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二百五十六章 追踪

第二百五十六章 追踪

  牧语瞥了眼四周的炼气期修士,一股庞大的灵压陡然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出。

  “前辈饶命!”赵师兄等人吓得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牧语沉默,冷漠地一挥手,掌指迸发出一片暗金剑影,就把赵师兄等人的头颅纷纷砍下,一团团带着余温的鲜血自断头处飙射而出,场面血腥而惨烈。

  到了余旭这,牧语原本的杀意骤然沉寂许多,眼眸也是流露出一丝犹豫。少许功夫,他扔出了一堆灵石和丹药,就驾驭一口宝剑,破空飞去。

  原本提到嗓子眼,心生绝望的余旭,见到牧语并没有杀自己,也是松了一口气,眼眸也是流露出一丝感激与复杂。

  ……

  “哎,还是我太仁慈了吗?”飞在高空中,牧语一阵苦笑,如果他下手狠点,连余旭一块杀掉的话,那就更加保险了。

  等所有知情人都死了,也就没人知道《龙卧虎魔经》,是落在自己手中了……

  不过,毕竟这个《龙卧虎魔经》,是从余旭手中抢到的,而后者也跟牧语没什么仇怨,抢了人家的东西,在杀掉对方,在修仙界中其实并不罕见,但牧语却无法迈过心中的那道坎,始终坚持着属于自己的底线。

  “嗯?逃的倒是挺快。”牧语忽然轻喃一声,嘴角微微上扬,流露出一抹淡淡的讥诮。

  舒师弟施展的这个千里土行术,倒是颇为玄妙,以牧语的飞行速度,也只能堪堪地尾随在其身后,一点一点的拉近。

  不过,牧语相信,凭舒师弟的修为,驾驭这等宝术,丹田的灵力必是会大量的消耗,不可能一直施展。

  “现在的我,不论是炼气还是炼体的道行,碾压同阶修士都不成问题,甚至跨越一两个小境界,击败或斩杀敌手也未尝不可……唯一欠缺的,就是速度了!遇见远高于自己修为的强者,也可以凭借速度逃脱掉……”牧语一边驾驭宝剑追击着舒师弟,一边自言自语,如果‘速度’这个缺陷补齐的话,那么牧语的战力,可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千里土行术,一种上古快要失传的神通法术。

  它不同于土遁之术,虽然两者皆为五行土系法术,但前者,可以在地底数千丈深的地方,自由地穿行,而且来自地底的庞大压力,也会减弱许多,练至大成后,秒动百丈都不是什么问题!

  至于“土遁术”只是初步具有遁土而行的效果,不能长时间地呆在地下,而且无法像千里土行术那样,可以在地下数千丈深的地方自由穿行,顶多距离地面百丈左右。

  ……

  一片茂密的丛林,寂静无声。

  豁然,在某处的草地上,出现了一个豁口,土壤受到来自地下的力量,朝着四周掀飞开来,而一具被土黄色光芒裹住的身影,也从那豁口窜出,大口喘着粗气,脸上脏兮兮的,浑身都是泥土。

  舒师弟从储物袋里取出几粒丹药,直接吞服下肚,他回头瞥着身后,嘴角微微翘起,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饶你是筑基修士又怎样?被我偷袭一下后,还不是拿我没招?”

  然而,没等舒师弟得意多久,旁边的草丛就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舒师弟如临大敌般,连忙瞥头看去,并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一柄黑色铁剑。

  脚步,

  出现在了泥泞的土壤上,但在舒师弟的视线中,面前并无任何一条人影。

  鬼?!

  舒师弟的脸庞上,掠过一丝狐疑与惊恐。

  作为一个修仙者,他自然相信,这世间是存在鬼魂的,比如元神,按照凡人的思维,就属于一种鬼魂了,又如魔道中人,祭炼的鬼幡等等,就是靠着收集一条条鬼魂炼制而成的。

  陡然,那脚步停止了,一阵变化下,就有一道身影,出现在了舒师弟的面前。

  牧语扯下隐形蛟衣,爱不释手的抚摸着这件薄薄地、凉凉地蛟皮披风。

  若不是牧语提前披上了这件隐形蛟衣,达到了隐身的效果,从而让舒师弟误认为自己跟丢了他,停了下来的话,饶是以牧语的速度和浑厚的法力,要想追到舒师弟,也需要破费一定的功夫。

  “你……”看清楚人影面目后,舒师弟顿时变得惊恐起来,当即大喝一声,手中的黑色铁剑化作一道透发锋利气息的黑芒,朝着牧语斩来,而他也连忙施展手决,念咒准备逃脱。

  不过,牧语岂能又再让他逃了?第一次他因为一时疏忽,第二次又岂会再犯一次这样的错误了。

  “三才剑阵!”牧语大叱,袖袍一抖,便有三道粗长的剑芒,仿佛撕裂空间般倏然劈去。

  咻!咻!咻!

  三条长虹,贯穿了舒师弟的头颅、心口和丹田处。在牧语这位筑基修士面前,凭他炼气期的修为,又岂能抵挡得住?

  “呃……”当剑虹贯穿舒师弟的身体时,凭修士的强悍生命力,并没有第一时间死去。他睁着眼眸,满脸狰狞与不甘,最终跪倒在地上,缓缓地躺在了一片血泊之中。而那血泊中的血,自然是从他体内流出,还带有余温的血液了。

  斩杀舒师弟后,牧语连忙大手一招,把他的储物袋摄取到了手中。

  一番折腾,就找出了一本黄色书皮的秘籍。

  在这秘籍右上角,赫然写着“千里土行术”这五个大字。

  看到这行越国文字后,牧语也是松了一口气。

  瞧着舒师弟的尸体,牧语满脸平静地搓出一颗橘红色火球,丢在了他的身上,只听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舒师弟的尸体,就快速地化作一堆灰烬了。

  又在简单的打扫一下战场,牧语就驾驭着宝剑,陡然破空飞去了。

  ……

  ……

  一个时辰后,龙虎山。

  “掌门师兄,叛逃弟子余旭,已经被抓回来了。”一名长老缓缓走来,说道。

  原本打坐的龙虎山掌门,陡然睁开了双眸,在其眸底深处,也是流露出一丝喜意。

  “责令刑堂严加看管!另外,我宗至宝《龙卧虎魔经》,可归还到了藏经阁之中?”龙虎山掌门问道。

  那长老苦笑地摇了摇头,说道﹕“逮捕到余旭时,《龙卧虎魔经》并没有在他的身上。”

  “什么?!”龙虎山掌门震怒,一股滔天的灵压,也随之蔓延开来,令那结丹期长老也是微微变色。

  “掌门师兄的修为,竟然又精进了一层……看样子,用不了十年,掌门师兄就该冲击元婴期了吧?”长老暗暗想道。

  “速速让刑堂严查!弄清真相!……不,本座要亲自审问余旭。”龙虎山掌门眸光透着冷酷之色,亦有一股浓烈的杀机,在眸底闪烁。

  不久后,龙虎山长老驾临到了刑堂。

  任何一座宗派,刑堂大致都很相同,一样的阴森、地处偏僻,牢房潮湿,空气闷热,也有一个个刑具,摆放在走廊过道,连那灯火也略显得鬼森,无不都在侵蚀着关押者的心理防线。

  戴着手铐与脚铐,丹田被废了的余旭,满脸惨然地坐在一间牢房内,他双目无神,呆呆地看着牢房的房顶。

  他现在已经沦为一个废人了,丹田废掉后,因元气大伤,导致下半身都不听使唤,连一个正常人都不如。

  听着门口传来了一阵响动,余旭麻木的瞥头看去,当他看见一身白袍中年,走入进来时,因灯光太暗,导致余旭没有第一时间看清楚白袍中年的样貌,然而,当后者开口说第一句话后,余旭的脸庞上就流露出狰狞、愤怒与恐惧等多种复杂情绪。

  “说吧,《龙卧虎魔经》被你藏哪了?”龙虎山掌门冷漠地问道。

  “呵呵,事到如今,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余旭冷笑道。

  “哪怕你不说,本座也有一千种办法,可以把你折磨的生不如死,逼迫你说出来。”龙虎山掌门冷声道。

  余旭转过头,满脸麻木地说道﹕“可惜,你没这个机会了……”

  砰!

  后脑勺重重地磕在了脑后的石头墙壁上,导致余旭的后脑颅骨都粉碎性断裂了,一大团带有余温的鲜血,混杂着白色浆体一块流了出来。

  “哼,冥顽不灵!”龙虎山掌门略微咬牙切齿,大手朝前一抓,化作鹰爪形状,一道道浑厚的灵力顿时化作淡淡地气旋,笼罩住余旭的脑袋,随即,一缕细细地黄烟蓦然被龙虎山掌门抓在了掌心中,而被黄色光芒包裹着的,赫然就是余旭的元神。

  “搜魂!”龙虎山掌门低喝。

  阵阵痛苦的惨叫声,从余旭的元神内传出,然而,龙虎山掌门满脸漠然的继续加大搜魂力度,到了最后,余旭的元神已经稀薄的可怜,濒临崩溃了,根本就没管他的元神强度,能不能承受得了龙虎山掌门,近乎凶暴般的搜魂。

  嗤!

  一指弹去,直接击碎了余旭的元神。

  ……形神俱灭!

  “拿了我龙虎山的东西,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本座也会把你找出来!”少许,龙虎山掌门抬起头,露出了一双冷漠的眸子。

  ……

  ……

  “应该是离开了越国。”在一处小镇上空,牧语停了下来,嘀咕一声后,就找了个隐蔽的地方降落。

  自从杀掉舒师弟后,牧语一路不停,驾驭风属性的灵剑,朝着东方疾行,足足花费了三天三夜的功夫,总算是离开了越国,来到了邻国——赵,距离此国京城不到十里的小镇处。

  按照牧语估测,哪怕龙虎山势大,但影响力和势力范围,也就是在越国,和辐射到邻国几个边陲、小镇范围。而赵国的实力,虽然不如越国强大,但国境内,也有两座三品宗门,众多的二品、一品宗门,就算龙虎山在怎么强势,也不可能派遣强者,来到人家的首都搜寻吧?这无疑是在挑衅,很容易引发两国的战争。

  牧语也不急着东行了,这几天飞行,对他的法力损耗也是很大的,他先是在小镇里休息了一会,就驾驭青风舟,不急不慢地前往赵国京城,寻了个客栈住下。

  轻拍储物袋,牧语取出了那本,记载《千里土行术》修炼心法的黄色书皮的秘籍。

  “先把《千里土行术》练至大成,然而在寻一块灵气充沛的地方,修炼《龙卧虎魔经》。估计当我把此经练至小成后,就拥有媲美筑基巅峰的战斗力了吧?”牧语轻喃,他现在的修为是筑基中期,算上多个底牌和手段,倒也勉强可以与筑基巅峰修士,斗个平分秋色。

  然而,凭借《龙卧虎魔经》的玄奥,牧语相信,小成后的‘龙虎之体’就可轻易撕碎同阶敌手,到时候连筑基巅峰修士,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一想到这里,牧语的心头就一阵火热。

  随即,牧语长吐一口气,把这种火热的心思压在心底。

  少许功夫,当牧语状态稳定下来时,他便翻开记载《千里土行术》的秘籍,细细地研读起来。

  赵国边陲,风沙气吞万里,如龙似虎。

  一道道黑影,在傍晚来临时,悄悄地进入了赵国境内,随即,他们四处分散开来,一如影子般,眨眼不见踪迹。

  四天后,赵国京城。

  几个穿着长袍,打扮酷似武士的男子,风尘仆仆地来到了牧语下榻的客栈。

  “老板,你可曾见过这个人?”一个武士取出一纸画像,摆在了客栈老板的眼前。

  “这位客官,我这座客栈不说京城最大,那也是数一数二的,这人来人往多了去了,我哪能都记住每个客人的长相啊。”老板说道。

  “把你这座客栈,最近五天内的的登记手册,拿给我看看。”武士说道。

  “这可不行……”客栈老板果断的摇了摇头,若他这么做了,等于丢了信誉,一旦没了信誉,用不了几天,他的客栈就得黄了。

  那武士也没多话,取出了一张宣纸,摆在了客栈老板面前。

  “这是……”客栈老板最初满不在意地瞄了一眼,但随即,他的视线就立马挪不开了,更是满脸震惊地凑近观看。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642/217841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