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人头祭!(第三更)

第一百九十四章 人头祭!(第三更)

        当两人在闺房里巫山云雨的同时,有一道黑影,立于小院的水榭旁,双眸冷漠地凝视着面前的朱漆色的宅院。

        牧语神色淡漠的轻拍了一下储物袋,三组阵旗飞出,秘密地排列在四周,隐遁身形。

        随即,牧语祭出了金蛟剑,单手一掐决,这把宝剑就化作了一条金色闪电,霹雳一闪,就朝着房内的宋玉龙斩去。

        锵!

        一个飞剑连忙被宋玉龙从嘴巴里喷出,化作一记流光,与金蛟剑硬碰了一下,只听一阵剧烈的嗡鸣,那飞剑就被磕飞,穿透一个屏风,钉在了一面墙壁上,并以剑尖为中心,就有蛛网般的裂痕朝墙壁四周蔓延,一直裂到墙根底下才停住。

        “谁?!”宋玉龙大喝,连忙套上一件长袍,便驾驭着飞剑,冲破窗户飞了出去。

        只见,一名二十几岁模样的青年,双足踏在湖泊上,鞋不沾水的悬空而立。他满脸的冷漠之色,眸光更是杀意凛然,单手持剑,仿佛谪仙般,有一种出尘的气质。

        宋玉龙瞳孔首先紧缩,以为来人是一个能够凌空飞行的结丹强者,但随即,他略微观察后,便恍然了,这青年虽说悬浮在湖泊之上,貌似拥有凌空站立的本事,但实际上,是依靠自身的法力,和施展出飞翔法术,才能短暂的做到凌空站立。

        筑基期的修士也只能依托飞剑,才能在高空中自由飞行。无法靠着本身,上天入海无所不能。

        “阁下面生的很,不知是哪里的道友。”宋玉龙一边整理着衣袍,一边神色凝重的问道。

        这个青年哪怕不是结丹修士,也是筑基修士无疑了,根据从他身上弥漫出的气息波动来看,应该是一个筑基初期修士,但是,那种无所不在的压迫与死亡危机感,令宋玉龙沉重的有点喘不过气来。

        “你是宋玉龙?”青年冷漠开口,正是卸下人皮面具的牧语本尊。

        “宋氏家主宋玉龙,这厢有礼了。”宋玉龙略微迟疑,便冲牧语拱了拱手。

        “那就没找错人。”牧语点了点头,缓缓抬起了手臂。

        “这位道友……”

        嗤!

        金蛟剑颤鸣,霎时间,月色长空被金芒所覆满,一时耀眼无比。

        宋玉龙瞳孔一缩,在这一剑中,他感到了死亡的危机,这是来自一个修士的感知,如果自己无法躲闪的话,挨了这一剑,哪怕不死也得重伤!

        “妈的,他到底是谁,怎么能这么强?!”宋玉龙破口大骂,两人同为筑基初期,但面对牧语时,宋玉龙就感觉在与一位筑基中期的强者交手!

        “七彩刀!”宋玉龙大吼,双手快速掐决,祭出了一柄婴儿手臂长的法刀,并喷出一口精血,在法刀上面打下了十七个结印。

        唰!

        作为宋玉龙身上唯一一件的灵宝法器,这柄七彩刀,也是宋玉龙的杀手锏,平日里以秘术封存,积蓄能量,一经施展,其威力足以达到恐怖级。

        “哼。”牧语冷哼一声,不提他身上拥有诸多件宝贝,单论他可以媲美筑基中期的战斗力,杀死眼前的这个世俗界的修仙世家的家主,如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牧语打算戏耍戏耍宋玉龙,让他品尝到恐惧与不甘后,在绝望和挣扎中死去!

        嘭!

        第一刀,牧语轻弹手指,驾驭金蛟剑硬接。

        刀与剑交织,碰撞在一起,猛地爆发出了璀璨的火星。

        随即,两柄法器分开,各自回到主人的身边。

        宋玉龙再次喷出第二口鲜血,使得他的面色快速苍白下来。他手掐着印决,这一次,共在七彩刀上打下了二十一道印记!

        一股毁灭般的罡风回荡在这里,令牧语脚下的湖水,泛出淡淡的波澜,呈涟漪朝着湖内深处荡漾。同时水榭中凉亭悬梁,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漫天秋叶飞舞,如雨点般缓缓坠落。

        “不错。”牧语以点评的语气,微微颔首道。

        宋玉龙脸上密布着狞笑,这一击,他自信,除非是筑基中期修士,哪怕是从大宗出来的核心弟子,也不敢硬抗,需要用灵宝或法术进行防御,趁此间隙,宋玉龙就可以瞅准机会逃跑了。

        然而,牧语的招数却很简单,祭出了一面乌黑小盾,在虚空暴涨,与疾射过来的七彩刀碰撞,而两者稍一接触,就顿时纠缠在了一起。

        牧语的指柔飞旋着一柄金色小剑,好似一道闪电般,透着一股锋锐气,威慑着宋玉龙,一旦他胆敢选择逃跑,下一秒,这记金色飞剑就会把他脑袋劈穿。

        宋玉龙的手微微颤抖,敌人实在是太强了,让他一点还手能力都没有。

        “我到底哪里触犯了阁下,请阁下明示!”宋玉龙服软了。

        牧语冷漠的摇了摇头,右手一指,飞旋在指柔的金蛟剑就化作一道闪电,朝着宋玉龙劈去。

        “等你临死之前,我会让你死个明白!”

        “杀!”

        宋玉龙大吼,双手握住七彩刀,灌注了自身的全部法力,一道道无形气波在地面犁出了深浅不一的痕迹,卷起芳草与泥土四飞。

        轰隆!

        一条金色长龙幻化,张牙舞爪的冲撞在了宋玉龙手中的七彩刀上。两者稍一接触,就有恐怖的雷洪声响彻云霄,光华绚烂,耀眼夺目。

        “啊……”宋玉龙发出一声惨叫,握着七彩刀的手臂,被金蛟剑齐根斩下,鲜血喷洒而出,流满了一地。

        牧语戏谑的看着他,手诀不停,驾驭金蛟剑再次一劈,就砍断了宋玉龙的左腿。

        “你……”宋玉龙跪倒在了地上,浑身轻颤着,心里被恐惧与疑惑所充斥。

        在他的记忆里,对于牧语完全没有丝毫印象,若是昔日仇敌的后人前来复仇,也没有这个可能性,因为宋玉龙每杀死一个大敌时,都会把其后裔子孙连根除掉,杀个精光。

        “宋玉龙,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拥有现在这一切的吗?”牧语收起金蛟剑,负手走了过来。

        宋玉龙运转灵力,堵住了被切割开的动脉,那血不再流,但地上的残肢,却让他触目惊心,时刻提示着他,眼前的这个青年人,拥有随手就能捏死自己的力量。

        “你什么意思?”宋玉龙冷静了下来,杵地的唯一手掌,轻轻地微动,似在掐着某种手决。

        牧语恍若没有注意到宋玉龙的小动作,自顾自的说道﹕“十几年前,牧府、牧临风!”

        宋玉龙瞳孔一缩,骇然的抬起头,望着牧语,“你是……”

        “牧临风唯一的徒弟,也是我的养父。”牧语冷漠道。

        宋玉龙愕然,摇着头,口中不停地轻喃,“这不可能,不可能……牧临风……怎能培养出一个筑基期徒弟来?除非……”

        “几年前,我还是离剑宗的核心弟子。”牧语缓缓地说道。

        宋玉龙彻底明白了,难怪初一看见牧语,就从其身上,感到了一丝出尘、飘渺似的气质,如果是在世俗界摸爬滚打的话,多少都会沾有一些‘烟火气’唯有常年隐居深山,不食五谷,吐纳精纯灵气,养神悟道的大宗弟子,才会在后天,有可能形成这种好似谪仙般的气质。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宋玉龙惨然一笑,害人性命,夺人妻子,似乎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让牧临风在死之前,教导出了如此可怕的徒弟,前来向自己索命。

        “去死吧……”豁然,宋玉龙满脸密布着狰狞,他眉心一闪,便有一个黑不拉球的铁剑冲了出来,快若闪电,直接刺破了牧语的护体灵罡。

        锵~~

        木灵剑劈出,斩在铁剑上,两者略微僵持一会儿,这铁剑就从中间开始,有一道裂痕蔓延开来,随即就崩碎成了两半。

        “阁下饶……”宋玉龙失色,再也顾不上颜面,单膝跪地,冲牧语磕头。

        噗!

        牧语探出一指,戳向了宋玉龙的眉心,他运转无名剑诀,疾射出一道细小的剑芒来,便在无声无息间,湮灭了宋玉龙的元神,不得轮回。

        倏然,杨娇娘的闺房冲出了一道流光,想要往外逃去。

        牧语神色淡漠的抬起手,掐了一道手诀,早已布置好的三重法阵便升起,直接把那道流光逼迫了回来。

        流光散去,露出了一个披头散发的美娇娘。

        在杨氏的身上,只有一个宽大的衣袍裹住她妙曼的身姿,俏脸上没有了昔日成熟妩媚之色,有的,只是无边的恐惧。

        “你心爱的宋郎儿死在了我的手上,但我怎看你一点都不愤怒与心疼呢?”牧语背着手,缓步走去,每走一步,都仿佛有一记重锤,砸在杨娇娘的心头。

        “我是你的师母。”杨氏道。

        牧语停步,他抬起头,嘴唇流露一丝讥笑,道﹕“你配吗?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一个师父,一个养父,从来没有师母与养母。”

        “求求你……我毕竟是你师父的妻子……”杨娇娘满脸的恐惧,娇躯一软,就跪在了地上,泪水霎时夺眶而出,顺着眼角淌落。

        牧语侧过身,斜视着她,道﹕“念在你与我的师父,同是一场夫妻的份上……你自裁吧!”

        “不!我还不想死……”杨娇娘发出了一道歇斯底里的大叫,她美眸流露一丝犹豫与羞耻,轻咬着樱唇,颤抖地伸出手,略微迟疑,就猛地扯开了衣袍,露出了一具如玉般的娇躯。

        牧语大惊失色,连忙闭上眼眸,急急转身,背对着她。(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642/213079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