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水浒西门庆 > 九十三章 武松(一)

九十三章 武松(一)

        这王衙内,本名王权,本县王押司的衙内,平日里凭借着王押司的关系,在县里横行霸道,欺男霸女,对于武大郎武植这般的人物,他是看不上眼的,因有武松这般的好汉,他平素不敢欺辱武大郎,今日吃了些酒,借着酒劲,要给武大郎一些眼色,来羞辱武松。    不想还未作,就被西门庆拦下了。

        这时黄兴又上来劝话,说西门庆乃是知县相公的贵客,本想作的火气,只好强摁在了腹中,知县相公他是招惹不起的,“既然是知县楚相公的贵客,又有你来说情,那我就给他三分的薄面,不跟他计较,不过黄都头,咱们可就此一遭,再有下回,我是谁的面子也不给。”

        黄兴知道他是个癞子,也不想与他多说什么,点了点头,拱了拱手道:“多谢,多谢,咱么改日吃酒。”

        玳安等人看在眼中有些不忿,你是什么人物,也敢在我西门哥哥的面前摆面子,莫不是以为,我们几个手中的兵刃,都是泥塑的一般。

        不过既然西门庆没开口,他们也不好擅自行事,只一个个眼光不善的看着王权。

        王权心中怒道:“哪里来的破落户,也敢在爷的头上撒野,好汉不吃眼前亏,你们且等着瞧。”将袖子一拂,瞪了眼武大郎,“这件事咱们日后再算。”说罢抬步要走。

        西门庆也不拦他,俯身将地上滚落的烧饼一一捡起,递给武大郎,武大平日受欺负受的惯了,除了自家兄弟武松,哪有人对他这般的客气,尤其还是西门庆这等的奢遮人物。

        他虽然不知道眼前富贵公子打扮的人是西门庆,可听黄兴说,西门庆乃是知县相公的贵客,心中只一阵的惶恐,只将西门庆当成了哪位官人,又或者哪位官人家中衙内,相西门庆唱了一喏,惊颤道:“多谢大官人出手相助。”

        西门庆摆摆手,将他扶起道:“这不值甚么,我不过是路见不平,你要谢还是写黄都头。”

        黄兴也道:“这不值甚么。”

        武大郎又要向西门庆道谢,被西门庆拦下了:“既然相遇,不如同去吃一杯酒水?”

        傅平虽然暂时不明白西门庆心中作何打算,但他还是出言帮腔道:“巧了,我腹中正巧空空,早就听闻这清河县美酒乃是一绝,今日吃上一回。”

        卞祥也笑道:“听傅先生此言,小人心上也有馋虫儿,正在肚子里作怪呢!”

        众人闻言哈哈一笑,相约往酒肆中走去。

        武大郎本不想去,可奈何西门庆盛情相邀,没办法只能挑着担子,与西门庆等人一同进了酒肆。

        黄兴在侧,见西门庆对武大郎如此有礼,心中难免揣测,不过是个卖炊饼的糙汉,满县都瞧不起的人物,西门都头怎么请他吃酒,这不没得失了自己的身份。

        他心中虽然念道,可看着西门庆的薄面,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在西门庆耳边,轻声问了几句,西门庆哪能将自己的真实目的告诉与他,只打了个哈哈,随后言说,几句将其大方了,黄兴也知道西门庆在敷衍,可西门庆不说,他也没什么办法,只心底胡乱猜测,不多时,将西门庆等人请进了一家酒肆。

        武大郎被裹挟在众人其中,一来是西门庆有恩于他,二来着实不敢拒绝,唯恐恶了众人,受了无妄之灾。

        ……………………………………

        王权晃晃悠离了众人,可心中怒气不断,平日里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那见得别人欺辱他,心中越想越气,可西门庆身边好汉林立,又有知县相公,黄都头做后台,一时难以报的此怨。

        正要说,去勾栏院里找自己的想好解解闷,恰逢武松迎面走来。

        这厮心中暗道:“这厮脾气是个直的,平素又将那武大奉为至亲,我如何不挑拨武松这厮,叫他帮自己出口恶气,叫他们相互恶了,也好叫我报仇,就算事情不成,事后败露,我死不承认,将事情推得一干二净,他们又能将我怎样,外县人始终是外县人。”至于武松与武二郎,他从来都不放在心上,武松能打又如何,他敢招惹衙门么?不过都是些寻常百姓罢了。

        略略想了一番,王权心有定计,迎着武松走了上去,闻着武松一身的酒气,便知道此人又吃的多了,顿时欢喜,这不是上天助我?假装急道:“武二哥,你怎么在此处,你快去吧,你那哥哥又遭难了。”

        武松平日里是不务正业的,自诩英雄好汉,没少打架惹祸,可这只是少年心性,都说长兄如父,武大郎虽然容貌猥琐,身材短小,可他心中,与武大郎的敬意爱意,只多不少。

        现时听闻,自己哥哥被人欺辱,心中的火气怎么安奈的住,急切问道:“我哥哥在哪里,谁敢欺辱与他。”

        王权编造道:“多的我也不知道,只是刚才路过时,见你家哥哥武大,被人推倒在地,辛苦做的炊饼,都打翻了。”

        要在平时,武松心中要多留几分心眼,可他现时吃多了酒,哪里顾的这份的心思,加之听闻哥哥受辱,心中早已经乱了,一把将王权捏在手中。喝道:“你再说一次,我哥哥怎的了?”

        “你跟我火做什么?欺辱你哥哥的又不是我?”王权没想到武松有这般的力气,只一只手,便能将自己提在空中,不过这厮奸猾的惯了,心中虽然害怕,可面色却不显示,只胡诌一番,将他所做的事情,全都托给了西门庆,还不忘添油加醋的一番。

        武松喝了一声“好胆。”

        王权见武松这般,心中暗喜,又故意道:“武二哥,我平时是知道你在县中的名号,是个义气的好汉,不过欺辱你哥哥的贼人,乃是知县相公的贵客,不如这件事就此罢了。”

        “罢了?呵呵,真是笑话,他便是知县相公的贵客有待怎的,我武松又怕的甚来,不过一条命而已。”

        王权见自己事成,托词几句,便离了武松,不过他也不曾回家,只悄悄的跟在武松的身后,想要去看一场大戏。

  http://www.biqugex.com/book_64577/213301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