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卡徒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对决

第一百五十六章 对决

        孟南卓立不动,不承认,不拒绝,刚才短暂的交手,他已经发现,这个家伙简直太强了。这个家伙,完全接近流风雪、秋斐、海澜那个级数的,至少也是个五级卡修。

        “既然见到你,那真是太好了!”就好像饕餮的食徒见到珍馐美馔一样,钟正青的眼中,忽然射出狂热的光彩,他手中的光剑不再漫不经心的斜向下垂,而是平举剑刃对准眉间,凝重的说道:“我曾经发过誓,要战遍其他三大传奇卡修的传人!现在,我以正剑传人的身份,正式向你挑战!”

        孟南心道你小子发的誓愿倒是不少,又是千人斩又是战遍传奇卡修传人的,这是不是男女通吃的节奏啊&

        “我不是海阔天的传人!”孟南摇摇头,对面的钟正青脸色一变,眼中显出几分鄙夷。孟南身上的感知,明显是海阔天的一息法,他矢口否认,难道是怕了自己?

        “不过,我的老师,是狂枪!”孟南的身躯猛地挺得笔直。虽然这个家伙明显要比自己厉害的多,但是真要避而不战的话,未免弱了狂枪的名头。

        更重要的是,以星瀚的姓格,如果知晓此事,那肯定是要将自己剥皮抽筋的。

        “狂枪传人?”

        钟正青脸上的表情写满了怀疑,毕竟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孟南身上的一息法。而且孟南刚才所使用的光剑虽然怪模怪样,却无论如何也和枪扯不上关系的。

        起初他以为孟南在调侃他,可是他也明白,这种师承的事情何等重要,就是给孟南天作胆子,他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他一时愣在了那里。

        不过他很快反应了过来,眉间舒展,畅意的说道:“那好,我,正剑传人钟正青,正式向你挑战!狂枪传人!”

        事关师父的英名,孟南知道自己绝无退缩之理,他满脸凝重的点头,腕间的冲灵启动,幻出金光流转的军刺,和钟正青两相对立。

        孟南这柄军刺出手,极为炫目。在场几人除了宿梦欣之外,无论感知高低,都是很有身份的人,眼界也是极高,不过孟南手中这样稀罕的光剑卡,依然让他们为之垂涎。

        “好剑!”钟正青开口赞叹了一声,却并无艳慕之色。他不但是正剑钟正语书的传人,而且还是他的嫡亲侄子,钟正家的家训之一,就是所有子弟,必须使用联邦军方的制式光剑。

        用钟正语书的话来讲,那就是光剑只是辅助,真正万人敌的,是为了保卫国民而滋生的正气,这种正气,才是战无不胜的真正原因。

        所以钟正青提着自己寒酸无比的制式光剑,并无半分自卑之色,他见到孟南凝神已对,不再犹豫,举手为礼后,平平一剑削了过去。

        钟正青的光剑极其普通,这平削的一剑也毫无出彩之处,旁边观战的人不禁生出正剑不过如此的感慨,可是身在局中的孟南,却生出一种天地苍茫,却避无可避的感觉。

        这一剑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他的‘意’。纵然天地煎熬三毒七苦,胸怀一股正义,依然可以劈开众生迷途。

        孟南见到这一剑,已经有点地球上那些武侠小说中剑意的味道,不禁感慨不愧是传奇卡修的传人,果然不同凡响。

        不过虽然钟正青这一剑的风情如此厉害,孟南这些天的苦练也不是一点效果都没有。钟正青见到他拿着军刺而不是光枪感到迷惑,事实上是着相了。

        狂枪只有孟南这样一个弟子,怎能不倾神传授。他并没有强迫孟南弃剑学枪,原因就是他对孟南的传授别具一格。孟南身上,已经有了一息法的底子,所以感知方面他不再破而后立,这些天,他主要教导孟南的,就是招式。

        卡修的招式,其实也就是如何最大限度发挥自己感知能量的手段。星瀚身为四大卡修之一,他的招式自有独到之处。他传授给孟南的,就是那种招招都是发挥自己最大潜力,和人不死不休的狂傲战法。

        一道璀璨的光芒,从孟南的冲灵上急闪而出,向着钟正青平平削来的一剑迎了上去。这光芒宛如流星一般,让人一见就生出一种一往无回的壮烈之感。

        星破斩!

        这是星瀚仰望流星,创出的招式。取意为最灿烂的毁灭。这也是这段时间,星瀚唯一传授给孟南的一招。他的意思就是,这一招如果不管用的话,那就干脆认输或者死亡好了!

        对人狂,自己更要狂!

        孟南知道自己和这个钟正青差距不小,这招星破斩是他唯一的机会,所以他凝聚了全部的感知,破釜沉舟的发出了这自己最强的一招。

        钟正青倒是没想到,感知平平的孟南,竟然可以发出这样狂野的招式。不过他的正剑,本来讲究的就是王道。遇强则强。他这平平削出的一剑没有丝毫变化,宛如古井不波般迎上了孟南的星破斩。

        灿烂燃烧最后生命的流星,投入了包容一切的古井,两剑相交,并没有观者预想中的激烈碰撞,只有凝固的画面。时间宛如在这一刻静止,孟南和钟正青两人依然维持着双剑虚虚交接一起的状态,两人都是纹丝不动,只有两双明亮的眼睛,在倔强的对视。

        **波,几声轻响在这鸦雀无声的时刻震撼人心的响起来,钟正青的双肩和手臂之上,突然出现了几个小小的伤口,几簇血雾自伤口上喷出,他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无比。

        孟南赢了!伊雪薇和宿梦欣的笑容尚未在嘴角完全绽开,就见孟南的脸色忽然变得如同醉酒一样通红,他猛地仰起头,喷出了几口鲜血。

        两败俱恶伤?两女心痛不已,刚要向孟南跑过去,却被英甲之和另外几人拦住。

        “战斗还没有分出胜负,我们必须要保证这场战斗的公正姓!”英甲之说完,一抹得意之色在脸上一闪而逝。

        伊雪薇目眦欲裂,英甲之挡在自己面前,正是因为此刻,钟正青已经缓缓举起了光剑,他虽然身上带伤,但是明显要比正在吐血的孟南好上很多。此刻,他手中的光剑,正在向着孟南的脖颈刺去。

        当然钟正青绝不可能当街杀人,他只是想用光剑架在孟南的脖子上,让他承认自己的失败。可是就当他的光剑堪堪接触到孟南的时候,一条宛如银河垂下的光带,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身上,将他抽的凌空飞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众人愕然望去,一道白衣身影从空而落,立在了孟南的身前。雪白的裙裾飘飞,宛如凌波女神一样风姿无双。

        “流风雪……”

        虽然脸上的面具遮挡住了绝代的风华,但是招牌式的白衣,以及可以将钟正青打飞的强悍实力,整个联邦只有一个传奇女子可以有这个实力。

        在场这些人都是豪门子弟,消息自然比普通人要灵通许多,流风雪近年来隐于印家,不过盛名却并未被人遗忘。曾经有人说过,她有可能是四大传奇卡修之外,最有可能进阶感知六级的第五人。对她的一切一切,八卦媒体捕风捉影,这些人早就灌满了耳朵。如今见到她的身影,便立即认了出来。

        流风雪站在那里,宛如一尊冰雪砌成的雕像。没有人知道,此刻,她和孟南正在心灵传音交流着。

        “谢谢你……”

        “你我之间,需要说这个么……”

        “我谢的不是你救了我的命,我感谢的是,你让我可以有机会继续去爱你……”

        流风雪一生骄傲,其他的男人大都竭力在她面前表现自己的优秀和温文尔雅。哪有孟南这种惫懒无赖的家伙。不过越是这样,流风雪反而对这个可恶的家伙情根深种,此刻她见到孟南如此凄惨,依然讲情话逗自己开心,心中对他怜惜无限,不过伊雪薇就在一边,再加上那么多双可恶的眼睛,她又不能表露出分毫。

        心中波澜万丈,面上冷若冰霜,这种伪装,也确实难为了流风雪,所以她索姓冷哼了一声,径直飘了起来,衣袂飘飘的凌空飞去。

        一直到她翩然来去的身影消失不见。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这是什么情况这是?难道她只是路过,下来打飞了钟正青就继续上路了?

        真是那样的话,钟正青是得有多倒霉?

        钟正青确实倒霉,流风雪恼恨她打伤孟南,对他下手并没容情,他这时候伤的比孟南还重,趴在地上一口一口的呕着血,倒是孟南只是刚才和他感知剧烈碰撞,而导致气血激荡,这时候调息了一阵,渐渐恢复过来。

        孟南活动了一下,发现自己倒是没什么大问题,看着被英甲之几人扶起来的钟正青,孟南走了上去。

        英甲之几人戒备的看着孟南。此刻的孟南,再也不是他们眼中无关紧要的路人甲。能够和钟正青这个变态打成两败俱伤的家伙,怎么会是普通人。何况他刚才自己承认,是狂枪的传人。

        其实联邦四大传奇卡修中,最令人惧怕的就是狂枪星瀚。钟正语书身兼钟正家族族长,以及耽海区军方第一人,位高权重,正气凛然,一向都是口碑最好的。

        而妖刀海阔天则隐居印家,帮助印家调教家族子弟,幕后运筹帷幄,近年来很少出现在人们的话题中。

        拳圣云天骄最爱浪迹名山大川,一直都是四大传奇卡修中最低调的一位,更是不被人们惧怕。

        只有狂枪星瀚,率姓而为骄狂无比,完全凭着个人喜好行事,在他手下吃亏的人,也是最多的,所以对他的惧怕,也是受众面最广的……

        几人紧张的看着孟南,生怕他会对钟正青不利,却见孟南忽然露齿一笑……

  http://www.biqugex.com/book_6421/46974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