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三百零七章 惊变!

第三百零七章 惊变!

  “哧!”“哧!”“哧!”……

  一道道冷冽的剑气,汹涌的朝着牧语斩来,密不透风,这是要活活的围杀他。

  这种攻势,远超过之前的攻击程度,看起来,黑衣男子真的是处于一种暴怒状态,差点就被牧语一砖拍死,现在打算拼了命也要杀掉他。

  牧语大叱,单手持着元磁砖,同时驾驭三口宝剑,猛烈地朝着斩来的剑潮劈去。

  “轰隆!”

  震天的雷鸣般巨响浩荡四周,传播之广在百里外都可以隐约听见。

  银色剑气如龙,张牙舞爪的疾奔而来,牧语一砖拍下,统统在面前炸碎开。

  倏地,黑衣男子眸绽冷芒,单手一掐诀,竟令悬浮其头顶的那座铜炉,猛地变成小山大小,朝着牧语压来。

  可怕的灵威沿着铜炉底部,交织成一张大网,向这牧语压来,渐渐地,牧语神色微变,张嘴一吐,朝元磁砖喷出一口精气,被一团霞光裹着,迎上了那压落而下的铜炉。

  “咚!”

  若钟鸣的声音回响在这片天地之中,浩大且恢宏无比。

  小山大的银砖,对上沉若泰山的铜炉,竟一时不分上下,在半空之中互相撞击,产生的能量冲击波,更是纠缠在一起,形成了无形的阴阳太极图一般。

  僵持些许,最终元磁砖被那座铜炉撞飞出去,“轰隆”一声跌落在一片土地上,砸出了丈许的巨大深坑。

  毕竟元磁砖论品阶,只是极品后天灵宝,与先天层次的铜炉下品灵宝,相差甚远,即便元磁砖威能直追先天灵宝,一时的较量,或许分不出什么胜负,但这时间一久,弊端就会凸显出来了。

  “若我手上的元磁砖,是先天灵宝的话,别说是这个铜炉,哪怕是结丹初期修士,我牧某人也能一砖拍的,让他只剩下半条命!”牧语轻喃,有无奈,也有懊恼。

  在炼气流占据修仙界主流修炼体系之时,强大的法器是比较两个同阶修士,战斗力高低的重要基础!哪怕肉体力量在强横,但在强大的法器下,也犹如瓷器般,不堪一击!

  这也是即便牧语更青睐炼体流那种,硬碰硬,畅快淋漓的战斗,也是把炼气流,当作最主要的修炼体系,来进行修炼的原因所在。

  “咻!”“咻!”“咻!”……

  几十口宝剑猛地自牧语的储物袋里飞出,在神识驾驭下,纷纷朝着黑衣男子疾射过去。

  “咦?”瞧见眼前壮观的飞剑齐射的场景,黑衣男子猛地发出一道惊疑。

  要知道,同时操控数十件灵宝法器,饶是黑衣男子都做不到,即便能做到,也是吃力无比,飞不出一丈远,就失去了准头,造成在空中乱飞的场景,根本就伤不到人,唯有那些识海无比强大、泥丸宫稳固宽阔之辈,才有这种实力,一心多用的同时驾驭如此多的法器,杀向敌手!

  黑衣男子不敢大意,连忙召唤继续朝着牧语头颅压去的铜炉,横在自己身前,流转出绚烂的瑞光,抵挡飞射而来的法器。

  “咚!”“咚!”“咚!”……

  铺天盖地的法器化作一道道闪电般的光芒,如陨石撞地一样,狠狠地打在那瑞光交织的防御护罩上,轻而易举的撕破,再而撞在了铜炉表面,传出阵阵钟鸣般的剧烈声响。

  “哧!”

  一只鬼将怒瞪双目,手持狼牙棒杀来,当头一劈,直接打的铜炉偏离了位置,随即,七八只鬼兵犹如炮灰般,嘶吼的扑向了黑衣男子,纷纷被后者的银色剑气劈成两截。

  而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牧语手持一杆大戟杀来,双臂肌肉微微隆起,遍布虬龙般的青筋,他犹如一名绝世武神,发出一道如雷的叱喝,抡动大戟,化作一条模糊的影子,瞬息劈下。

  “噗嗤!”

  几重灵罡防御在锋锐的戟芒下,轻而易举的被劈碎,随之大戟重重地砍在黑衣男子身上的一件内甲上,迸射出一簇簇绚烂的火星,并随着大戟往下劈落,摩擦出牙酸般的刺耳声响。

  “哧!”

  危急时刻,黑衣男子慌忙张开嘴巴,喷出一口黄金小剑,化作一道流光,直取近在咫尺的牧语眉心!

  “咚!”

  一尊黑色小人,自牧语眉心浮现而出,冷冰冰的迎上了那口黄金小剑,两者稍一接触,黑色小人表面就出现了一个蛛网般的裂痕,并随着黄金剑气的劈射,快速地朝四周蔓延,也就是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就彻底炸碎开来。

  “替死傀儡!”黑衣男子一惊,没想到牧语的底牌,特别是保命的底牌这么多。

  虽说替死傀儡,只是机关傀儡的一种,且在市面上就可以购买到,然而,像黑色小人这么高级的替死傀儡,在市面上着实不多,唯有在大型拍卖会上,才能偶尔的惊鸿一瞥………

  一个疏忽,牧语手中的那杆大戟,已经沿着他的肚子,劈到了他的大腿根,虽说身上的那件内甲,替他挡住了大戟的锋锐,然而大腿部位,却没有任何的防护,在锋锐戟芒的劈划下,近乎一半的大腿都被划开了,汩汩猩红的鲜血,更是不要钱似得喷射而出。

  “嘭!”

  瞬息,一张青色符纂在黑衣男子眉心处炸裂开来,裹着他的身体,在空中留下一串残影,若空间挪移一样,飞退出了数百丈之远。

  “刺啦!”

  一戟落空。

  “咻!”“咻!”“咻!”

  三口飞剑组成的剑阵,也同时劈在了空处。

  牧语心中暗叹一声,正如他自己有许多保命底牌一样,作为昆灵宗的核心弟子,黑衣男子的保命底牌,只会比他多,不会比他少。

  望着大腿处那恐怖的伤痕,饶是以黑衣男子的冷酷与定力,也忍不住的倒抽口凉气,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啊!自己这条腿就要废了!!

  “你……”黑衣男子大怒,胸中的怒火更是犹如喷发的火山一样,大吼道﹕“我杀了你!”

  “轰隆!”

  一座黑黝黝的山峰陡然从黑衣男子的储物袋里飞出,旋即放大至房屋大小,带着沉重的力量,迅速压来。

  “轰隆隆!”

  无数元磁神电包裹着银砖,猛然与黑色大峰撞在一起,随即就是一副天塌地陷般的末日景象,虚空都产生细细地黑色波痕,纵横方圆数十丈!

  烟尘冲霄,四处的疯狂蔓延开。

  模糊间,两条身影犹如流星般对冲一起,阵阵“嘭”“嘭”之声不绝。

  “哧!”

  一道流光飞退,显露出牧语的身形。

  掩嘴轻咳了几声,牧语面色微白的凝视前方,在他的肚子、手臂和丹田处,分别有三条细小的血痕。

  地面上的血渍未干,呈现一片暗红,也不知是两人谁的血,触目惊心。

  刚才几回合较量中,黑衣男子倒是吃了不小的亏,他的体质虽然得到天材地宝的淬炼,但面对神体小成的牧语,初时或许分不出什么高低,然而时间久了,面对牧语如狂风暴雨和近乎生生不息的气力,黑衣男子根本就不是其对手,一只胳膊不光脱臼,现在浑身上下,都淤青发紫,阵阵刺痛。

  瞧着黑衣男子这副惨样,牧语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很难啊,真的很难杀掉他,如果确保对方没有保命底牌的情况下,倒是可以试一试,拼着没了半条命,也要击杀对方!

  然而,能爬到昆灵宗核心弟子地位的人,都是非普通人,特别是像黑衣男子这种,哪怕以牧语的经历,也是没见过如此强大的年轻强者。

  要知道,刚才两人所展现的力量,足以击杀一般的结丹初期修士了,就算是结丹中期之辈,也要心惊肉跳。

  “除了这几样法器和神通,你就没其他的招数了吗?”黑衣男子倏地冷漠问道。

  牧语淡笑道﹕“我从来不会把所有的底牌,都一股脑的施展出来。”

  黑衣男子冷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接我这一招,若你能抵挡的住,我自会退之!”

  牧语的脸庞稍稍变得凝重起来,也不言语,但掌指却已经摸向了玉质腰带上,其中一个灰色小袋了……

  “呼~~”

  猛然,黑衣男子似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呼吸。

  突兀地,黑衣男子四周陡然变得深暗起来,仿佛被夜色笼罩一样,与四周的日光景象格格不入。

  “嗡!”

  虚空一颤,一道模糊的影子,倏然悬浮在黑衣男子的身后,且随着时间流逝,这模糊影子越来越高!

  牧语眼皮一跳,那模糊黑影上的气息古朴而自然,但却透着一股威严与沉重,更是有一种沧桑与悲凉的气息流转而出。

  “枭首!”猛地,黑衣男子抬头,露出一双阴冷的眼眸,发出了一声大喝。

  “哧!”

  一只大手,突兀出现在牧语的面前,且无数道暗色刀刃缭绕在大手四周。

  “鬼来!”牧语大叱,巨大的炼鬼幡裹住其身躯,一阵阴风浩荡,无数只鬼灵凝聚成一只丈高大鬼,青面獠牙的挥舞着狼牙棒,杀向那大手。

  “噗嗤!”

  大鬼脆弱的就如一块豆腐一样,在那只大手面前,连三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支撑住,就直接被这只擎天大手碾成了粉碎。

  牧语心头一惊,掌指毫不犹豫的拍了下储物袋。

  “嗡嗡~~”

  金团冲出,传出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声响。

  无数只食金蚁,嗜血般的开合自己的锋锐口器的,伴着牧语大手一指,毫不犹豫的扑向那只擎天巨手,凭借着坚固的甲壳,和无所不食的特殊能力,东咬一口,西咬一口的就把面前这只擎天巨手瓜分的干干净净。

  额头处的一座破损的铜像,光芒渐渐暗淡下来,黑衣男子身体晃了晃,似乎有了脱力,少许,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叹息。

  “怎么会?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败在一个无名之辈手上?”黑衣男子略微呆滞起来,以他的自负和骄傲,如果杀不了对方,那就是自己的失败,是自己的耻辱!

  要知道,哪怕被黑衣男子视作大敌的“昆子榜”前几名弟子,他都认为自己有一战胜之,甚至平手的能力!而一个名不经见转的人,竟然都能逼迫他毫无办法,甚至屡次伤到了自身……

  “轰隆隆!”

  倏然,一阵滔天般的隆隆巨响,猛地传入两人的耳边。

  牧语和黑衣男子同时满脸惊诧的互看了一眼,随即纷纷探出一汪洋般的识海,动用神识朝前蔓延过去。

  而在此期间,两人也不甘示弱的,以神识之力互相较劲,无形的波纹在空间中弥漫着,产生道道涟漪,刮动那古树草叶一阵摇摆,甚至犹如刀子般,纷纷割碎下来。

  不过,修炼《大衍神诀》这个奇妙法门的牧语,神识之力远胜同阶人,甚至一些结丹初期修士,在神识方面都略不如他,在几个呼吸时间较量中,黑衣男子的神识力量快速萎缩起来,到了最后更是犹如汪洋与湖泊般的差距。

  黑衣男子暗恨,略微犹豫,便咬牙的加大神识力量强度,绕开了牧语神识所过的方向………

  “那是……”当神识蔓延到七十里开外时,一群等级不一的妖兽疯狂的朝这里奔来,其中多为小妖,甚至还有一大堆未入级的幼兽。

  在这群奔腾的妖兽后面,一排排犹如幽灵的白衣人,满脸麻木与呆滞的飘来。

  “白衣鬼?!”牧语暗暗地惊呼。

  随即,牧语猛然望了望四周,发现天边的那轮烈阳,大半已经消失在了地平线上,茫茫乌云开始鲸吞落日的晚霞,甚至有的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繁星点缀似得景象。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牧语不解,按照他的猜测,白衣人虽然可以离开墓穴,在外面活动,但不会太过远离,而且在这方圆千里范围,并没有多少的墓穴,属于妖兽种族活动的范围。

  但瞧着那群白衣人的规模,绝不下千只!甚至是更多!!

  “吼!”

  天边,一只烈火大鸟腾空而起,发出若猛虎的咆哮。

  一只白衣人双目嗜血的对那烈火大鸟冲撞过去,锋锐的爪子猛地压在烈火大鸟的背部,就听“噗嗤一声,用力那么一撕,竟活活地把这只二阶大妖,撕成了两半,血洒长空!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642/225557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