,自学毒修一脉,修为达到了炼气期五层,先后杀入了三十余江湖正派的所在地,毒杀两万余江湖人,后因惊动朝廷,选择了退避,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创建了五毒教,此后三十余年,这位五毒教老祖,偶得一份机缘造化,在五十三岁时突破筑基期,寿命大涨,法力与日俱增。

        ……

        “老夫可以扶持你登上皇位,但当你称皇时,需要让五毒教成为唯一国教,封老夫为天命国师!”

        某夜,五毒教老祖露出了狰狞的面孔,七皇子深知,如果自己当场拒绝,这位心狠手辣,乖张暴戾的老魔头,必会一巴掌拍死自己,随后就隐遁世俗,或放弃这种野心,也或许另寻目标。

        然而……自己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当七皇子得知深宫的那位真正的打算时,心中就已经充满了绝望与恐惧,更是有日益深厚不甘的杀意!

        “请师尊助我!他日我愿与师尊共享天下!”七皇子跪下,叩首道。

        ……

        “在想什么呢?”冰床上,五毒教老祖睁眼,淡漠地道。

        七皇子惊醒,没有隐瞒的说道﹕“徒儿在回忆着与师尊相处的往事。”

        “你后悔吗?”

        七皇子微怔,双拳紧攥,眸子流露一股恨意,“当宫里的那个男人,这般对待徒儿的时候,我们之间就没有了亲情!”(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642/209933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