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鸾仙曲 > 第602章 交易

第602章 交易

        就在刚才被关小黑屋的那半个时辰里,风倚鸾静下心来酝酿了一番,如果能见到圣帝,她该如何巧说。

        圣帝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她:“两件事情?你确定你知道的比我更多?朕有安枕阁查办一切,若连朕都不知道的事,你岂能知道?”

        风倚鸾撒谎面不改色,差点没拍着胸脯说:“那是当然了,自从上次见到圣上之后、并且听您对我提说过冽蕊和娘亲的事情之后,这大半年来,我一直都在留心查访这两件事情呀。”

        圣帝显然不信她这句话:“你不是一直都在太学么?”

        风倚鸾说:“那也不妨碍我替圣上操心啊。”

        圣帝似笑非笑道:“你竟能比安枕阁的效率还高?”风倚鸾是圣帝唯一的外甥女,所以圣帝对她有足够的耐心和足够的容忍度,若换成别的人敢如此说话,肯定早就死掉好几回了。&1t;i>&1t;/i>

        风倚鸾换成了非常严肃的表情,用十分认真的语气说:“圣上,您一直查不出来,并不是因为她们两人的下落难查,而是……其一,您太盲目自信了,其二,有人刻意不想让您得到消息。”

        “你此言何意?谁敢刻意瞒着我,不让我知道?”

        风倚鸾说:“魔尊冽蕊的事情,是您身边有人想方设法瞒着您;而我娘亲的下落嘛,大概是我娘亲她自己不想见您吧。”

        “呵~~”圣帝听闻此言后微有怒意,却没有作。

        ……

        就在此时,端墟坐在皇都鄱埫城内一家名为芜茵坊的乐坊的阁楼上,他看起来精神很好,但同时又挂着满脸的忧思。

        阁楼的门外有轻盈的脚步声响起,踩在木楼梯的地板上,出吱吱呀呀的轻响。随后舞茵痕推开门走了进来,随手在门内加固了一道结界,才飘然走到端墟对面坐下,轻声说:“刚收到了眼线的消息,鸾儿独自冲进皇宫去了。”&1t;i>&1t;/i>

        端墟担忧道:“只靠她一个人,能救出墨尊者吗?”

        舞茵痕摇头,心里也没底:“不知道,但昨天听鸾儿说话的语气,她好像有十足的把握,虽然我不知道鸾儿为何会有那么强的自信,但我们不妨再稍等一等吧,倘若到了明天还没有消息……”

        端墟说:“那我就也冲进皇宫去看看情况。”

        说着,他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储物戒指,没错,他为了伪装身份,便没敢把这戒指戴在手上,而是藏在贴身的衣袋内捂着。

        他拿出了储物戒指,轻轻放到桌案上:“这戒指请舞掌柜代我收好,里面有不少杂七杂八的物品,有的值钱有的不值钱,还有些灵石;但这戒指内最重要的也是最贵重的,是本门的‘魂杖’法宝,这魂杖是我好不容易才趁乱从久宛国抢回来的,请舞掌柜一定要代我保管好。”&1t;i>&1t;/i>

        舞茵痕迟疑着,没有伸手去拿储物戒指,而是看着端墟:“你这是?要一个人去么?你一个人恐怕也敌不过圣帝啊,更何况圣帝身边还有长使,不如我们一起去。”

        端墟摇头:“不,你们和我不一样。我总归是死不了的,至少能进去探一探情况,你们若同去,那完全就是白白送命。”

        “可是……”

        端墟打算断了舞茵痕的可是,坚决道:“墨尊者此次对我有大恩,此番在墨尊者放出的千画魂像的帮助下,我才终于能杀掉了小师妹,终于解除了和她之间的双修灵契,要知道这双修灵契已经折磨了我好几百年……墨尊者的这份大恩我无以回报,所以我无论如何都必须设法救他出来!”

        舞茵痕没再多说什么,她点点头,收起了端墟交给她的储物戒指:“你的大义,墨平意自会心领的,眼下,我们再等等鸾儿的消息吧,但愿真能如鸾儿所言,顺利救出她的师父就好了。”&1t;i>&1t;/i>

        ……

        皇宫,乐仪阁。

        风倚鸾继续和圣帝讨价还价:“只要圣上放了我师父,这两件事情您就可以任选一件,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您。”

        风倚鸾并不打算把冽蕊前辈如今在什么地方告诉圣帝。但是其他的事情嘛,她全都可以挑着说,她想好了,打算先把霜夜曾告诉过她的那些久远的事情说出来。

        “哦?一个秘密,或者两个秘密,就想换你师父的命和自由?”

        “你杀了他又有什么用呢?你杀了我师父……”风倚鸾干脆不用敬称了,就直来直去地与圣帝说话。

        “我不杀他,自然留有别的用处。”圣帝打断了风倚鸾的话,略带着几丝得意的神色,不急不慢地说:“其实,说实话,若在我抓到你师父之前你对我说这些,我可能真会答应你的条件,但是~~。”&1t;i>&1t;/i>

        圣帝故意停了下来,有意卖关子,就像逗小孩一样。

        反正岁月悠长,无聊乏味到沧桑,好不容易有个头很硬的小外甥女闯进来要和自己较劲,那就多逗她玩一会呗。

        所以圣帝是揣着这样的心思,才很耐心地在和风倚鸾扯皮。

        风倚鸾急问:“但是什么?”

        圣帝慢慢地说:“但是啊,我已经读取了你师父的记忆,在他的记忆中,的确有一个脏兮兮、总爱摸鱼、玩泥巴、爬树、到处疯玩的小丫头,和眼前这位小公主可判若两人啊。”

        风倚鸾心中一凉,什么,圣帝已经读取了师父的记忆?!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茬!那岂不是又没有谈判的筹码了么?!

        她心中虽然凉了半截,但还是面不敢色地说:“你居然读取了我师父的记忆?没错,那丫头就是我。”&1t;i>&1t;/i>

        圣帝斜靠在座椅上,调侃道:“可见他对你并不好。我皇族的血脉,竟然屈尊过着那样的生活?一顿饭吃二十个杂面馒头,只啃咸菜?连青菜都没有?”

        “没错!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光,而且我不喜欢吃青菜和白菜。”

        “呵呵~~”圣帝一笑,回归正题:“你能知道的秘密,朕也已经知道了,是朕亲自从你师父的头脑中读取到的,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还有我娘亲的消息呢,你不想知道吗?”风倚鸾问。

        圣帝用修长的手指无聊地敲击着扶手:“朕无所谓,朕早就习惯了。你想说~就说,不想说~也没关系,你刚才不是说了么,是你娘亲不想见我,那我还急什么?”

        风倚鸾“……”

        没天理了!没想到圣帝能如此回答!

        情急之下她脱口而出道:“你若不放了我师父,我就不认你当舅舅!”

        圣帝大笑起来:“无所谓~~~反正你娘亲也不想认我~~~”

        ……

        就在这时,有侍从在门外隔门禀报:“西阁大人求见。”

        ……霜夜大人?他此时来有何事?

  http://www.biqugex.com/book_61208/284425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