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二一五章 第二罚,音罚直至本心

第二一五章 第二罚,音罚直至本心

        唐擎刚要动,忽然之间,耳畔传来一道诡异的声音,这声音尤为幽怨,甚是飘渺。

        “是你吗……”

        嗯?

        唐擎立时止步,凝眉张望的同时,祭出神识横扫开来,竟然无法分辨这声音的源头。

        “是你吗……”

        飘渺幽怨的声音仿若来自九天,又仿若来自九幽,更像似从四面八方传来。

        “是你吗……”

        唐擎诧异不解,就在疑惑之时,忽感不对,只觉一股吸力不知从何方传来,心神瞬间失守,神魂悸动,意识消沉,当他反应过来时,天已不是天,地已不是地,到处都是一片黑暗,如同站在深渊,又如同站在无边无际的寰宇之中。

        这是什么手段?

        这又是哪里?

        唐擎自修成散修之后还是头一次遇见这等诡异的大手段,竟然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瞬间就将自己拉入这个陌生之地,对方是一个高手,而且还是一个他无法理解的高手。

        “是你吗……”

        那飘渺幽怨的声音持续传来。

        唐擎没有动,因为他知道面对这种高手,就算自己动的话恐怕也无济于事。

        “你是谁?”

        唐擎询问的同时,也查看着这个地方,可惜,这里就像不曾存在一样,让他察无所察。

        “是你吗……”

        飘渺的声音没有回应他,而是继续询问着。

        不管唐擎如何询问,对方好像根本听不见一样,依旧循环着那三个字,是你吗……一次两次十次百次无数次循环着这三个字,唐擎有些崩溃,因为这声音极其幽怨,仿若一个痴心的女子在呼唤负她离去的男子一样,让唐擎的内心感到非常难受。

        “是你吗……”

        唐擎试着固守心神,封闭周身所有毛孔,屏蔽七窍六识,但是,都没有用,不管他做什么,都无法阻挡这声音,唐擎捂着耳朵,接近崩溃的边缘,欲要发疯。

        与此同时,在他的识海之中,神秘的老者停止雕琢,沧桑的脸上挂着数不尽的惊骇,呢喃道,“不可能!这里是乃罪恶之源,根本不存在世界之轮,也早已脱离了时间之轮,这是什么声音,怎能穿透齿轮壁垒?”

        “她在找你?”神秘老者望向西方之地的大地之尊,像似得到回应一样,神秘老者又望向东方之地的阴阳大诅咒,道,“她在找你?”

        “既然不是找你们两个,而又并非找我,那她怎么会……”神秘老者惊恐呢喃着,忽然之间,让仿佛又释然了一样,却是摇头笑道,“原来是天罚,我道是怎么回事……竟是这样……”顿了顿,又道,“大地之体的存在是乃禁忌,苍天将其封印,从秩序与法则中将其抹杀,他以大地之体突破气之境,踏入元之境,亦是打破了封印,同时也违反了法则和破坏了秩序,所以引起天罚,现如今又悟出大地宝景,再次违反法则破坏秩序,天罚第二次降临。”

        “第一罚,雷罚直至肉身。”

        “第二罚,音罚直至本心。”

        “这音罚连世界之轮都能够穿透,可想其威该是何等可怕,却不知他能否识破这是天罚,即便识破,又能否顺利渡过呢。”

        天罚突然降临,折磨的唐擎痛不欲生,他如此,而位于天齐郡的众人也并不好过,因为在之前,他祭出大地宝景之时,一道仿若来自远古的怒吼声突然响起,使得原本平静的天齐郡突然陷入混乱之中,这声音庄严肃穆,如同摧枯拉朽般浩瀚,不仅将熟睡中的人们吓的从床上站起来,也让闭关中的很多修行之人惊出一身冷汗。

        这是什么声音,怎的如此诡异?如此恐怖?

        没有人知道,所有人都被这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吓的心神不宁。

        突然!轰隆隆——哝叭!

        伴随着浩瀚如斯摧枯拉朽般的怒吼声响起,大地随之摇晃起来,转而剧烈颤抖。

        一棵棵树木倒塌,一座座房屋颤抖,一个个阵法开始不稳,阵法之内的灵物古怪生变,整个天齐郡诸多野兽、灵兽受到惊吓一样四处逃窜。

        这声音约莫持续了几个呼吸的功夫,很快便已停止,紧接着大地也恢复如初,但是,天齐郡上至各大巨头,下至普通百姓无不惊慌,无不迷茫,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

        难道是什么宝贝或是什么灵兽出世了不成?

        不!再好的宝贝,再厉害的灵兽出世也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动静啊!

        刚才那恐怖的怒吼,连大地都为之颤抖,仿佛引发了什么天兆一样。

        什么天兆?

        诸多高手在天齐郡内四处查探,可是没有人发生任何可疑的情况。

        所有人都在惊疑,但有一人却在惊恐,这人便是无极派派主,此时此刻,他静静的立在无极派的上空,俯视着大地,脸色苍白到了极点,神情有些惶恐,心神更是不宁,甚至颤抖不止,他从未有像今天这般害怕过,这种感觉让他惊慌,让他恐惧,就如同死神的号角一般,似若宣布着他的死期一样。

        直至过了很久,依然无法忘记刚才那恐怖的怒吼之声,那声音气吞山河,睥睨万千,如惊涛骇浪,似若大地滔天之怒。

        大地?

        为什么是大地?

        难道……不!绝对不可能!

        无极派主狠狠的摇摇头,赶紧否定这个念头,他不敢想下去,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却依旧无法让自己的心神平静下来,他很清楚,如若再这样下去,自己定然会走火入魔,必须尽快找到那个龙虎天师,只有找到他,方能安抚自己的心神,察觉到无极派众位长老过来,他故作镇定的问道,““审讯的情况如何?他们有没有交代什么。”

        无极派主的声音有些沙哑,低沉的可怕,众位长老此来原本是想问一下刚才那诡异的声音的事情,没想到派主会突然问这个,其中一位长老赶紧回应道,“我们动用了很多手段,不管是那个屠八还是云宝商会的大掌柜都已经说出实情,不过……他们并不知道龙虎天师的下落,至于红燕儿和凝霜……按照您的吩咐,只是将她们囚禁起来,并未审讯,派主,我们要不要……”

        “不必!”无极派主摇摇头,又道,“待顾轻摇来的时候立即告诉我。”说罢,他闪身离去。

        无极派众多长老你看我,我看你,内心十分疑惑,有人出声询问,“李长老,派主究竟是什么意思,抓了红燕儿和凝霜为何只是囚禁而不审讯呢?难道派主忌惮红燕儿的身份?还是忌惮上清宗?现在我们无极派死了这么多精英弟子,我们还有什么可怕的?”

        “如此也便罢了,怎么派主刚才还说要等顾轻摇?不是天亮之时,顾轻摇和郡守以及圣堂堂主才会到吗?”

        不少长老都有这样的疑惑,他们纷纷看向站在前面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老者正是无极派德高望重的内殿长老,李元春。

        李长老捻着白胡须,说道,“你们都误解派主的意思了,他抓来了红燕儿和凝霜只囚禁不审讯,并非忌惮红燕儿的身份也非忌惮上清宗,派主之所以这样做,只是做给其他人看的。”

        “嗯?这话怎么说?怎么做给其他人看?给谁看?”

        “其一,是抓给那龙虎天师看,是想让其自投罗网。其二,是抓给圣堂堂主、圣府府主、郡守三个人看的。”

        让龙虎天师自投罗网,这可以理解,可是抓给郡守三人看,又是怎么说。

        李长老不紧不慢,徐徐道来,“端木锐等人的死对我们无极派打击实在太打了,愤怒让你们丧失了理智,如若静下心来仔细想想,并不难理解派主的心思,我们无极派和金阳派、玄明派、郡都司家还有金乌商会的人找遍了天齐郡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找到龙虎天师的踪影,难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圣府府主突然暴毙,顾轻摇接任府主。当时在圣武广场,没有一人看见龙虎天师从圣武领域的通道中出来,郡守大人保举龙虎天师成为圣徒,这些你们难道都没有仔细想想?”

        正如李长老所说,众位长老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现在经过李长老这么一说,他们仔细想想后似乎有些明白了。

        “李长老的意思是圣府高层有人故意想保这龙虎天师?”

        “正是。”

        “原来是这样,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我们无极派这次可是损失足足百余位精英弟子啊!每一位都花费了各位长老无数心血,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失去了这百余位精英弟子,我们无极派恐怕……恐怕百年之内都可能有什么作为啊!现在圣府高层有人要保他,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

        “算了?怎会算了,即便我们答应,派主也不会,即便派主答应,大宗也不答应,所以我们在等,等顾轻摇。”

        “等她做什么?她会交出龙虎天师吗?”

        “你们为何还纠结于此,即便他们交出龙虎天师又怎样?我们杀了他又怎样?端木锐等弟子就能活回来吗?我们无极派的损失就可以挽回吗?不!不能,事到如今,我们能做的也是必须做的就是让圣府做出赔偿,赔偿我们十倍的损失!”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1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