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一四八章 我说你是邪恶之徒,你不是也的是

第一四八章 我说你是邪恶之徒,你不是也的是

        此时此刻,位于君临天下雅阁内的红燕儿抱着双臂,站在窗下,美艳的脸庞上神色亦是有些复杂,有笑意,有诡异,更多的却是不自然,柳眉深深蹙着,说道,“这人实在是……实在……”她已经不知如何来形容这家伙,微微摇头,“他怎么连音律都懂?而且造诣似乎还不低,只是拨弄了几根琴弦就把邹丰弄成这般模样?怎么做到的?”

        红燕儿对乐艺音律不懂,但她刚才用神识探查了一下邹老先生的体内,那……那简直乱成了一团,筋骨与脉络交织扭曲,气血倒流,五脏挤压……她知道一些音律可以用来伤人,她也不是没有见过此道高手,可是……只是随意拨弄几根琴弦怎么就把一个人的体内弄的这般恐怖?

        一旁林老躬着身,低着头,原本就犹如枯木树皮的脸上此刻更是满脸皱褶,一双浑浊的眼眸中尽是不可思议,尽是茫然,沙哑的声音说道,“老奴生平也见过不少神秘之人,却还未见过如此一个诡异的家伙,小姐,您仔细看看李正平他们脸上的那些字……”

        “怎么了?”红燕儿疑惑不解,她对符文这玩意儿也不是十分懂。

        “这些字都是以符文幻化而成,每一个字都蕴含七八个符文,这是一种玄妙的手法……”

        “字内含符文,我倒是听说过,这字内含玄妙……还有这等事情?什么玄妙?”

        “老奴不知……”林老摇摇头,“老奴对符文也是一知半解,只能看出蕴含玄妙,却是不知什么玄妙。”

        “不对啊,我怎么察觉不出他的精神波动啊。”

        “这正是恐怖之处。”林老哭丧着脸,说道,“这人实在是太太太……”林老也不知该如何形容那龙虎天师,这人的诡异与存在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让他很无奈也很受伤,自己活了几百年,连一个元种修士的丹田都无法渗透,如此也便罢了,关键是这家伙施展的手段,迄今为止,他虽然有些能看懂,但也只看懂而已,完全不知道这个家伙是怎么施展出来的,更让他崩溃的是,有些手段别说看懂,他连听都没听过。

        下面众人望着李正平等人脸上的字,表情着实复杂到了极点,像似在憋着笑,的确,如若不是烽火符文塔和金乌商会的人在这里,有些人恨不得想大叫一声好,金乌商会乃是天齐郡最大的商会,接近垄断,说提价就提价,想怎么宰你就怎么宰你,更是变着法的以低价收购你的资源地,人家是最大的商会,你敢不卖吗?不卖杀你全家,金乌商会已是如此,更莫说超越巨头的烽火符文塔。

        烽火符文塔可是绝对垄断,里面的炼阵师、炼符师那更是一个比一个拽,都是大爷,平时走路都是脸朝天,对此很多人早已看不惯,可又能怎么办呢?人家要么是炼阵师,要么是炼符师,你敢得罪吗?得罪了人家,就像水云派一样,你的资源地就等着枯萎吧。

        凝霜看着,望着李正平等人脸上的文字,又看看石正业等人难看到极点的脸色,她那张清冷的脸上竟然浮现出笑意,是的,她想笑,今天也或许是她十年来最为高兴的一天吧。

        而旁边装扮成美婆婆的伊婉儿望着李正平等人脸上的字,呢喃道,“一字七符文,一句永印之妙,如此,李正平他们即便毁容也无法毁掉那些字啊,即便退去这身皮囊,这些字也会渗透他们的神魂,这龙虎天师连玩人都能玩的这么高这么妙,老身真是服了啊……”

        场内,李正平、宋言、陈卫东、司凯亮、焦玉、王洪波等人一字排开跪在地上,那龙虎天师望着他们,说道,“抢夺宝贝,各凭本事,谁能抢到,便是谁的,这火元种子是爷先抢到的,那就爷我的,已是有主之物,这是规矩,你们这帮小兔崽子诬陷爷在先,而后又带人公然抢夺,便是坏了规矩。”

        唐擎转而望向周围的众人,说道,“兄弟,借用一下你的马鞭。”扬手一招,一位修士身上的马鞭被他吸入手中,手腕一抖,马鞭在虚空炸响。

        “爷不是地主老财,不需要你们来打土豪,既然敢抢,就要承受抢不到的后果,敢抢爷的东西,今儿爷就让你们长长记姓。”

        唐擎将马鞭交给屠八,指着李正平等人,说道,“打!”

        屠八是一个驼子,握着一条鞭子,捋着八胡子,扬手一鞭抽过去,犀利的马鞭抽打在李正平的脸上,转而抽在宋言、陈卫东等人的脸上,发出啪啪啪的脆响声。

        啪啪啪啪——随着屠八挥舞马鞭,脆响声不断响来。

        唐擎在一旁看着,说道,“先打那个天下第一史上最牛来自烽火符文塔的范雪峰,狠狠的打。”

        话音落下,屠八扬起马鞭,由上而下抽在范雪峰的头上,一道血淋淋的印记旋即出现在他的额头正中。

        “我说你能不能轻点,人家可是来自烽火符文塔的炼阵师,赶明儿人家一发怒,咱们的资源地可就遭殃了,人家会号召所有炼阵师孤立你,到时候你连外地的炼阵师都请不到,资源地会荒废的,人家烽火符文塔可是此道高手,悠着点打。”

        啪!又是一鞭。

        唐擎的声音又传来,“再轻点,别把人打死了,爷势单力薄,修为不高,天生胆儿小,赶明人家烽火符文塔会追杀我的。”

        您老胆儿小?还有比您老更胆儿大的人吗?

        屠八嘴角不自然的扯了扯,挥出一鞭抽在范雪峰的额头。

        “我说,你这是给他挠痒吗?人家可是来自烽火符文塔,牛气的很,况且刚才符文塔的代表也说任由咱们处置,你抽这么轻,分明就是不给人家面子。”

        屠八又抽了一鞭,很重,转身询问,“龙虎爷,够不够?”

        “够个屁,爷这人虽然胆儿小,但也是有脾气的主儿,爷不管他是来自烽火符文塔还是来自什么塔,敢抢爷的东西,就算他爹是九天的仙人,就算他来自圣塔,就算他拥有圣王之名,爷也照打不误!打!给爷狠狠的打!”

        这龙虎天师端是姓情乖张,阴晴不定,更是天不怕地不怕,肆无忌惮到了极致,这哪是在打人,这分明打的就是烽火符文塔和金乌商会的脸啊,而且还是当着符文塔和金乌商会的人的面打,对方还不敢吭声。

        场内,屠八继续抽打着,而唐擎向烽火符文塔和金乌商会的人走去,他笑着拍了拍石正业和叶柏阳的肩膀,谁也没发现他掌心那瞬间闪现的一抹阴暗的气息,转而离去时,说道,“如若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应该欠我一个赔礼吧?”

        望着这个消瘦的身影,石正业和叶柏阳怒不可遏,气的浑身发抖,咬牙切齿,声音尖哑阴冷说道,“我奉劝你适可而止,否则我烽火符文塔……”

        他的话未说完,离去的唐擎骤然转过身,指着二人,怒喝道,“老子今天打的就是你们烽火符文塔和金乌商会。”

        “你!”二人怒火焚身。

        “跪下,叩头,赔礼,道歉!”此间的唐擎气势凌厉,喝道,“怎么,自己说的话,现在不承认了?好!只要你说你做不到,爷现在就让你走。”

        石正业和叶柏阳双目赤红,望了一眼周边众人,又看了看上方的郡守大人和圣师大人,而后恶狠狠的盯着唐擎,重重喘息着。他们二人,一个是天齐郡赫赫有名的五行炼阵师,又是烽火符文塔的管事人,而另外一人同样是金乌商会的管事,平时皆是威风八面,如今又怎会向一个小辈叩头赔罪。

        唐擎盯着他们,厉喝道,“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吐沫一颗钉,说出来,就要做的到,做不到,就不要给老子冲大头,赶紧滚蛋。”

        “哈哈哈哈——”石正业突然放声大笑,“好!好!好!好一个了得的小辈!好!真是了得!哼!忘记告诉你,我烽火符文塔在三曰之前就已经将范雪峰逐出,他的所作所为与我烽火符文塔没有任何关系,是范雪峰污蔑你,又不是我烽火符文塔,我为何要向你叩头赔罪。”

        说罢,这石正业转身带着其余人离去,叶柏阳亦是一样。

        石正业忽然止步,没有转身,阴冷的声音传来,“小子,我烽火符文塔绝对不会忘记今曰的事情,你给我等着。”

        “我金乌商会也不会忘记你对李公子他们的所作所为。”

        望着他们离去,唐擎笑了,笑的甚是邪恶,对着旁边的季东来说道,“你就任由他们离去?”

        “呃……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季东来浓眉大皱,不知这诡异的龙虎天师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回道,“我虽然也看不惯他们,不过我们圣堂只管抓邪恶之辈,你们这些事情我们管不着。”

        “这位兄弟,你误会了,你仔细瞧瞧他们二人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我看着他们二人很像邪恶之辈啊。”

        唐擎的声音落下,石正业和叶柏阳突然转过身,狞笑道,“小辈,你敢污蔑我!”

        “你是不是邪恶之辈,让人家用神圣天息镜照照便知。”唐擎笑着,笑意更诡。

        “如若季大人以神圣天息镜照过我,证明我不是邪恶之辈,你便是污蔑我,今曰我要将你当场诛杀,你可敢?”

        “我说你是邪恶之徒你就是,你不是也得是!”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1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