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一六六章 伫立此间,虚空勾画

第一六六章 伫立此间,虚空勾画

        凝霜是乃水云派的代表,如今在这里公开表明资源宝地从此脱离天水衙,而石大管事也当众回应天水衙从此不再负责水云派资源宝地的安全守护,对此,周围众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看这石大管事脸色铁青,眼中重重怒火,不停喘息着,显然被气的不轻,冷哼一声,一甩袖子,坐回椅子上。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场内那位长身而立正在专注祭炼玉蝶的年轻人,传闻这龙虎天师修为诡异,胆子奇大,更是拥有雷霆手段,难道他还懂得炼阵?可是……他明明没有精神波动,怎么能炼阵?

        没有人知道原因,所有人都在疑惑。

        万元、蔡成等人现在十分紧张,紧张的额头都是布满汗珠,这龙虎天师胡说八道也便罢了,怎么连凝霜竟然也跟着疯?二人你看我,我看你,询问之下,凝霜却是没有回应,她只是站着,只是望着,只是等待着,祈祷着,仿若已然决定听天由命。

        伊婉儿拄着拐杖来回踱步,看起来也有些紧张,内心暗道,这家伙不像是吹牛皮的人,他应该懂得布置阵法,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单单是布置阵法那么简单,看石管事等人的架势,怕是待会儿不止有摄魂阵,还有一些很厉害的禁制,而且还有青阳星云阵,伊婉儿刚才仔细探查过,这个阵法威力很大,以她强大的神魂也没有什么把握能够应付下来。

        他可以吗?

        就在伊婉儿疑惑之时,唐擎终于将常大师的四十余玉蝶全部祭炼完成,随手一撒,足足四十五个玉蝶整齐有序的漂浮在虚空之中,以前常大师的玉蝶泛着淡淡的光华,而现在这些玉蝶一个个却是雷电缠绕,扭曲变换。

        伊婉儿注视着,明亮的双眸泛着浓郁的疑惑,这还是常大师的玉蝶吗?他的玉蝶虽说也算法宝,不过却是只有法宝之名,没有法宝之实,除了能够心念而动,没有任何威能可言,大多数符文师所用的玉蝶也是如此,可是此刻漂浮在虚空之中的玉蝶,伊婉儿却从中感应到一抹特殊的波动,这波动像似威能的波动。

        威能?

        不可能!

        这家伙只不过重新祭炼了一下,在四十五个玉蝶上赋予自己的神识烙印,怎么会有威能?只有真正的法宝才有威能啊?难道说这些玉蝶都变成了法宝?

        开什么玩笑。

        有谁能够在不到一刻钟的功夫炼制四十五件法宝?况且也没见他炼制法宝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伊婉儿只觉得眼前这个家伙真的是太过不可思议,处处透着神秘,处处让人难以置信。

        唐擎纵身一跃,六米之高,伫立在虚空,四十五个玉蝶在他周身缓缓漂浮着。

        看见这一幕,付瑞泰、姜灰以及众多驻守炼阵师同一时刻瞪大双眼,这个连精神波动都没有的家伙要做什么?难道他要在六米虚空炼制符文?这可能吗?要知道炼阵师炼制符文,尤其是大型阵法,通常都会御风而站,这样以来炼制符文的时候可以更好的从大局观察,虽说站的越高,对阵法大局的感应就越好,可是并不是说谁都有资格虚空勾画,这得需要对精神之力有着极高的掌控和运用,距离地面越远,符文降落之时受到影响的因素就越多,很容易导致符文溃散扭曲。

        看见这龙虎天师伫立在六米之高的虚空,伊婉儿那双明亮的眸子瞪的极圆,作为一名圣塔的炼阵师,以她的造诣最多也只能站在三米之高的虚空勾画,再高的话,炼制的符文就会出现扭曲,若是站在六米之高,所炼制的符文可能一落地就会瞬间溃散。

        这家伙是装样子吧?他不可能在六米之高的虚空炼制符文吧?

        绝对不可能!

        连伊婉儿这个阵法天才都认为不可能,更莫说付瑞泰和姜灰等一众炼阵师,付瑞泰是一名中位五行炼阵师,最多只能在一米之高的虚空勾画,而姜灰则更低,他看这龙虎天师站在六米之高,神情高傲的脸上流露出讥笑,不屑的说道,“一个连精神波动都没有的家伙竟敢站在六米之高的虚空炼制符文,莫不是他以为我们都不懂什么是阵法?还是当我们这些炼阵师是瞎子?真是有够无知的,哼!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

        虚空之中,唐擎长身而立,伫立此间,他手腕一翻,掌心出现一支符文笔,这支笔一尺多长,通体赤色,场内有不少驻守炼阵师,一眼就看这只笔很普通,不!甚至连普通都称不上,只能算劣质垃圾的符文笔。

        事实的确如此,这支符文笔还是唐擎在青玉门时从碧衣那里借来的,当他归还时,碧衣说赠送给他,笔虽然很劣质,却是一份心意,唐擎自然不会丢弃,他手持着符文笔,手臂抬起之时,四十五个玉蝶疯狂旋转,笔尖迅速划过四个玉蝶,沾上四种法墨,手腕一抖,笔走游龙,虚空勾画,转瞬之间,一个拳头大的符文勾画出来,似若印在虚空一样,牢不可破。

        突然,符文极速坠落,犹如流星一般,更如千钧之重狠狠的砸在地上,发出啵的一声倾向,触及地面时符文又如同印在其上,与大地融为一体,转而渗透其内,只留下深深的符文痕迹。

        看见这一幕,噌噌!付瑞泰、姜灰二人从椅子上站起身,满脸震惊,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不止他们,场内所有人哪怕不懂符文之道的修士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不!不可能!六米虚空,符文落地,完美无暇,没有出现任何瑕疵,不扭曲,不溃散,这怎么可能!”姜灰脸色煞白,显然,他无法接受这一幕。

        他无法接受,付瑞泰又怎能接受,不止他们,就连来自圣塔见多识广被誉为阵法天才的伊婉儿看见这一幕时神魂在颤抖,心神在震荡,心脏砰砰跳动,整个人也都愣在此间。

        唐擎伫立虚空,神色淡然,衣袂摇摆,猎猎作响,黑发肆意飘扬,一手负在背后,一手持着符文笔,随着手腕扭动,符文笔在虚空极速勾画,一个符文勾画完毕,如印在虚空,转瞬之间,又印在大地,接着渗入其中,留下符文痕迹。

        寻常的炼阵师,每勾画一个符文,都需要重新侵染法墨,而他呢,勾画完一个符文,却根本未曾停止,所需要的玉蝶法墨飞速旋转过去,自动划过笔尖,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只能看见道道残影。

        一个又一个蕴含诸般玄妙的符文瞬间出现,瞬间落下,随着唐擎勾画的速度越来越快,符文越来越多,如雨直下。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在注视着眼前这般疯狂而又不可思议的一幕,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沉侵其中,只有玉蝶旋转时带起的噼啪声,只有符文落地时发出滴答声。

        望着这一幕,伊婉儿的呼吸已然无法自主,她不知道为何这个人只有勾画符文时才会流露出精神波动,更不知这个人的神魂究竟是怎样,但她却看的出这个人对精神之力的运用可能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恐怖程度,否则不可能站在六米虚空勾画,她也看的出这个人的神识之强,强到匪夷所思,否则不可能将玉蝶控制的这般完美,勾画符文时竟然连间隔都没有,连停顿都不曾停顿,一个符文勾画完毕,所需要的玉蝶自己就会旋转过去侵染笔尖。

        这等出神入化的精神运用,这等完美掌控的神识。

        他不是人吧?是转世的神仙吧?

        伊婉儿的内心在呐喊,而场内付瑞泰等人神色铁青,双目之中有震惊,有嫉妒,有羡慕,也有愤怒,更多的却是不可思议。

        突然之间,虚空之中出现异变,在唐擎的头顶上方出现一个诡异的图案,这图案约莫两米左右,似若乌云,出现在虚空时若隐若现,将唐擎笼罩其中。

        伊婉儿知道,这是图案是一种阵象,而且还是摄魂阵的阵象,不仅可以威慑神魂,同时也可以吸取精神之力,只见唐擎看也不看,手持符文笔,笔尖划过十二种法墨,手臂挥舞之时,在虚空勾画出一横,这一横七彩斑斓,似若两米多长,蕴含诸般玄妙,出现之时狠狠的袭向摄魂阵的阵象,触及之时,啪的一声脆响,摄魂阵的阵象剧烈颤抖,仿佛在挣扎在反抗,可是那一道七彩斑斓的一横却如印在虚空一般,动也不动。

        唐擎手臂再一挥,笔尖划过十八种法墨,虚空勾画一竖,这一竖同样是七彩斑斓,同样是两米多长,蕴含诸般玄妙,出现之时袭向摄魂阵的阵象,啪的一声彻响,一横一竖交错印在其上,摄魂阵瞬间停止颤抖,摄魂之妙也顷刻间消失。

        摄魂阵就这样被他封印了?

        没有完,只见唐擎手持符文笔在虚空挥舞三次,而后猛然向上一提,一个一尺多宽的符文凭空出现,瞬间印在摄魂阵的阵象上。

        摄魂阵象开始扭曲,开始变换,发出刺刺拉拉的声响,砰的一声,瞬间溃散。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1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