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城 > 第十一章 泄不尽的怒

第十一章 泄不尽的怒

        古伦哈尔,这座“城市”与乔里过去生活的城市迥异不同。

        联邦共和国的文化发展非常昌盛,大型城市里的建筑物高楼林立,如同一片钢铁森林矗立在土地上,城外便是郊区,然而郊区也是人流涌动,不夸张的说,有时去吃饭走过某个巷子,随便跨出去一大步可能会错过好几家饭馆。

        联邦共和国城市与其说是城市,不如说是一个地名。

        但是,古伦哈尔,却显得荒凉无比。

        城外是一道环绕的护城河,除此之外就是凄凉的荒地,城门口长久不见人烟出没,如果是联邦共和国,城外保准是一条条修好的马路、还有二环商品高层楼房。

        古伦哈尔的城外,除了荒地,就是一个个游荡的亡灵。古伦哈尔代表的并不是一个地段,它,只是一个城市而已,一个武装的像堡垒一样的城市,为了抵御强敌的城市。

        城中区,屠夫旅馆……

        如果这旅馆的名字放到乔里的世界,屠夫?呵呵……联邦调查局和文化局绝对会找上门来的,不把老板罚到海枯石烂绝不罢休。不过在古伦哈尔,比起“撕心狼糕点屋”“处女之血”这种名字,“屠夫旅店”已经显得很委婉了。

        这座并不怎么庞大的城市,也是会让外来人迷路的,所以乔里住进屠夫旅馆并没有在城里逛逛的想法,何况外面都是一群不好惹的魔鬼?万一迷路了,乔里可不愿想象自己的遭遇。

        丧尸、骷髅、血红双眼的“人类”、缝合尸怪,还有城市上空若隐若现飞翔的影子,这些魔物都是乔里只在电影和游戏里看到过的,而今它们全都以真实的形态一个个呈现在自己眼中,在那不久之后,就连乔里也会加入他们……

        “我也会变成那些怪物么?”扪心自问着这个问题,不可思议的想法缠绕在乔里心中,有些对未来不知所措的恐惧,以及自己将来的外表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他还能算是人类么?在这踌躇与茫然之中,他的内心也有一丝强烈的渴望。

        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渴望。

        过去看过的恐怖片,有杀人狂流的,有鬼怪诅咒流的,乔里相信,这座旅馆的主人放到恐怖电影里,一定会是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狂。

        穿着染血围裙的壮男老板出现了……

        和长毛僵尸一样的绿色体貌,浓密的覆盖在身上,他一双微红的眼睛眯着看了会儿布鲁诺,并未有搭话的**,大手抓着一团血淋淋的肉块从布鲁诺与乔里面前经过。

        “天谴大陆屠夫连锁店的老板,你可别惹他……”布鲁诺低声提醒了乔里一句,便与他来到石砌旅馆的二楼,推开一扇大间,里面的十数个人立即朝门口看了过来。

        这些人,便是布鲁诺为了明曰唤醒仪式准备的“羔羊”,换句话说,十几个“羔羊”全都是布鲁诺的个人业绩。

        “规矩你们都懂,我不想重复废话了,他是个新人,你们照顾一下。”犹自不放心的,布鲁诺多说了一句:“莫甘娜,你盯着他们些。”

        大间角落的座椅,斜靠在椅背上的女人微微抬头,弯曲的长发下,传来低低的哼声。尽管是不认识她的人,看到她之后,也会立刻有一种生人勿进的距离感。

        而当布鲁诺关上了大间的房门,房子里的所有人顿时松了口气。

        “那个恶魔终于走了……”

        几个年轻人放松下来,他们,似乎对布鲁诺十分畏惧。

        青春活力的少女走了过来,她一身现代科技文明的打扮,穿着前卫时尚,可惜身上的污秽与脸上的病态苍白,令她的美丽立即打了折扣。少女略显热情的走向乔里,问候道:“你……也是僧侣从‘尖叫湾’带回来的?”

        尖叫湾?乔里琢磨了一下这三个字,他摇摇头:“不,我是黑暗森林里出来的。”

        黑暗森林,这四个字一出口,房间里的许多人顿时露出了羡慕或是鄙夷的神色。

        “切,原来是黑暗森林,怪不得死气那么重,像个死人一样。”旁边有个不怎么在意的声音说道。

        青春少女干笑了一下:“黑暗森林啊……好羡慕你呢,那里只有丧尸,不像尖叫湾是个恐怖的地方,对了,我叫李敏赫,来自科技世界,你呢?”

        大约几十平米的大型房间内,家具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大床孤零零的摆在房子里,却被几个身体强壮的男子霸占了,其他人或站或坐,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坐在李敏赫的身边,乔里吞了一下口水,问道:“我们啥时候吃饭啊?”

        “吃饭?额,旅馆刚送来一次食物,我们都吃过了,下一顿要等到晚上。”李敏赫不好意思的说道。在说话的时候,李敏赫目光涣散,语气僵硬,仿佛之前受过极大的精神刺激。

        “呵呵……”

        大床上的一个男人笑着,一只手来回抚摸坐在床边的女人,那女子面容姣好,倒是颇有几分姿色,她一边忍受着男人抚摸在身体敏感部位的难受,一边讨好似的笑道:“明哥,刚才的食物太少了,我没吃饱呢,能不能……再分给我一点?”

        “好啊。”短发男子嘿嘿笑着,与旁边另外两个男人对了个颜色,他从怀里取出一块透明袋子,里面装着黑漆漆的面包、肉干,男子颇有深意的低笑:“想要食物么,很简单,你懂的……”

        女人面色僵硬的看着他们,几乎要哭了出来:“三个?不,我受不了……”

        不由分说,女人被男子半拉半扯的拉出了房间,两个男人也跟了出去。

        坐在墙角,乔里脸色阴沉看着三男一女离去。李敏赫见乔里脸色不对,她赶紧拉了乔里一把。

        “别冲动!这些禽兽就是趁火打劫,他们人多,还有武器,你不要想着反抗了……”李敏赫低着头,生涩的强笑:“……这就是现实。”

        霸占了大床的还剩下一个男人,他见三位同伴出去乐呵了,不甘寂寞,也从怀里摸了摸,只有一块肉干。

        他扫视了一边房间里的众多男女,然后跳下床来走向了乔里。

        “美女,你饿了么?”粗犷男子将肉干在李敏赫眼前晃了晃,他想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只不过他比起前三个男人,他长得太对不起观众了些。

        那发黑了的肉干,李敏赫的眼睛是一直镶在上面的,随着男子的手,目光左右跟随,不住的吞口水。

        几次李敏赫都有起身的冲动,手笔撑在地上犹犹豫豫,看到男子土鳖又粗狂的脸,她终于一闭眼,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吧……”

        声音既屈辱,又苍白无力。

        “哎,好比被狗叉……”

        粗犷男子刚与李敏赫出去,不远处就有个年轻男人低叹。

        这一声不轻不重的低叹,就好像导火索瞬间点燃了乔里!他猛地站走出房间,快步过去一把抓住男子的胳膊,勾起冷笑:“不如我和你去,怎么样?”

        李敏赫顿时愣住了,她愕然的看着乔里。

        这个傻帽,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这……人家明显是要女人,去做大家都懂的事,这家伙他突然插一脚是什么意思?

        他是什么意思?

        “咣当!”

        不待男子反应过来,乔里冷笑一声,反手勾起手肘直接捅向了男子的脸!

        没有想到乔里竟然毫无预兆的动手,男子惨叫一声,鼻血登时喷了出来!他坐倒在地茫然的摸了一下鼻子,仿佛不敢相信这个刚来没多久的新人,居然向他动手。

        “卧槽!你……”男子刚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张无限放大的鞋底。

        阿迪达斯超人战靴复刻版,运动鞋名牌中的王者,乔里有生以来,第一次将祖母送给自己的球鞋用在了正途上。

        趁他病要他命!毫不留情一脚朝男子脸上印了下去!

        “哐啷!噗噗噗噗噗……”

        男子猝不及防,还未准备就被乔里踹倒,脑袋硬生生磕了一下地面,顿时脑子眩晕,紧接着的便是肚子钻心的痛处。

        勉强睁开眼睛,男子恨意的目光看到了乔里跪在自己眼前。

        不是下跪,其实是乔里的膝盖,砸在了他的肚子上。

        “我……我只是想……我……”土鳖粗犷的男子,嘴里喷着血沫,他似乎是想说话,然而乔里雨点般的拳头砸了下来,他断断续续的话语顿时变成了闷哼。

        男子手里紧握的肉干,染上了他的血迹。从一开始沉闷的痛哼声,逐渐低弱了下去。

        紧抓的手,渐渐无力的松开。

        然而乔里仿佛中了邪似的,他依旧拳拳到肉砸在男子脸上,脸色冰冷的吓人!

        “够了,别打了!”

        李敏赫惊慌失措的去拉乔里,奈何乔里怒由心生,此时的力气完全不是她这个弱女人能扯动的。

        眼见男子昏了过去,乔里松开手,放过了满脸是血的男子。

        临在黑暗仪式即将开始之时,杀了布鲁诺的羔羊,他会气疯的。这一点乔里隐隐明白其中道理,所以它也是乔里没把这男人往死里打的原因。

        血糊糊的肉干,即使再饿乔里不屑于咽下,他只是扫了一眼掉在地板的肉干,因为他还有一块酒馆老板的防身面包,只不过到了现在,他对这板砖一样的面包丝毫兴趣都没有了。

        除非快饿死,否则他不会去啃这个让他恶心反胃的东西。

        “干,一个软手软脚的孬种!”

        起身乔里踹了一脚昏过去的男人,他看了一眼拳头上的温热血迹——那鲜艳美丽的红色液体。

        当乔里的眼睛注视在手上的血迹时,确实是无意识的感觉到,手上的鲜血竟然有种娇艳的吸引力。

        这是乔里过去从未有过的感觉。

        或许是有什么改变了乔里,或许是乔里自我改变,在这个能把一切不可能都用事实击碎的世界里,再多的诡异之处也不难接受。

        手背凑到嘴前,盯着手上的鲜血,可能是两天一夜没吃过饭了,他盯着血迹的眼睛有些发直。

        然后,他伸出舌头在血迹上舔了舔。

        “呸!又腥又臭像垃圾一样!tm我以为他是哪个武侠世界的武林高手,长的天恶地厌就算了,血味还这么臭!”

        此刻去看他那依旧压抑着愠怒的眼神,简直是个一言不合直接动手的家伙!尤其是乔里嘴角残留的一丝血迹,舔着舌头的动作,看得李敏赫一阵心悸。

        之前见到三个男人以食物为要挟,银笑着拉走一个女人,乔里不知怎么给想起了玫瑰酒馆的疯狗,当时他就快忍不住冲上去和他们三个血拼,只想着让他们见血,最好流血流的哗啦作响,到时候他们悔不当初作恶的脸,该有多么精彩!

        原本乔里就一直憋着怒,这男人竟然好死不死的撞在了枪口上,他不死谁死!

        李敏赫有些畏惧的看着乔里,她紧张的答谢道:“谢谢你,可是你不用为了我和他们动手的,那是我自愿的选择……”

        “我揍他和你有半毛钱关系?闪一边去!”

        被意外解围的李敏赫好像误会了,以为乔里是个坦荡荡的护花使者,结果没好脸色的吼了一句,就差开口说出“滚”字。

        李敏赫瞬间愣在原地。

        时间过去许久,两个小时前就出去的三男一女还没有回来。乔里并没有直接回房间的一丝,他打算着要不要出去再把那三个男的也给放倒。

        站在乔里背后的李敏赫,依然沉浸在乔里那和“护花使者”截然相反的粗暴态度中,她错愕的盯着乔里背影,不过片刻之间,李敏赫忽然发现……

        洒落在地板的几滴血迹,竟然有生命般开始了蠕动。

        那一滴滴鲜血仿佛被什么吸引了似的,缓慢而坚定的蔓向了乔里的靴子,它们竟然自己在移动!

        李敏赫再次看向乔里,眼中已多了些不知名的色彩,那是只有在看到妖魔的诡异能力时,才会出现交织出的畏惧与怯懦。

        这个人,他在……引血?!

        乔里并不知道脚下的诡异景象,他并没有心思去看地板。最终乔里还是忍受不住心中愤怒的呼喊,呼喊声在告诉着他,把这些心姓肮脏的玩意儿全都宰了!

        玫瑰酒馆的疯狗,等着!还有这些仗点武力就威胁要挟别人的东西,一个个不把人当人看的杂种!

        找到那三个男人,废了他们!乔里快步跑了出去,身影消失在走廊转角。

        而当他远去之后,李敏赫愕然的目光看着乔里原本脚踩的位置,那几滴蠕动到他脚下的鲜血,已消失得干干净净。

        那淡淡的血腥味,已随着远去的身影一并稀薄……

  http://www.biqugex.com/book_6642/38850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