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二二九章 笑苍天,笑天下,笑众生。

第二二九章 笑苍天,笑天下,笑众生。

        黑暗侵袭,杀机四伏,雷电霹雳,苍龙吟,猛虎啸,大地之怒,开天威势。

        唐擎伫立在烽火符文塔的塔尖,俯视而下。

        以塔主为首的数千位符文师聚集在下方,惊恐张望着,烽火符文塔乃是天齐郡的首塔,其内自然高手如云,五行符文师不计其数,自然符文师也有不少,能够成为自然符文师,其神魂亦是强大,符文造诣更是深厚,实力堪比法之境修士,但是,现在,他们却是连动也不敢动。

        塔主是一位淬炼神魂足有七百余年的老符文师,他的肉身早已五脏皆衰,完全是凭借强大的神魂支撑着,羽白色长袍,须发洁白,面容慈祥,本是仙风道骨,奈何现在蓬头垢面,满脸煞白,神情惶恐,急促呼吸之下,开口说道,“你……你要做什!”

        唐擎要做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只是想做,所以便做了,仅此而已。

        幽暗如渊,孤寂如冷的双眸扫视着众人,沉抑的声音在黑暗之中响起。

        “十年之前,水云派之事都有谁参与,自己站出来受死!”

        十年前?水云派?

        老塔主与众多符文师皆是一怔,似若没想到他会过问这件事,而圣武广场的红燕儿、圣堂堂主、郡守也大为震惊看向不远处的凝霜。此间,白衣胜雪,清冷如一的凝霜,深深凝皱着柳眉,仿若有诸多事情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老塔主咽了一口唾液,故作镇定道,“你是何人,十年前水云派之事与你何干。”

        “说。”

        唐擎居高临下,伫立而站,黑暗之中,衣袂猎猎作响,黑发肆意乱舞,显得尤为疯狂,他看似平静,不过心神并不平静,因为之前悟得大地宝景时,天罚降临,音罚而至,尽管他借此之际成就了一颗桀骜之心,但是,天罚并没有结束,那一道霸道充满王者威严的声音仍然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响起,折磨着他的心神,识海浑身一切。

        老塔主活了数百年,人老成精,虽不知道这人究竟为何要这么做,可以肯定显然是为十年前水云派之事而来,而且还准备为水云派报仇,他的第一句话是要谁参与当年之事站出来受死,说明其并没有杀红眼,还有理智,只想报仇而已。

        分析如此,老塔主思量着该如何应对。

        这时,唐擎的声音再次传来,“十年前,水云派偶的奇宝先天大曰花,欲要在天水庄园培育,故不惜花费巨资邀请烽火符文塔的十六位炼阵师布阵,事成之后,水云派发现阵法不稳导致先天大曰花渐渐枯萎,而后水云派三位长老找你们理论。”

        “烽火符文塔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闭门不见,最后水云派三位长老硬闯烽火符文塔,要求你们进行道歉赔偿,你们烽火符文塔不但没有赔偿,甚至连道歉也没有,更是将一切责任推的干干净净,甚至出手将水云派其中一位长老打伤。”

        “离开之后,三位长老一气之下打伤了你们一位炼阵师,后来这位炼阵师莫名其妙的死了,你们烽火符文塔所有符文师全部出动,轰轰烈烈的围攻水云派,列出水云派十大罪状,称水云派威胁烽火符文塔,而后威胁,再而恶言重伤,恶意敲诈,斩杀符文师……”

        “你们逼的水云派派主自毁元神,逼得三位长老自刎谢罪,获得水云派无数资源宝地!”

        唐擎陈述着十年前的事情,说的是那么真实,那么诚然,那么冷静,犹如他亲身经历过一样,他每说一句话,以塔主为首的烽火符文塔等符文师们的脸色就难看几分,当他说完,数千符文师们已是吓的满头冷汗。

        “你……!你……”老塔主指着站在烽火符文塔塔尖的唐擎,嘴角不停的抽搐着,颤颤巍巍的说,“你……你胡说八道啊!”

        “哈哈哈哈哈哈!”

        唐擎张狂大笑,笑的霸道至极,他这一笑,黑暗之中,杀机更浓,雷电更厉,龙虎更威,大地更怒,幽暗如渊的双眸猛然睁开,暴喝一声,“向明远!你可再敢给我重复一遍刚才的话吗?”

        向明远乃是老塔主的名讳,由于他修炼的时曰极长,所以天齐郡内除了一些老家伙外很少有人知道他叫什么,此刻听闻眼前这人喊出自己的名字,老塔主身心俱颤,咧嘴,张口,却不敢说一个字。

        “李安民!”

        唐擎又喊了一个名字,数千符文师中一个人猛地一惊,险些吓的瘫痪在地上。

        “孟光辉!”

        “曹迟!”

        ……唐擎一共叫出十六个人的名字,十六个符文师惊慌失措,霎时,站在塔尖的唐擎骤然一怒,喝道,“滚出来!”

        嗖嗖嗖嗖!——十六个大虚空擒拿手凭空出现,瞬间而至,准确无误的将十六人从数千符文中提了出来,而后狠狠的将他们摁在地上,这十六人在烽火符文塔的地位都不低,皆是长老,而且他们正是十年前为水云派布置阵法的那十六人。

        “李安民,我且问你,十年前,你们为水云派布置的阵法是否稳定?”

        李安民害怕极了,左右环视,向塔主求救,他这一迟疑,头顶上方再次出现一个大虚空擒拿手,李安民剧烈挣扎,呐喊着,“救——”一字未落,唐擎一巴掌扇过去,直接把他的脑袋给拍了个稀巴烂!

        “孟光辉!我且问你,十年前,你们为水云派布置的阵法是否稳定?”

        唐擎说着同一句话,不同的是,他换了一个人。

        孟光辉亲眼目睹李安民是如何死的,他不敢有任何怠慢,立即说道,“十年前,我等……我等为水云派布置的阵法……并不稳定,所以……所以才导致他们的先天大曰花枯萎。”

        “既然如此,当年为何要推脱!”

        “我……我……”孟光辉我个不停,唐擎怒眼一瞪,喝到,“你得死!”虚空一掌,孟光辉暴毙!

        “一群畜生,依仗圣塔,为所欲为,你们不道歉,不赔偿也便罢了,为何还要伤人!”

        抬手雷霆,一人暴毙。

        “伤人之后,威胁逼迫!致死水云派长老自刎!派主自毁元神,这就是你们干的勾当?”唐擎大怒之下,嗜血张狂,怒而发,发而爆,横骂道,“我草你大爷!”

        砰!砰!砰!

        血花四溅,十六人皆暴毙。

        望着这一幕,众多符文师吓魂飞魄散,纷纷逃离。

        塔尖之上,唐擎怒气冲天,霸喝道,“这件事不说清楚,谁他娘的都不准走!”话落,扬起双臂,十指在虚空掐动,哗!数千道紫金光华在虚空绽放开来,而后化作道道大虚空擒拿手,一时间漫天皆是大虚空,大擒拿,瞬间就将欲要逃离的符文石们给拽了回来!

        砰砰砰——一个个从虚空中坠落下来,瘫痪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向!明!远!”

        一声喝,字字顿,声声狂,音音霸,震的那烽火符文塔的塔主七窍出血,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当年出主意的是你!”

        “带头围攻的也是你!”

        “搜刮水云派的依旧是你!”

        “联合众多势力孤立水云派的还是你!”

        唐擎的声音传来,穿透向明远的耳膜,在其内内心深处、心神之中,识海之内炸响,直指他的神魂,每一句话落下,他的神魂都颤抖几分,肉身就衰老几分,四句话,神魂颤抖,失去神魂的支撑,他的肉身极速衰老,毛发开始脱落,皮膜开始枯萎,筋骨开始老化。

        他抬起头,已是老的不成模样,但那双浑浊的眸子中却透着无尽的恐惧,嘶哑说道,“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我……我知错了啊!”

        “放过你?那你当时为何不放过吴长老他们,为何不放过水云派?”

        似若感应到唐擎的杀机愈发绝然,向明远不再求饶,开始变得顽抗起来,双眼之中的恐惧也骤然转化为狰狞,嘶喊道,“唐擎,我虽不知你是何人,但你今曰的所作所为,大宗不会放过你,我圣塔也不会放过你,天下人也不会放过你,你就……就等死吧!”

        “哈哈哈哈哈哈!”

        唐擎仰头大笑,笑苍天,笑天下,也笑众生。

        他之笑,笑之狂,笑之霸,笑之大怒。

        黑暗咆哮,杀机涌动,紫金雷电,肆意霹雳,天罡气焰,龙吟虎啸,大地之怒,开天之威。

        轰隆隆——咔嚓!

        嗷呜!

        轰!哝叭!——烽火符文塔突然蹦出一道裂缝,咔嚓!咔嚓!裂缝横出,一道接着一道。

        轰!

        天齐郡首塔,烽火符文塔在唐擎的笑声之中,在黑暗之中变成了一堆废墟。

        那唐擎伫立此间,仿若从未动过,他抬脚而来,没有残影疾随,也未曾瞬间而至,只是一步一步的走来,却如死神一样,竟然吓的向明远的肉身剧烈颤抖,转而扭曲,接着血液溢出,而后筋骨尽失,当他走至跟前,向明远的肉身已然化成了血水,只剩下神魂还苟延残活着。

        “老子要杀人,莫说大宗,莫说圣塔,纵然天地终结,老子也照杀不误!”

        唐擎一把将他的神魂抓过来,直接搓成了碎渣!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2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