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虚经 > 第154章 兰九候

第154章 兰九候

        在宇化辰离开后,战焱挥手祭起一个隔音罩,举起酒杯说:“丹清妹妹,先尝尝这里的玉灵酒,此酒是李记的独门所酿,美味无比啊!”

        “战焱大哥,我哪有什么心情喝酒啊?快想想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在这次丹比中夺得前三名吧!否则就失去到泉韵锥星听丹皇讲丹的机会了,也得不到玄元丹了。还有真祖老人家还有三枚驻颜丹做为奖励,虽然有家族的丹药供应,能让我减缓容颜的衰老,但是终究还是要老的,哪有驻颜丹的效用好。”丹清急急的说。

        “丹清妹妹,这次丹比要求是年龄不到一百年的丹修,那你还有什么可怕的?”战焱说。

        “那是以前,现在家族已经打探出这次丹比中有一些隐藏的丹术天才都纷纷出现,竞争十分激烈。没想到傅家和月家竟然都隐藏了丹术天才,傅家的傅溪龙、月家的月羞花丹术都在我之上,还有一些以前从没出现的丹术天才,这次都一一报名。如不想办法,前十都很难进入。”

        “这样?!丹清妹妹别急,你现在能炼出四品灵丹,我想我们要是能找到下品真器级别的丹炉,就很有希望能炼成五品灵丹,就很有希望冲击前三。听我母亲说,明天晚上在消遥洞内有一个私人的拍卖会,有一个下品真器级别的丹炉要拍卖。”

        “是吗?太好了,我说你怎么不着急呢!原来你是胸有成竹啊!对了,要多少灵石才能拍下,我好准备灵石。”

        “这次丹比跟以前的十分不同,各个家族十分重视,也不知哪个修士听说了这个信息,在丹比前拍卖下品真器丹炉,就是想拍上一个大价钱,所以拍卖的灵石可能是天价啊?你要多做准备,灵石不够由我来补,一定要拍下此炉。”

        “太好了!战焱大哥我敬你一杯!”丹清举杯说。

        “好,丹清妹妹我这可是为你一片苦心啊,你可要记住啊”战焱说。

        “嗯,战焱大哥的大恩丹清记在心里!”

        宇化辰听到这里,暗自点点头,听丹皇讲丹,倒是一个学习丹术的好机会!其它什么玄元丹、驻颜丹对他没有吸引力,驻颜丹他有很多,玄元丹是一种快带恢复灵力的丹药,作用不大。怎么报名呢?

        出了细雨阁,走到一楼,传讯珠突然亮起,握住传讯珠宇化辰才知道是郝彬传讯,听完郝彬的传讯,宇化辰也没有跟李坊主辞行,直接来到万战城的出入口,进入通往紫兰锥的出入通道。

        ……

        战家,战焱的住处,地下宫殿中,战焱站在一名清瘦的青年身前,清瘦青年浑身被一种火红色的绳索捆绑着,不时的有火蛇钻出绳索进入到清瘦的体内,清瘦青年仰头了出一声声的嚎叫。

        战焱满意的看着清瘦青年,冷笑一声说:“战风,你就不要抵抗了,这封奴索不是你能挣脱的!乖乖的成为我的丹奴,还能少受一些苦,何必呢?”

        “呸!战焱,想要我做你的丹奴,做梦,就是死我也不会。”清瘦青年恨恨的说。

        “那就慢慢来喽!”战焱盘膝而坐,双手掐动,一条条火蛇更加肆虐地进入到清瘦青年的体内。

        “战焱,我……啊……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啊……杀了你,杀。”

        “哼,天才!看你为我的丹奴后,还是什么天才。”战焱眼中喷射着怒火,掐动的双手更加快速。

        ……

        紫兰锥星上,当郝彬和郝慧回到紫兰殿时,二人的母亲已经奄奄一息,经过一番抢救总算是保住了性命,但是修为大降,从婴变后期降至灵婴初期。

        正在郝彬兄妹听着母亲讲述事情经过时,闯进了三个不速之客,紫兰锥星上紫家二少紫东流及二个婴变初期的修士,紫东流是紫家三长老的八代重孙,婴变中期修为,为人恶毒阴狠。

        兄妹二人从母亲的嘴中已经知道正是紫东流几人伤害了母亲,握着武器怒视着紫东流。

        紫东流根本就不管兄妹二人的目光,鄙视的一笑说:“嘿嘿,邰钰,交出蓝缈木吧!偷了我的东西,就想跑,有那么容易吗?”

        “胡说!蓝缈木是我夫君三年前游历时所得,本是我们之物,你杀了我夫君。现在你们又想从我身上得到蓝缈木,那是妄想。”

        “什么?妈?父亲是被他们杀死的?”郝彬惊问。

        “是的。”郝彬的母亲说。

        “妈!”郝彬和郝慧悲伤的叫道。

        “嘿嘿!只能怪郝金波不识好歹,我太祖爷爷用极品法器相换,那是给足了郝金波脸,但是他却不领情。哼,那就别怪我们心狠了。”紫东流冷笑着说。

        “极品法器?你们打的好算盘!蓝缈木是世间奇宝,别说一件极品法器,就是真器也换不走蓝缈木。”郝彬母亲愤怒的说。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邰钰,我告诉你,今天你是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以你现在的修为,我一招就能要了你全家的命,你就不痛爱你的两个儿女?来人,把郝慧给我关进消遥宫,二天内你要是不交出蓝缈木,嘿嘿你应该知道郝慧的下场。”紫东流说。

        紫东流身后的二人飞身扑向郝慧,郝彬三人极力反抗,耐何修为差距太大,几息的时间,郝慧就被控制住,失去了反抗能力。

        “邰钰,二天后如果我没有得到蓝缈木,那时你女儿就会成为我的双修奴仆,我会一点点榨干你女儿的精血,让她受尽折磨。郝彬你要劝一劝你母亲啊!哪个更重要奥!哈哈,我们走。”紫东流得意的大笑。

        邰钰和郝彬娘俩无力的坐在地上。邰钰凄惨的一笑说:“彬儿,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不交出蓝缈木?”

        “是的,妈!蓝缈木虽然是重宝,但是父亲为此丢了性命,现在妹妹又被他们抓了,我们的生命也受到威胁,为什么不交出去呢?”郝彬有些急切的说。

        “孩子,以前我也是这么劝你们父亲的!但是那时你们父亲受蓝缈木影响太大,已经入痴入魔般。现在你们父亲虽然死了,但是却和蓝缈木在一起,魂魄得到时时的润养,只要我们不懈努力,找到能复活的方法,那样你们的父亲就能复活,而且就算我们交出了蓝缈木,三长老和紫东流也不会放过我们。”邰钰哭着说。

        郝彬听到这里无力的长叹一声。

        一天后,邰钰郝彬娘俩还是没有想到一个好办法,眼看时间就要到了,以紫东流的狠毒贪色,郝慧是十分凶险的。正在一愁莫展时,郝彬突然想到了宇化辰,虽然对宇化辰能不能来不抱什么希望,但是总比等死强,好歹要试一试,于是给宇化辰传讯。

        此时宇化辰已经到了紫兰锥星上,正极速飞往紫兰殿!

        突然宇化辰神识中感应到在自己左侧三百米处,有一名中年修士正踏空飞行,并且不断的打量自己。

        宇化辰将速度放慢下来,中年修士身体一晃就飞到了宇化辰身边,宇化辰猜测着此人是什么修为。

        于是不动声色的停在半空中,拱手向中年修士行礼说:“前辈有何指教?”

        中年修士看看宇化辰脚下的红云对宇化辰说:“你这可是要去往紫兰殿?”

        “是!”

        “你可是紫兰锥星上的修士?”

        “前辈,晚辈不是紫兰锥星人,只是一名散修,到此游历而已。”

        “奥!我想也是,紫兰锥星上还没有哪个修士用得起上品飞行真器的,就是我兰九侯也没有如此飞行真器。不知小友可否割让?”

        宇化辰一怔,看来是看上红云了,抱拳说:“前辈!此物对我意义非常,不忍相让,还请前辈谅解。”

        兰九侯听到宇化辰如此说,点点头说:“我兰九侯也算是一方霸主,不能平白要你的东西!你说说吧,想换些什么?灵石?丹药?功法?武器?”

        宇化辰听完兰九侯的话心中大定,知道眼前之人没有害他之意,反而要以物换物,也算公平,于是说:“兰九候前辈,晚辈实在是不能割让,这样吧,晚辈于炼器之道有一点修为,勉强能炼出下品真器!如前辈需要晚辈可以给前辈炼制一件下品飞行真器,可好?”

        “啊!那这么说,你是二星器王了!?”兰九侯惊喜的问。

        宇化辰点点头,兰九候脸现惊喜之色,说:“如此太好了!你需要换取什么物品?”

        “换取一些禁制方面的功法,不知可有难处?”宇化辰说。

        “没问题,但我这里没有,我大哥是禁制方面的高手,我去向他求来同你交换,现在我们就去。”兰九候说。

        “晚辈在紫兰锥星上还有些急事,不如等晚辈处理完再去。”宇化辰说。

        兰九侯说:“好,紫兰锥星上我兰家九侯还有些威望,不知小友是何急事,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

        “是我的一个朋友一家有性命危险。”

        “奥,那我就随你前去!”兰九候说,红云上兰九候和宇化辰二人向紫兰殿疾驰而去。

        对于兰九侯没有强抢红云,宇化辰心中略有些感慨。如是心胸狠毒、行事独辣之人怕是早就杀人夺宝了,有了一丝对兰九侯的好感。

  http://www.biqugex.com/book_6858/48271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