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卡徒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月影东移

第二百七十四章 月影东移

        月影东移,不知道什么时候,几片云朵遮住了月的皎洁,只在这个世界留下了一道依稀的身影。

        秋斐暗暗地闭了下眼睛,如果不是夜幕的掩护,也许孟楠就能看得到她眼内的惊喜和挣扎,可是这惊喜却如同黑幕后的闪电,只一瞬便消失于无形。

        秋斐板起了脸孔:“孟楠,我是雪薇的母亲,希望你??????”

        秋斐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感觉到一双稳而有力的大手附上了自己的腰间。温热的感觉从腰部传来,让她的思维有片刻的停滞。

        “我只是想去散散心??????”秋斐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她只是毫无意识地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孟楠的手略一用力,秋斐的娇躯便紧贴在了他结实的前胸上。

        “你这女人!我说了,我不允许!”孟楠依旧是那副坦然的样子,似乎自己现在做的不是一件离经叛道的事,而是理所当然的行为:“因为你的心只能在我这里!”话音刚落,他霸道的唇便封住了秋斐猩红的小口。

        秋斐虽然是伊雪薇名义上的母亲,伊青龙名义上的妻子,却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更不要说被孟楠如此“强取豪夺”。

        秋斐身材火辣,容貌更是一流,但何曾被如此轻薄过?有些人不能,更多的人不敢,而最主要的是这个天才卡修不会给任何一个男人轻薄自己的机会!

        可是此时,秋斐却只觉得芳心大乱,身体绵软,想要从孟楠的怀里抽身出来都不能够。

        乱了阵脚的秋斐甚至忘记了自己是一名高级卡修,她只是凭借女人的本能推拒着孟楠的索求,但伸出的双手却又是那样的软弱无力,无论怎么看都带着几分欲拒还休的架势。

        孟楠却并不满足于吸吮她唇间的蜜液和芳香,一只大手稳稳地托住秋斐的蛮腰,倒出来的另一只手如同迷路的孩子一样焦急地寻找着出路,终于在秋斐前胸隆起的山坡上找到了目标,便欲破荆斩棘直达山之巅峰。

        秋斐的小手无措地抵在两个人之间,想要阻止孟楠的进攻,可是却被孟楠双双握在了大手里无法抽离。身体的本能反应和心理的作用让秋斐娇喘连连,嘴里不自觉地发出了嘤咛的呻吟。

        这呻吟似一道符咒,更像一贴兴奋剂,催动着孟楠的雄姓荷尔蒙,孟楠的吻更加的狂野,由最初的轻啄浅尝到拼命的吮吸,他的舌灵巧地卷住她的,彼此纠缠,尽情地求索。

        秋斐终于无奈地放弃了抵抗,沉浸在孟楠的柔情之中。

        或许在她的潜意识中,根本没有想过要去抵抗,或许此时的情景,曾千百次地出现在自己的梦中,现在的秋斐只有一个信念在头脑中回荡:让这梦长些,再长些,不要醒来!

        可一切终究不是梦,孟楠在一阵激吻之后终于喘息着将额头抵在了秋斐的额头上:“现在还要离开吗?”孟楠的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诱惑:“斐儿,答应我,留下来好吗?”

        秋斐狠狠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有鲜血顺着唇边流淌了下来,唇上传来的疼痛在提醒她:这一切不是梦!

        在孟楠祈求般的眼神中,秋斐的心痛到了滴血,从不会向任何人示弱的她终于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泪水,先是一滴两滴地落下来,继而珠泪成行,融汇成了两道伤心的河流。

        “可是,我是雪薇的母亲,伊青龙的妻子!”秋斐忍着心中撕裂般的疼痛,道出了这此时她最不想承认的事实!

        孟楠心疼地吻着她脸上不停落下来的泪水,不停地吻着,可是那泪水似乎怎样也吻不干,但孟楠依旧执着到有些固执地吻着,一路吻到秋斐咬破的唇上,吻到秋斐封闭了很久的心里。

        “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想让你留下来!留下来好吗?一切还有我!”孟楠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被秋斐哭乱了:“斐儿,别哭,别哭好吗?一切还有我,我会解决好一切问题的!”

        秋斐内心最后一点坚持,终于在这个异世男人的柔情中彻底瓦解,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伏在了孟楠的怀里,这次是主动的!

        对于联邦大多数男人而言,秋斐是妖孽一样的存在,她有着天使一般的脸庞,却有着魔鬼一般的心机,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在她的身上巧妙地融合,有些男人奉她为女神,有些男人把她当作魔鬼,但不管是哪种男人,从来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更没有人会想到女神一样的秋斐会在这样一个乌云遮住半月的夜里伏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哭得像个委屈的孩子!

        孟楠就那样一动不动地抱着她,任凭她的泪水打湿了自己的前胸,在夜色中带来一片湿凉。

        以孟楠的经验,他知道此时的女人不能劝,因为她们有撒娇的权利,更有宣泄的权利,而泪水洗涤过的天空会更加的晴朗,就如眼前的秋斐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站在那里,就这样彼此拥抱着,直到孟楠的身体有些麻木了,但他依然一声不吭地保持着最初的姿势,将秋斐完整地笼在自己的怀里。

        完全沉浸在了二人世界当中的两个人浑然没有发觉,大楼拐角处的阴影里,一个苗条纤细长发飞扬的身影叹息了一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孟楠,我哭的是不是很丑?”一向非常注重自己形象的秋斐在发泄完了收起泪水的时候才想到自己有多么的自毁形象。

        “怎么会!你在我心里永远美丽得像一个高高矗立的女神!”孟楠用手抚着秋斐的长发温柔地说道。

        他的比喻让秋斐破涕为笑:“你见过流泪的女神吗?”

        “见过!我眼前的便是!”孟楠毫不犹豫地说道,两具原本已经分开的身体再度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孟楠,可是雪薇那里要怎样说?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她!”秋斐当初是被迫嫁给伊青龙的,暂且不说两个人年龄上的差距,单是姓格上两个人就不是同路人。

        秋斐外冷内热,而伊青龙却是外冷内也冷,很多时候都会让人觉得他根本不是个男人,至少不是个正常的男人。

        所以秋斐嫁给他之后,名义上严格地恪守着伊青龙妻子的本分,事业上成为他的左膀右臂,生活中成为了他女儿最合格的母亲,可是在感情上,秋斐对伊青龙却格外的疏远,两个人的心从来没有走近过,在遇到孟楠之前,秋斐一直觉得自己的一生将会在凄凉中老去,因为她从来没有爱过那个被称之为丈夫的男人,而那个男人亦从来没有把自己这个名义的妻子放在心上,所以自己最在意最放不下的反倒是伊青龙的女儿伊雪薇!

        “雪薇那里,我会跟她解释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爱你的执着和追求!”孟楠嘴巴抹蜜了一样地说道。

        这充满了大男子主义的话听在秋斐的耳朵里却甚是受用,秋斐不自觉地将娇躯更加的贴紧了孟楠。

        孟楠用力地抱了抱她,嘴角绽开了一个完美的笑,八颗雪白整齐的牙齿在夜空下显得更加的耀目:难道我会告诉你是雪薇求我来追回你的吗?

        “孟楠,不知道为什么,你总是给我一种很安全的感觉!”秋斐靠在孟楠的胸前幸福地说道。

        作为女人,她曾经非常的傲娇,她甚至不需要男人的保护,因为她的强势和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光芒让一切男人显得黯然失色。

        可是归本到底,她也只是一个正直年华的女人,她渴望有一个宽厚的肩膀可以让自己依靠,渴望有一双厚重的大手可以为自己擦干流下的泪水,渴望有一份爱情来温暖自己此生的孤独。

        后来她终于遇到了,遇到了这个叫孟楠的家伙,最初看他怎样都不顺眼,可是在以后的曰子里,在一起经历了风雨之后,这个独特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在自己的心里扎了根,发了芽,似乎只要春天一到,一种叫做思念的东西就可以抽枝,开花,结果,而后,秋斐却痛苦地发现,自己的思念寂寞的如同暗夜里的烟花,只有在夜幕的衬托下才能看得到它的绚烂。

        她怨恨天,怨恨地,怨恨不公的命运剥夺了自己爱与被爱的权利。

        从那以后,她刻意地隐藏了自己,甚至不敢去听关于孟楠的一切消息。

        “在这个尴尬的年纪的拐角,竟然真的会有个相爱。原以为爱情这辈子都没有了,结果还是等到他了。原来他该来时就来了,一旦来了就无可救药”

        秋斐想不到,原以为没有结果的暗恋就像歌中唱到的那样,在尴尬的年纪拐角,找到了自己的相爱。

        秋斐知道,当一切挑明了的时候,自己便再也没有了退路,好在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会让自己独自去面对一切风雨,不管有多少电闪雷鸣,他都会为自己擎起一方晴空,她坚信!

        而自己唯一所能做的就是“无可救药”地好好爱着他!

        月影东移,两个被伦理与世俗相隔的男女,在月下紧紧相拥,两颗贴的近近的心,彼此能够感受到相互的波动,就在这令人黯然销魂的月光之下,你侬我侬……(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6421/46978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