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密谋作乱(第一更)

第一百三十八章 密谋作乱(第一更)

        “不管是谁,也跟我没任何关系了。”李翠姑轻声。

        牧语摇了摇头,道﹕“如果有人可以针对你,一旦你离开落府,用不了几日,便会横死街头。”

        李翠姑缄默,她早已不是几年前的那个小姑娘了,光是发生在落府中的尔虞我诈,她早已司空见惯。

        “今天晚上,落府不是有个家宴吗?我也正好会一会落府的主人,讨个说法!”牧语淡漠道。

        “牧大哥,真的不用……”李翠姑的俏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牧语霁颜,笑道﹕“怎么,你是在担心某个人吗?”

        李翠姑张了张樱唇,猛地摇头,但看着牧语那双直透人心的眸子,有点扭捏的低下了头,皱起了琼鼻。

        “放心好了,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是不会太过为难落府的。”牧语揉了揉小姑娘的头,笑道。

        ……

        ……

        傍晚,大约申时,落府门早已前车水马龙,人群攒动。

        许多豪华的车马停靠在落府大门前,足足摆了一百多辆,占地数百亩,两旁的街道上,人群稀少,有一队队三班衙役,驱赶着看热闹的百姓。

        今夜,虽说是落府的家宴,但落府的家主,也邀请了柳阳县城其余炼气世家家主和官府的高官,如县令、县丞、主簿、县尉、典史这五个人。

        邀请官方的朝廷命官,并不是对他们有多看重,而是给朝廷的一个面子,虽说东安国已经乞降了武昭国,但靖州毕竟仍然没有沦陷,可明白人都知道,这也就是早晚的事情,但谁也不敢说出来。而东安国疆域广袤,武昭国全盘接手后,不可能下令裁去所有的东安国原官员,必会留用一批,说不定柳阳县城的一些朝廷命官,依旧会担任一地的父母官,所以现在还不能小觑、蔑视他们。

        在落府的宴厅中,早已人山人海,可以看见一群花白胡子的老头、体态略胖的中年人和高傲稚嫩的青年人。

        在这场宴会中,各个炼气世家的年轻一代的弟子,成为了主流,三五成堆的交流,或是有年龄相仿的男女,由各家长辈互相介绍,彼此撮合。

        落英一个人坐在偏僻的角落中,眺望着场中人群,宴会将至,却依然没有见到自己朝思夜想的倩影。

        “落大哥。”忽然,一道熟悉地声音传来,落英神色激动,但当他仔细一听,却发现那声音并不是李翠姑的声音,而是从小与他玩到大的王家小姐的声音。

        王家小姐,也是出生于柳阳县城的炼气世家,只不过论家底,要比落府逊色一筹。

        事实上,在柳阳县城的几个炼气世家中,就以落府为最,其余炼气世家皆都以落家马首是瞻。

        得益于柳阳县的富庶,令这里成为了继靖州主城外,第二大修仙者汇聚之地。

        “有事吗,秀秀。”落英心不在焉的问道。

        瞧着落英这副神色与语气,王秀秀心中暗恼,恨不得活活掐死李翠姑。

        一个被男人抛弃的贱.女人,有什么值得你迷恋的?翠姑?哼,跟她本人一样,土里土气的,不过是来自乡下的村姑罢了!王秀秀暗念,但表面上却要装出平静的样子,不敢再落英面前说李翠姑的坏话,以免引起他的反感。

        “落英哥哥是很讨厌我吗?”王秀秀楚楚可怜的看着他,倒是令落英一怔。

        “没有,刚才我是在想事情,实在是抱歉。”落英回过神来,冲王秀秀微微一笑。

        王秀秀破嗔为笑,亲昵的挽住落英的胳膊,扬起下巴,俏脸露出明媚的笑意,道﹕“话说,落英哥哥和秀秀,都已经好久没见面了,每次秀秀想要见你,都被你用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了。”

        落英见到王秀秀这大胆的动作,不着痕迹的蹙了蹙眉头,犹豫半天,也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王秀秀见状,嘴唇顿时流露出一丝奸计得逞的胜利笑容,她就是利用落英老实温和的性格,采取一系列大胆的行为,让他知道自己的魅力。

        察觉到胳膊上的那团柔软,落英的心骤然一跳,有一些口干舌燥,微微地动了动手臂,却发现那团柔软紧跟着又贴了多来。

        瞧见落英的一丝窘态,王秀秀俏脸羞红地挪动身体,把另一半柔软,靠在了他的手臂上。

        正当落英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时,豁然,他双眸一亮,猛地挣脱了王秀秀的双臂,刮蹭她胸前的柔软,令其弹跳了几下。

        “翠姑……”落英快走几步,来到熟悉的倩影旁,微微一笑,露出了几颗洁白的牙齿。

        李翠姑朝落英身后望了一眼,正好看见王秀秀一副咬牙切齿,满脸怨毒的模样。

        落英心中一慌,以为李翠姑看见了刚才那副情景,连忙解释道﹕“翠姑你听我说,刚才是……”

        “不用解释的落大哥……”李翠姑微微一笑,说道﹕“明天,我就将离开落府了。”

        “为什么?”落英慌了,摁住李翠姑的肩头,不假思索的道﹕“我不想让你走!让我来照顾你,好吗?”

        翠姑一愣,俏脸微红地低下头,心头如小鹿碰撞似得,这股感觉她只在与牛大壮单独相处时感受过。

        但当翠姑一想起,自己等了他三年,却最终尝到苦果后,这个感觉就烟消云散,顿时就有种憋闷与心慌,推开了落英。

        “对不起……”翠姑轻声,心中也顿时传来一丝的刺痛。

        为什么?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了落大哥?翠姑暗念,有一种茫然与不知所措。

        落英落寂地点了点头,伸出手,悬在半空,许久,抚了抚她的柔发,道﹕“我不会逼你,我只希望你能够快乐,忘记过去,忘记那些烦烦恼恼。”

        翠姑缄默,不语。

        ……

        ……

        牧语瞧着那边发生的情况,轻叹了一口气,这对少男少女的心情想必都很复杂,但自己又何曾不是呢?

        如果,当初不是牧语,引荐牛大壮和翠姑入仙宗的话,说不定两人早就完婚,连孩子都有了,而他也能当伯伯了。

        不过在那个时候,牛大壮作为牧语唯一的朋友,他也希望牛大壮好,有个更广阔的未来,并没有做错什么。

        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或许,当初牧语就不应该干涉两人的生活与未来,也就不会存在今日这种让人烦恼的局面了。

        牧语依然和牛大壮是朋友的关系,翠姑也会有个爱他、疼爱的夫君,组成一个美满的家庭……

        正是因为这种对李翠姑的亏欠,牧语千方百计的,想要撮合她与落英,来尽量的去补偿她。

        牧语敲了敲额头,穿着一身朴素中和长袍的他,如某个小家族的少爷一样,在人群攒动的现场,并不太起眼,只是会有一些人感到困惑,不知这个面生的后辈小子,到底是哪家的少年郎。

        “嗯?”倏然,牧语眸光微闪,发现落府的家主和一些炼气小世家的掌舵人,貌似簇拥着一名好似中年的文士,正在一处角落里谈论着什么。

        牧语双眼虚眯了一下,爆闪一缕精芒。他静悄悄的躲避人群,走在阴暗处,施展出纯正的隐身法术,与周围的景象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几步窜上房梁,来到了位于众家主的头顶。

        “……希望诸位家主好好考虑考虑,毕竟现在的局势已经很明朗了,安州被我朝廷大军攻陷后,离剑宗的大门已经完全敞露在我军的铁骑之下,随时随地,都可以进攻离剑宗,这也就是说,离剑宗不得不分出一些修士,巩固后方的宗门祖地,从而令朵儿州正面战场,四大宗的修士联军的整体战斗力下降一个层次……”中年文士压低声音道。

        “可是,柳阳县虽说是靖州境内的第一大县,但却远远影响不到整个靖州格局啊,按照先生之意,是想要在贵国出兵靖州之时,控制柳阳县,整合兵马,奇袭靖州城的后方,此举虽然乃很好的绝户计,但一旦引起戍守靖州城的离剑宗修士大军的震怒,派遣数百名修士剿杀柳阳县的修仙世家,估计用不了一天,我们就得全部消亡于历史中了。”一个炼气小家主直摇头,顾虑太多,而且哪怕成功了,事后若武昭国没能第一时间打下靖州城,就必会遭到离剑宗方面的清算。

        安州城曹家谋逆作乱的例子,可是传遍到了整个东安国境内的修仙世家圈子中,令世俗界的修仙世家的心脏,狠狠颤动了一番。

        也是曹府幸运,碰上了仁义之主,没有对他们族内的老幼赶尽杀绝,但若是由刑堂那帮人插手,别说是人,就连一头猪、一条狗,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真正的鸡犬不留!!

        落府家主轻叹一口气,他也在为自己的家主找个出路,与其事后效忠,在武昭国天子面前,留下个墙头草的不好印象,还不如主动效忠,建功立业,得到武昭国天子的赏识与重用。

        然而,四大宗就如一座座魔山,压在众修仙世家家主的心头,哪怕四大宗衰落了,正面战场一败再败,但多年积压在他们心中的威严与冷厉却不可轻易消除,仍然顾虑重重。(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642/210721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