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一七六章 无法接受的错愕

第一七六章 无法接受的错愕

        天水衙的六位统领和诸多守卫修士颇为狼狈,站起身后恶狠狠的盯着场内那位老太婆,他们没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是一位符文师,而且还是一位造诣深厚的符文师,符文师的手段诡异,让人防不胜防,如若不是这老太婆突然动手,他们完全可以合力拿下凝霜。

        符文师的存在说强也强,说弱也弱,因为他们出手比较慢,所以,通常情况下,修士们几乎可以碾压符文师,当然,如若被符文师逮到机会的话,那么修士就是一个悲剧了,因为符文师们施展的各种手段会让你崩溃致死。

        符文师对战局的影响也是颇大,在很多时候如若对方队伍中有符文师的话,都会第一时间将其诛杀,否则一旦他们动手很可能会影响整个战局,刚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伊婉儿突然动手,而且出手动作又快,天水衙的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中了她施展的玄妙。

        林齐、张成等统领正欲正在动手却被任兴文给拦了下来。

        任兴文依旧负手而站,眼中寒光闪烁,盯着站在凝霜身旁的老太婆,肃然喝道,“阁下,是谁。”刚才一道紫蓝色模糊的影子突然出现,任兴文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手段,不过他看的出这位老太婆在符文领域的造诣比之高位五行炼阵师过犹不及,一名高位五行炼阵师绝对可以称得上一位高手,至少让任兴文颇为忌惮。

        “老身是龙虎山的美婆婆。”

        伊婉儿拄着拐杖走到凝霜旁边,这里有烽火符文塔的人在,她本来不想动手,不过当时情况紧急也顾不了那么多。

        “龙虎山?”任兴文冷笑一声,道,“如此说来你和那龙虎天师是一伙的?”

        “是又怎样?”

        “好,很好。”任兴文转而又看向凝霜,极其不善的喝道,“龙虎天师在我天水庄园动手杀人,凝霜,你若再敢阻拦,便是他的帮凶,作为天水衙大主事,我有权利将你们当场诛杀!”

        “啧啧……你哪只眼睛看见人家龙虎天师在你们天水庄园动手杀人了?”伊婉儿站出来挑衅的望着他。

        “我昨曰亲眼所见,他杀害了王执事与十名守卫修士。”石管事站出来回应。

        “啧啧……你这小辈好不要脸,水云派的资源宝地由龙虎天师守护,你们未经允许非法踏入,人家自然要动手。”

        “岂有此理,我天水衙负责庄园的安全守护,什么时候轮到他来守护。”

        “哎哟喂,你们天水衙也不过是拿钱办事儿的吧?资源地是人家水云派的,人家愿意让谁来守护就让谁来,如今你们天水衙没有守护好,人家自然要换人,你管得着吗?怎么?难道你们天水衙是老天爷吗?你们守护不好,还不允许我们换了?”

        伊婉儿向来伶牙俐齿,论唇枪舌战,谁都不是对手,不管是讲道理还是讲规则,说的那叫一个溜,咄咄逼人,连讽带讥,气的石管事根本无力反驳,纵然是任兴文面对此间口吐莲花的伊婉儿也说不出一个字来。旁边,凝霜虽然一直没有说话,不过她却忽然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强者为尊,只有强者才会被人尊重,如若是以前,这任兴文恐怕根本不会多说半个字,直接就会动手拿人,此刻也是暂时奈何不了凝霜和伊婉儿,故此开始讲道理论规则。

        事实也的确如此,如若不是这神秘莫测的老太婆在场,让他颇为忌惮,任兴文哪会讲什么规矩,刚才他已经让人去通知天水衙内的元丹高手,只要元丹高手在,他自然不惧。

        而就在这时,李堂走了过来,“任大主事,我有一事需向你汇报。”

        “哦?”任兴文一愣,刚才只顾着拿人,却是忘记了金乌商会的李堂还在这里,问道,“何事?”

        “是这样的,前几曰这龙虎天师潜入云宝商行将地契盗走了,此次我们金乌商会也是专程来为云宝商行捉拿贼子。”

        “竟有此事?”任兴文眼眸一亮。

        而对面,凝霜和伊婉儿却听得直皱眉头,难道那家伙真偷了人家的地契?他不会这么傻吧?偷地契也用不了,难道他认为有了地契就可以得到资源地?得需要地契持有人公正才行啊!

        “喂,那个什么李堂是吧,你没有证据就不要血口喷人,小心口舌生疮啊!”伊婉儿走向前欲要与其争辩。

        “如若没有证据,我李堂自然不会乱讲。”李堂瞧了一眼她,冷哼一声,道,“蔡正德,你是云宝商行的大掌柜,快把证据拿出来。”

        难道真有证据?

        看李堂颇为自信的模样,凝霜和伊婉儿不禁担忧起来,若是他真拿出证据,那么自己一方就再也没有任何理由来阻挡他们拿龙虎天师,这该如何是好?

        “蔡兄,你还愣着做什么。”看见蔡正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李堂不由怒喝一声。

        蔡正德身躯一震,恍若受到惊吓一般,他没有瞧李堂,而是望向虚空,那个让他感到惊悚的龙虎天师自始自终都没有抬头,依旧在专注炼制着符文,不由想起昨晚那一幕,他深吸一口气,神色愈发惨白,赶紧走向前,对着任兴文拱手说道,“任大主事,龙虎天师是我最尊敬的天师大人,同时亦是我们云宝商行真正的主人,我们云宝商行本来就是他的,又怎会盗取。”

        一语惊雷,蔡正德的话宛如平地一声雷般在此间炸响。

        伊婉儿和凝霜神情错愕,原以为这蔡正德会拿出什么证据,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说……说云宝商行竟然是龙虎天师的?这是真的假的?

        两女已是如此错愕,更莫说李堂一干人等,蔡正德的话犹如霹雳惊雷般让李堂呆愣在原地,反应过来后,他勃然大怒,大喝道,“蔡正德,你说什么胡话!”其余等来自金乌商会的各个管事也大为震怒,云宝商行可是他们合力创建的,碍于身份问题,不好出面,所以由蔡正德担任大掌柜,一直以来蔡正德都为他们办事,怎么这次……“李堂,蔡某并没有说胡话,云宝商行的确是龙虎天师的,自然而然我们商行的资源地亦属于他,还有,蔡某从未对你说过我们商行的地契丢失,请你不要诬陷龙虎天师。”

        李堂强忍着心头的怒火,秘密传音过去,“蔡正德,你再敢给我胡言乱语,小心我杀你全家!”

        蔡正德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拱手对着任兴文说道,“任大主事,请你为我做主,李堂刚才威胁我,让我诬陷龙虎天师,如若不然要杀我全家。”

        “你!”

        李堂很想澄清说云宝商行是属于自己的,可是他不敢,因为金乌商会有明文规定,若是他承认,也必定是死路一条,看见现在蔡正德如此背叛自己,李堂双目瞬间赤红,大步跨过去,一把揪住蔡正德的衣领,咆哮道,“蔡正德!我看你是找死!——”

        蔡正德无动于衷,任由他揪着。

        而这时,伊婉儿拄着拐杖走过去,话语之中充斥着讥笑的意味,“啧啧,李堂,你真是好大的威风啊,你想收买人家蔡正德一同诬陷龙虎天师,结果人家蔡正德不愿与你同流合污,你竟然威胁要杀人家全家,真是好不要脸啊。”

        李堂好歹也是元果修士,虽说怒火焚身,却还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他很清楚,在这等情况下,自己若是杀了蔡正德,云宝商行可真就是属于那龙虎天师了,更可怕的是,在这里公然杀人,他的麻烦也不小,可是现在蔡正德突然背叛,他又不能公开承认云宝商行是属于自己的,这叫李堂干着急没有丝毫办法。

        是他!一定是龙虎天师搞的鬼!

        一定是!

        冷静!一定要冷静,李堂连连做着几个深呼吸,好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旁边任兴文也是凝皱眉头,他原本还想借助这个理由来捉拿龙虎天师,没想到这蔡正德竟然说龙虎天师才是云宝商行真正的主人,这时,又有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过来,众人张望过去,共有十余人,皆是穿着羽白色长袍,正是烽火符文塔驻守在庄园的天水行会,而为首的一人正是天水行会的会长卢靖才,是乃一位高位五行炼阵师,造诣深厚,寻常元果修士根本不是对手。

        看见卢靖才带着一干炼阵师走来,任兴文面色一喜,赶紧走向前打招呼,而凝霜的神色却开始凝重担忧起来,她很清楚自己有伊婉儿帮忙,任兴文才肯与自己讲道理,而且自己也占理,可以暂时挡住天水衙,现在卢靖才这么一个高位炼阵师已经过来,暂且不谈有没有占理,就算占理,恐怕他们也不会和自己讲理。

        作为天水行会的会长,又是高位炼阵师,卢靖才的身份自然高贵,不少人都纷纷过来打招呼,出言声讨那龙虎天师,而一路上卢靖才都没有说话,只是越靠近水云派的资源,他的脸色就越难看,其他等人以为他是在生气,其实他们不知,卢靖才眼中流露的是一种恐惧。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1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