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时空犯罪集团 > 第五百八十四章 刘善的穿越之旅(六)

第五百八十四章 刘善的穿越之旅(六)

        他来这里干什么?难道觉得昨天还没有耍够威风么?还是叶问那边。。。?

        洪震南皱眉寻思了半晌,还是一无所得,一咬牙,得!在这里想也没有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去看看再说。

        小意走到客厅屏风后,见两人一站一座的喝着茶水,脸上并没有不耐的神色。洪震南心中一定。

        转屏风来到客厅,抱拳道:“不知道长官到来,叫长官久等了,我这怠慢怠慢了!”

        刘善抬头看了看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同样抱拳道:“哪里,洪师傅客气了,我不请自来等等也无妨。”

        刘善表面上没事儿,肚子里可开骂了,妈的叫老子足足等了一个下午。要不是为了任务,我早就直接叫人把你抓过去了。

        两人分宾主落座后,洪震南就忍不住问道:“昨天长官走的匆忙,不知道。。。”

        “我叫刘善,叶问妻的表弟,在英国那边混了几年,侥幸弄了一个上校军衔,奉命到香港这边驻守。昨天的事情也是情急,洪师傅不要见怪!”

        洪震南心里松了一口气,暗道说话客气看来不是找麻烦的了。连忙拱手道:“哪里,昨天也是我那些徒弟太混蛋了。倒是刘先生大人大量让人敬佩。只不过,不知道刘先生今天来我这洪拳武馆所为何事啊?”

        洪震南能将武馆发展成这么大,手眼通天的开鱼档,又勾结警察的,怎么可能是个没脑子的人。此时刘善他明显惹不起,说话那是自然客气了不少。

        刘善端起茶水抿了一口道:“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就是有点事儿想跟洪师傅这样的武术圈子里面的人打听一下。”

        洪震南没有说话,表情严肃的摆了个请的手势。

        “我听说最近热传的拳赛是洪师傅组织的?”

        “唉!也算是吧!”提起这事儿洪震南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心里,竟然说了实话:“其实我带着这些弟兄也就是打下手,真正组织的人。。。”

        “是警察局内部的人吧!”刘善端着茶杯,眼角看也不看洪震南的接话道:“弄个洋鬼子拳王来,估计也就只能是洋鬼子了!”

        洪震南扯扯嘴角,虽然没有说话,但那表情显然是承认了。

        刘善点点头,道:“那洪师傅你可要加点小心了。洋鬼子,特别是白鬼子,种族主义特别强,看不起任何其他肤色的人。而且卑鄙无耻贪得无厌。与他们打交道要张几个心眼儿,小心到时候累死累活的还得不到一点儿好处。”

        洪震南苦笑道:“多谢刘先生指点!到时候拳赛开起来还请刘先生捧场!”

        还用你说,那鬼佬贪了我几次钱了。

        不过这话他不能说出来,否则后果无法预计。

        “一定!”刘善笑着点点头道:“其实我问的不是这个,你既然组织拳赛,本身又是武人,不知道洪师傅有没有听过[世界无限制格斗大赛]这个世界性质的比赛。”

        洪震南一皱眉,道:“这。。。到要恕我孤陋寡闻了,还真是没有听过有这种赛事。能不能说详细一点?”

        刘善在虹膜上点开今天早上突然出现的S级任务说明,对照着措辞道:“这种大赛的性质是全世界性的,可以代表国家,也可以代表个人。一般是三个人一组,轮流厮杀决胜。例如日本队、韩国队、美国队、雇佣兵队等等。”

        “这种方式倒是头一次听说。”洪震南低头想了想,抬头苦笑道:“到要叫刘先生失望了,我等被困香港,英国人在头上作威作福,我们每天都在为生活忙碌着,哪里还有渠道打听什么世界级别的大赛啊。”

        没有么?那看来这真是穿越管理局后期自主添加的节目了。这样的话,我到可以。。。

        刘善点头起身道:“这样啊,那我打扰洪先生了!”

        “哪里!”洪震南抱拳道:“没帮上刘先生的忙,惭愧啊!”

        刘善抱拳回礼道:“昨天回去稍微打听了一下洪师傅的事迹,看到你为弘扬中华武术而作的努力,我很震撼。小弟我身在军队,虽然与警察系统交集不多,但也有几分影响力。洪师傅如果有什么难处的话,可以来找我!”

        “哎呀!那可是太谢谢了!”洪震南突然有种喜从天降的感觉。昨天才起了冲突的,今天竟然成了自己的助力,真是不由得让他感叹世事无常。

        直到将刘善送出了门口,看着他消失在了街角,洪震南还有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进了屋子,他才一拍大腿,道:“这是让我给叶问几分照顾啊,难怪。。。”

        洪震南摇摇头,道:“摊上这么个妻弟,叶问也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

        叹息着,心情好了起来,摸了摸肚子,哼着小曲走向了餐厅。

        。。。。。

        刘善可是不知道,洪震南把他的好意给像歪了。此时还以为终于办了一件好事,正哼着小曲向兵营赶。

        不过在此之前他要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然后去做点见不得人的事情。

        在码头附近一个看起来比较顺眼的路边摊上停了下来,随便找点吃的填饱肚子。反正现在也没有地沟油啊,化学药剂,转基因蔬菜啊什么的,可以放心大胆的吃。

        带着自己的勤务兵干掉了五人份的食物,拍了拍肚子大了个饱嗝,才发现天色已经黑透了!随便找了个理由将勤务兵打发走了之后,刘善叼着牙签,将上衣搭载肩膀上,痞里痞气的向码头走去。

        没错,他准备趁着夜色下手。

        轻巧的跳过不高的铁丝网,在阴影里面窜了码头。看着十几个船位中停放的样式各异的船只。刘善暗自盘算着。权衡着那个比较值钱又容易下手。

        几分钟后,刘善还是决定选择前几天那个船位。没别的原因,这个船位的位置简直太好了。前后不相连,属于一个单独存在的天然港湾。简直就是为刘善准备的一样。

        轻轻趴在墙头上,看着远处值班室孤零零的灯光,从里面晃动的影子小心判断这里面的人数。

        三个人!

        看块头,和远远传来的鸟语,应该是白鬼子无疑。

        这也难怪,前几天在这里硬生生丢了一个战舰,虽然这战舰已经是淘汰民用的了,但依旧引起了英国人的恐慌,派兵查了三天,一点东西也没有查到。最后只能无奈放弃,然后上层用利益交换来捂这个盖子。

        不过就算如此,这样里也是连着几天没有船停靠。

        今天有大胆的船停了进了,自然也要安排几个“自己人”在下面顶梢。当然船上面肯定还有更多的人。

        不过这些刘善就不管了。反正他们肯定会跟上次那艘船里面的人一样,跟着船只一块儿消失。

        想到这,刘善很多愁善感的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脸,暗叹自己这个生长在红旗下的共青团员,又向着黑暗的边缘迈进了一步。

        灵巧的翻下墙,无声的落地使他再次赞叹了一下穿越管理局贩卖的这双气垫鞋的优秀性能。从腰间摸出两积分兑换的“防身大礼包”中带的高强度电棍,弯下腰就是一路小跑。

        靠在值班小房间墙壁上听了一会儿墙角,刘善终于确定了里面是三个草包,准备开始下手。

        打开荧光手表,接着微弱的光亮在值班小房的前后左右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了那根外界电线。

        回头看了看小房子里面依旧悠闲打牌的三个大汉,刘善眼中露出几分怜悯,然后毫不犹豫地将电棍捅在了电线上。

        兹拉拉--!

        膨!

        值班小房里面唯一的一个灯泡“砰”的一声炸开,紧接着里面传来了一阵鬼哭狼嚎。

        “哦,狗屎!这破灯泡又炸了。。。”

        “啊!我的胳膊。。好疼。。。该死,我明天一定要干掉杰西那个混蛋,要不是他喝醉酒我怎么会被船长抓来守夜。。。哦,混蛋,别碰我!好疼!”

        “你们谁也别动啊,告诉你们,谁也别想耍赖浑水摸鱼,我这把牌赢定了。输死你们!”

        “滚蛋!我出去看看电线是不是又烧了!上帝啊,这已经是三天中第五次了,难道这里是地狱么?”

        “。。。给我带一罐啤酒回来。还有不许换牌!我赢定了!”

        。。。

        三个人在里面吵吵嚷嚷了半天,一个大汉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盏油灯先对船上摇晃了几下,表示没有异常只是灯泡坏了。紧接着开始嘟嘟囔囔的向后面电线处抹去。

        兹拉拉-!

        一个小东西悄无声息的顶在了那人小兄弟上,紧接着一阵电光闪过,就径直向下倒去。刘善伸手一擎,托住大汉快退了几步,再次藏在阴影中。

        陡然一个窗口在他虹膜上跳了出来:白人人种,健康,情况符合,提交一百积分,是、否?

        刘善嘿然一笑,点在是上。

        那大汉平躺着的地面上,瞬间仿佛变成了沼泽,缓缓拨动着白光将大汉吞噬了进去。

        看着虹膜下角的积分增长了一百,刘善发亮的眼睛回头看了看小房间和船位上的那艘大船,他无声的笑了。

        -------

        几天后,第一次华洋拳赛开幕。

        连续十几天的宣传,以及中洋对决的虎头,吸引了无数好事者的围观,观众的票早已经售卖了一空,刘善这个忘了提前准备的香港高级军官,也只能从便宜姐夫叶问那里蹭了一张票。

        观众进场期间,刘善和叶问以及他几个徒弟才找到自己的位置。洪震南就找了过来。

        “刘先生,叶师傅!”洪震南抱拳。

        叶问与刘善连忙抱拳回礼道:“洪师傅。”

        洪震南是组织者,有很多事情要忙,稍微寒暄了一下,就进入了正题道:“其实呢,一会儿开场的时候,各门各派都可以派弟子上去表演,一来呢热一下场,二来呢也算是做一种宣传。叶师傅愿意的话,也可以派弟子上去耍两套拳,好让更多的人知道永春!”

        这么好的事儿,叶问当然是不会拒绝了,抱拳谢道:“多谢洪师傅!”

        洪震南走后,刘善捅了捅叶问道:“你们两个不是不对付么,怎么关系现在变得这么好?”

        叶问有点尴尬,摸了摸鼻子答非所问道:“额。。。其实洪师傅为人挺好的!”

        刘善暗笑,知道两人之间化敌为友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此时场地周围大鼓声响起,代表洪拳的弟子们,开始上台表演洪拳。一招一式伴随着呼喝声,虽然慢吞吞的,倒也有几分气势。

        洪拳耍过两遍,场上门派开始换人。叶问这边也叫弟子准备上场。

        刘善自告奋勇的报名。叶问虽然奇怪也没有阻拦。

        刘善心里苦笑,这是任务,难道我还要跟你说么?

        抬头看看二楼贵宾室中已经有些兴奋起来的鬼佬拳王,刘善暗暗盘算着时间。

        好在表演很顺利,上面那鬼佬也可能被什么事情缠住,反正在刘善表演永春的时候并没有出现。直到刘善带着几人下了台子,虹膜上显示收到任务完成的奖励。洪拳的弟子再次上来准备做最后的收场表演的时候。那鬼佬才忍不住跳了出来。

        这将龙卷风的拳王是种族主义者,本来就看不起其他人种,此时认为中华武术是花架子,自然极尽能事的嘲讽。再加上那翻译在旁边煽风点火,下面坐着这么些的武林门派,自然都不干了。

        洪震南尤为震怒,大声地叫嚷据理力争。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很顺利成长的发生了。

        本来么,都是打拳的,说什么也比不上手上见真章。

        以洪拳大哥的身份,最后自然是洪震南对决那拳王龙卷风。

        裁判上台,两边选手各自在角落中准备,基哥等重多精英弟子在旁伺候,大批的华人观众不停的加油鼓劲,使得整个拳赛的气氛燃到了顶峰。

        “ready?go!”

        看着上面裁判挥手退后,洪震南和龙卷风开始第一次的疯狂碰撞。

        刘善不慌不忙地拿出了一瓶水,跟身边神情严肃的叶问打了声招呼,快步走到了基哥等人的身边。

        没有人理会刘善,甚至都没有人看他一眼,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擂台上,激动的叫喊着给自己师傅加油。

        刘善很冷静,不声不响的看着台上的打斗,仿若惊涛骇浪中的一块磐石,虽然被周围人的激情淹没却依然不随波逐流。

        台上两人已经交手一个回合,洪师傅虽然武斗经验丰富,但终究是年级大了,再一个第一次与西洋拳击交手,分外的不适应。对上拳王龙卷风的年轻强壮,势大力沉的拳头,自然落了下风。

        当!

        第一回合结束,裁判将两人分开,洪师傅回到角落,基哥等七八个徒弟立即冲了上来,又是端茶送水又是给他按摩放松肌肉。

        叶问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也出现在了刘善身边,趴在台子边上对洪震南叫道:“洪师傅,对方体格强壮,不要跟他拼拳头,尝试切他中路!”

        洪震南眼神盯着对面得意作凶狠装的拳王,摇头道:“不会那么容易的!”

        当!

        休息完毕,第二回合开始。

        洪拳本身就是直来直去的拳脚功夫,招式大开大合,讲究勇往直前、以力破巧。比较适合拳台上的打斗。另一边龙卷风既然能被称为拳王,显然在西洋拳中也是佼佼者。两个强硬派的武斗家遇到一起,打起来自然如彗星撞地球,火花四溅,热情激烈,让人欲罢不能。

        然而武斗本身都是高强度的战斗,其最根本的要求就是一个强壮的身体。洪震南的年级显然让他在天然上就处在了劣势。

        “遭了!师傅气不够了!”基哥大声叫道,周围的徒弟们神情一紧。

        果然,再看台上的时候,洪震南眼神已经成迷离状态,身手反映明显慢了半拍,被龙卷风抓住机会一阵好打。

        洪拳弟子们都很担心,“师傅师傅”的乱叫着。

        叶问忍不住冲上去,劝道:“洪师傅,你身体不舒服,不如。。。”

        “不行!”他还没说完,就被洪震南打断,斩钉截铁的道:“他们侮辱我,为了生活我可以低头,侮辱中华武术,就是不行!”

        当!

        第二回合结束,洪震南几乎是梦游般的会到角落。

        基哥几个人跳上去不断给师傅做着按摩,看着他的样子却心中悲凉。

        刘善低头看了看脚下已经空了的试管,抬手将水送了上去,叫道:“阿基,快给你师傅喝了!”

        “啊?”基哥看着刘善不明所以。

        刘善见他楞在那里,气道:“快点,你以为这成对决洪师傅之前没有猜道么?这是他托我从鬼佬那边弄得特效药,专门压制这种病的!”

        基哥大喜,一把将水瓶抓了过去,抬手就往师傅嘴里送,道:“师傅,快喝,药来了!”

        刘善看着水一点点儿消失,洪震南的眼神慢慢凝聚,并渐渐发红的样子,第一次无声的露出了阴笑。

        你玛!管你什么鸟拳王,对上喝了特效兴奋剂的洪拳拳师,绝对跟遇上狂兽人一样,看干不死你的!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6877/56964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