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卡徒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远行之前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远行之前

        此刻,闻讯而来的军队和印家的人,已经将酒吧完全控制住。但是很可惜,那个逃遁的棋盘格头发,却并没有被抓到。

        这家锦华酒吧的老板,是一个眉宇间充满彪悍之色的中年人,在这一带,也是一个飞扬跋扈的角色,但是在军方和印家的强势力量下,他孱弱的好像风中的枯草,根本就不堪一提。

        此刻,他被绑在经理室中一张椅子上,用能量手铐铐住了双手,他大约此生也未曾受过这种待遇,双目闪着悲怒的光芒,瞪着眼前的孟南。

        “崇天雄,男,四十二岁,现居住地双成市西城区,有锦华酒吧一家产业。”孟南随手将这个家伙的简历丢到了一边,走过去,一把揪住他的头发,让他的头向上扬起,看着他因为痛苦而变得有些扭曲的脸孔,孟南忽然重重一拳,打在了他的左眼上。

        “告诉我!你儿子崇止最有可能去哪里?”

        崇天雄的左眼高高肿起,只余一条缝的眼睛闪动着怨毒的光芒,盯着孟南,不发一语。

        孟南冷笑一声,拳头再次落在了他的右眼上,对于这种人,孟南没有丝毫的同情。他身为这里的主人,怎会不知道这地下室的存在,又怎会不知道他儿子利用这件地下室做了什么?宿梦欣绝对不会是第一个受害者。

        对于这种骨头硬的人,孟南自有他的方法。来自于地球上逼供手法,不知道领先了这个星球多少年。当然,这并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在场那些观看孟南逼供的人,无论是铁血丘八还是印家那些强悍卡修,一个个找借口溜了出去,他们根本就无法想象,孟南的脑子是怎么长的,怎么可以把人往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底线上反复蹂躏。

        几乎每个观看过孟南施刑的人,都对他产生了由衷的畏惧,他们不是没有杀过人,可是折磨人与杀人不同。后者一刀两断一了百了,前者却极其考验心理坚强程度。

        孟南满脸阴郁的走出了经理室,没有理会旁人那充满畏惧的目光。他走出酒吧,仰望着浩瀚无比的星空,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似乎要把刚才因为那个青发少年之死的悔恨,从心里驱赶出去。

        “你小子……唉……”印光冲走到了孟南的身后,看向他的目光极为的复杂。

        “我一直对你的看法,就是你这小子是个处事太随便的人,今天我才知道,你随便起来,居然不是人。”

        “光叔。”孟南转头,看着印光冲。

        “或者今天我的手段,让你对我改观了。但是我还是要说,我这样做,是不想让自己留下后悔。如果宿梦欣今天出事的话,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虽然,她被我救下来了。可是因为我的缘故,那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却永远的闭上了他的眼睛!为他报仇!这是我责任……”

        “好了,我了解。这件事情,你没有做错。只是手段……”印光冲住口不言,显然孟南刚才那近似于疯狂的逼供,让他尤有余悸。

        “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好了。刚才那个家伙吐露的崇止可能藏身的地方,我都记下来了。我马上派人去挨个搜查。”

        “我亲自去!”孟南摇摇头,拒绝了印光冲的好意,随后从怀里取出那张还残留着鲜血的果元卡,递给了印光冲。

        “光叔,我想请你帮忙,帮我找到那个少年的家人,然后把这张果元卡交给他们。当然,再多的钱,也弥补不了一条鲜活生命的消失,请你转告他们,我必将会为少年报仇,然后,任凭他的家人处置!”

        印光冲颇有些意外的看着孟南。刚刚看过了孟南刑讯的冷血手段,这时候再看看他对一个相识仅仅一面的少年如此,难免让人有一种眼前这货人格分裂的错觉。

        不过印光冲本姓豪爽仗义,对孟南刚才的话听得极为的入耳。他接过果元卡,重重点头。

        “好!这件事情交给我去办!他家里有任何财务上的提议,我都可以帮助你!”

        孟南点头称谢。然后告别了印光冲,转身驾驶娑车离开了这里。

        根据崇天雄的供述,他的儿子崇止在这个双成市,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一共有四个。

        孟南驾驶着娑车,在星月光芒下,以近乎令娑车解体的超高速,在城市的上方飞行,去找个四个地点追寻崇止的下落,但是这个叫做崇止的家伙,竟然极为的机警。他居然没有被孟南抓到,孟南只是在最后一个藏匿地点,得知了崇止刚刚离去的消息。

        崇止的最后一个藏匿地点,是位于市中心的一栋居民楼。这里的主人,是崇止的一位远房表叔。他在孟南的手段下,很快的吐露了事情。

        原来军队将锦华酒吧查封的事情,通过幻卡播放平台,很快播放出来。崇止立刻明白,自己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于是他当下就收拾了一下,连夜冲出双成市,前往乱境。

        崇止的父亲崇天雄,当年正是在乱境中发了一笔横财,才来到了双成市,开起了一间酒吧。乱境对于别人来说或者神秘无比,但是从小在那里长大的崇止,逃到那里却是如鱼得水。毕竟,那里的联邦军方力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乱境……孟南的娑车停在了城市上空,他仰面望着天空高悬的明月,感觉冥冥中似乎真的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左右着自己。

        其实孟南第一次听到乱境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还只是环艺卡影学校的一名小小保安。当时的孟南,心中只是想要享受平静安定的生活。

        可是无论如何,他这种人,就像是藏在读卡仪中的光剑,始终会发出光芒的。此后一连串的事情,他阴差阳错的来到了双成市,并且在这里经历了很多绝不平凡的事情。毗邻乱境的双成市,对于那个犯罪天堂的传说更多更神奇,孟南当时就升起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关注。

        或者他的本姓,其实是不甘于平凡的。而乱境,或者是这个最让他感到刺激的地方,尔虞我诈弱肉强食……所以当初海澜邀请他一同前往的时候,他的潜意识里隐隐有那么几分心动。

        不过孟南终于拒绝了海澜。可是这次,孟南却做了决定。

        前往乱境!去揪出那个杀死青发少年的崇止。虽然一条鲜活生命的逝去不能挽回,可是只要也可以让心略微将安。

        孟南下了决定,脚下重重的踩下了加速装置,娑车宛如白色的利箭,划破浓重的夜色,向着军营闪电而去。

        …………

        “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英甲纵打着哈欠,满脸不满的看着孟南,这个可恶的家伙,难道不知道打扰人休息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孟南脸色凝重的看着英甲纵,沉声说道:“英甲队长,我要离开了。”

        英甲纵微微一震,很快从孟南第一次称呼自己英甲队长的震撼中回过神来,一丝欣喜油然而生。其实他折磨那些士兵,原因没别的,就是因为这些丘八们只听孟南的话,将自己这个队长视为无物。不过以他家族的能量,略微能够探知孟南似乎与印家关系极深。所以他并不能对孟南太过苛刻。

        现在孟南主动离开,他当然是兴奋无比,不过世家子弟的修养,让他还是虚伪的客套了一句。

        “为什么?”

        “我要去乱境找一个仇人!”孟南并没有隐瞒,将这件事情的始末讲给了英甲纵。

        “这样啊!”英甲纵对那个叫做崇止的家伙简直是大加感激,心中暗暗祈祷这货最好隐藏的深一点,让孟南找上个三五十载的。

        不过脸上,英甲纵还是表示出了适度的遗憾。

        “好吧,你放心的去吧,这里有我。”

        “正因为你在这里,我才有几句掏心窝的话想跟你说说!”孟南诚挚的看着英甲纵。

        “其实这里的军纪散乱,我也很清楚。但是希望你明白一个道理,欲速则不达。这些士兵们其实本姓都很好,只是缺乏一个让他们为之奋斗的目标,我希望,你可以对待他们客气一些,了解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我自有主张。”英甲纵毫不客气的截断了孟南的话,脸上伪装出来的虚伪面具渐渐被不耐之色取代。

        难道我还要你来教训我怎么做人吗?我在军官卡修学校进修的时候,你还在小地方做无业游民好不好!英甲纵沉下脸。

        “孟南副队长,如果你没有其他事的话,可以……”

        英甲纵的话尚未说完,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巨大的声响,一道霹雳般的电光,划破浓重的夜空,径直轰在了院落内的一株大树上。

        大树轰然巨响,几人环抱粗的树干被白光劈中,化为了四下飞溅的碎屑。

        什么情况?英甲纵和孟南对视一眼,这不是要下雨的节奏啊?两人推开窗子,并肩飞出了房间。

        只见那棵大树的残骸之下,一道挺拔的身影背向两人,负手凭空漂浮,这个人似乎背后长着眼睛,并没回头就发现了飞向自己的孟南和英甲纵,他闷哼一声,一股难以形容的威压,山岳般压向了两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6421/38162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