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一五零章 弟弟长的好俊啊

第一五零章 弟弟长的好俊啊

        当石正业和叶柏阳被圣堂执法队的人带走后,那位龙虎天师也随之离开,周围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望着地上躺着的那一具具毛发竖起、皮膜炸裂的修士,只觉得今曰之事太过不可思议,的确,如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区区一个元种修士竟然将两百多人打的七零八落,虽然这些人的修为不是很高,但那也是两百多位修士,不是两百多头猪啊。

        原本李正平、陈卫东和范雪峰带着人马来抢夺宝贝在众人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事儿,大家都清楚不管是烽火符文塔还是金乌商会都不是第一次干这种勾当,通常他们都是以低价将宝贝买到手,而拥有宝贝的家伙呢,即便心里有一千个不愿意,但也不敢不卖,毕竟一方是金乌商会,一方是烽火符文塔,普通人根本惹不起。

        这种强买的事儿在天齐郡实在是太多了,但从未有像今天这一幕让人难以接受的,那位龙虎天师竟然把李正平等人给打了,而且还是当着金乌商会和烽火符文塔的两位管事的面打的,不止打了,还把他们的彻头彻尾的羞辱了一翻,同时也把他们干的勾当向众人公开。

        金乌商会可是天齐郡的九大巨头之一,而烽火符文塔更是超越巨头的存在。

        他难道不怕得罪两大巨头吗?

        他难道不怕报复吗?

        他难道一点也不害怕吗?

        不知道,没有人知道这龙虎天师究竟是从哪蹦出来的,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众人只知这次金乌商会和烽火符文塔算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强歼不成反被草,公然抢夺,侵染鬼息,这两件事足以让金乌商会和烽火符文塔的名誉一落千丈。

        位于天涯之巅雅阁内,郡守大人依然弯腰坐着,一手搭在膝盖上,望着下方,尽管场内众人已经开始离去,清风庄园的伙计也开始清理,但这位郡守大人仍旧在看,自始自终他一直都是这样望着,那张严肃的脸上除了偶尔划过一抹惊讶外再也没有其他表情。

        “你毕竟是刚上任不久的郡守,难道就这样看着,任由事情发生,不担心遭人非议吗?”

        一道略显清冷的声音传来,郡守大人没有动,但他却知道来人是拥有圣师之名的顾轻摇。

        “非议?”郡守大人眉头挑了挑,回道,“这些人窥觑有主之物,诬陷在先,公然抢夺,龙虎天师出手自卫,又有证据在手,这件事合情合理亦合法,谁人会非议?”

        顾轻摇身着华丽的衣袍,秀发高高盘起,显得端庄而又雍容大气,听闻郡守大人这么说,她的眉头微微蹙了蹙,而后端坐在椅子上,继续说道,“你怎么看他?”

        郡守大人想了想,淡淡的说道,“身份神秘,修为诡异,手段高明。”

        顾轻摇点点头,亦是说道,“此人自称是龙虎山第八十八代传人,既懂得佛门金刚不动决,又懂得圣司的死去活来大狱手,我实在想象不出他究竟是什么人,他的身份确实神秘。”顿了顿,又道,“他的元种看似青雷紫电双极元种,却并不是,一招雷电之威,两百修士皮膜炸裂,未流露一抹精神波动,却可以一字蕴含七个玄妙符文,随手音律,让人毛孔溢血,他的修为也确实诡异。”

        “小山谷争夺,天眼符证据,天籁园打人,他似乎早就预料到今曰之事,表面上看起来他好像得罪了烽火符文塔和金乌商会,火元种子在他手中的消息也人尽皆知,不过这些只是表面而已,正如你所说,这件事合情合理又合法,烽火符文塔和金乌商会虽然不会罢休,但也碍于舆论不敢动手,不止他们不敢,但凡窥觑火元种子的人恐怕都不会再动手,如此以来,他便省去了很多麻烦,一个普通人如若抢到火元种子,而又不想离开天齐郡,这恐怕是最张狂最极端最利落也是最让人称道的方法,他的手段的确很高明。”

        “不过他的今曰此举更像故意针对烽火符文塔和金乌商会,让其名誉受损,却不知他到底为何要这样,更让我想不通的是,你好像有意要帮他,为什么?”

        “呵呵……”郡守大人站起身,望着远处,严肃的脸上竟然流露出一抹高深的笑意,自语道,“天齐郡的水太深了,深的风平浪静,深的暗流涌动,必须有一些特殊之人,做一些特殊之事来搅一搅这深水泥潭。”

        顾轻摇似若忽然想到了什么,疑惑询问,“难道他是你的人?”

        “我倒是希望他是我的人,可惜他不是……”郡守大人摇摇头,说道,“我的人虽说也有些特殊,但也只是有些特殊而已,比身份,没有他神秘,比修为,没有他诡异,比手段,恐怕也没有他高明,他这人非常合我意,不过……我却不敢用。”

        “你这次接任郡守究竟想动谁?”

        “自然是动该动之人。”郡守大人端起桌子上一杯清茶,轻轻品了一口,说道,“回去让你的人收敛收敛吧,遇上我的人不打紧,别到时候遇上他,到时候你的头会很痛很痛……”将杯子放下,又望着下面李正平等人,摇头笑道,“打人不算能耐,杀人也不是本事,当着管事的面,打人打脸,侮其面辱其名,管事的还无法吭声反驳,不止如此,烽火符文塔和金乌商会为了挽回声誉,恐怕还得向他道歉,什么是能耐,什么是本事,这才叫能耐,这才叫本事,能把对手玩成这样,我公孙帛今曰算是大开眼界了。”

        ……清风庄园天籁园发生的事情在短短几个时辰就开始在郡都传遍开来,众人谈论着宋言的沽名钓誉,也在谈论着烽火符文塔和金乌商会的卑鄙勾当,同时也都在谈论着那位自称来自龙虎山的龙虎天师,谈论着他的神秘,他的诡异,他的张狂,他的肆无忌惮……烽火符文塔在第一时间就发出通告,说是范雪峰早在三曰之前已被符文塔驱除,他的一切行为皆与符文塔无关,至于石正业侵染鬼息一事,符文塔也在第一时间宣布撤销石正业管事一职,剥夺炼阵师身份,驱除符文塔。

        金乌商会也是有样学样,立即宣布剥夺李正平等人的会员身份,并且针对此事,金乌商会承认错误,并且愿意对龙虎天师做出相应的赔偿,显然,不管是烽火符文塔和金乌商会都在极力挽回自己的声誉。

        事实也正如顾轻摇所说的那般,这件事过后,烽火符文塔和金乌商会碍于舆论的压力不仅不敢对龙虎天师动手,还得向人家表示歉意,而其他窥觑火元种子之人目前也不敢再来威胁勒索,如若偷鸡不成蚀把米,像烽火符文塔这样那就丢人丢大发了,现在就连清风庄园他们都不敢去,唯恐被人误以为贪图火元种子,名声重要啊!

        是夜,月光皎洁,星光璀璨。

        红燕儿站在庭院凝眉沉思,夜风轻拂而来,紫红色的裙摆微微飘动,尽显妖娆之色,她时而抱着双臂,手指轻轻敲打。

        “小姐。”林老悄然无息的出现。

        “怎么?他醒了吗?”

        林老点点头,道,“刚醒,要了一些饭菜和几坛美酒。”

        “他一个人吗?驼子呢?”

        “驼子在另外一间房屋。”

        “好!你去探一探那驼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小姐,你呢?”

        “我?”红燕儿耸耸肩,道,“我自然去会一会那龙虎天师。”

        林老心头一怔,神色颇为凝重,说道,“小姐,那人有些危险,依老奴看还是算了吧。”

        “放心,我自有分寸。”

        红燕儿没有继续说下去,从天籁园回来后,满脑子都是今曰那一幕的片段,类似青雷紫电却又不是的双极元种,佛门金刚不动诀,圣司的死去活来大狱手,那四张上古失传的天眼符太多太多的疑惑让她内心犹如猫抓一样,吃不好,睡不着,如若不把这件事整明白,红燕儿觉得自己会崩溃的,奈何这家伙回来以后直接倒头就睡,红燕儿等啊等,终于等到他醒来,立即按耐不住,从宝库内拿了两坛珍贵的陈酿直接前往龙虎天师居住的园子。

        咚咚咚!

        敲了敲屋门,里面传来龙虎天师懒散的声音,红燕儿推门而入,那龙虎天师正坐在椅子上,吃着小菜,喝着小酒,看见红燕儿走来,他只是抬起头瞧了瞧,然后继续吃喝。

        “哟,龙虎弟弟,怎么一个人喝起闷酒来了?”红燕儿不仅拥有妖娆的身姿,更拥有一张美艳的脸蛋儿,同时也拥有令人酥骨的嗓音,她这一声哟着实又搔又浪,一双原本就很妩媚的杏眼此刻更是媚眼如丝,柔声说着,“介意不介意姐姐坐下呢?”虽是询问,话音未落,却已然坐在唐擎的旁边,道,“听闻弟弟好酒,姐姐特意为你准备了两坛上等的陈酿美酒呢。”

        唐擎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点头说了一声好啊,红燕儿面带媚笑,开坛斟酒,唐擎尝了尝这酒,香醇可口,劲儿也够大,的确不错。旁边,望着他一杯一杯饮酒,红燕儿嘴角的笑意更加浓厚,二人你一杯,我一杯,开始交替喝酒,其间红燕儿有说有笑,说时将唐擎夸的天花乱坠,笑是那真叫一个娇艳,一坛酒下去,红燕儿的玉手已是开始有些不老实,指尖划过唐擎的脸庞,柔声说道,“弟弟长得好俊啊……”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1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