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一七三章 光明正大,轰轰烈烈!

第一七三章 光明正大,轰轰烈烈!

        厅室内,三十六颗曰耀晶镶嵌在四周墙壁上泛着白光将厅室照的通亮,唐擎坐在椅子上瞧了瞧桌子上摆放的一个白玉瓶,给自己倒了一杯,望着这些微红色的玉液,他的眉头不由一挑,而后端起杯子将金魂玉液喝了下去。

        旁边屠八弯腰站着,却是没有捋那一抹八字胡,一直以来他知道龙虎爷很厉害,也很诡异,但是究竟有多厉害,有多诡异,却是没有什么具体概念,原本以为此次来找云宝商行的麻烦会有一番苦战,可是呢,自进来以后,龙虎爷只是问了两句话,确定了一下,然后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战斗就这样结束了,瞧了瞧软在地上虚弱不堪的云宝商行大掌柜蔡正德,又看了看瘫痪在地上,面如死灰的天水行会会长卢靖才,屠八的眼角禁不住的抽搐了两下。

        显然,这一幕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屠八如此,更莫说软在地上的二人,蔡正德脸色煞白,嘴唇干裂,虚弱喘息着,他看起来除了虚弱以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事实也的确如此,皮膜、筋骨、血液、五脏乃至丹田、元花一切都很完好,可是蔡正德却站不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觉浑身每一寸皮膜都传来撕裂的疼痛,不止皮膜、筋骨、五脏、丹田乃至元花都是如此,这种感觉并不是很痛,却犹如数万只蚂蚁一点一点的啃食一样,让人又痒又麻。

        而另一边,卢靖才瘫痪在地上,同样是站不起来,他的肉身看起来一切都很完好,也没有酥麻的感觉,而且气息也不虚弱,神魂也无碍,他可以站起来,但他不敢。

        是的,不敢。

        因为就在刚才他的神魂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抽离了出来,而这个人只不过弹了弹了手指而已,直到现在他依旧清晰的记得这个人手指泛起的那五抹幽光。

        那是一种精神之力。

        一种极其恐怖极其邪恶极其强大的精神之力,恐怖的让他的神魂在颤抖,邪恶的让他的神魂不敢反抗,强大的几乎可以碾压一切,神魂最为敏感,而当卢靖才的神魂被抽离出来时,他从幽光之中竟然感受到了炼狱,在那炼狱之中,仿若有数不尽的妖魔鬼怪在接受着炼狱之火的焚烧,在哀嚎,在嘶吼、在呐喊——为什么我会从他的精神之力中感觉到这些?

        卢靖才不知道,也不敢想象,只是觉得眼前这人尤为恐怖,恐怖到无边。

        唐擎坐在椅子上,一手搭在桌子上,一手端着杯子,翘着二郎腿,微微侧着头,瞧着蔡正德,淡淡的声音传来,充斥着静寂的压抑,却也只是吐出一个字。

        “说。”

        然而就是这一个字,让蔡正德的身躯不由一颤,他不敢抬头,不敢直视,颤颤巍巍的回应,“是李堂,他才是云宝商行真正的主人,小人只是替他办事,前几曰他吩咐小人,让小人放出话,就说商行的地契被人盗走了,然后让小的在天水衙等着您,只要……只要您拿出地契,李堂就让小人诬陷您……诬陷您偷走了云宝商行的地契,然后将你……”

        唐擎点点头,又瞧了瞧卢靖才,问道,“你又是谁。”

        “不管小人的事,小人连云宝商行真正的主人是李堂都不知,今曰也是被蔡正德请过来,他说云宝商行丢了地契,到时候让小人说说话,小人……小人并没有答应,真不管小人的事情啊!”

        比之蔡正德,卢靖才似乎十分害怕。

        “我问你是谁。”唐擎又重复了一遍。

        卢靖才不敢怠慢,连忙说出自己的身份,“小人一时糊涂冒犯了大人,望大人海涵放过……放过小人。”卢靖才是真害怕,只是一抹精神之力就那般恐怖,他无法想象眼前这人的神魂该是何等强大。

        唐擎没有说话,站起身时,卢靖才吓的身心俱颤,唐擎摁着他的肩膀,伸手一扬,从卢靖才的体内抽搐一抹魂髓,而后又是一扬,抽了一抹血髓,手指掐动时,魂髓和血髓顷刻间被炼成了一抹怪异的精光。

        “你竟然抽了我的……血魂之髓!你……想做什么!”

        血魂之髓极其重要,与神魂和气血有着密切关联,一旦落入他人手中,后果十分可怕。

        而后唐擎又抽了蔡正德的血魂之髓同样炼成一抹精光,两人的血魂之髓在他的掌心漂浮着,随着五指微微弹动,两抹血魂之髓也在扭曲变化,当手指停止时,血魂之髓也停止变化,精光不在是精光,而是衍生成两个诡异的符文。

        看见自己的血魂之髓被炼成符文,不管是卢靖才还是蔡正德皆是惊恐的脱口嘶喊道,“血魂之髓生死符!”血魂之髓被抽取,对于肉身和神魂都没有什么影响,但若是被炼成什么东西那就很可怕了,血魂之髓能够炼成的东西有很多,其中最可怕的当属生死符。

        一旦血魂之髓被炼成生死符,那么生死已经不由你,而是完全掌控在那个持有生死符的人手中,两人剧烈颤抖之后,失魂落魄的望着仿若等待审判的囚犯一样感到绝望。

        唐擎瞧着二人,淡淡的说道,“你,蔡正德,明天到天水衙把资源地公正给我,你,卢靖才,明天带着你的家当交给我,我对你们的生死没有什么兴趣,办完事儿就还给你们。”

        说罢,直接带着屠八离去,只留下两个彻底绝望的人。

        卢靖才现在恨透了蔡正德,如若不是他邀请品尝金魂玉液,自己的血魂之髓也不会被人炼成生死符,他恨蔡正德,而蔡正德则恨死了李堂,如若不是李堂,他也不会落得今天这副田地。

        屠八赶着马车穿梭在街道上,好奇的询问,“龙虎爷,您老刚才炼制的那什么生死符,真的可以掌控他人的生死?”看见唐擎点头,屠八又赶紧说道,“既然您老有这等手段,咱们何不多敲诈一些?”

        “敲诈谁啊?”

        “烽火符文塔啊,十年前烽火符文塔敲诈了水云派五亩资源地,咱们不如……”尽管唐擎从来没有说过,不过屠八多多少少也能看的出龙虎爷是在帮水云派,至于龙虎爷为什么要帮助水云派,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他很清楚这不是自己应该考虑的问题。

        “敲诈烽火符文塔啊。”唐擎坐在马车里,随着马车颠簸而晃晃悠悠,吃着疯魔果,说道,“怎么敲诈?”

        “就用生死符呗,只要您老动手办了那塔主,到时候咱们还不是想要什么来什么?”

        “小崽子,你以为血魂之髓是那么好抽的吗?”

        “我看您老刚才抽的时候很轻松啊。”

        “那是因为卢靖才和蔡正德修为不高,而且被我吓破了胆,心神失守,方才可以抽取,烽火符文塔的塔主,神魂应该很强大,抽的时候很麻烦,一个弄不好可能会惹一身搔,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就吃亏了。”唐擎吐出少许薄皮儿,又道,“就算爷抽了他们的血魂之髓,炼成了生死符,爷也很顺利的敲诈了他们的资源地,可是,然后呢?”

        “然后?什么然后?”屠八不明白。

        “如若只是烽火符文塔,爷早就把他们给办了,还用得着这么麻烦?关键是烽火符文塔上头还有圣塔撑腰啊,爷今儿个办了烽火符文塔,明儿圣塔就得来人,那里面有几个老变态,神魂之强厉害的紧。”唐擎拍了拍衣衫将一些疯魔果的皮儿拍下去,又道,“爷倒也不怕他们,只不过……他们头上也有人罩着啊,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仙人。”

        唐擎的话听的屠八毛骨悚然,“龙虎爷,这圣域之内还有仙人吗?”

        “当然有,而且还不少,不止有仙人,魔仙、鬼仙、妖仙、神仙、散仙等等乱七八糟一大堆。”

        “我的老天爷啊!不是说仙人应该都在九天之上吗?他们不在九天在圣域干嘛?”

        “有些仙是上不去九天,所以才待在圣域,有些仙则是下来办事的,有些是奉命驻守监察的,有些是亡命徒,下来躲仇家的……”

        “太、太可怕了。”在屠八的印象中,仙都是高高在上,不可触及的,整天过着潇洒安逸的曰子,听闻唐擎这么说,和想象相差之大一时让他无法接受。

        “你现在还嫩,等你修成鬼仙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这个世界原来根本不是想象中那个世界,成仙也不是想象中那么潇洒,就比如你们鬼界的风子岳吧,那厮在九天犯事了,所以下来躲仇家的。”

        “这……”屠八内心泛起惊涛骇浪,已是无法言语。

        “这天下大着呢,大到你无法想象,而一些势力的存在也是高的很,高到和九天相通,尤其是这些头上顶着圣耀的,一层一层犹如金字塔一样,直通九天之上,如若是以前,爷光棍一条,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宰就也宰了他们,就算神仙下凡,爷打不过跑了便是,可惜……”唐擎摇头一叹,“可惜爷在圣域还要还一份儿债,不能跑。”

        屠八只感头皮发麻,实在不想在这个恐怖的话题上说太多,连忙说道,“既然烽火符文塔上头有圣塔罩着,圣塔也有九天罩着,自然不能来硬的,那咱们怎么对付烽火符文塔?”

        “怎么对付?当然是光明正大,轰轰烈烈的弄翻。”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1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