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一五七章 元开九叶

第一五七章 元开九叶

        晒过太阳后,唐擎并没有外出,而是将房屋封闭起来,布置了一个阵法后开始修炼起来,他虽然拥有九劫散仙之躯和大地之体,肉身之强悍,无人能够撼动,不惧任何人,但也只是其他人难以撼动而已,如若不祭出劫灵的话,仅凭借自己现在元种的修为,战斗力不是那么高,打起架来也不是那么利索,而他的劫灵一旦祭出,散仙身份可能就会曝光,到时候引来仙人那就大大不妙。

        当然,引来仙人,唐擎也绝对不惧,杀了便是,关键是祭出劫灵后,心境就会进入唯我,那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心境虽然很爽,但暂时来说他还无法接受,总觉得进入唯我后自己已经不是自己。

        既然已经决定逆行而上,自然不会荒废自己的第二本源,他还指望着凭借第二本源来弥补自己生平最大的遗憾,所以,他要修炼,疯狂的修炼,为弥补曾经的遗憾,也为向苍天证明自己。

        对于修炼,唐擎还是非常自信的,当年他可以用短短二十五年时间问鼎巅峰,这次他有信心用的时间更短更少,如若不是罚雷这玩意儿太过强大,以他的能力一个闭关连跳三级也不是什么问题,时至深夜,唐擎已经闭关一天一夜,此刻的他盘膝静坐,黑烟劫灵缠绕其身,随着他双手连连掐动,黑烟劫灵疯狂蹂躏着似若金龙的罚雷,每一次蹂躏,罚雷都会迸发出数不尽的雷光,这些雷光刚出现,顷刻间就被唐擎尽数吸入体内。

        劫灵邪异霸道而又凶残,罚雷愤怒猖狂剧烈挣扎。

        九道锁链,万般雷光。

        唐擎双臂舞动,双手十根手指疯狂掐动,浑身毛孔张开,吸食着万般雷光,就这样,他足足吸食了一天一夜,而他丹田之内原本犹如婴儿拳头大小般的元种也在以极其不可思议的速度成长着。

        此间,唐擎眉宇间尽是桀骜,一双眼眸大睁开来,霸道之光,睥睨千万,双臂伸展,而后向胸前合十,带起道道残影,犹如千手帝王,缠绕其身的劫灵发出桀桀的笑声,九道锁链似如手臂,三条锁链锁住罚雷的顶端,三条锁链锁住罚雷的中段,三条锁链锁住罚雷的末端,而后猛然一拧,噼里啪啦一阵脆响,罚雷瞬间缩小一圈,数不清的雷电之光被拧榨出来,瞬间将房屋充满。

        这般雷光威力甚大,就连唐擎布置的阵法都开始扭曲起来,眼看就要承受不住,唐擎暴喝一声,双肩一摇,身躯抖动之时,身上的衣衫瞬间溃散,长发肆意摇摆,古铜色的肌肤皮膜炸裂爆响,仔细看去,他全身一个个毛孔竟然在这一刻犹如漩涡一样,扭曲旋转。

        随着唐擎张开嘴,猛然一吸,周身所有毛孔肆意旋转,绽放出万般璀璨光华,犹如虚空之中数不尽的星辰一样玄妙,更如同无尽之海突然出现无数漩涡一样恐怖。

        一吸,周边的雷光瞬间少了三分之一。

        再一吸,尽数雷光全部被他吸入体内。

        唐擎的肉身剧烈颤动,每一寸皮膜,每一根筋骨,每一丝血液都在承受着万般雷光的碾压,他固守心神,疯狂吞噬转而凝聚,以劫灵之威将万般雷光全部挤进丹田之内。

        丹田之内,似若一个小天地,随着万般雷电之光瞬间冲进来,这方天地似若天崩地裂,电闪雷鸣,那如同婴儿拳头大小的元种不知何时已然衍变成一个漩涡,开始吞噬着数不尽的雷电之光,越吞噬,漩涡就越疯狂,砰的一声炸响,突然之间,元种竟然冒出一颗芽苗来,元种继续吞噬,芽苗疯狂成长,犹如蛟龙般盘旋蜿蜒而上直达顶端,转而凝出一片金光闪闪的叶子,接着两叶、三叶、四叶……直至丹田之内的万般雷光尽数被吞噬后,已然凝出九片电闪雷鸣的叶子。

        丹田之内,一方天地,唐擎的元种已然消失,换之而来的是一颗参天大树,这树万般根,盘踞大地,万般枝遮挡苍穹,九片树叶,左侧四片,右侧四片,一片位于正上。

        这方天地,电闪雷鸣,仿若天地之间唯独如此一颗大树在此间屹立。

        劫灵消失,一切归于平静,唐擎再也忍受不住,只觉喉咙一甜,喷出一口鲜血,他抹了抹嘴角,瞧着手上的鲜血,摇摇头,笑了笑,“这玩意儿太他娘的厉害了。”

        唐擎本想一鼓作气,直接跃过元开九叶,再开元花,奈何阵法可能承受不住,而且自己的肉身经过万般雷光的摧残,不管是皮膜还是筋骨乃至五脏都被蹂躏的不轻,得休息休息缓一缓方能继续,刚站起身,只觉浑身每一寸肌肤传来撕裂的疼痛,不禁让他倒吸一口冷气,咬着牙,甩了甩脑袋,道,“下次吸食的时候得细嚼慢咽才是,这样狼吞虎咽的实在让老子有些受不了。”

        坐在椅子上,唐擎查看了一下丹田的情况,笑了笑,道,“元开九叶……呵呵”说起元开九叶,他就不禁想起当年在上清宗修炼的时光,还清晰记得那个时候与小师妹打赌称自己能够在九步之内,让元种一步开一叶,九步凝结九叶,结果他真的做到了,小师妹为此给他捶了一个月的背。

        每次想起当年修炼的时光,唐擎的脸上总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欢乐,然后神色便黯然下来,上清宗的时光虽然是他最美好的回忆,却也是他生平最大的遗憾,自己没能渡劫成功,辜负了师尊的期望,辜负了很多关心他的人。

        “呵呵……”唐擎咧嘴笑着,“一年,师尊,小师妹,上清宗的所有师兄弟,你们等着,一年之后,我定然重新踏入上清宗,曾经我带给你们希望,最后却让你们失望,这一次,我仍然带给你们希望,但绝对不会再让你们失望!”

        “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上清宗,没有人……我们失去的……我都要十倍百倍的重新拿回来!”

        “师尊,老宗主,你们就放心的为小师妹护法吧,水云派的事情交给我,一年,我要让天齐郡只有水云派,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欺我上清宗者,纵然拥有天地守护,我也要让他死无轮回。”

        ……这两天红燕儿很郁闷,因为她一直都在思考着一个问题,那就是龙虎天师究竟是什么人,这个问题想的她都快炸了,却依旧没有任何头绪,她也差人外出打探,奈何没有丝毫线索,那个家伙就像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一样,世界各地都没有关于他的任何情况。

        这个苦恼的问题让她十分纠结,像猫爪子一样不停挠着内心深处,让她吃不好,睡不好,很想冲过揪住那个家伙的衣领问问她究竟是什么人,更让她疑惑的是,这个家伙已经在房间里整整待了两天两夜没有出门,他究竟在里面做什么?红燕儿不知道,她问过屠八,屠八说龙虎爷在休息。

        今天早上刚起床,她又照例问了一句关于唐擎的情况,让她没想到的是林老竟然说龙虎天师一大早就出去了。

        “出去了?”红燕儿一愣,“去哪了?”

        “老奴猜测可能是去天水庄园了吧。”

        “天水庄园?哦,那我们也去。”

        这次换做林老愣了,问道,“小姐,我们去做什么。”

        林老这一问却是把红燕儿给问住了,是啊,他敲诈了天水庄园一块资源地,那是他的事情,自己去那里做什么?红燕儿不禁疑惑,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像着魔一样?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大概是太过好奇了吧?嗯,应该只是好奇,不然,还能是什么……前往天水庄园的路上,屠八在前面赶着车,唐擎悠闲的坐在里面,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唐擎每说一句话,屠八都小心揣摩,再而斟酌,然后才小心回应,这是屠八发自肺腑的恭敬,时至今曰,虽然跟随唐擎没多少曰子,但屠八已然佩服的五体投地。

        “龙虎爷,好像有不少人都跟着咱们呢。”

        屠八弯腰坐在前面,手持马鞭,一手捋着八字胡,双眼来回张望,自从离开清风庄园后,他一直都在四处观察,发现跟踪自己的不止一两个人,可是有好几波呢,这还只是发现的,其中隐藏神秘的不知道有多少人。

        “就让他们跟着吧。”唐擎自然也能察觉到,共有十二波人,至于这些人都是谁派来的,他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龙虎爷,您老在天齐郡现在大小也算个名人儿,在小的看来,这些人中有想要您的命的,有想利用您的,还有想打劫的,也有想探查您的底儿的,真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哟,你这小崽子的脑子还挺管用。”

        屠八赶紧谦虚道,“哎哟,龙虎爷,您就别调侃小的了,跟您老人家相比,小的这脑袋根本就是榆木疙瘩啊,您老做的事情,小的有很多都想不明白。”

        “什么事儿让你想不明白?”

        屠八心中大喜,知道龙虎爷是有大能耐的人,所以,这个绝佳的机会他自然不会问一些俗事,仔细想了想,这才问道,“龙虎爷,小的记得您以前说过,杀人只杀该杀之人,小的对此一直都不明白,什么是该杀之人,比如前两曰在天籁园,两百余人欲要抢夺您的火元种子,您为何只杀了几人,却只把那些人打伤了呢,难道他们贪图您老的东西,不该杀吗?”

        “什么是该杀之人啊,只要你杀了他可以做到问心无愧,便可以杀,触及底线者,皆可杀,说白了,只要过得了自己良心那一关,皆是该杀之人,一怒而杀,杀一个痛快,泄心头只恨,便是如此。”

        唐擎一叹,道,“爷是人,不是神,做不到视生命如草芥,所以只能择杀。”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1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