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出关

第三百二十五章 出关

  李靖北哼了一声,有些蛮不讲理的说道﹕“不试试,岂能知道结果?”

  崇山真人瞥过头去,重新阖眼,不再跟李靖北理会。

  见到崇山真人沉默无言的样子,李靖北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沉吟片刻,终究是没有再开口。

  李靖北也知道,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他在怎么对崇山真人和牧语不满也是无用。而且,他之所以还呆在这里,无非就是想看看,三个月的昆灵天池的苦修,崇山真人的那位牧姓弟子,究竟能成长到何种地步,是否只是简简单单的,把灵根提升到三品?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李靖北就有充足的理由,向自家的掌门师兄游说,直接取消牧语往后进入昆灵天池修炼的资格!

  “先让你这崇山老儿得意一时!你一个半道加入我宗的长老,哪能比得上我在掌门师兄心中的份量呢?”李靖北冷冷地一笑,随即便学着崇山长老的模样,重新合上了双眼,继续打坐起来,一动也不动。

  ﹡﹡﹡﹡﹡﹡﹡﹡﹡

  临近三月,在昆灵天池那座水潭里,牧语的修炼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经过内视,望着那越发明亮的灵根,牧语的心情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毕竟,距离传送出昆灵天池的日子已经不远了,虽说牧语的灵根,正加快的朝着四品层次进行着转化。但根据他的估算,到了最后,难保不会功亏一篑。

  “如果再给我半个月的时间,我指定能让灵根,蜕变成四品水准!”牧语暗暗咬了咬牙,还有十四天!十四天后,一切都将拨开云雾见明月了。

  沉吸口气,牧语双臂朝左右舒展开来,头颅微微扬起,一边用三品灵根吞纳天地能量的速度,进行吸收着,一边喝着经过黑色小罐强化的,碧绿色天池水液。

  就这样,一眨眼的功夫,十天的日子就这般过去了。

  临近出关,其余在昆灵天池里苦修的宗内弟子,双眸喷火似的恶狠狠地盯着那淡蓝色禁制,他们水潭中的天池能量,虽然还有一些,但相比刚刚进来时的那浓郁程度,自然是远远不及了。

  无奈,所有人重新褪下衣袍,浸没在那水潭中,吸收着缺少近三分之二的天池能量,反哺自身。

  …………

  再四天恍惚间过去。

  临近清晨,牧语已经睁开了双眸,整个人颇为的神采奕奕,精神抖擞,一双明亮的黑眸注视着前方,仿佛有两股伟岸般的神力,自瞳孔朝前射出,令空间微微荡漾出一片涟漪来。

  内视着自己的灵根,牧语一时的沉默。

  瞧着渐渐天亮的景象,一股股隐晦的波动,开始环绕在牧语的身旁。

  牧语知道,距离传送出昆灵天池的时间期限,马上就要到了。

  缓缓地,天边闪过了一抹鱼肚白,明媚的阳光映透在牧语的脸庞上,给他一种暖洋洋的的感觉,浑身都仿佛懒散下去了一样。

  轻轻地吐出一口浊气,当一道道空间气息包裹住牧语的身体,随之形成一道漩涡后,牧语右手一招,衣服顿时贴在他的身体上,所有的储物袋也同时挂在了他的玉质腰带上。

  “嗡!”

  当牧语完成了最后一步——收起黑色小罐后,空间猛然一闪,爆出一团柔亮的银芒。

  而就在这刹那间,牧语的嘴角微微扬起,流露出了一抹的浅笑。

  ………

  ………

  外界,那座殿中中央处,悬挂着的八卦太极图,猛地闪出一股璀璨的光华。

  随即,一道道模糊的身影,从那八卦太极图纷纷闪现而出,屹立在了那殿中央处。

  不同于开启通往昆灵天池所发生的现象,那两尊疑似元婴期老者并没有闪现出身形。

  伴着时间的流逝,当最后一条模糊的身影,在皎洁似月的光华包裹下,自昆灵天池内传送出来后,只听“嗡”地一声,那八卦太极图骤然闭合起来,不多时,大殿内的一切就恢复了原样。

  “苏丹,你这是怎么回事?”一名面目略微刻薄的老妪,猛地睁开浑浊的眼睛,透着一丝冷酷的眸芒,望向人群中的一名清冷女子,问道。

  清冷女子咬了咬贝齿,缓步来到那刻薄老妪面前,神识传音的把昆灵天池中所发生的状况,告知给了她。

  这一幕,同样在其余宗内弟子身上上演着。

  看着眼前这副场景,崇山真人微微皱了下眉头,把目光望向了人群中,那抿着嘴唇的牧语。

  崇山真人瞧着后牧语脸庞上的那一丝不自然,暗暗地大感不妙,急忙叫他到近前,开口询问。

  “师傅,我错了。”然而,没等崇山真人开口,牧语便主动地歉然说道。

  崇山真人听后,心底顿时咯噔一下子,经过短暂的询问后,便苦笑的看着牧语,一抬头,就迎上了那一张张充满愤怒和质问般的面孔。

  “崇山,你教的好徒儿!”刻薄老妪霎时厉声。

  “这事,应该由刑堂介入了。”一旁,李靖北似笑非笑的说道。

  崇山真人略微的沉吟,便满脸淡定地反问﹕“我徒,何错之有?”

  我徒,何错之有?

  听了这颇有底气的话,所有人都愣了,就连牧语都猛然抬头,显得有些呆滞。

  “崇山,你这话什么意思?”李靖北质问。

  “老夫应该问你,我徒,何错之有?”崇山真人不急不慢的抚了抚胡须,反问道。

  李靖北冷笑道﹕“坏诸多宗内弟子修行,光凭此罪,就足以废掉这牧姓弟子全部的修为!”

  “李长老,此言差矣!老夫徒弟怎么坏宗内弟子修行了?”崇山真人继续问道。

  李靖北愣了愣,道﹕“事实就摆在眼前,你……”

  “老夫这徒弟,也就是在昆灵天池内,布置了一些阵法而已。”崇山真人说道。

  “哼,任凭你怎么诡辩,这牧姓小子坏了苏丹的修行,必须得到刑堂的严惩!”刻薄老妪厉声道。

  “没错,这一次不管你崇山怎么巧言令色,若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定不会饶了他!”一个紫袍中年人,迈着龙行虎步走来,眉宇间不怒而威的望着牧语,毫不客气的冷声道。

  而在这紫袍中年人身后,便是在那炼体流上,造诣不浅的青袍修士。

  崇山真人一时语塞,瞥了眼身旁的牧语,又气又无奈。

  显然,崇山真人很清楚,牧语为何要冒着得罪这么多人的风险,坏人修行。

  不过,理解归理解,对于牧语这种做法,崇山真人肯定是不支持的态度,今日若不能拿出妥善的章法来,哪怕是崇山真人最得意的大弟子——杨天龙,都无法免受刑堂那严苛的惩罚。

  “掌门到了!”倏然,一声高喝响起。

  一袭淡青色长袍的儒雅中年男子,踏着一朵白云,恍若谪仙般翩翩而至。

  白云降落在地面后,便主动地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昆灵掌门姓华,乃是个道法很高的大能,主掌昆灵宗派近百年,威望隆重。

  当华掌门驾临后,喧嚣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望着牧语,又瞧了瞧四周弟子与长老们一眼,华掌门那平静的声音中,透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威严,对牧语淡然地问道﹕“你可知罪?”

  “弟子知罪。”牧语毫不犹豫的上前几步,冲华掌门弓腰一拜。

  华掌门点了点头,声音依旧平静道﹕“即你已知罪,那么就去刑堂领……”

  正说着,崇山真人张了张嘴,似乎想要替牧语求情。

  然而,华掌门忽然轻咦了一下,眸光微闪的仔细地瞧了瞧牧语,随即便冲他招了招手,“你到近前来。”

  听后,牧语朝前走了几步。

  华掌门探出两指,在牧语的额头上轻点了一下,少许过后,他顿时诧异的出声,“四品!”

  四品?众人愕然,随即便是一惊。

  莫非,这牧姓弟子的灵根,已经达到了四品程度?!

  “这……不可能吧?”一些人暗暗地这般叫道。

  天池水液的神妙,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曾亲身感受过。

  要说把一个二品劣等灵根,硬生生的提升到三品,还是有可能的。

  然而,要说从二品劣等灵根,直接提升到四品……简直前所未有!!

  不过,众人也无法,或是不敢质疑华掌门的判断,毕竟在场之中,当属华掌门地位最高,法力最强,他应该不会判断错的。

  李靖北的喉咙蠕动了几下,望着牧语,心底暗道一声,“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问题,同时也困扰着崇山真人与华掌门。

  如果这个问题的谜底解开的话,那么不出一百年,昆灵宗的整体实力,必又会强上一倍不止!

  “你……”华掌门轻吸口气,眉头微微皱起,紧紧地盯着牧语那张白皙的脸蛋。

  “回掌门的话,弟子也不知我的灵根,为何提升到了四品。”牧语恭谨的对华掌门拱了拱手,说道。

  华掌门脸上流露一股不悦,很不满牧语这种态度。但如果牧语只是一个普通的内门弟子,他无论如何都要逼问出这问题的谜底,然而,此时的牧语,不光是宗内的核心弟子,还是最护短的崇山长老的最小徒弟,而且本身的资质,也达到了恐怖的四品!

  ……林林种种,华掌门也是存在着一些顾及,不方便采取太过强硬的手段。

  是巧合吗?

  众人一阵失笑,皆都暗暗地摇头。

  这些年,宗门一直在尝试着,如何让本宗弟子的灵根资质,在昆灵天池中得到提升。

  尝试了诸多办法,但最多只能让一个人,在昆灵天池内三个月期限时间里,把三品灵根提升为四品。

  ……

  华掌门沉吟了半响,终究没有过分的逼迫牧语。

  虽然牧语快速提升灵根资质的办法,对昆灵宗很是重要,但来日方长,只要宗门愿意付出足够的利益,就如以‘天雷’换取进入昆灵天池的名额一样,不怕牧语不老实的交代。

  事实上,牧语也知道这其中的重要性,也清楚掌门那边是不会这般容易放弃的。

  很早之前,牧语就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宗门以杨雨棠作为交换利益,即便把黑色小罐给了宗门又如何?

  一来,牧语的灵根资质已经达到了四品层次,也就是说,一直这么修练下去,百分之七八十都能进阶到结丹期,此生也有望冲击那元婴境界!!

  二来,相比杨雨棠在牧语心中的重要性,哪怕黑色小罐在逆天,也不足前者十分之一在其心中的份量!

  ……

  “你自己去刑堂,领十天禁闭吧。”华掌门最终有了这个决断。

  “我不服!”倏然,一道大喝声传出,这是那名在炼体流上,造诣不浅的青袍修士。

  “胡闹,赶紧退下!”在青袍修士身旁,那紫袍中年人顿时冲其呵斥。

  牧语瞧着那青袍修士,略微一想,便在心底恍然。

  在昆子榜上,排位第十二名的青麟儿。

  “你有何不服气的?”华掌门不悦的问道。

  “启禀掌门师伯,你不认为这种惩罚,对于这牧姓弟子来说,未免太轻了吗?”青麟儿不管身后师傅的拉扯,壮着胆子,沉声说道。

  华掌门冷冷地注视着青麟儿,但终究是无奈的暗自叹了口气。

  毕竟,相比牧语这个核心弟子,青麟儿可是华掌门实实在在的师侄啊,也不好说太重的话。

  “那你想怎么办?”华掌门不耐的问道。

  “用他的血来偿还吧!”青麟儿望着牧语,冷冷地说道。

  牧语也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位清俊的青麟儿,脑海中快速地浮现出有关于他的资料。

  青麟儿,年五十七岁,炼气境界筑基后期巅峰,炼体境界神体小成,擅长近身攻击,往往几个回合内,就使用那恐怖的蛮力,在对手还未完全施展开攻击时,就结束了战斗……

  “看拳!”倏地,当牧语回忆着有关青麟儿的详细资料时,后者便已经迈开步子,化作一道青色流光,瞬息朝着牧语抬拳杀来。

  牧语回过神,满脸淡定的抬起一只手掌,恍若轻飘飘的,与青麟儿对上了一记。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642/227094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