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二零七章 殿下降临

第二零七章 殿下降临

        唐擎已然将自己的神识种子悄然无息的种在圣耀之柱里面,正当他疑惑着圣耀之柱里面的玄光手段为何一个接着一个被掐断时,领域之内骤然发生异变,虚空之中衍生出一抹银白色圣洁的光芒,光芒出现,似若一轮圆月,温和的白光洒落而下,普照大地。

        光芒之中隐隐可以看见一顶轿子,这轿子上下高九米,宽亦是一样,前后左右,四面八方,足足三十二大抬,由三十二个一模一样的白色影子抬着,这些影子只有一米之高,模样滑稽,身形臃肿,看起来犹如怪异。

        在轿子的前面站着一位女子,这女子看起来三十岁左右,身形足有三米多高,长的虎背熊腰,穿着一件绿色长袍,长发扎着一条大马尾,一张脸上挂着数不尽的威严,双目大睁,聚精会神的盯着下方的唐擎。

        领域之内原本雷电交加,气焰如海,狂风肆意,火焰流星,但是奇怪的是,当一道雷电直霹而下时,还未触及,雷电竟然瞬间静止,再而石化,雷电如此,狂风袭来亦一样,瞬间石化,再而静止,火焰流星也是这般,仿若任何东西只要接触这顶轿子九米之内就会立即被石化。

        下方,唐擎剑眉微微一挑,像似有些惊讶,他早就知道待会儿会来人,而且他也一直在等着,只不过没想到来的人竟然这般古怪,他不是没有见过个头高大的女人,但像眼前这么一个雄壮威武的女人还是头一次见到,这得有三米四五吧?这也太高了点吧?

        怎么长得啊?

        唐擎对这雄壮威武的女人有些疑惑,但也只是疑惑而已,让他好奇的是坐在轿子里面的那个女人,这个女人的气息有些特殊,怎么个特殊法,唐擎一时间也说不上来,本想祭出神识探查一下,想了想还是算了,因为当他察觉到这个女人时就有一股冲动,一股想要冲过把她的衣裳撕开,然后尽情的吸食她体内的阴息。

        是的!阴息。

        纯净的阴息,比之凝霜身上的阴息有过之而不及,甚至还要浓郁几分。

        对于这种阴息,唐擎着实有些饥渴难耐,这种饥渴,仿若来自识海,来自心神,来自神魂,来自肉身,来自浑身每一寸地方。

        他娘的!

        唐擎暗骂一声,当他发现自己这一变态嗜好时,还只是怀疑是不是遇见阴息浓郁的女人都会饥渴,以前只是怀疑,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申嬷嬷,打开通道。”

        忽然,从轿子里面传来一道怪异的声音,这声音之所以怪异,是因为很中姓,分不清男女,显得尤为妖异。

        站在轿子前面身高三米开外被称为申嬷嬷的女人闻言后,先是一疑,而后点点头,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手中赫然出现一块令牌,令牌光华闪烁之时,圣耀之柱也瞬间凝聚出一道白光,白光转而化作一道拱形之门。

        唐擎瞧了瞧这道门,幽暗的目光划过申嬷嬷,知晓这是离开的通道,说实话,他如果想离开的话,早就闪人了,哪会等到现在,这次之所以搞出这么大动静,其一是为了圣耀之柱里面的神圣气息,其二嘛,自然是想引起域之圣府的注意。

        本来一切都是计划好的,没想到圣耀之柱里面的玄光手段竟然都被人故意掐断了,如若猜测不错的话,掐断玄光手段的应该就是轿子里面的女人。

        至于这个女人为何要这么做,他不清楚,也懒得去想,现在圣耀之柱里面的气息已经吸食完毕,域之圣府的人也来了,这次来士之圣武的两个目的都已经达到,他也没必要再待下去,将嘴里属于疯魔果的薄皮儿吐出后,走进拱形之门,而后消失。

        待他离去,拱形之门又渐渐消散。

        申嬷嬷这才躬身问道,“殿下,您为何要他离去?”她的声音十分响亮,似若牤牛之音,犹如滚滚雷音。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妖异的声音这才从轿子里面传来,“他……很特殊。”

        很特殊?

        显然,申嬷嬷有些无法理解,她自然看的出那小子的特殊,如若不特殊,殿下您也不会为此掐断玄光,更不会为此亲自前来,正在她疑惑时,妖异的声音又说道,“刚才一探,你是否探出究竟。”

        申嬷嬷微微摇头,道,“什么也探查不出,我的神识祭出之后,触及之时犹如泥牛入海,无边无际,想来,他的心神应该有非凡的秘宝守护。”

        “秘宝守护吗?”轿子里妖异的声音像似在自语,而后又道,“这雷电之威又是怎样。”

        申嬷嬷在虚空前走两步,一步迈出,似若五十之米,她伸开手掌,散去周身光华,任由雷电之威霹雳而下,一道雷电霹雳而下,恰好霹在其手掌正中,咔嚓一声,她的手掌被炸出一道痕迹,千万雷电迅速缠绕其身,再而炸裂。

        申嬷嬷闭上眼睛,凝眉不知在思索着什么,过了片刻,又回去,说道,“殿下,这雷电之威可以撼动我的肉身。”

        “哦?你的肉身之强,万般法威无法撼动分毫,没想到这小小的真元雷电之威竟然可以撼动你的肉身?”

        “是的,殿下。”申嬷嬷恭敬的回应,“这是我见过最强大的真元之威,这还只是元花真元而已就已然堪比**力之威,如若当他凝出元丹,再结元婴,衍生元神之后,这雷电之威恐怖会比现在厉害百倍之多,而且……这并非青雷紫电,也非十极元种,应该是一种伪极,只是不知他究竟用什么东西侵染成功。”

        “是吗……”妖异的声音传来,而后道,“他的天罡气焰又是如何。”

        “天罡气焰,龙焰罡是为至阳之最,虎焰罡是为至刚之最,而他的天罡气焰既拥有龙焰罡,也拥有虎焰罡,是为至刚至阳,天地罕见,更是凝结九九之焰,当真是闻所未闻,他现在还未祭炼天罡气焰,一旦打开成就之曰,这等至刚至阳的天罡气焰其威势足以震慑天下诸般阴邪之物,其威能……”

        申嬷嬷望着那气焰流星,望着那肆意的气焰狂风,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她也无法想象出来这等天罡气焰一旦打开成就之后的威能该是何等恐怖。

        “诡异至强的雷电之威,九九至刚至阳的天罡气焰,这等造化实在太大了,大的让人害怕,让人恐慌……他现在还未成长起来,一旦成长,那绝对是天地之间的一个独特的存在,幸亏殿下即时掐断圣耀之柱的玄光手段,如若被域之圣府那几个人瞧见后,他们一定会不惜一切的将他抢走。”

        “或许吧。”

        不知为何轿子里面那道妖异的声音为何会发出这番感叹。

        “他现在还未成长起来,如若不能被殿下所用,必须趁现在将其铲除,以免后患,不知殿下准备如何拉拢?”

        等了许久,也不见轿子里面的殿下说话,申嬷嬷又道,“殿下,您虽然掐断了玄光手段,暂时将这件事隐瞒过去,不过……用不了多少时曰,天齐郡士之圣武这件事就会传遍天下,到时,天下九宗,圣司、圣殿以及其他存在可能都会抛出橄榄枝,所以,事不宜迟,还请殿下尽快定夺才是,以免节外生枝。”

        没有人回应她,申嬷嬷不由心生疑惑,询问,“殿下,不知您在犹豫什么?”

        是的,申嬷嬷不知道向来雷厉风行的殿下为何会在这件事上这般犹豫,在她的印象中,每次遇见不可多得的人才时,殿下都会毫不犹豫的在第一次见面时以各种手段将对方拉拢过来,怎么这次不但放那小子离去,而且似乎也没有拉拢的意思?

        难道是因为这小子身份神秘?实力太过诡异?

        不!不应该是这样。

        在殿下拉拢的众多人才之中,不乏身份神秘之人,但是,再神秘的身份,在殿下眼里也不过小玄虚而已,在众多人才之中,虽然还没有这般诡异的雷电之威和九九至刚至阳的天罡气焰,但是,其中不乏十极元神,**身,**相之类的人才,这些存在每一个可都比雷电之威凶猛的多,比之九九至刚至阳的天罡气焰也过犹不及,其中更有天地宝体以及天罡气焰这等双成就的大潜力之人,这些人才,皆是殿下拉拢而来,为何对这小子这般犹豫呢?

        许久之后,轿子里再次传来妖异的声音,“申嬷嬷,你知道吗?如若他只是雷电之威,只是九九至刚至阳的天罡气焰,本宫自然不会有任何犹豫。”

        “那殿下为何犹豫?”

        “本宫之所以犹豫,是因为他的存在很特殊,不是他这个人特殊,而是他身上的一种息比较特殊……”

        息?

        申嬷嬷微微一怔,愣了半晌,仔细回忆着,似乎没察觉那个小子的气息有什么特别之处,问道,“不知殿下所指的是什么息?”

        “一种让本宫怦然心动,心神恍惚,识海迷离,神魂悸动,肉身生欲,恨不得为之宽衣解带,与其进行鱼水之欢的息……”

        什么!

        申嬷嬷神色大惊,半晌都无法反应过来,不知道,也想不通为何殿下会说出这番话。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1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