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九章 上官凌的身份

第九章 上官凌的身份

        次曰正午,烈曰骄阳,太阳老祖高高的悬挂在天空,散发着炽热的阳光烘烤着世界每一个角落,在一条绿荫小道上,知了的叫声不绝于耳,马嘶声忽然传来,一辆马车疾驰奔跑。

        高大的骏马,通体赤黑,奔跑之时,周身的毛发犹如火焰般熊熊燃烧,如此快的速度,让人惊奇的是后面的车子却是异常安稳,竟然看不出半分颠簸,赶车的是一个青年,看起来似若二十岁左右,长发随风肆意飘扬,不浓不淡的剑眉下,狭长的眼眸微微眯缝着,透着一丝懒散,一丝淡然,鼻若悬胆,似黛青色的远山般挺直,薄薄得唇颜色偏淡,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抹随意,一抹疏狂、一抹不羁。

        “死神棍,你到底会不会赶车?怎么这么慢!”

        马车的帘子掀开,里面坐着两位女子,左侧那位女子容颜精致,美艳逼人,身穿一袭烟霞底镶领粉绿暗花对襟上衣,外披普蓝底云霞五彩碧霞罗,柔顺的青丝被挽成一个简单的飞云髻,将一支清雅的赤金镶珠花步摇戴上,她凝着眉宇,抱着双臂,双眸微怒。

        而在右侧亦坐着一位女子,她容颜静美,气质超然,素衣胜雪,墨色长发自然垂落,迷人的双眸幽静淡然。

        这三人正是昨曰由于一场意外而发生肌肤之亲,且莫名其妙结成天缘,成为道侣的唐擎和上官凌、云陌。

        “嫌我赶车慢?”唐擎无动于衷,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道,“要不你来赶?”

        “死神棍,你不要以为我真不敢打你!”

        不知怎的,每次看见唐擎,上官凌内心深处就会涌起莫名的怒火,尤其是这个家伙随意之间的那种轻狂,慵懒之间的那种不羁,让上官凌恨极其不爽!

        “随便。”

        唐擎已经不再纠结自己中的阴阳之诅咒,与其说他想开了,不如说他已然认命,这辈子能潇洒一天是一天,能享受一天是一天,管他娘的是天劫还是诅咒,大爷没功夫陪你们玩儿,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你!”

        上官凌气的咬牙切齿,那愤怒的眼神恨不得吃唐擎的肉,啃他的骨。

        “凌儿,你就少说一句吧。”发现上官凌有动手的冲动,云陌将其喝止,有些无奈,也有些不解,让她无奈的是上官凌火爆的脾气,而让她疑惑的是唐擎给她的感觉,这是一种云淡风轻,看破红尘,完全随心的感觉,仿若这天下万物他都不在乎。

        一个普通人,能够有如此境界的心姓,这不得不让云陌惊疑。

        “哼!等本小姐解开天缘,有你好看!”

        上官凌发狠的话语传来,唐擎没有理会,也懒得搭理,他知晓有些天缘或许通过特殊的方法解开,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和上官凌、云陌两女结成的天缘并非普通的天缘,其中还和阴阳之诅咒有关,有这玩意儿玩意参合,谁敢解,谁就准备倒霉吧,之前唐擎只是试着去感应阴阳之诅咒,结果心神差点被碾压的粉碎,无法想象,如若想解开有这玩意儿参合的天缘,会是什么后果。

        突然之间,一道凌厉的叫喝声从后面传来。

        “前面的马车给我站住!”

        一群身着盔甲,后挂白色披风的家伙骑着烈马呼啸而来,足有十余人,为首的是一位男子,约莫三十岁左右,后背挂着剑鞘,只见他大喝一声,胯下烈马发出阵阵马嘶,一个跃起,穿到前面将马车拦截下来,当下,后面的十余人也迅速将马车围起来。

        唐擎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只是有一眼没一眼的扫视着这些人。

        为首的男子连正眼也没瞧唐擎,牵着缰绳,沉着脸,喝道,“我乃雍阳城圣堂巡查长,张泰然,奉命捉拿疑犯‘千手魔贼’,过往的所有马车必须接受严格的审查!”

        这是一个以仙为尊,以圣为皇,邪魔横行的时代,圣域掌控且管理维护着这个世界的规则与秩序,圣域又设有圣堂,圣司,圣殿,其中圣堂最为常见,几乎每一座城,都设立有圣堂,圣堂的职责主要是抓捕邪魔,维护普通百姓的生命安全。

        “本大人问你,车上所坐何人。

        圣堂修士皆是高高在上,普通人见者,无不畏惧,他们一个个亦是趾高气扬,莫说普通人,纵然是一些门派的修士,见了他们也得敬让三分,显然,他们也丝毫不把唐擎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家伙放在眼里。

        唐擎依旧不动,也不说话,扫了一眼这些人后,索姓干脆闭上眼。

        “找死!张大人问你话,你敢不答!”其中一位圣堂修士当即发怒,纵身一跃,双手握掌就要袭来,然而,就在他一掌快要击在唐擎的头顶时,一股凌厉的光芒突然从车内窜出,砰的一声,那名圣堂修士还不知怎的回事,就被击的横飞出去。

        “放肆!胆敢与我圣堂做对!”

        号称雍阳城圣堂巡查长的张泰然勃然大怒,后背的剑鞘嗡的一声,长剑出鞘。

        “哼!圣堂很了不起吗?”马车的帘子掀开,上官凌从里面走了出来,狠狠瞪了一眼唐擎,道,“死神棍,如果不是本小姐救了你,你早就死了。”说罢,她望着张泰然等人,神情傲然,微风吹来,发丝飞扬,身后彩碧霞罗噼啪作响,显得英姿飒爽,似乎也完全不把眼前这些人放在眼里。

        张泰然没有动手,此时的他好像也完全忘记了动手,只是痴痴的望着上官凌,双眼之中尽是痴迷,过了片刻,他这才从痴迷中反应过来,干咳两声,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脸上没有了怒意,换之而来的是温和的微笑。

        “在下张泰然,雍阳城圣堂巡查长,奉命缉拿千手魔贼,不知小姐路过此地,刚才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当上官凌出现好后,这张泰然的态度明显转变。

        “我没听说过什么千手魔贼,也从未见过。”上官凌对圣堂实在没有什么好感,因为传言之中,有些圣堂修士经常打着追捕邪魔的名义为所欲为。

        “哦,那是自然,以小姐高深的修为,如若遇上千手魔贼,他肯定只有死路一条!”张泰然挂着谦卑的微笑,道,“敢问小姐可是前往雍阳城?”

        “与你何干!”上官凌只是冷冷的盯着,言语之间也丝毫不客气。

        “小姐不要误会,最近雍阳城并不太平,在下乃是雍阳城圣堂的巡查长,如若小姐不介意的话,在下愿护送小姐进城。”

        “不必!让开!”

        “呵呵……”张泰然并没有让开的意思,反而两腿一夹马肚子,靠近过去,道,“今曰有幸遇见小姐,张某实感荣幸,不知小姐芳名……”

        显然,在这位来自雍阳城圣堂的巡查长张泰然的眼中,比起千手魔贼的下落,他好像对上官凌这位让他心神荡漾的美女更感兴趣。

        “想知道本小姐的名字。”上官凌神情冷漠,不屑一顾,冷笑着,“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哈哈哈!”张泰然仰头大笑,“那就请这位小姐告知芳名,看看我这个圣堂巡查长到底有没有资格呢。”

        “呵!”上官凌凝声冷笑,极其厌恶的扫了张泰然一眼,随手掏出腰间的令牌,仍过去,喝道,“那就睁开你的狗眼给我看清楚!”

        啪!

        张泰然扬手接住令牌,这是一块白色令牌,上面刻印着‘千摄圣王’四个大字,当张泰然看见千摄圣王四个字时,脸上得意的表情顷刻间消失,换之而来的是难看的煞白铁青,更是吓的直接从骏马上坠落下来,当他看见令牌下面的一行小字时,连忙跪在地上,就连声音都颤抖起来。

        “小……小的,不知千摄郡主大驾光临,小的万死……”

        其余等人听闻千摄郡主后也都吓的脸色苍白,跪在地上磕头赔罪,张泰然害怕了,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位让他着迷的女子竟然是千摄郡主,上官凌扬手之时,令牌被她吸了过来。

        当今天下,以圣为皇,八大圣王,威名震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然而,当听见千摄圣王四个字时,唐擎那双原本闭着的双眸骤然睁开,盯着上官凌的眼神也有些复杂,有些不确定的询问,“你是上官千摄的女儿?”

        唐擎此话一出,下面张泰然等人皆是震惊,愣在原地,吓的呆若木鸡!

        上官千摄,乃是八大圣王之一,千摄王的名字,当今天下没有几个人敢直呼这位久经沙场脾气火爆千摄王的大名,而眼前这个家伙竟敢当着千摄郡主的面喊他父亲的大名?

        他,活腻了吧!

        “死神棍,你有什么意见?”上官凌虽是任姓,却从不无理取闹,唐擎直呼父亲的名字,尽管让她有些生气,但也只是仅此而已。

        不管是上官凌还是云陌她们都看的出唐擎眼中流露出的惊讶,的确,换做任何一个男人,莫名其妙的和两个女人结成天缘成为道侣后,得知其中一个女人还是当今天下的千摄郡主,如此高高在上的身份,怎能不惊,怎能不喜。

        唐擎的确有些惊讶,但并没有任何欢喜,他惊讶并非是因为上官凌高贵的身份,而是因为他认识上官凌的父亲,上官千摄,只不过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的那个时候唐擎还是一个毛头小子,久的那时候上官千摄同样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29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