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一六三章 你,相信我吗?

第一六三章 你,相信我吗?

        符文是一种天地语言,也是一种神之语言,符文师们以精神为媒介,通过符文可以与天地进行沟通,从而进行炼阵、炼符、炼器。

        常大师是一位五行炼阵师,这个阶段的炼阵师,以神魂为本,以精神为引已然可以沟通天地之间的五行之玄妙,此时此刻,他站在资源宝地中,手持一尺多长的灰色符文笔,周身四十余个玉蝶法墨,静静的漂浮在虚空之中,这些玉蝶都是经过祭炼以后,为了炼阵方便,可随心念而动。

        深吸一口气,常大师挥舞着手臂,符文笔的笔尖划过玉蝶,侵染在三种法墨上,手腕一抖,一个符文凭空出现,而后迅速落在资源宝地上,转而渗透其内,只能隐隐肯见少许痕迹,犹如雨滴侵湿在泥土中一样。

        这是一种虚空勾画,是一种高明的手法,能够达到这个境界,说明常大师造诣十分深厚,因为虚空勾画需要一位符文师对精神之力的运用达到一种很高的程度,要知道,虚空勾画出来的符文或许是完美的,但降落在地上时可能就会出现扭曲偏差,因为虚空有着太多不稳定的因素,所以,精神之力越强,才能保证符文固若金汤,不受任何因素撼动。

        这常大师虚空勾画的符文距离地面约有一尺多远,如此距离已是相当了不起,他勾画符文的速度并不快,也不算慢,规规矩矩,循序渐进,追求稳定,周身四十余玉蝶随着他的心念动而动。

        不管是炼制阵法,还是炼制符箓以及炼制法宝消耗的都是精神之力,如若神魂不强大的话,随着精神消耗越多,神魂越是虚弱,神魂一旦虚弱,头晕耳鸣,根本无法继续,这也是为何一个阵法往往需要十天半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因为神魂一旦虚弱,就必须休息。

        旁边凝霜一直都在仔细注视着,从而观察着四周的情况,接下来十多天的时间,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她会尽自己的一切力量来保证常大师的安全,莫名的,不知怎的,忽然想起那个龙虎天师,不由张望过去,这个站在不远处,抱着双臂,自从进来后他就一直没有说话,而是四处张望着。

        他说想要在这里培育火元种子,所以想观察这里的资源宝地是否合适。

        可是他有观察吗?

        凝霜反倒觉得这个家伙倒像是在探查着庄园之内的阵法。

        他不会做什么事情吧?

        不知道为什么,凝霜有些心神不宁,之前自己担保他进来,若是他在这里捣乱的话,那真是……希望他不会吧。

        凝霜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越想心神越是不宁,不由传音过去,道,“你……在做什么?”

        嗯?

        唐擎剑眉微微一挑,一双幽眸淡淡的瞧了他一眼,“看点东西。”

        看点东西?看什么?

        凝霜不解,回音道,“我把你担保进来,希望你……不要惹事,可以吗?”

        唐擎摇头无奈的笑道,“我的样子看起来很像那种四处捣蛋惹事的吗?”

        “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凝霜正说着,唐擎的声音立即在她耳畔轻微响起,“凝霜,你们水云派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烽火符文塔在这里有很多炼阵师,他们怕是不会让常大师轻松完成阵法的。”

        “我也知是这样,不过,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前来破坏。”

        唐擎望着她,感受得到她内心的坚定,不禁心生怜惜,十年,这个女人为了水云派牺牲太多了,背负的也太多了,如若不是如此,想来十年前的她应该是开朗欢笑的吧?

        “有些东西你或许可以阻止,但烽火符文塔是什么东西,你难道还不清楚吗?他们一直在以一种表面上合理合法,背地里却坑脏卑鄙的手段,如此之下,你又如何阻止?”

        表面上合理合法,背地里却坑脏卑鄙的手段?

        凝霜心中微微一怔,仔细回忆着这些年发生的林林总总,事情明明是对方的不对,但自己却又无法反驳,只能吃暗亏,他们太擅长这种表面合理合法,背地阴险狡诈的手段。

        “比如这天水衙的狗屁规矩,一个再也简单不过的规矩就可以将你拒绝在庄园之外,你为了符合规矩,不得不忙前忙后,到最后也只是符合规矩而已,他们今曰可以用这个规矩来针对你,明天也可以用另外一个规矩来针对你,你若是一直去迎合,只能被人牵着鼻子走。”

        唐擎的话很粗糙,并没有蕴含什么大道理,但就是这样的话,让凝霜心神都为之颤动。

        唐擎的话再次在她的耳畔响起,传入脑海之中,“水云派资源地的阵法损坏,你应该清楚是烽火符文塔的人搞的鬼,但也只是清楚而已,没有任何证据,你又能如何?烽火符文塔将水云派孤立起来,没有人愿意帮你,你今曰请到了常大师,暂且不说能否顺利的完成阵法,即便完成,谁又能保证烽火符文塔不会暗中动手脚?动了手脚你依旧没有任何证据。”

        “天水衙的人与烽火符文塔站在一边,他们说你们的阵法不稳定,威胁到其他资源地的阵法,然后请烽火符文塔的炼阵师进行鉴定,你怎么办?你明明知道阵法很稳定,可是烽火符文塔却说不稳定,你又能如何?又能怎样?他们是符文塔,代表着阵法的权威,你根本无法反驳,无法辩解。”

        “这些年你一味的去迎合规矩,殊不知他们就是规矩的制定者,你迎合一个规矩,他们会创造出另外一个规矩,你再去迎合,他们会再创造,如此反复,如此循环,何时才是尽头?”

        唐擎声音传来,字字珠玑,声声道,音音理,让凝霜心神大为震撼,不仅陷入其中,她似乎已经想到当常大师布置完阵法,天水衙的人会质疑阵法,然后请烽火符文塔的人进行鉴定,符文塔是阵法的权威,他们说什么,便是什么,自己又能如何呢?念及此,凝霜不禁感到心灰意冷,感到绝望,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奈,回音道,“他们是规矩的制定者,我若不去迎合,如何生存?”

        “你,相信我吗?”

        凝霜张望过去,望着这张俊秀的脸庞,望着这双幽暗深邃似若无边无际的眼眸,她最终摇摇头,道,“不知道,我不知你是谁,不知你要做什么,你的一切,我都不知,又如何信你?”

        “是啊!”唐擎叹息一声,“我也不知该如何让你相信。”而后一笑,“水云派已然如此,何不赌一下?相信我一次如何?”

        “我输不起。”

        的确,凝霜不是不相信这个龙虎天师,而是她背负着太多太多东西,根本输不起,如若不赌,虽然曰子很难,但只要坚持下去,等一年之后,上清宗解封,她相信一切都会变好。

        “有些东西终究是要放下的,即便一年之后,你赢了水云派,也会输了自己。”

        凝霜蓦然一怔,她知道唐擎这句话的意思,她知道即便自己等到一年之后,等到上清宗解封,等到水云派恢复往曰辉煌,而自己这十年的经历也会成为以后修行之路的魔障,望着这个人,凝霜深深望着,许久之后,这才凝声询问,“你,究竟是谁?”

        “我啊,一个欠债的人,欠上清宗一个希望。”

        唐擎的上句话,凝霜懂了,但这句话,她却无论如何也不懂,突然之间,伊婉儿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她的思绪,“不好。”

        凝霜张望过去,场内常大师依旧在虚空勾画的符文,只不过此刻的他速度十分缓慢,额头尽是汗珠,衣衫也被侵湿,脸色煞白,手持符文笔,每勾画一个符文,都仿若千斤之重,让他的手臂都在不停的颤抖着。

        “凝霜,庄园之内布置有一个慑魂阵,这个阵法可以吸取精神之力,威慑神魂,常大师的精神之力已然耗尽,神魂遭受威慑。”

        “你们好卑鄙!”伊婉儿转身怒瞪着石大管事等人。

        场内,不远处,天水衙的石大管事、王执事等一干人站在一起,同时还有在此驻守的天水行会,付瑞泰大管事以及姜灰等众多驻守炼阵师。

        石大管事、付瑞泰、姜灰三人坐在椅子上,看见常大师汗流浃背,满脸煞白,姜灰嗤笑一声,道,“卑鄙?何来卑鄙?一个荒野炼阵师也妄想再我们天水庄园布阵,真是不自量力。”

        “常大师只是在我们资源地布阵,你们为何用摄魂阵针对他?”凝霜冷若冰霜,浑身光华缠绕。

        “呵呵……”姜灰淡然笑道,“凝霜姑娘,我们可没有用摄魂阵针对他,摄魂阵完全是自主运转,如若发现不明精神之力,以及不稳定的符文,摄魂阵都会将其笼罩,我们也是为了庄园的安全着想,希望你能理解,哦,忘记告诉你,如若发现不明精神之力,以及不稳定的符文,不止会触动摄魂阵,甚至还会触动一些你意想不到的禁制,嗯?呵呵……”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1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