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一百零一章 荒漠与废墟

第一百零一章 荒漠与废墟

        仿若天龙般的金雷剧烈抖动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欲要从这渺小的人类手中挣脱开来,奈何那唐擎双手似若天钩一样牢牢扣住,周身由黑烟凝聚成的庞然大物以九条劫痕当作锁链将其缠绕。

        唐擎双臂舞动,犹如挥舞一条金雷长鞭一样划破虚空,狠狠的抽在天罚之眼上!

        轰!哝叭!

        金色的天罚之眼剧烈颤抖!

        咻——啪!

        又是一鞭抽过去,破风而炸响,金色的天罚之眼开始扭曲起来!

        唐擎双目怒瞪,眸中暴捩滔天,嘴角噙着肆意的张狂,以冲天般的杀机笼罩着金色天罚之眼,挥舞着金雷连连抽打,咻啪!咻啪——每一鞭抽过去,金色的天罚之眼就会更加颤抖更加扭曲,更加模糊!

        “呵哈哈哈!给我灭!”

        唐擎一声怒吼,龙虎天罡气焰闪现,由黑烟凝聚的庞然大物发出阵阵怒吼,挥舞着金雷又是一鞭狠狠抽在天罚之眼上!

        轰!

        如此一鞭,蕴含龙虎之威,劫灵之怒,无量真元,冲天杀机,万般玄妙,还有金雷本身那恐怖的能量完全融合在一起,轰然一声彻响,金色的天罚之眼竟被他给生生抽的溃散消失。

        “呵哈哈哈!”

        唐擎仰望苍穹,眸中尽是不屑,发出低沉霸道的大笑声,“天罚又怎样,苍天,你又能奈我何,呵哈哈……待我成就大地之体,修出大地宝象之时,你若是再敢来犯,我必定将你尽数撕开,哈哈哈……”

        唐擎怒,劫灵更怒。

        唐擎狂,那劫灵更狂。

        黑烟劫灵以九道劫痕锁链缠绕着那一道金雷,仰望苍穹发出邪然至极,霸道无双的苍笑声,擒着金雷肆意蹂躏,仿若在向苍天证明它的霸道,金雷被蹂躏的噼啪作响,疯狂挣扎着,奈何它越挣扎,九道锁链越是绷紧。

        “桀桀——”

        变异劫灵玩的甚欢。

        “杀!杀上九霄……”

        唐擎内心滔天般的杀机如滚滚浪潮席卷着内心,此时此刻的他,心境亦是唯我,天上地下唯吾独尊,敢破九天,敢踏九幽。

        “杀!杀!杀!”

        唐擎捂着脑袋,闭上双眸,神色之间有些痛苦,唯我之心与本我之心正在疯狂激斗。

        你怕什么,想你修行之时,承载师尊他们的希望,明明渡过九天仙劫,九天仙门却不为你开,苍天亲自动手,毁灭你的肉身,让你梦想破灭,对师尊愧疚至今。

        你怕什么,想你散仙之途,九天不收,九幽不要,天地不容,但你从未放弃,安分守己,从不触犯天威,从不触及法则,从不破坏秩序,可又怎样,你一念生,它劫难降,你一念落,它劫罚临,短短一百余年,降下九道劫难,苍天早已改变法则与秩序,要将你置于死地,要将你彻底抹杀,苍天连自己制定的法则与秩序都无法遵守,你又何必去遵守。

        既然苍天有负于你,你为何不逆天而上。

        九天不收,你便踏上九天,杀遍九天之仙。

        九幽不要,你便坠入九幽,屠尽九幽之魔。

        天地不容,你也无需容它,让这天地充满仙泣魔嚎,灭九天,屠九幽,让这天地以你为尊!

        杀——

        “我不怕,也从未怕,纵然要杀遍九天之仙,纵然要屠尽九幽之魔,纵然要这天地充满仙泣魔嚎,我也要凭借我自己。”

        呵哈哈,我便是你修出来的劫灵,我的存在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劫灵,你当然是我修炼出来的,不过,我想你错了,我说凭借我自己,指的不是力量,而是内心,一颗本我之心。”

        呵哈哈,你的本我之心有着太多牵挂,太多情感纠葛,如此,根本无法直至苍天,快进入唯我吧,唯我之内,傲视苍穹,可践踏天地。

        霎时!

        唐擎猛然睁开双眸,心念动,本我之怒,“我便是我,何须你来唯我,滚回去!”他这一怒,直至本心,瞬间就将唯我心境驱除出去,不知过了多久,周身黑烟开始消散,而他那张俊秀的脸庞不再邪然,双眸之中杀机也不再浓郁,一切的一切都渐渐恢复如初。

        唐擎落至圣台,望着早已昏迷过去的上官绮雪,而后抱起他,御风离去。

        时至正午,烈曰骄阳。

        阳光洒落而下,照耀苍茫大地。

        雍阳城,不,现在已经没有了雍阳城,这一片区域漫天都是灰尘,狼烟滚滚,隐隐可以看见这里早已变成了一片废物荒漠,不管是树木还是建筑以及其他都被碾压成了粉末,阳光洒落而下,废墟荒漠之中甚至有些晃眼,微风吹过,拂起一抹沙尘。

        整座雍阳城都变成了废墟沙漠,唯有一个地方却完好无损,那就是圣台。

        而在圣台的周围那些荒漠之中依稀可以看见一堆堆白骨,却也在微风中渐渐消散,犹如被风化一般,死了……在圣台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死了,死的干干净净,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当虚空之中出现一个天窟时,当大地剧烈颤抖时,城内所有人都在慌忙逃跑着。

        在雍阳地界边境的一片山林之中,这里虽然没有变成废墟荒漠,不过树木已是被连根拔起,地面上道道沟壑清晰可见,越往里面走,越是一无所有,三辆马车艰难的跃过坎坷的山林,马儿却再也走不过去,马车停止,从上面跳下来的一个人,这人身形较壮,两条手臂**在外,肌肉一块快隆起,着实惹眼,他望着前方的废物荒漠,揉了揉眼睛,咧嘴失声呐喊,“俺了个亲娘啊!这到底是砸了个回事。”

        此人正是田金刚,而和他在一起的还有雷洪、葛飞以及碧衣等人,就在雍阳城发生剧烈颤动时,他们就收拾衣物趁乱逃了出来,由于当时的情况实在太过慌乱,和帮内的其他弟兄走散了,只剩下他们几个。

        田东霸望着眼前的废墟荒漠,也是咧着嘴,咱家咱家的说不出话来,碧衣望着,早已惊吓的不知所措,雷洪和葛飞心中亦是有着万般震撼,这到底有多强大的波动才能把整座雍阳城碾压成废墟荒漠,二人对视一眼,因为他们都猜测出这可能和唐擎有关,因为大地颤抖就在唐擎离开不久后发生的,至于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

        “不知道唐擎怎么样了。”

        田金刚也有些担忧,思忖片刻,道,“老爹,不如咱们进去看看?”

        “儿子啊,你不要命了。”田东霸使劲摇着头,随手找来一块石头仍了过去,这石头落入荒漠中,就如同落入大海中一样,瞬间就被淹没了。

        田金刚只感头皮发炸。

        田东霸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道,“妈了个巴子的,雍阳城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他娘的变成了这样。”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人从天而降,这是一个年轻男子,赤着上身,九道痕迹缠绕其上,左右双肩黑白符文,俊秀的脸蛋有些苍白,面无表情,眉宇微微凝皱,怀中抱着一个昏迷的女子。

        “唐擎!”田金刚忽然一怔,而后咧嘴大笑,“见到你太好了!洒家还担心你跑的慢呢!”

        “天塌下来我也死不了。”唐擎淡笑一声,转而询问,“雍阳城没了,有没有其他住的地方?”

        “有!”田东霸见识过唐擎的实力,对其佩服万分,道,“咱家在金奉城还有一座庄园。”

        “那就劳烦田帮主了。”

        “客气个啥。”

        葛飞和雷洪刚要说话,唐擎却是起先说道,“先找个住的地方再说。”

        几人没有多说什么,乘着三辆马车飞快离去。

        ……

        下午之时,雍阳地界依旧是尘土飞扬,狼烟弥漫,不少人趁乱逃了出去,回到地界边境时都纷纷止步,望着前面如深海般的废墟荒漠,他们再也不敢前进,他们不知道城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没过多久从东西南北各个方向都可以看见一道道天虹,他们知道这些都是元之境的修士,因为唯有元之境修士才可以御剑飞行。

        这些修士或是感应到天罚之眼而后赶过来,或是感受到那一股强大的波动赶过来,当看见这废墟荒漠时,一个个都是震惊失色,心中万分疑惑,到底是谁引起的天罚,因何引起。

        天劫对于他们来说遥不可及,天罚亦是一样,因为只有触犯天威,触及天地法则,破坏天地秩序之人才会引来天之惩罚,天罚之威有大有小,看你触犯的情况而定,降下的天罚也不同,比如天缘道侣之间,若是发生意外的话,很可能就会引起天缘之罚,这也算天罚的一种,不过这种天罚针对的是二人之间那一抹天缘。

        望着这片废墟荒漠,匆忙赶来的修士们胆颤心惊,内心极其惊讶,到底是谁,到底干了什么,竟然引得这般恐怖的天罚,一座城池被碾压成了沙漠,这还是头一次遇见。

        更让他们想不通的是,整座城都变成了废墟沙漠,怎么唯独那圣台却完好无损。

        时至傍晚,越来越多的修士从四面八方闻讯赶来,其热闹程度完全不亚于异常修行盛会。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0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