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城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梦境与现实

第三百一十二章 梦境与现实

        森森的寒意,亮眼的火光,两种不同的灵魂之火瞬间转变成了神性的光辉,化为纯粹的虚空与混乱。

        “呃……”

        眼前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模糊的时刻,乔里隐约感觉到自己被人背在了身后,有股温柔的体温传递给了自己,但却在视线清晰的时刻,乔里看到的是一个手持冰蓝色长剑的男人。

        幻觉和现实之间来回转换不息。

        “德古拉!!”

        听到了,乔里听到了他无比憎恨的怒吼,也看到他举起了虚空剑……

        可在又一次的视线模糊之中,乔里眼前高举虚空剑的男人豁然不见了踪影,转而是一缕散发着冰冷与淡香的发丝。

        明媚的日光下,背着乔里的伊诺拉,她身上已是凝结了大片的白霜,可有着一具强悍躯体的伊诺拉,早在很久前就适应了乔里传达给自己的冰冷,这时伊诺拉正抵抗着手脚冻僵的寒冷,背负着乔里朝卡美洛走去。尽管行走的速度很慢,身体又承受着严寒的刺痛,但伊诺拉一直保持着身体的移动,只要她坚持下去就会回到卡美洛。

        圣堂和王廷必然是不可靠的,一旦发现乔里的秘密,他们不发疯才怪,实在不行,洛黛亚也许能帮助她……

        “唔——”

        突然地,乔里一口冰冷的鲜血,含着冰屑的冷血喷得伊诺拉满脖子都是,这种感觉糟透了,好像严寒的冬天又被人泼上了一桶冰水。

        伊诺拉连忙回头往身后看去,只见半闭着眼睛的乔里,他没有焦距的眸子在浑噩与清醒之间徘徊,而乔里那只僵化的左手,依然紧抓着黑色的匣子,不肯放手。

        “醒了吗?乔里?乔里!”斜过脖颈看着半睁开眼睛的乔里,她哆嗦着胳膊。缓缓的将乔里放了下来。扶着乔里的后背,伊诺拉又轻又慢的把乔里平放在了地上,她冻得搓动着麻木的手指,还不忘努力擦去乔里嘴边的冰血,蹲在乔里身边,伊诺拉忧心忡忡观察乔里的反应,只盼他睁开眼睛清醒的看着自己。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乔里身上诡异的冰冷到底是从哪来的?这绝不是一般的寒冷,还是由乔里传达给伊诺拉进行了二次的冰冷接触,就能让伊诺拉也被当场冻住,让她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两天的时间。乔里究竟去干了什么!

        刚才在水潭边见到乔里的时候,虽然他身体被冰封住难以行动,可伊诺拉还看得到乔里神智清醒的眼神,但在之后不久乔里就好像睡着了一样,任伊诺拉如何叫他,他也是一副半梦半醒的模样。

        而现在,眼珠来回转动,乔里平躺在地上,他涣散的眸子好似在转移目光不断看向四周。眸光骤然清醒的一瞬,伊诺拉能感觉到乔里正盯着自己看。

        尽管脸部肌肉冻僵,不过乔里清澈的眸子仍是露出了笑意,这一刻他清醒的望着伊诺拉。目光移向自己的左手。乔里趁着清醒的时候,他很努力的将匣子举了起来,慢慢递到伊诺拉面前。

        模糊的视线中,乔里勉强能看到她顺直黑色的发丝。熟悉的脸型轮廓,就算眼睛看不清,他也不会认错自己承载了两世之爱的妻子。

        可在乔里即将把匣子举起来之时。他模糊的视线再一次清晰无比,蹲在自己身边的哪里还是伊诺拉,黑衣黑发的乔瑟尔,他恐怖的脸上展露出了狞笑,乔瑟尔就蹲在乔里身边,他双手紧抓着的虚空剑,此刻已是将乔里整个人刺穿连带钉在了地上。

        乔里看到了眼前乔瑟尔清晰无比的病态狞笑,身边的场景,也回到了恶魔城的混沌界。乔里一脸平静之色的望着乔瑟尔狰狞的笑容,他很清楚,眼睛看到的不是现实。

        全无杀心的乔里当时和乔瑟尔拼了个两败俱伤,他多次以死河亡魂恢复肉身,靠着比乔瑟尔更强的复原能力他在最后才能站着离开。而也是通过这一次交战乔里意识到,乔瑟尔根本算不上恶魔城之主,他并没有掌管与利用死河的能力,也就是说,乔瑟尔再强他也只有一条命,但乔里有无数条命……

        通过留在卡美洛附近的血潮,乔里拖着即将冻结的身体进行了最后一次转移,便是来到了森林中的水潭附近。化雾和死河亡魂很难复原虚空剑带给乔里的损伤,按理说现在乔里即使还未脱离虚空剑的寒意,但也不至于……做噩梦。

        完全没错,乔里遇到伊诺拉不久后,他就开始做了噩梦,在现实与梦境中不断的徘徊。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爬回了虚空界王座的伪城主,还不肯罢手的缘故,乔里走了,乔瑟尔似乎是想靠着不怎么擅长的唯心力量,将乔里拖入噩梦中,直至把他拉进恶魔城的深层空间——里世界。

        从乔里时而进入梦境,时而回到现实的情况看去,很明显,乔瑟尔想把乔里彻底拉进噩梦的第一步都很难实现。

        “呼……”

        梦境又一次出现,乔里躺在地上,他深深的舒了口气,旋即猛地抓住钉在自己胸口的虚空剑,悍然发力将剑身缓缓从胸口拔了出来。

        乔瑟尔完全不知道乔里真正害怕的是什么,他编制的噩梦,只不过是把之前他如何给乔里造成的肉身伤害在梦境重复了一边,这样仅仅能在梦境中造成痛苦的幻觉。

        噩梦是有规律的,如果能攻入一个人的心灵防线,那么这个陷入噩梦的人,就会任你摆布,并且无处可逃,你可以像猫捉耗子一样用无休无止的恐怖将其折磨至崩溃,或是直接通过梦境给对方现实中的身体造成伤害,甚至当场死亡。

        显然,乔瑟尔的控梦很生疏,乔里除了身上有些疼之外没什么其他的感觉,而且这疼,还是当时和乔瑟尔交战时被他留下的伤口。

        由他去吧,玩累了他也就收手了……

        闭上眼睛乔里完全沉入了梦境,与所谓的“噩梦”耗了起来。

        现实中,伊诺拉还不知道乔里被人往噩梦中扯去,她观察了许久,看乔里依然没有清醒的气色,于是便小心翼翼的背起乔里重新往卡美洛走去,伊诺拉生怕自己稍微用大一分力气,就会把冻僵的丈夫像冰块一样弄碎,走得快一点都不敢。

        大约十几二十公里的路途,说远不远,说近走起来也得要好长时间。整整四个小时,伊诺拉背着未婚夫走出了森林,在人工开垦出来的平原上慢吞吞步行了四个小时,才回到卡美洛的领土范围。

        很远很远卡美洛城垛上的哨兵,就在空荡荡的平原发现了伊诺拉的身影,直到她靠近了城墙,那些哨兵才看清楚了这个浑身寒霜的女人。

        白色的纱裙破破烂烂,下摆的裙子撕开了好几个口子,特别是前胸……前胸撕破的衣料,后来被伊诺拉随意打了个结,勉强兜住了胸.部不至于让她**外露。

        背着乔里终于是步行到了城门前,伊诺拉被冻得哆嗦的声音提高了冲城垛大吼道:“开门!我要进城!”

        没人理她。

        当初以素颜又穿着染血睡裙出现在多兰比亚,外人尚且认不出伊诺拉没穿战衣的模样,何况是现在,搞得好像逃难似的伊诺拉,上面的哨兵想认出她来真可谓是一件艰难的事。

        主城区的西方城门平时是不开放的,因为西方正对的就是恶魔领土,其实这座西部城门不是不开放,它开放的时间段很巧,正好是噩梦领土仅有的七天白昼时期开放,其他时间除了特殊情况下是不开启的。

        能让西部城门开启的特殊情况,一周前刚出现过,那是伊诺拉带着一个男人回到卡美洛时,城防军载歌载舞的开门把她迎了进去。

        可今天么……

        还没有报出自己的名号,哨兵也认不得这个难民似的女人是哪位,想开门?抱歉了,给你一次机会,立刻转身离开或者去找别的城门进城。

        眼见城垛上的哨兵非但不理会自己,竟然程序化的警告都懒得喊一声,伊诺拉心急于乔里的身体情况,她心中噌噌窜起了一股恼火。退出一段距离,伊诺拉将闭着沉睡的乔里轻柔缓慢放在地上,她仰头望向连个冒头的都没有的城垛,伊诺拉踏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城门前,看了看这镶满了钉刺的高大城门。

        深吸一口气,伊诺拉握进了拳头。

        “嘻嘻……看下面那个女人,她好像气疯了。”

        城垛后面,刚好是在城门正上方站岗的哨兵,两人缩在城垛后面朝下面观望。听到战友的偷笑声,另一个哨兵也是嘿嘿低笑道:“气疯了活该,她以为她是谁啊,说开门就开门,当卡美洛的西门是菜市场随便……啊!!”

        “轰!!”

        砰然的巨响陡然袭来,一股磅礴的巨力从下部的城门,瞬间传递到了整片西部城墙,突如其来的“地震”让这两个偷笑的哨兵惊慌大叫的被晃倒在地。

        他们口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疯女人,就是她造成了这一场城墙上的地震。

        她只挥出了一拳。

  http://www.biqugex.com/book_6642/38853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