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时空犯罪集团 > 第五百零八章 安娜与公爵

第五百零八章 安娜与公爵

        “啾!”

        纳米战士到底是被改造过的,不但失去了不利于战争的情绪,同时也加强了自身五感的敏锐度,在这纷乱嘈杂的战场废墟边缘,一道微不可查的低呼仿若惊雷般的引起了纳米战士的注意力。毫不犹豫的,一道淡蓝色的激光子弹就冲着可以的方向射了过去。

        “该死的!快躲!”公爵兔子一样的蹦了起来,想也不想的向侧面的开伞索撞去。

        开伞索根本就不注意发生了什么事儿,见好友冷不丁向自己扑过来,顿时一愣,双手本能的向前推去。

        他腿部手上,上身可是还完好无损,以他特种部队军官的实力,就算是本能的无意识动作,但这一下推实了,也能将公爵揍会原地。

        还好公爵与他朝夕相处,早就摸清楚了他的反应,一间他肩膀动作毫不犹豫的一低头,错过开伞索伸出的双手,整个狠狠的撞在他的肚子上。

        “哦呜!”

        这一下可是实打实的全力一击,全身的力气加上短暂的助跑,所有的力量全都作用于他柔软的肚子上,差点没把开伞索的眼珠子撞出来,伸出去的双手无力的搭在他后背上,手上抓着的枪械瞬间掉在了地上。

        开伞索背后的薄弱地方瞬间被这股力量撞出一个大洞,两个人抱团滚葫芦一样的从树洞里滚了出来。顺着斜坡翻滚了下去,远远传来开伞索抑制不住的闷哼声。

        说时迟那时快,公爵从条件反射的撞向开伞索,到翻滚着下坡去,也就是眨眼的功夫,那颗发射过来的蓝色激光弹几乎是擦着他的脚尖砸进了树洞立面的。

        “轰!”

        一震爆炸响起,巨大的树洞上,这颗中心已经腐朽了,紧紧依靠着表皮还在顽强生存的巨树下方,顿时爆发出了剧烈的爆炸。四周的树壁块块碎裂,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上方的树冠本震动了一下,整个向下压了下来,摧枯拉朽的压烂了几根挡在中心的树枝,与地面上的树根再次合而一体。

        “咚!”

        一声巨响过后,巨大的树木瞬间变成了小矮人,就像是被砍掉了身体与脚连接在一起的巴基小丑,那么的滑稽而又显得悲哀。

        “公爵?”身材窈窕的皮衣美女微微一抬手,阻止了手下再次射击的打算。轻轻压下巨大枪口,手指伸到墨镜上抚摸了一下,镜片上顿时像是了公爵放大的头像。

        她在原地顿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又有些怀念。然黑色的镜片挡住了女人的眼神。在她暴露内心弱点的唯一地方建立起了防御阵地。

        开伞索抬头,亲眼目睹的巨树爆炸让他知道到底翻身了什么事儿,但即便如此他现在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公爵的这一重击虽然巧妙的避开了他的肋骨,但柔软内脏可是将这全盘的距离一点儿不拉的接收了。他现在只觉得胃已经跳进了嘴里。心脏已经被顶进了大脑,而肠子八层是断成了八节。

        几股滋味不同却最终都会殊途同归的化成痛感的感觉使一点也动弹不了,只能无意识的急速喘着粗气,脖子耿着抬起来,眼神难明的看向公爵。

        而公爵此时却顾不上身边哥们是个什么心情,在看到开伞索没有被自己干掉也没有当场摔死后,他就果断了将注意力转到了那个女人身上。

        “安娜!”公爵再次说出了这个名字,然而这一次的语气中却丝毫不带一丁点的犹豫,他已经肯定了这就是他走丢的女人。

        安娜将墨镜镜片变成了透明色。露出本来的面容,带着几分熟悉的笑容,对着公爵挥手笑道:“你好啊,公爵!”

        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眼神也是温柔如水。就算是看见了自己的情哥哥。然而她嘴上娇娇的呼唤着,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由于,抬起手中紧紧抓着的奇怪枪械,抬手就是一枪。

        公爵眼神一缩,狠狠一脚踹在开伞索屁股上,将他百十公斤重的大小伙子生生踢飞了起来,警戒着要不犹豫的一个鱼跃,在空中抓住开伞索的一副,整个人头下脚上的腾空而起,借着开伞索身上的惯性,生生跳出了四五米的距离。

        “轰!”

        地面炸开烟尘四散。

        安娜笑了笑,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看到公爵的狼狈情况,她已经知道自己再在这里也找不到什么了,无论是现场的情景还是眼镜上的显示,都已经告诉她,箱子已经不再了。

        既然任务目标不再这里,那么任务也就没有在进行下去的必要。毫不犹豫的,安娜就下达了撤退了命令。

        “安娜!!”

        公爵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自己女人窈窕远去的北影,愤怒的大声吼叫了一声,抓起自己的枪械,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

        他算数舒服了,战场上还能遇到自己以前的女人。可开伞索算是倒了血霉了,这没招谁没惹谁,这又挨了一记狠的!

        他有些欲哭无泪,好好的一次任务,自己先是无缘无故挨了跳弹,又挨了爆炸后产生的弹片,这也就罢了,上战场的那个不是踢着脑袋的,运气不好挨枪子算什么,比起那些已经没气儿了的弟兄,他不是好多了么。

        可后面的他受不了啊。

        想象自己好好的躲在树洞里面,连呼吸都刻意的压制着,紧怕自己发出声响来连累兄弟,就连腿上的疼痛也强忍着。可自己这么为朋友着想,公爵这个混蛋却这样对自己。

        这一顿打挨打真是冤枉,本来就是公爵这个混蛋引出来的麻烦,可自己又是他救得。虽然方式让自己能难接受,但也无可奈何。

        真是倒霉啊。

        还好这个混蛋已经跑掉了!

        开伞索感觉身体好了不少,抬头看向公爵飞奔而去的方向,想要露出一个微笑的瞬间,脸上的表情却僵住了。

        因为在这一瞬间,一个带着面具、很明显是敌人的士兵,正端着枪对准了自己。

        “完蛋了!”

        开伞索心中哀嚎一声,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噗嗤!”

        一道金属入肉的声音之后,紧接着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

        开伞索心中一喜,睁眼一看。只见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架银白色的战机,有一人腰上拴着一条缆绳从天而降,用刀直接穿透了那士兵的后脖子。

        刷-!

        雪亮长岛抽出,一股血线直窜出一米距离。

        开伞索定眼一瞧,只见一个八尺巨汉手持日本武士刀,一身漆黑无比的装束,连头带脸带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手上熟练的甩了一个刀花,刀上的血痕顿时被甩了出去。

        “呜。。额。。”

        开伞索虽然看着这汉子有点奇怪,但终究算是救了自己的性命,他想要开口道谢。但却发现自己麻木的舌头依旧说不出话来。干脆不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倒了些。

        黑衣大汉全身漆黑,眼镜上也罩着一个黑漆漆看起来有点像激光眼装备的连体眼镜,根本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

        大汉低头看了看他,一言不发的将刀插了回去。解开揽绳,身形敏捷的转身向密林中走去。

        我靠,这什么情况。

        开伞索这正一头露水,不知道那黑大汉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顺着缆绳竟然又从飞机上滑下来一个人。

        这个人比起刚才那个客顺眼多了,虽然也是同样的一身黑衣,但确是身材玲珑有致,面容姣好的一个美人。手拿一杆手弩,面容冷峻。虽然看不出到底有什么本事,但她身上那股莫名的气势,却让开伞索心动不已。

        女人左右看了看,见没有敌人,快步走到了开伞索的身前。

        蹲下身体看了一下开伞索的脸色。见他竟然是个活人,眼中闪出了一丝喜色,连忙问道:“你们遭遇了什么?敌人有多少?东西呢?”

        “唔。。唔唔。。。”

        开伞索努力了一下无奈放弃了,妈的还是说不定出话来,这比躺在地上动弹不了还丢人。

        “嗯?”

        女人一皱眉,将他身体推平,简单的检查了一下,道:“腿部受伤,身体处于半麻痹状态,现在不要说话,也不要动,十五分钟左右就能好一点。”

        原来还是个医疗官啊!

        开伞索点点头,看着女人也不再动作。

        这女人给他的感觉很特别,有点像一见钟情,但他却不敢确认,只是知道有种莫名的好感。而且医疗官的身份又给了他一种莫名的舒心敢。让他觉得很舒服很安心!

        所以他决定乖乖的听话,现在既然说不了话,那么就在行动上给她留个好印象吧。

        。。。。。。

        开伞索那边算是老天给他倒霉到头的一天给了一点补偿。但公爵这边这算是吃苦了。

        他这一路上的追赶可不容易,不但要随时警惕安娜手中那威力巨大的奇怪枪械,还要警惕密林中随时冒出来的她黑衣手下的攻击。

        公爵就不明白了。这与都与自己订婚了却失踪的女人,怎么再出现的时候会是这样。

        原本那股对方从灵魂到**都属于自己的感觉,早已消失不见,他现在只想问问对方到底是怎么样的。

        双方一个是男人,一个是女人,一个是久经训练、长在沙场的男人,一个是消失很久、才进入间谍行当的女人。在这种地形复杂的林间追逐战,谁弱谁强自然一目了然。

        就算安娜那边有不少手下不时偷袭帮忙,但最后她还是没有抛出公爵的手掌心。

        “嘿!”

        最后一次受阻后退后,公爵悄悄绕了一大圈,终于在前面截住了安娜,悄无声息的靠近,突然一个猛扑将安娜扑到在地。

        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两人几乎同时站了起来。

        安娜脸上笑容依然温柔,稍显狼狈的身形更是给这跟贴身的皮衣平添了几分魅力。

        “公爵,坏孩子哦!”

        她温柔笑着,抬脚毫不犹豫侧踢在公爵的脸上。

        公爵就在这稍微享受安娜消融的一瞬间,又被踢到在地。

        他心中冷静了一下,连忙一个滚翻跳了起来,再次向安娜冲了过去。

        他没有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却将他想要说的话写得清清楚楚--我要知道原因!

        什么原因?当然是那次失踪,或者现在可以说是不告而别的加入了秘密组织!

        安娜摇摇头,说出了与脸上笑容格格不入的一句话:“我本想放了你的,公爵,但现在我却不得不承认,你的末日已经到了!”

        说着她举起手中的奇异枪械,对准公爵的额头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啾-!”

        淡蓝色光弹猛然上斜,直冲向了不远处的一颗大树树冠,轰然爆炸后,将整个树冠顿时炸了个灰飞烟灭,只剩下一个干干的主干。

        如果开伞索看到这棵树,肯定会联想到那个已经失去了树干的巨树,或许会建议之后找人将这两个不搭嘎的树嫁接在一起也说不定。

        然而公爵此时却闲心想这些东西,他虽然在安娜开枪的一瞬间就趴在了地上,但脑袋上还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这可是来真的啊,她哪里还顾一点夫妻之情。

        耳边停到弹道改路,爆炸声竟然在上方传来,公爵知道事情有变,连忙抬头看去,只见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大汉。

        此时正用一杆长刀遥遥的顶在安娜的奇异枪械上。

        从大汉的动作来看,显然这一下也很侥幸,他也只是将将来得及用最长的剑尖儿顶歪了枪械,稍微差那么一点点,公爵的脑袋就已经没有了。

        看到黑衣大汉,安娜脸上瞬间变了颜色,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而她身后的一个黑衣士兵则毫不犹豫的整个人扑向了黑衣大汉,显然那意思是打算用生命来给安娜拖延逃跑的时间。

        后方两个刚刚赶到的黑衣战士一间此景,毫不犹豫的冲了上来,还不犹豫的开枪,根本就不管与黑衣大汉缠斗的自己人。

        天空上盘旋的黑色飞机急速飘来,飞快弹射出一个踏脚缆绳,安娜飞快跳了上去,双手才刚刚抓紧,踏脚缆绳已经开始收了上去,紧接着飞机陡然加速消失在夜空中。

        而下方的十几个黑衣士兵,显然是被放弃掉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6877/48344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