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砖在手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砖在手

  发髻修士仰起头来,望着那雷霆翻滚的乌云,心神一阵猛颤,随即,沿着那乌云汇聚的轨迹望去,眼眸顿时流露出深深地诧然。

  “是……牧师弟静修的时间洞?!”

  随即,发髻修士起身,慌忙的后退,半惊半疑的轻声嘀咕道﹕“他是怎么搞出,这般大动静的?”

  雷劫啊!许多修士穷尽一生都无法看见。

  说它存在于神话之中,也并非是什么夸张之话,因为但凡有幸见到雷劫者,无外乎三种情况﹕一,幸运,侥幸看见别人渡劫;二,身边的长辈、亲朋好友经历过此劫难,三,自身渡劫。

  要知道,哪怕修为达到结丹期,也是不存在雷劫的,按照人间界的情况,几百年只现一次雷劫都属于正常的事情。

  而雷劫,也几乎成了大能级修士的标配象征。

  “哧!”

  倏然,一道惊鸿破空飞至,霎时悬立在虚空中,渐渐地,自那惊鸿中,显露出了一道白发披肩的身影,下方众弟子瞧见那身影的尊容后,皆都惊讶的齐齐拱手,拜道﹕“参见虚竹长老!”

  那白发披肩的身影,赫然就是昆灵宗结丹长老之一,法号﹕虚竹!

  “是谁在那洞里?”虚竹长老沉声问道。

  发髻修士连忙高喊﹕“回虚竹长老的话,是崇山长老的新收弟子,牧语师弟!”

  “崇山真人的新弟子,牧语?”虚竹长老一讶,那对洁白的剑眉倏然一弯,细细地思索片刻后,便轻喃道﹕“就是今年招收考核,拔得头筹的那个年轻人?”

  “是。”发髻修士连忙应答。

  “唔,应该是某个法器,进阶成先天级,才引发的这场雷劫。”虚竹长老望着乌云翻滚的苍穹,瞬息间,就窥破出了答案。

  除了修士因为自身境界,达到某一地步时,需要接受雷劫的洗礼和考验外,法器进阶先天级时,也会遭到天道的惩罚。另外,阴鬼之类的高阶生灵,也是时常的会遭到雷劫的惩处,因为高阶阴鬼与先天法器一样,都是不容天道的东西。

  只不过,与大能遭受的雷劫不同的是,这一类雷劫,威力都很小,像眼前这看似很强大、浩瀚的雷劫,实则论其规模,远不如前者的百分之一,一般结丹中期修士,小心一些,都是可以渡过的。

  眼前的雷劫,强大的只是那天道气息,不论是桀骜不驯的人类,还是暴戾乖张的妖兽,在这股天道之威下,都会产生来自灵魂上的恐惧感。

  哪怕强横如虚竹长老,面对这股气息时,也是会产生害怕的感觉,只不过,相比其余人,更能控制住这股害怕的情绪,不会被这股情绪,左右自己的判断和影响到自身的实力发挥。

  “然而,即使如此,就怕那个牧语,也是承受不住这般劫难啊……”虚竹长老摇了摇头,在他看来,虽说牧语拔得今年招收考核赛的第一名,然实力也就在筑基巅峰左右,面对这连结丹修士,都不敢小觑的雷劫,恐怕因承受不住雷霆之威,导致肉体崩解,魂飞魄散。

  即使是虚竹长老,或是崇山长老,也不敢帮忙,这样一来,只会“惹怒”天道,降下更恐怖的雷劫。

  ﹡﹡﹡﹡﹡﹡﹡﹡

  外界发生的状况,哪怕在静谧洞中的牧语,也是察觉到了什么。

  手掌一翻,竹片顿时乍现,“唰”的一声,射出一道光芒来,打在了面前的浅黄色光膜禁制上,后者便迅速的犹如烈火焚过的薄冰一样,快速消融起来。

  “轰隆隆!”

  倏然,外界的一道震耳的雷霆声,传入到了牧语的耳边。

  牧语神色剧变,快步走出洞口,抬头望着电闪雷鸣的云空,猛然一拍额头,瞬息想起了之前困扰他好久的问题。

  “先天已成,雷劫惊现!”牧语低喃,把视线移向了,不停喷薄出浩瀚先天精气的黑色小罐。

  少许,右手一招,喷射出一股牵扯之力,那黑色小罐中的元磁砖,霎时落在了牧语的手中。

  仿佛发生了某种特殊的反应,当元磁砖落在牧语的刹那,一条粗大的雷霆,顿时在乌云中央处云集,且有一股磅礴浩荡的气息,若山洪般碾落而下,令牧语的心神猛然一颤,一种源于灵魂深处的恐惧感,也快速浮现心头,并不停地侵蚀着他的意志。

  “屏住心神,以法器和术法,尽全力防御雷劫!”一道苍老的大喝传入牧语的耳中,令他浑身微震,豁然顺着声音扫去,看见一名长发披肩的老者,满脸肃然的望着自己。

  牧语吐出一口气,微微颔首,眸子重新变得坚毅起来,抬起头,看着那几欲劈落的蓝色天雷,嘴中发出了一声低喃,“既然躲不过,那就战吧!”

  冲霄般的斗志瞬息窜入泱泱乌空中,下一刻,那蓄力已久的雷霆,终于极速的劈落了下来。

  “轰隆隆!”

  惊雷霹雳,映照在牧语的脸庞上,一片蓝白色。

  虽说对这场雷劫,没有任何的准备,但幸好,牧语闯荡修仙界数十年,也是积攒了不少的家底,当即手就一掐决,祭出一面小盾,迅速在身前暴涨开来,化作房屋大小,猛然朝着那蓝色惊雷冲去。

  “嘭!”

  蓝色雷霆如一杆锋锐的长矛一样,直接贯穿了那面房屋大的盾牌,随即又重重地落在了一座泛着黄晕的土墙上,直到那土墙四分五裂后,才堪堪抵御住了第一道雷霆。

  “还行?”牧语眸光一闪,如果之后的雷霆,都像第一道那样强度的话,他绝对有十成信心,安全的度过。

  然而……天岂能随人愿?!

  “轰隆隆!”

  一道、两道、三道蓝色惊雷,同时劈落了下来,且每一道雷霆,都拥有不逊色第一次雷劫的威力!

  “砰!”“砰!”“砰!”……

  像陨石撞地一样的宏大而又壮观的景象,一重重震耳的声响喧嚣不止,化作道道声波,若涟漪般在空间中疯狂的朝四周荡漾开来。

  蓝色电光已经完全吞没了牧语细小的身影,令牧语周身的大地,猛然开裂出一条条裂痕。

  土石飞扬,烟雾冲霄!

  “咳咳……”少许,当隆隆雷声过后,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烟雾包裹中传出。

  缓缓地,一具略微狼狈的身影,在一片塌陷的土地上浮现而出。

  虚竹长老眼眸一亮,看着浑身毫发无伤的牧语,眸底顿时流露一抹赞赏和讶然。

  “不愧是被崇山那个老家伙,看上眼的弟子啊……”虚竹长老低低笑道,心中也是略安,若没意外的话,牧语应该有八成的把握,安然度过此劫。

  ……

  天边,不时有一道道流光飞来,其中有单纯凑热闹的弟子,也有满脸沉稳和疑惑的宗门高层。

  倏然,在这些流光中,一道娇小的身影飞至,在距离牧语不足三丈时,被虚竹长老用一股柔和的法力给阻拦了下来。

  “丫头,你不要命了?”虚竹长老喝道。

  那娇小的身影抬起头,倏地露出了一张明媚的脸蛋,赫然是“闻雷赶到”的雨诗!

  瞧着一向与自己的师傅,交好的虚竹长老,雨诗神色焦急的望着牧语的身影,担忧的问道﹕“他,应该会没事吧?”

  似在问,也似在自我安慰。

  虚竹长老眸光一闪,意味深长的看着雨诗,轻笑道﹕“不敢肯定,但老夫猜测,那小子大概会没事。”

  “什么叫大概?”娇嫩的唇儿张了张,这句话刚想要说出口,但转念一想,被问的是一名长老后,雨诗就硬生生的把这句不太恭敬的话儿,给咽了回去。

  在人群中,一道妙曼的倩影,瞧着雨诗那张充满担忧的脸蛋,一双秋水般的美眸,陡然微微闪动,多出了一丝莫名的变化。

  ……

  雷劫中央,牧语踢开破烂的盾牌,思绪快速的转动,一份份计划顿时如流水般,一一从他脑海中划过。

  “轰隆!”

  这时,第三波雷劫到来了。

  这一次,共有九条小山大的雷霆。

  牧语微微眯起眼眸,掌指拍了下储物袋,一件物事顿时从袋口喷出。

  ——先天下品法器,玉水葫芦!

  “这小家伙身上的宝贝,倒还真不少呢。”虚竹长老眸光微微闪动,低喃道。

  “嗤!”

  如月华色的光芒,从葫芦嘴处喷出,随即若一条匹练,猛然朝着第三波九道雷霆卷去,随之,一股可怕的吸扯之力发动,沿着烙印在虚空的某条轨道,缓慢的向那葫芦嘴移动。

  雷霆浩瀚,恐怖无比,沿途所过之处,仿佛点着了虚空一样,留下了如被火烧过的焦黑色痕迹。

  “嗤嗤~~”

  顷刻后,第三波九条雷霆闪电,尽数被吸入玉水葫芦中。

  连忙的,牧语手一掐诀,盖上了葫芦塞,望着微微晃动的玉水葫芦,少许后,见到雷霆并未炸出,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玉水葫芦毕竟是先天级法器,吸收一些雷霆,想必应该不成什么问题,然而,若牧语光希冀着,玉水葫芦会大展神威,降服所有天道雷霆的话,估计临了,便会闹个器毁人亡的下场……

  毕竟,先天灵宝并不是万能的,

  ……它,不是法宝!

  抹去额头上的汗渍,牧语连续拍了几次储物袋,祭出一沓沓土系、金系和水系的防御符纂。

  “咄!”

  当第四波雷霆降落下的片刻,牧语伸出两指,猛地在虚空一点,成堆的符纂霎时燃烧起来,“嘭”地一阵声响,化作三色光芒,层层的覆盖在牧语的身上。

  “刺啦!”

  雷霆神速,一闪即过千丈虚空。

  “轰隆!”

  当十余道雷霆,连续劈在三系符纂所化作的光芒护罩上时,原本椭圆形状,渐渐往里凹去,终了时,无数符纂化作的防御网,刹那间破碎,而变得微弱许多,仅存的一道雷霆,也飞射到不足牧语脸庞的三尺处。

  明亮的强光,闪在牧语的脸庞上,后者双目瞬间大睁,伴着一道似龙如虎的咆哮,右手紧攥在一起,猛然朝上挥出。

  “嘭!”

  一股股龙虎般的力量,沿着右臂聚集在那只肉拳上,狠狠地与飞射过来的蓝色惊雷,接触在一起。霎时,沉闷的巨响回荡,令牧语脚下的石子和尘土,飞扬起来,并朝着四周吹散着。

  “嗤嗤……”

  在天道雷霆的震力下,牧语的两只脚掌忍不住地朝后退去,在地面犁出了尺许深长的清洗痕迹。

  扛下了!

  所有人神色皆动,脑海中,忍不住的浮现出,那站在惊雷滚滚的乌云下,白袍展动的伟岸般的身影。

  天地神雷,悠悠四方,苍茫大地,裂痕无数……

  即使是在这样毁天灭地般的场景下,依然有一具身影,傲然独立,不屈般的仰视苍天,承受着一波接着一波的浩瀚无边的雷霆劈打。

  ……难以忘记,更是无法遗忘。

  “轰隆!”

  在众人思绪神游之时,第五波,也是最后一波雷霆到来了。

  然而,一部分人却发现,脸色一直保持平静的虚竹长老,终于不淡定了!

  ……骤然色变!!

  “这……”虚竹长老瞪大双眼,扯下了一根白色的胡须,也没有察觉到。

  感受着几乎前四波雷劫叠加在一起,还要强大的气息波动,包括牧语在内的所有人,脸色都是狂变。

  “天道无情,亦不可揣度之!这雷霆规模……不应该啊……”一个年长修士惊道。

  是的,按照规模来说,第五波雷霆波动,明显不应该存在!

  ……然而,它却存在了!所以,年长修士才说﹕天道,不可揣度!不是凡人,所能猜测和理解的!

  说它喜怒无常,也很符合这个成语意思。

  “妈的,你个贼老天,老子平日里一没骂你,二没做出亵渎你的举动,你干嘛非得把我往死里逼?莫非,就为了展现你的威严和冷漠吗?……”牧语絮絮叨叨的念了一大堆的话,其中也不乏各种诅咒和怒骂。

  牧语自问,但凡有关于“天道”的事物,就算不夹着尾巴做人,也是采用避而远之的态度,从不与其交集……

  倏然,牧语脑海中闪过一片灵光,他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

  ——炼鬼幡!

  它……可是天道所不容的东西啊!

  “不过,这东西只是我意外捡来的,又不是我炼造出来的,总不能,连这个都算在我的头上吧?”牧语蹙着眉头,有些不解。

  倏然,一道蓝中泛紫的粗大雷霆,伴着一阵隆隆巨响,已经在劫云中凝聚而成。

  牧语回过神来,抬头望着,嘴角缓缓勾起一抹不屈的冷笑,右手一招,“嗤”的一声,一团银光就倏然落在他的掌心处,当银芒略散时,便显露出了一块精美如艺术品的砖头。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642/225558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