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劫杀

第二百二十四章 劫杀

  三个月的时间眨眼飞逝。

  牧语推开窗户,驾驭一口灵剑,就径直的朝着“秋氏炼器铺”飞去。

  降落在门口,打眼一瞧,发现秋掌柜正站在门口,懒洋洋的抻了抻腰。

  “咦,是牧道友来了。”秋掌柜眼眸一亮,微笑的冲牧语拱了拱手。

  “秋掌柜,不知我那三件法器,贵铺可锻造完成否?”牧语轻笑的回礼。

  “恰好,今日就是出炉的时间,若道友方便的话,不如先去后堂等候片刻?”秋掌柜说道。

  牧语闻言,顿时大喜,拱了拱手后,就跟随秋掌柜,来到了后堂。

  “看茶!”秋掌柜拍了拍手掌,几名俏丽的侍女,便端着点心和香茶,摆放在了两人旁边的茶几上。

  一边喝着茶,一边品着点心。

  不论是茶,还是点心,自然都不是世俗之物。

  如这香茶,乃郊外一座雪山顶,生长的名贵“莲茶”。

  此茶形如莲花,晶莹剔透,常年生长在百丈高的雪山顶,沐浴阳光和雪气,吸收地脉之灵,需一甲子的时间才能成熟,乃世俗界,几个强大国度的御用之茶。

  而点心呢,光是糯米,就是在灵田上栽培出来的产物,芝麻、肉渣、酱料等,要么是多种灵药混合搅拌而成,要么就是家养灵兽的宝肉,经过切割、煮沸、腌制等步骤制成。

  可以说,仅仅是一顿茶点,估计就有四五十块灵石的花销。

  “能在苍山号地上一层,坐拥一份产业的人,不是修仙界的大富豪,就是法力盖世前辈人物……”牧语暗自咂舌,就算是现在,坐拥数万块灵石身家的自己,也不会奢侈到,吃顿点心,就花费数十块灵石的地步。

  许久,茶已凉,盘中的点心也没了半份。

  当秋掌柜再次回来时,额头稍稍的浮现一层热汗,脸带笑容的说道﹕“牧道友,你订购的三件法器,已经成了。”

  牧语闻言,神色掠过一丝喜色,没有多说废话的跟在秋掌柜身后,来到了一间密闭的铁匠铺里。

  打眼一瞧,看见一名赤.裸上身,身材魁梧的白发老汉,正挥舞着铁锤,哐哐击打在一个器胚上。

  “父亲,客人到了。”秋掌柜恭敬地冲那白发老汉施了一礼,说道。

  白发老汉转过身,睁着一双熠熠的眸子,看着牧语。

  牧语心神一凛,如被洪水猛兽盯上一样,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

  筑基后期,还是结丹初期!?

  “老掌柜好。”牧语一丝不苟的,冲这个白发老汉,抱拳拱了拱手。

  “你的三件法器,就在那里,自个去取吧,取完之后,别忘了把余钱交清。”白发老汉淡淡地指了指旁边,悬挂着的三个灵宝。

  牧语点了点头,在左面墙壁上,有一个扇形灵宝、一对白牙灵宝,还有一张黑色的蛟皮。

  秋掌柜单手指着扇形灵宝,开始一一介绍起来,“牧道友,这个紫色羽扇,乃是用紫鬃鸟全身最上乘的羽毛制作而成,品质是中品后天灵宝水准;这对白牙灵宝,取自鬼蛟的上颚,最前端的两颗獠牙,尖部锋锐,可以轻易切割开二阶风狼王的头骨;而第三件,这张黑色蛟皮,则是我父亲的得意之作,保留了鬼蛟的一些神通与特性,披在身上,有着隐身的作用,其效果远比隐身术强大许多……”

  说到这里,秋掌柜微微一笑,道﹕“在下曾经试验过,以筑基初期的神识强度,披上这件隐形蛟衣,就算是凑到近前,也不会被发现!唯有筑基中期的修士,在差不多一丈左右的范围,才可以捕捉到一团淡淡的虚影!”

  牧语听后,大吃一惊,如果真的按照秋掌柜所说的那样,这件隐形蛟衣的效果,可真就太强悍了,论价值,几乎不逊色上品后天灵宝了!

  “若对方有窥测、探查类作用的灵宝,这隐形蛟衣的能量,就会锐减许多了。”一旁,白发老汉淡淡地说道,但语气中,却透着一丝傲然,显然对自己这个作品,也是很满意。

  牧语手里把玩着一对白牙灵宝,腾出的一只手,抚摸在隐形蛟衣上,触感冰凉、柔滑,全然没有鬼蛟生前,那硬硬地、粗糙地皮质手感。

  “多谢老掌柜的,晚生告辞。”牧语冲白发老汉施了一礼,便随着秋掌柜离开了这间密闭的铁匠铺。

  短短三分钟的时间,牧语浑身就湿透了。

  以他现在的修为,就算是零上三十几度的天气,也不会感到一丝的炎热,可想而知,在那座铁匠铺里的温度,究竟达到了何种程度?

  ……

  与秋掌柜俩人,一边擦着额头汗水,一边说说笑笑的回到了后堂客厅。

  牧语利索的轻拍储物袋,把早就准备好的两万六千块灵石,摆在了桌子上,累积成了一人多高,散发着莹光,令整间屋子都被绚烂的光芒所充斥。

  秋掌柜探出一缕神识,略微一扫,嘴角就是一翘,展露出一丝笑容。他袖袍一抖,施展一种法术,把桌子上的灵石,就收入了灰色袋子里。

  “若道友还想锻造什么法器的话,尽管来我我秋氏炼器铺,价格从优。”把牧语送到门口,秋掌柜笑着说。

  牧语点了点头,拱手道﹕“秋掌柜止步,咱们后会有期!”

  “道友走好,不送!”秋掌柜施礼。

  ……

  离开了苍山号。

  一道青芒朝着岸边飞去。

  牧语盘坐在青风舟上,分别在三件灵宝上,打下了自己的神识烙印。

  “出海之前的所有准备,都已经就绪,现在,只需要找一艘开往岭北的大船了……”牧语暗道。

  “嗯?”倏然,牧语眉头一皱,驾驭青风舟悬停在了半空中。

  只见,一道紫色流光快速地朝这里冲过来,少许,微光稍稍散去,显露出了一个身材紫云衫的老者。

  ——他,便是在龙河拍卖行,与牧语竞价二品固元丹丹方未果的人!

  “是你。”牧语冷笑,神识略微一扫,一股筑基中期的修为波动,蓦然弥漫开来。

  “小子,把固元丹的丹方,和储物袋献上,老夫可以饶你一条性命,否则的话,便抽取你的元神,投放到烈火中,折磨一百年!”紫云衫老者喝道。

  牧语嘴唇浮上一丝讥笑,他从青风舟上站了起来,负手而立,单手指着紫云衫老者,道﹕“你算什么东西?!”

  “找死!”紫云衫老者大怒,他为了劫杀牧语,足足在距离苍山号,约莫一公里的小岛上,等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原以为牧语是胆怯,不敢离开苍山号,怕被自己劫杀,正当紫云衫老者有点焦躁的时候,牧语就出现在了他的神识感知范围,当即就飞出,把其拦下。

  没有多说废话,紫云衫老者直接祭出七口飞剑,杂乱无章的,朝着牧语斩去。

  咻咻~~

  牧语淡然的单手一指,快速地掐出一个手决,三口飞剑就化作一道道粗大的剑虹,与紫云衫老者的七口飞剑,硬碰了一下,倏然,阵阵刺耳的铁戈摩擦声响彻个不停。

  “斩!”牧语轻叱,三道剑虹融合成一道,激荡出成片的剑罡,令虚空发生了微微地扭曲感。

  砰!

  五六口飞剑被震飞,紫云衫老者连忙祭出一个佛珠法器,幻化出一尊金色小佛,护卫其身前,一阵猛烈的撞击过后,金色小佛溃散,他也朝后退了数步,每一脚踏在虚空中,都留下了一道浅浅地波痕。

  “这力量……”紫云衫老者大吃一惊,然而,没等他回过神来时,就见牧语祭出了一对白牙,化作两记流光,交叉的朝着他斩来。

  “浮屠塔,疾!”紫云衫老者连忙低喝,双手快速变换,一尊黑黝黝的小塔就赫然显化在虚空中。

  随着一道道法力打在黑黝黝的小塔上,这座名为浮屠塔的中品灵宝,赫然暴涨到房屋大小,塔口对准白牙法器,猛地喷射出一缕缕黑芒。

  嗤嗤~~

  白牙法器上的莹光,在黑芒照射下,略微有些暗淡起来,但尖部弥漫开的锋锐之气,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隔着一丈多远,就令紫云衫老者的脸,感到一阵刺痛。

  嘭!

  紫云衫老者连忙掐决,啊浮屠塔横在其身前,任凭白牙法器有多尖锐,也无法轰破浮屠塔的防御。

  “哼,雕虫小……”紫云衫老者语气带着一丝轻蔑,微微地冷哼。初时,他有些大意,所以才被牧语打的措手不及。毕竟是筑基中期修士,稳住阵脚后,祭出多件法器,哪怕面前小子的战力,有些诡异的不凡,但莫非还能瞬杀掉自己?

  然而,没等紫云衫老者说完这段话,只见,一团紫色火焰,就扑落在了浮屠塔上,其表面的灵光如潮水般溃灭,和黑色巨塔,也快速缩回巴掌大小,直直地坠落进了西陇海里。

  紫云衫老者瞳孔一缩,看着手持一把紫色羽扇,轻轻地挥动的牧语,他猛地发出一道吼叫,一拍脑壳,想要元神脱壳。

  然而,只听“噗”地一声,一对白牙化作流光,瞬息没入了紫云衫老者的脑中,刚刚冲出大半个天灵盖的元神,也发出一道惨嚎,被莹白色的光芒覆满,轰然炸碎成渣。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642/214935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