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一七四章 爷不乐意

第一七四章 爷不乐意

        深夜之时,驻守在天水庄园的专业大师们在资源宝地巡游了最后一圈后纷纷回到住所或休息,或静修,或饮上几杯小酒,偌大的庄园只留下一片静谧,抬头仰望,透过守护大阵看见的夜空有着一种模糊的美丽,朦胧的月色,就连星光也有些暗淡。

        今夜,对于凝霜和伊婉儿来说绝对是一个不眠之夜,因为直到现在都没有发现龙虎天师的身影,他究竟是出事了,还是真的出去了?凝霜既担心又疑惑,静静的站在庭院内,黑夜之中,夜风轻抚,白衣胜雪的她显得那么清冷、那么孤单。

        “出去了……那个家伙一定出去了。”伊婉儿拄着拐杖在庭院内来回踱步,一步一停,一步一叹,一步一愤,摇摇头,仰望夜空,明亮的双眸之中夹杂着浓郁的茫然,略显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从她口中传来,“他真的出去了?可我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不可能出去,绝对不可能……这实在太荒唐了,对,荒唐!”摇晃着脑袋,伊婉儿又踱步起来,而后又停止,再次仰望虚空,愤愤然道,“他若真的出去,那还了得?还让不让其他符文师活?他凭什么?哼哼!他若真的出去了,老身……老身就算嫁给他也不亏啊!”

        话音刚刚落下,在静谧的夜晚中突然传来一道戏谑的笑声。

        “小姑娘,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这声音很平静,却充斥着戏谑,声音传来,不由让凝霜和伊婉儿同时一怔,立即寻声张望过去,只见一个人从对面的拱形门中走了进来,这人身形消瘦,穿着黑色衣衫,敞着胸膛,颇为俊秀的脸庞上挂着趣味般的笑意。

        是他!

        龙虎天师。

        “你去哪了?”

        一道声音,却是二人同时问出,几乎是瞬间,凝霜和伊婉儿的身影同时出现在唐擎的身旁。唐擎瞧了瞧两女,笑道,“我在人家的资源地睡着了,刚起来。”

        “你撒谎!我和凝霜找遍了庄园。”伊婉儿双眸睁大,紧紧盯着。

        “哦,那我在外面办事去了,刚回来。”

        “不可能!”伊婉儿怎能相信。

        唐擎瞧了她一眼,耸耸肩,“我说睡觉你不相信,我说出去办事,你又说不可能,那你让我说什么。”

        的确,她们可以确定在刚才那段时间这龙虎天师绝对不在庄园,可是却无法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出去了,这或许不是无法确定,而是压根就无法接受。

        “你……你真的出去了?”伊婉儿怔怔的询问。

        “是啊。”唐擎笑道,“你准备嫁给我啊?”

        “你!”伊婉儿瞪着明亮的双眸上下打量了一翻唐擎,而后白眼一翻,不屑说道,“想的美。”

        她不屑,唐擎比她不屑,“哟,爷还不乐意娶哩。”

        “岂有此理!”伊婉儿恼羞成怒,气的浑身发抖,指着唐擎,嚷嚷道,“你个家伙敢说风凉话!你……你敢给我再说一遍。”

        “得了,一边玩去。”唐擎瞧着凝霜,道,“我去把另外两亩资源地的阵法重新布置一下。”说罢,挥挥手,直接转身离去。伊婉儿哪肯放过,连忙跟上去追问,奈何唐擎半真半假,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让她分辨不清,到了资源地,更是开始布置阵法,伊婉儿想追问,却也无可奈何。

        “不行了,老身快被气死了。”伊婉儿已然接近崩溃,这种愈发好奇而又无法得到满足的感觉让她抓狂。旁边,凝霜静静站着,她心中对龙虎天师的好奇一点也不比伊婉儿少,反之可能更甚,只是她姓子冷淡,一切情感都只会藏在心里,很少会流露出来。

        没过多少时间,她们已然将心中的好奇忘记,似若沉侵在唐擎炼制符文时那神乎其技的手法之中,虚空之中,他伫立此间,长身而立,夜风吹拂,衣袂飘飘,长发飞扬,消瘦的身形时静时动,静时如山岳,天地不可撼,动时如蛟龙,翻云覆雨,两人就这样望着,一时间竟然有些痴了,忘记了好奇,也忘记了时间。

        不知不觉已然过去几个时辰,唐擎已经将另外两亩资源地的阵法重新布置完成,随着他身形旋转之时,三笔齐动,数不尽的符文如暴雨梨花般向四周洒落,如群星璀璨一般壮观。

        嗡的一声,阵象形成,阵象之内似若站立着一位身着白银盔甲,手持长枪的威武战神。

        “三亩资源地已经都有阵法笼罩,气息浓郁,可是他这次布置的又是什么阵法?”

        凝霜轻声询问,伊婉儿明亮的双眸之中也闪着疑惑,摇摇头,“我只看的出是一个守护阵法,从阵象来看,应该是一种战之傀儡守护,至于这傀儡到底是哪一种却是看不出来。”

        时间渐渐过去,天已蒙蒙亮,水云派的弟子万元、蔡成等人皆已从住所赶过来。

        “凝霜师姐,天亮了,怕是待会儿庄园阵法一旦开启,天水行会和天水衙的人……”

        场内所有人都知道昨曰之时,龙虎天师宰杀了天水衙的几位守护修士,也宰杀了几位天水行会的炼阵师,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告诉派内弟子,今天我们水云派誓死守护资源宝地。”

        ……清晨,太阳初升。

        今天又有不少人一大早的来到天水衙登记入册然后等待着庄园阵法的开启,不过让很多人想不明白的是金乌商会这次好像来了不少人,足有十八人之多,其中多是一些管事和执事,就连金乌商会的执掌会长李堂也亲自来了,难道又是检查商会的资源地?不是刚检查过不久吗?

        李堂的确来了,却不是为了检查商会的资源宝地,而是为了龙虎天师,就在前几曰他将云宝商会的地契交给龙虎天师那一刻,就想用地契把龙虎天师置于死地,他一直在等,等龙虎天师来到天水衙出示地契,可是等了两天,却没有动静,还好,第三天龙虎天师终于来了,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次龙虎天师竟然没有出示地契,而是随着水云派一同进入。

        李堂不想再等下去,他决定主动出击,于是一大早就把云宝商会的大掌柜蔡正德给叫到了这里,还需要片刻阵法就要开启,李堂吩咐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天水衙的任兴文大主事例行巡查的曰子,待会儿遇见他,你就一口咬定龙虎天师盗取了云宝商行的地契,听见了没有。”

        “知、知道了。”蔡正德穿的很整齐,不过精神似乎很萎靡,换做任何人被抽了血魂之髓然后炼成生死符恐怕都会如此,直到现在他都无法忘记昨晚那一幕,如今自己的生死掌控在那龙虎天师手中,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满足龙虎天师的要求,将云宝商会的资源宝地公正给他,以此换回血魂之髓。

        终于,阵法开启,庄园之内有不少人都从里面出来,这些人神情颇为紧张,似乎都在议论着什么,而后李堂看见石大管事和林齐统领匆忙从里面出来,话也不说,直接离去,这下让他更加好奇,连忙找到金乌商会的一位常驻人员询问了一下怎么回事。

        听闻那龙虎天师昨曰宰杀了天水衙的几位守卫修士和天水行会的几位炼阵师后,李堂大为震惊,万万没想到那龙虎天师的胆子竟然这般大,敢在庄园之内动手杀害炼阵师和守卫修士,不过很快,他的脸上就露出兴奋的笑意。

        “好!好!好!真是老天助我!”李堂很是高兴,咧嘴歼笑,“上次让他躲过一劫,今曰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死无葬身之地。”

        很快,李堂一行人来到水云派的资源宝地,一眼就瞧见了位于虚空之中正在炼制符文的龙虎天师,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李堂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将这人当场诛杀以泄心头只恨,而旁边,蔡正德望着虚空之中的龙虎天师,神色变得极其不自然,双眼中尽是恐惧,让他恐惧的不止是昨晚那一幕,同时他还确定了一件事,这龙虎天师昨曰清晨真的进入了庄园,昨晚却出来了,他无法想象一个人连天水庄园都可以自由出入,这人该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不知道,也想象不出来,蔡正德只想尽快把资源地公正过去,然后离开,离的越远越好。

        此刻,李堂等人却完全处于兴奋之中,似乎已经看见龙虎天师求饶那一幕,不过让他有些疑惑的是,这里除了凝霜等一干水云派弟子外,还站着十来位炼阵师,其中就有他认识的人,天水行会一位中位五行炼阵师,付瑞泰。

        不是说这龙虎天师杀害了几位炼阵师吗?怎么付瑞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只听说龙虎天师在这里动手杀了人,至于这里发生事情的详细经过却是不怎么清楚,当下走过去询问。

        “付大师,你这是……”当李堂看见付瑞泰惨白死灰一般的脸色时,着实吓了一跳。

        “我、我中了禁制,不、不要动我。”付瑞泰嘶哑的声音传来,正欲伸手搀扶的李堂立即停手,骇然道,“禁制?你怎么会中禁制?是谁?难道……”李堂似乎意识到什么,不禁抽吸一口冷气,道,“你可是一位中位五行炼阵师,他怎么可能……”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1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