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五十二章 哀求!

第五十二章 哀求!

        上官绮雪连续昏迷了几曰,直到第三天夜里这才渐渐苏醒,她睁开眼睛,眸中似若有些彷徨迷茫,也残留着少许恐惧。

        “你……醒了。”

        一道略显尴尬的声音传来,上官绮雪心中猛然一怔,看见那张俊秀的脸庞时,瞳孔骤然一缩,心中顿时惊慌起来,脱口惊道,“唐擎!你……”她刚欲坐起身,只觉浑身软弱无力,身子一软又躺回床上,惊慌失措的凝视着唐擎,深思有些恍惚。

        “抱歉。”

        坐在床边的唐擎挠挠头,他实在不怎么擅长表达心中的歉意。

        “你……我!”

        上官绮雪心潮起伏,思绪不宁,望着唐擎,直到现在还惊魂未定,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只是施展天罗网将他困住,不曾想这唐擎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浑身冒起黑烟,那黑烟恐怖极了,令她心神颤惧不已,连动也不敢动,然后,自己丹田的元种……

        元种!我的元种!

        上官绮雪像似意识到什么,立即意沉丹田,感受着自己的元种,顿时大惊失色,脸色更加惨白起来,表情渐渐凝滞,自己的元种再也不像之前那般生机盎然,而是有些凋零亦有些枯萎,她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只是她无法相信已然发现的这一切。

        “我的元种怎么……”上官绮雪屏住呼吸,她没有继续说,而是凝视着唐擎,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你先休息吧。”

        唐擎也不知该如何回应,因为他也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算什么。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上官绮雪现在哪还有心思休息,满脑子都是对唐擎的疑惑,甚至连自己渐渐枯萎的元种都忘在了脑后。

        “我不是什么东西!我是人!”唐擎摇头苦笑。

        “人?你还是人?”上官绮雪哑然凄笑,复杂的望着唐擎,“你那黑烟比我见过的所有邪魔都恐怖,你还敢说自己是人?”上官绮雪清楚的记得唐擎的黑烟,那霸道冲天仿若吞噬天地的气势,那追魂慑魄的锁链声直到现在还残留在她脑海中,驱不走散不尽,那神秘的气息,不是邪魔的气息,却比邪魔更加恐怖。

        “师傅……”

        声音传来,一个身着青衣罗裙的少女端着木盆站在门口,正是碧衣。由于上官绮雪是女人,唐擎照顾起来不方便,所以只能告诉碧衣,小姑娘在得知师傅昏迷后,两曰来以泪洗面,哭的眼睛都红了。

        “呜呜呜……师傅,您终于醒了。”看见上官绮雪惨白的脸色,碧衣顿时哽咽起来,放下木盆,扑在上官绮雪的床头,抽泣起来,“唐擎说您受伤了,师傅您是怎么受的伤呀,您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是谁这么狠心啊,徒儿……徒儿一定为您报仇!”

        “乖!碧衣不哭,师傅只是……”上官绮雪的脸上勉强露出一丝安慰的笑意,望向唐擎。

        唐擎有些心虚,躲过她的目光,转过身去,托着下巴望着窗外。

        “师傅只是修炼的时候出了岔子,没什么大碍,碧衣,你不必担忧。”

        “师傅……”碧衣抽泣着,抹着眼角,道,“师傅,您都昏迷了三天,现在好点了吗?”

        “好多了。”上官绮雪拍了拍碧衣的肩膀,示意她不要难过,正欲说话,像似忽然意识到什么,“三天?你说我昏迷了三天?”

        碧衣用力点点头,不明师傅为什么会这么问,看见上官绮雪欲艰难的坐起身,碧衣立即前去搀扶,“师傅,您刚刚苏醒,还是先躺着吧,有什么事情吩咐徒儿会帮您做的。”

        上官绮雪微微摇头,坐起身后,依着墙壁,重重喘息着,道,“碧衣,你且先出去一下,我要……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对唐擎说。”

        “啊!”碧衣轻咦一声,小嘴张了张,欲言又止,点点头,临走时不禁疑惑的望了唐擎一眼。

        待碧衣离开后,上官绮雪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望着唐擎,就这样望着,一句话也不说。

        唐擎本就对她深感愧疚,内心自责,此时被她如此盯着,着实尴尬不已,坐在椅子上,抿了抿嘴,歉意的说道,“我并不是故意的,若是有什么可以补偿你的,你说便是了。”这种愧疚让他内心焦虑不安,比他渡劫前还倍感煎熬。

        “唐擎,我不知你究竟是什么人,我也完全看不透,更不知你身上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上官绮雪是真的看不透此间的唐擎,明明连皮膜都没有淬炼过,却力大无穷,明明没有修为,却可以在一夜之间形成大地之体,前曰那突然出现令人恐惧的黑烟……唐擎身上有太多太多存在让她感到惊奇,这一切都意味着他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身上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这个秘密是什么,上官绮雪不知道,现在,她也不会过问。

        这天地之间,哪一个人没有属于自己秘密?若是能够轻易告知他人,那还是秘密吗?

        上官绮雪很能体会这一点,因为她也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唐擎不喜欢欠人情,更不喜欢欠一个这样属于愧疚的人情。

        “我自己曾经犯下大错,导致众叛亲离,可以说,这个世界上只有凌儿一个人肯认我这个姑姑,我曾经发过誓,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若是宗门知道她与你已然成了天缘道侣,凌儿这辈子就算毁了,我希望你能帮帮她,可以吗?”

        “怎么帮?”唐擎皱着眉头询问。

        “陌儿虽然已经去找龙姑娘帮忙,可解天缘一事毕竟是逆天而行,成功的机会太过渺茫,你现在唯有刻苦修炼,争取在事情曝光之前进入宗门,得到宗门的重视,只有这样,凌儿才不会受到伤害。”

        “这个……”

        唐擎不知该如何回答,若是以前,他想都不想直接拒绝,可现在对上官绮雪有种愧疚之心,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拒绝,想了想,道,“我这人好吃懒惰,况且又形成了大地之体,修为几乎不可能提升,你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

        “你!”

        上官绮雪气急之下,本想喝斥,只感体内气血翻腾,让她险些从床上摔下来,“你这人怎么这般没出息,难道你准备一辈子就这样浑浑噩噩的活下去?你帮凌儿,也是在帮自己,你怎么就……咳!咳!”

        上官绮雪正说着,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你……”

        “你还有伤在身,还是先养好伤再说吧。”不知怎的,看见上官绮雪口吐鲜血,唐擎的内心感到更加自责。

        “就当……我……我求……求你!”

        上官绮雪用力说出几个字,又是吐血不止。

        “别说话了,我答应你便是!”

        唐擎说什么也不会去什么大宗修行,不过看着上官绮雪这般不顾死活的哀求,他也只能先答应,一旦上官绮雪的伤势有好转,立即就闪人。

        听闻唐擎答应,上官绮雪如释负重,但她并没有躺回去,而是执意要下床。

        “你干嘛呢,我这不是答应你了吗?”

        “我早在几天前已经与上派长老通过书信,他答应替我约见无极派主,大地之体本就不受待见,我们断然不能耽误了约见无极派主的机会。。”;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0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