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筑基!(第一更)

第一百八十六章 筑基!(第一更)

        不久,一阵惊雷声从白雾中回荡而出。

        成片的黑芒闪烁,从白雾里迸射而出,更有恐怖的虎啸震撼云天。

        嗤~~

        牧语一拳挥出,好似撕裂了空气一样,在虚空留下了淡淡的波痕,轰然砸在了一个法阵的阵点上。

        只见,有一团光芒稍稍一闪,原本浓郁的灵光快速地稀薄起来,在挨了七八下黑色拳罡后,喀嚓一声脆响,这个阵点就炸碎开来,溃灭在虚空中。

        黑色大虎坠地,令泥土微微下陷,并出现了一道蛛网的裂痕。

        牧语运转《黑虎炼体大法》,全身灵力灌注在拳头上,继续朝前冲去,一阵嘭嘭碎裂声音过后,四周的白雾剧烈的抖动了几下,就开始缓缓地消散开来。

        “第一个!”牧语眸光一闪,他大步来到一处森林前,一缕神识探出,一根根细小的红线,就呈现在他的眼前。

        “这是什么禁制?”牧语嘟囔了一声,他对阵法一道涉猎并不太深,更何论“禁制”这种东西,比阵法还要复杂一筹,通常情况下,有时只需对一种禁制稍稍改变一下,就会呈现出另一种禁制奥义,其多变性与不确定性,哪怕是阵法大师,都要慎重对待。

        牧语略微迟疑,神色沉静的探出一只手,朝前一抓,霎时间,就有一团柔和的金芒出现,化作了剑刃形状的火束,猛地朝前劈去。

        无名剑诀,亦金亦火!!

        嘭!

        这是牧语第一次催动无名剑诀,施展出的剑刃攻击,当这道金色剑刃斩在前方的红线禁制上时,一片柔和的红芒闪耀,一根根红线开始崩裂,但随即,这禁制就产生了一股吸力,吞纳四周的天地灵气,也就是三五个呼吸的功夫,就恢复如初了。

        牧语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没有犹豫,继续挥拳砸下,同时他也祭出了一沓符纂,轰落在红线禁制上。

        一根根红线大范围的崩裂,刹那间,这禁制快速暗淡了下来,随即闪耀出一团红芒,喷发出了一道粗大的光柱,劈向牧语的身体。

        砰!

        牧语拍了一记手掌,淡黑色灵罡就化作头颅大小,与那道光柱碰撞了一下,随即,灵罡溃灭,光柱表面也稀薄了不少,被牧语祭出的飞天梭斩灭。

        牧语停了下来,望着犹如潮水般,快速恢复过来的红线禁制,他陷入了沉思中,觉得自己不该太过蛮干,除非拥有压倒性的力量,否则的话,对这红线禁制多加研究研究,寻找一个突破口为妙。

        “看来,那个老头对禁制之道也是颇有研究的……”牧语轻声,筑基巅峰的炼气大修士、二品巅峰炼药师、禁制大师……

        每一个身份,都足以令普通的修士受益无穷,一辈子都能享受到无尽的荣华与安逸。

        哪怕牧语有朝一日,炼气修为达到了筑基期,但他在修仙界中,依旧是个菜鸟罢了,只不过是从低级变成了中级。许多的学问,需要耗费漫长的时间去研究、磨合与学以致用。

        牧语盘膝而坐,探出一缕神识,感受着红线禁制所蕴含的奥义。

        渐渐地,时间如梭飞逝,牧语睁开眼眸,他抬起一只手掌,便有一簇金芒射出,没入了红线禁制里。

        一阵颤动回荡,但却不剧烈。

        牧语沉思,双手摆动着,似在演化着什么。

        嗤!

        当第二道金芒没入红线禁制里时,那表面只是略微荡漾了一阵波纹。

        估摸一刻钟,牧语嘴唇流露一抹笑意,掌指朝前一压,他运转无名剑诀,疾射出一道拇指粗的剑虹来,瞬息就没入了红线禁制内。

        嘭~~

        轻微的声音回荡着,少许功夫,红线禁制就完全崩碎掉了。

        然而,没等牧语咧嘴大笑,就猛地回头,愕然的发现,不知何时,韩长老竟然站在了自己的身后,抚着胡须,满脸冷淡的注视着自己。

        “呃……”牧语语塞,索性就沉默不语。

        韩长老抚着胡须,虚眯着眼眸,看着牧语的‘杰作’,少许,他转过身去,朝着自己的那间土屋走出,丢下了一句轻飘飘的冷漠话语﹕“老夫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牧语望着韩长老的背影,神色变幻数下,摇了摇头,苦笑了几声,就起身回到了屋舍内。

        “还是小觑这个老家伙了……”牧语轻喃,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闭关修炼起来。

        ……

        ……

        又过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牧语的《无名剑诀》突破了第九重,丹田处的灵气无比的充裕,几欲快要爆满,相当于筑基中期修士,三分之一的灵力量了。

        “炼气修为倒是突飞猛进,但我的《黑虎炼体大法》却迟迟没有触摸到第二重,顶多相当于第一重巅峰罢了。”牧语暗自嘀咕,自从他开始修炼炼体功法以来,就觉得炼体道要远比炼气道更难突破……或许在后期并非是如此。

        摆在牧语面前的一大困境,就是不论吞服什么丹药,《黑虎炼体大法》的进阶速度彻底慢了下来,如陷入了一种瓶颈,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也是……那个巨剑宗的莽汉,耗费了二三十年的功夫,才把《黑虎炼体大法》修炼到了第二重,短短三年,我就完成了第一重的修炼,突破速度相比较而言,已经是飞快了。”牧语自我安慰着,驱散心中的浮躁。

        长久以来,韩长老就如一堵沉重的大山,重重地压在牧语的心头,令他一方面产生足够的动力,要更为努力的加倍修炼,另一方面,也似一个魔障,有时会让他心浮气躁,思绪不宁。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听这声音,牧语就判断出,来人的心情应该不太好,稍稍急促,脚步声又有些重。

        砰!

        大门被粗暴的推开,韩长老神色阴沉的走了进来,看着牧语,在那一张苍老的容颜上,更是闪过一丝刻薄与不耐之色。

        “弟子已破了心中的魔障,预计再有半年的时间就可以尝试筑基。”牧语拱了拱手,道出了准备已久的说辞。

        “好,老夫就在给你六个月的时间!”韩长老冷哼一声,袖袍一甩,在一股灵罡的作用下,大门猛地一合,关闭了起来。

        牧语的脸色变幻了数下,掌指微微攥紧,眉头倏然皱起,闪现着一丝的忧愁与急迫。

        “这姓韩的应该是等得不耐烦了,看来,时间上已经不允许我安心的突破《黑虎炼体大法》第二重了……”牧语沉吟片刻,叹了口气,从黑色小罐里摸出几粒赤红丹药,吞咽下了肚子里。

        “余下的时间,还是安心的把《无名剑诀》,修炼至第九重巅峰吧。”

        ……

        ……

        靖州郊外,一座深谷内。

        在这片长满灵药的深谷中,有几栋土房搭建在肥沃的灵田不远处,看起来有一丝的违和感。

        某一天,正值午后,阳光充足,投射下炎热的光。

        倏然,那几栋土房其中一所,弥漫出了一片滔天的灵雾,化作淡淡的白色气流,笼罩了整个土房。

        正在谷内采药的韩长老,发现这一状况后,眉头微微一簇,驾驭一道飞剑,半个呼吸的功夫就返回了这里。

        少许,灵雾开始稀薄,随即就被热风吹散,融入了空气中。

        大门被推开,一名青年懒洋洋的伸了伸腰,用手捂住眼睛,适应了一下外界的阳光,贪婪的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

        当牧语舒展了一下身体后,就瞥过头来,冲韩长老拱了拱手,语气平静地说道﹕“老师,弟子已经准备好了。”

        韩长老听后,眸光微微一闪,他沉吸一口气,缓缓地点了点头,此刻,他的心中也不平静,甚至比自己冲关筑基期时,还要紧张半分!

        近十年的准备啊!成与败,就看这最后一步了!!

        “老夫需要准备一个下午的时间,明日一早,你开始冲关吧。”韩长老说道。

        “是,老师。”牧语拱手作揖,垂下的脸庞,蓦然掠过一丝异样之色。

        牧语深知,当自己筑基后,也是他最危险的时候!一旦把造化药方告诉给韩长老,也不知后者是当场翻脸,还是就此分道扬镳,再也不见?

        “按照他的脾性,估计是不会这么好说话的……”牧语暗道,他也需要准备准备,以防万一。

        正午时分,无疑是冲关最好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阳光正处于一天之中最充足的时刻,哪怕心有魔障,从而衍生出心魔,若沐浴在阳光下,心魔对修士的影响,会大大的降低,甚至是微乎其微。

        要不然,为何许多的上古大能,在冲关之时,会选择抱阳亏阴之地突破呢?甚至是全身沐浴在特殊的火焰中,含住火元之丹等,就是为了压制住心魔,以正阳火元的力量,降低其阴煞之气。

        当然,以牧语现在的修为程度,哪怕突破时出现了心魔,也只是在无形之中,对其进行影响罢了,远远达不到传说中凝实化形的地步,但也必须让意志无比坚定,否则,轻,功亏一篑;重,遭遇反噬,导致道胎元神受损,将会成为很难修复的暗疾。(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642/212782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