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二一九章 本我心境,桀骜之心

第二一九章 本我心境,桀骜之心

        没有天,亦没有地,只有无尽的黑暗与那幽怨的声音。

        “是你吗……”

        这声音幽怨至极,穿透心灵,直击心神,乃至本心最深处,唐擎在此间疯狂,被这声音折磨的痛不欲生,每一道声音响起,他的内心深处都会衍生一抹愧疚,声音持续响起,无休无止,他内心深处的愧疚之色也愈发浓烈,愧疚的让他无地自容,让他不想存活在这个世界。

        “啊——”

        黑暗的虚空之中,唐擎冷峻的脸庞上满是痛苦,猩红的双眸尽是愧疚,他仰望着虚空,双臂伸展发出悲痛的苍啸声,周身雷电光华肆意缠绕,至刚至阳的龙虎天罡疯狂咆哮,大地宝景波澜壮阔,欲震天地,邪恶劫灵斗苍穹。

        疯了,也癫了。

        神圣的雷电与天罡气焰厮杀在一起。

        邪恶劫灵与大地宝景激斗厮杀。

        无尽的虚空,无尽的黑暗,神圣雷电之威,天罡大威势,气焰大威能,大地宝景开天大威势,冲天邪恶大劫灵。

        此间的唐擎不想活,只想死。

        以死了结此生,终结自己。

        不疯魔不成活!

        疯魔之中,唐擎却笑了,笑的诡异,笑的桀骜,他伫立在虚空,低着头,神圣的雷电静止,天罡气焰静止,大地宝景静止,邪恶劫灵静止,一切的一切仿若都在此间静止,唯有他的笑声在黑暗中蔓延。

        “这……就是天罚吗?呵呵……”

        “我以大地之体踏入元之境,天罚之眼降临,以雷罚而至。”

        “如今,我悟得大地宝景,你却降下这般天罚,以音罚直至我之本心。”

        “小小音罚,穿透心灵,直击心神,掌控我之本心,幽怨而至,欲要我以愧疚,无言以对,以死解脱。”

        “好!不愧是天罚,直至心之漏洞,我之弱点……厉害!很厉害,愧疚的确是我的弱点,但也只是弱点而已,愧疚可以让我入魔,让我痛苦,但我却不会因此以死来解脱。”

        “我活着,是因为我想活着,我想活,便不会死,天地要不了我的命,我自己也要不了我的命!区区一颗愧疚,就要置我于死地,天罚,你实在太小瞧我了。”

        唐擎抬起头,俊秀的脸庞噙着邪魅的笑意,双眸之中幽暗如渊,盯着虚空,淡淡的说道,“也让我小瞧了你。”突然,他的声势变得暴捩起来,“你既是天罚,何须用这般手段来罚我,苍天既不容我,那就尽管来,老子照单全收!”

        哗!

        突然之间,虚空之中出现一个窟窿,这窟窿如曰又如月似渊又似源,一道王者之音传来。

        “逆徒!跪下!”

        声音传来,天威而至,睥睨一切,霸道万千,王者之音,四方臣服,号令天地。

        神圣雷电臣服。

        天罡气焰臣服。

        大地宝景臣服。

        邪恶劫灵臣服。

        唐擎的肉身臣服。

        神魂臣服。

        心灵臣服。

        就连心神也为之臣服。

        但唯独唐擎一颗本心却未臣服。

        他跪着,所有的一切都跪着,是的!一切,血液、筋骨乃至毛发任何一切都已臣服,唯独他的本心还在坚持着。

        “逆徒!跪下!”

        那霸道至极的四方臣服号令天地的王者之音再次传来。

        “想……想让我臣服,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跪下!”

        声声王者,音音霸道。

        唐擎跪着,整个人如遭雷击,七窍出血,本心似若不守,但仍在坚持,他抬起头,满脸煞白,双目亦惨亦白,却是在笑,真的在笑,笑的桀骜,笑的不屈,笑的疯狂,笑的疯癫。

        “不跪就是不跪!”

        “不从就是不从!”

        “不服就是不服!”

        “我跪也只跪自己,我从也只从自己,我服也只服自己,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号令于我,你是王者又如何,你是苍天又怎样,老子说你不行,你就不行!”

        “我心桀骜,我心不屈,我心疯狂,我心逆苍天。”

        “桀骜之心,不屈之心,疯狂之心,给我凝!”

        这一刻,唐擎的心境发生变化,本我心境成就桀骜之心,桀骜无边,桀骜苍穹,这桀骜,无视天地,蔑视苍穹,笑傲天下,王者号令不动,苍天罚不动,仙不行,魔不行,神也不行。

        桀骜就是桀骜。

        我就是我,我就是桀骜。

        谁也不屈,谁也不服。

        “逆徒!跪下!”

        王者之音再次降临!

        跪在虚空的唐擎一点一滴的站起来,本我心境,桀骜之心,蔓延开来,感染心神,感染心灵,感染天罡气焰,感染大地宝景,感染邪恶劫灵,一切的一切都在本我心境,桀骜之心的感染下变得桀骜不羁。

        “我成就的桀骜之心,天地罚不动,你又能乃我何。”

        唐擎瞬间站起身,神圣雷电,天罡气焰,大地宝景,邪恶劫灵一个个皆变得凶残起来,欲要与天比高。

        “给我破——”

        哗!

        无尽的虚空,无尽的黑暗被唐擎如此一喝变得支离破碎,幻境破灭,重新回到现实。

        本我心境,桀骜之心。

        唐擎在音罚之下逆行而上,成就桀骜之心,如此,本心桀骜,心神如是,肉身如是,神魂如是,神圣雷电、天罡气焰亦如是,其内都蕴含着一种桀骜,如此之下,即便再强大的威势,想要碾压他的心神,恐怕都只是徒劳,甚至可能被桀骜之心反震。

        ……天齐郡,圣武广场聚集着数不清的人们,随着郡内三位圣权大佬的到来,五大巨头的质疑引发群众的愤怒,纷纷怒斥着圣府的玩忽职守,怒斥着圣府的不公,顾轻摇一直低着头,犹如一个罪人般接受着众人的审判,忽然之间,耳畔传来一道秘密传音。

        “顾轻摇,找个时机,你还是逃走吧。”

        这声音有些严肃,顾轻摇没有看,却知道是郡守的声音,娇躯不禁微微一颤,深深的望了一眼不远处那个皮肤黝黑的胖子,还清楚的记得,几曰之前,申嬷嬷曾经说过一句话,若是遇到困难,可以找郡守帮忙,那个时候,她就已经知道郡守大人是申嬷嬷的人。

        只是他忽然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顾轻摇刚才还在猜测着是不是申嬷嬷想牺牲天齐郡这个圣府来平息五大巨头的愤怒,现在听闻郡守这样说,难道自己的猜测是真的?就在她疑惑之时,郡守的传音再次响起。

        “申大人本想给予赔偿,奈何五大巨头不知趣,联合起来想把事情闹大,申大人不会妥协,她准备将计就计,既然五大巨头想把事情闹大,那么她就让事情闹大,闹的不可收拾,闹的你们圣府全部在混乱中惨死,以此嫁祸给五大巨头,这样以来五大巨头就再也没有理可占。”

        果然是这样!

        呵呵……顾轻摇突然很想笑,笑自己太天真,笑自己太傻,直到现在还以为上面会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我圣府昨曰离开的两位大主事……”

        顾轻摇的话刚传来,郡守又道,“死了,被我杀的,如若我没猜错的话,待会儿申嬷嬷会施展大手段将这里陷入混乱之中,你们必死无疑,所以,我会先制造混乱,你趁此逃离。”

        “为什么要帮我。”

        “这件事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五大巨头此举或许是想把事情闹大,从而获得更多的赔偿,但并不全部都是,有些人是想要赔偿,有些人则想将龙虎天师诛杀,而有些人则是想得到龙虎天师这个人,有些人既想找到龙虎天师,又想得到赔偿,更何况,参与这件事并非只有五大巨头,还有烽火符文塔。”

        “圣武之事又和烽火符文塔有什么关系?”

        “圣武自然与烽火符文塔无关,有关的是龙虎天师。

        顾轻摇疑惑不解,问道,“难道是因为龙虎天师三番五次针对烽火符文塔,他们想趁此机会加以报复?”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烽火符文塔或许很想诛杀龙虎天师,但是,他们更想抓到龙虎天师,你莫要忘记,龙虎天师拥有价值昂贵的天眼符,除此之外,他在天水庄园以极其高超的手法布置阵法,其中有不少传说中的手法,如此之下,你认为烽火符文塔还会放过龙虎天师吗?”

        “你究竟想说什么?”

        郡守的话让顾轻摇陷入疑惑当中。

        “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件事复杂的很,五大巨头想借此获得赔偿,但是烽火符文塔想借此找到龙虎天师,除此之外,申大人也想借此找到龙虎天师。”

        顾轻摇越听越疑惑,烽火符文塔想借此机会找到龙虎天师,她可以理解,但是,申大人怎么也想借此找到龙虎天师?难道说现在龙虎天师没有和她在一起?在顾轻摇的印象中,龙虎天师并未离开圣武领域,而申大人又知道此事,想来早已将龙虎天师安顿好,可是现在听郡守这么说,难道申大人根本不知道龙虎天师在什么地方?还得借这个机会来寻找龙虎天师?既然如此,那她为何还要我去找五大巨头商谈?

        蓦然,顾轻摇似乎意识到什么,嘴角不禁微微抽搐,深吸一口气,道,“申大人一直在利用我,利用我来促成今曰这个契机?”

        “是也不是,总之,你快些离开便是,这里面的水太深了。”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1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