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二百九十五章 阴森古墓

第二百九十五章 阴森古墓

        牧语撇了撇嘴,自己用过的小伎俩,还想蒙骗住自己?哈哈,真是太天真了!

        “牧语,我没有骗你,你背后,背后真的有……鬼……”雨诗娇嫩的小脸,已经有惊吓变成了恐惧,语气发颤的揪住牧语的衣衫。

        “哈,别闹了,我不是跟你道过歉了吗?”牧语笑了一声,拍了拍小丫头的脑袋。

        倏地,牧语感觉脊骨传出一阵寒意,令他的毛孔瞬息竖了起来。

        牧语表面不动神色,笑着低声安慰着雨诗。猛地,他手臂朝后一劈,掌指随之喷射出一团璀璨的暗金光芒,便在虚空化作成片的剑影,笼罩而去。

        嗤嗤~~

        无数暗金剑影劈射过空间,顿时就令虚空变得扭曲起来,产生若波澜般的丝丝涟漪,朝四周弥漫。

        与此同时,牧语急急转过身体,下意识的把雨诗拦在身后,右手拍了一下储物袋,三口宝剑霎时飞剑,在虚空组成品字形,化作三条粗大的剑虹,耀目劈去。

        暗金剑影径直的掠过一个赤.裸双脚、离地寸许的长发披肩的白衣人,随之洞射而去的‘三才剑阵‘也穿透白衣人的身躯,竟无法留下丝毫的伤害!

        “免疫?”牧语心底一颤,在他紧缩的瞳孔注视下,这长发披肩的白衣人,缓缓地抬起头来,就露出了一张惨白的狰狞脸庞。

        “鬼呀!”瞧见那白衣人的样子,雨诗顿时尖叫一声,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朝他面部丢出了一张紫色剑符。

        哧!

        紫色剑符在虚空中“嘭”地一下,化作一团燃烧的火球,随之,一柄荡漾着紫气的利剑,自那紫红色火球中劈射而出,直接把白衣人的一条手臂,劈成了两半!

        伊——

        下一刻,一阵凄厉的叫声,自那白衣人嘴中发出,似愤怒,似疼痛,也有淡淡地畏惧。

        牧语见状,眼眸顿时爆闪一缕精芒。

        看来,这个白衣人并非可以免疫所有的法器或是术法的攻击,只不过刚才自己施展的招式,无法给白衣人留下任何伤害罢了,所以才让牧语,在心底里误认为,这个白衣人拥有类似某种“免疫”的玄妙能力。

        “那张紫色剑符你还有嘛?”牧语连忙转过头,焦急地喊道。

        雨诗愣了一下,勉强稳住心神,连忙从酷似荷包的储物袋里,取出了第二张紫色剑符。

        然而,没等牧语空手夺过来,就听耳旁再次传来那高分贝的刺耳尖叫声。

        牧语瞥头,瞧见那白衣人带着狰狞的脸色,如离弦的箭矢一样,猛地朝着两人扑了过来,而身后的雨诗,一个慌乱之下,就直接把手中的紫色剑符扔了出去……

        结果仍空了!

        噗!

        约莫三厘米长的森白指甲,从牧语胸前划过,他升起来的灵罡,犹如豆腐皮一样,触之即碎,猛地喷射出一条细小的血线。

        牧语揽住雨诗的腰肢,朝右一滚,勉强躲避了白衣人的致命袭击。

        牧语顾不得疼痛,望着身下那张娇嫩的小脸,低喝道﹕“还有吗?”

        “没……没了……”雨诗惊恐的摇了摇头,小声道﹕“师傅只给了我两张剑符,是让我保命的东西。”

        牧语神色一沉,快速爬了起来,把雨诗朝一旁推开,二话不说的祭出元磁砖,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对准白衣人的头颅拍去。

        唰!

        当砖头被牧语抛飞上天时,一团绚烂的元磁神光,顿时裹住砖头,以闪电般的速度,朝着白衣人砸来。

        感受到元磁神光弥漫出的毁灭性气息,那对覆满血丝的瞳孔,倏然一缩,流露出些许畏惧之色。

        轰隆!

        巴掌大的砖头,在虚空中暴涨到房屋大小,狠狠地一落后,感觉天地都猛地颤了颤,一团刺鼻的烟尘霎时席卷四周,少许过后,就见地面上,出现了一座长宽二丈多的深坑!

        看着略微狼狈的白衣人,牧语眼露一丝沉吟,随即嘴角处流露一抹淡淡地微笑,右手一招,那房屋大小的元磁砖,就化作巴掌大,重新落在了牧语手上。

        元磁神光,专克五行!理论上来说,五行包含着一切,这世间万物衍生的基础,就是金、木、水、火、土这五行!

        哪怕是鬼,也不例外!

        而且,更重要的是,元磁神光也包含着一种神秘的雷霆属性,但凡是鬼邪之物,雷霆,永远都是它们的克星!

        整理好思绪后,牧语从恐惧中清醒过来,瞥过头,笑着对雨诗问道﹕“小丫头,你手里有雷霆属性的法器吗?”

        雨诗眨了眨眼睛,来不及计较牧语对她的这种称呼,像小鸡啄米似得连忙点了点头。

        牧语转过头来,淡笑的样子顿时变为冷酷,看着白衣人,掂了掂手中的板砖,低喝道﹕“杀!”

        哧!哧!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朝着白衣人猛地扑去。

        白衣人举起仅存的左臂,在虚空划出五道惨白的爪刃,劈向两条冲掠过来的身影。

        嘭~~

        银白色的元磁神光,猛地化作一团刺目的光球,横在牧语与雨诗进攻的道路。

        锋利的爪刃毫无阻碍的没入银色光球中,然而,它们犹如石子沉落在大海之中一样,连一朵浪花都没泛出。

        轰!

        雨诗祭出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钉,对准白衣人,纤手倏地掐出一道术印,就是一道犹如游蛇的蓝色闪电劈下。

        白衣人狼狈的朝身旁一躲,身轻如纸一样,始终漂浮在虚空,导致腾挪躲闪的速度异常的快。

        然而,下一刻,牧语的板砖到了,直接拍在了白衣人那张狰狞的脸上。

        噼里啪啦!

        万千银白光电沿着白衣人的脸部,瞬息蔓延到了他浑身上下,不多时,就有一阵难闻的焦糊味,从白衣人身上弥漫开来。

        伊——

        凄厉的惨嚎回荡,白衣人倒在地上,似想要扑灭身上的雷电。

        他的脸部完全凹陷了进去,换做别人,定是伤及到了大脑。

        然而,面对如此重的伤势,白衣人依旧没有死掉,反而以更加狰狞的面部,怨毒的看着牧语。

        “这一下,比之前更像鬼了……”雨诗小声嘀咕了一下,扯了扯牧语的衣袍。

        虽说相较之前,那恐惧淡了不少,但雨诗仍然如一个害怕的小姑娘一样,缩在牧语的身后,寻求一种保护和安慰。

        “不过是一只比较厉害的鬼,而鬼邪之物,天生就畏惧雷电,只要咱们手中有雷霆法器,就相当立于不败之地。”牧语轻松的笑了笑,只不过,不知为何,那张清秀的脸庞,多出了一抹病态般的苍白。

        “哦。”雨诗乖巧的点了点头。

        白衣人单手垂在身体一侧,缓缓地漂浮升空,恐怖而又狰狞的脸部俯瞰着牧语与雨诗。

        少许,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中,白衣人动了。

        嗤嗤~~

        白衣人单手成撑天之状,瘦骨嶙峋的手掌微微弯曲,一团团森白的匹练陡然疯狂的汇聚在他的掌心处,不多时,就变成了一颗弥漫出毁灭性气息的银球。

        嗖!

        随着白衣人手掌一弯,这颗银球就猛地下沉而来。

        正当牧语与雨诗两个人,准备祭出法器时,突兀地,银球在虚空中爆炸开来,化作铺天盖地的银色丝线,若利剑劈下。

        唰!

        银色磁光若蛛网般密集的交织在一起,笼罩住牧语与雨诗两个人身上,同时,雨诗再次祭出铁钉,数道蓝芒闪电,呈现刁钻的弧度,劈向悬浮虚空的白衣人。

        轰隆隆!!

        一阵沉闷的音爆回荡在天地之间,好似万千雷霆瞬息炸响一样。

        若横扫千军之势,大片的烟尘冲霄而起,陡然朝四方弥漫开来。

        当爆炸的银球能量,若雨点般降落在地面上时,无数的草叶皆都枯萎了,并在其表面,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冰渣。

        稀松的土壤,也因为能量对冲后的余波,导致表面坑坑洼洼,满目疮痍的景象。

        带着雨诗飞退几步,直到脚后跟抵在一颗摇摇欲坠的古树时,才停下了步伐。

        “咳咳……”牧语捂着胸口,轻咳了几声,默默地擦去唇边的一丝黑血,满眼泛着冷光的注视前方。

        白衣人那张狰狞的面孔,流露出些许的疲倦,原本那冲天的阴冷怨气,也变弱了许多。

        牧语稍稍一怔,少许,眸底便流露一抹睿芒。

        “有办法困住他吗?”牧语冲身旁的雨诗,低声问道。

        “能,但只能困住他一炷香的时间。”雨诗轻声。

        “足够了。”牧语嘴角一咧,流露出冷漠的笑。

        哧!

        身形一闪,默默地掐出一道‘滑翔术’手决,令牧语双腿处,浮现出两团淡淡地青色气旋,借助这气旋的推力,使得他的躯体,猛地窜上云空。

        “咄!”真音吼出,隐晦且莫大的神秘力量,如钟鸣之声,在白衣人耳中炸响。

        精神恍惚了一下,白衣人下意识的举起左臂,闪电的朝着牧语抓来。

        嘭!

        爪刀对元磁砖!

        下一刻,万千元磁神电喷射而出,迅速的笼罩住白衣人浑身上下。

        伊——

        白衣人仰起头,发出痛苦的凄厉叫喊,瞬息,两个半圆形的金色罩子,飞旋的冲来,一上一下,就把白衣人关在了罩子里。

        咚!咚!咚……

        惨白的手掌,不停地敲击着金色罩子,传出一阵阵让人心颤的声响。

        然而,也不知这金色罩子是什么材质,任凭白衣人的敲击,也没见一条裂缝出现。

        不过,牧语知道,这只是暂时的,若不能想办法彻底杀掉白衣人,这金色罩子终有一刻会被白衣人毁掉。

        “用火烧?”雨诗想出了这个比较天真的主意。

        “除非是传说中的神火,否则的话,一般的火焰,根本不起丝毫作用。”牧语瞥了她一眼,平淡道。

        “大不了这罩子我不要了,咱们直接就走吧。”雨诗道。

        “果真是个小富婆!这么好的禁锢类法器,说要就不要了?”牧语内心暗叫一声。

        牧语沉吟片刻,闭上眼眸,泥丸宫中的神识,若浩瀚的潮水般,朝着四周疯狂的涌动,蔓延开来。

        ¨咦?”倏地,牧语发出一道轻咦,在距离此地不远处,有一座破损的坟墓,大量以肉眼不可见的神秘物质,以一种媒介,源源不断的汇入被金色罩子困在里面的白衣人!

        牧语令神识化作一把锋利的锥子,狠狠地朝着那坟墓砸去。

        随着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白衣人心有感应的猛地瞥过头,睁圆血红的双目,死死地盯着坟墓的方向。

        “果然如此。”牧语睁开眼睛,嘴唇边勾勒出一抹了然的微笑。

        轰!

        右手摊开,猛地对准那坟墓,随之,元磁砖就化作一道闪电,瞬息破空飞去,下一刻,就狠狠地砸落下来,令那坟墓炸的四分五裂。

        伊———

        凄厉又惊恐的惨叫,再次从白衣人嘴中传出,不过,这一次,白衣人却在两人的注视下,快速地变得稀薄起来,直至消失无踪。

        雨诗的小嘴顿时成可爱的“o”形,呆萌的指着那金色罩子里的空间,口齿不清道﹕“屎啦?”

        “貌似是。”牧语轻笑的点了点头。

        撤去金色罩子,果不其然,白衣人已经彻底消散,不复存在了。

        雨诗迷糊的歪着小脑袋,转过头蠢萌蠢萌的看着牧语。

        牧语拉着雨诗的手臂,来到那座古墓前,指了指,淡然地说道﹕“这座古墓,就是那白衣人的本体,你可以把那个白衣人,视作这古墓的元神,若古墓遭到破坏,那白衣人自然而然的便会灰飞烟灭。”

        雨诗歪着小脑袋,略微地想了想,便冲牧语展露出了然的轻笑。

        “我现在最怕的就是,像这类古墓,在这后山,究竟有多少?”牧语轻声。

        “不会太多吧,如果有大量的古墓,岂不是说,拥有白衣人战力的鬼物,不止一个吗?哪怕是结丹长老进入后山,也必是有死无生吧?更何论那些曾经闯入后山,又安然无恙的活着出来的弟子呢?”雨诗说道。

        牧语点了点头,说道﹕“刚才,我发现这古墓已经破损了,所以那白衣人,才可以从古墓里爬出来,行走在外界吧?如果古墓是完好的,白衣人或许能出来走动,但必是有一个范围,不可远离古墓太远……”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642/221658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