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二四四章 婴化成神

第二四四章 婴化成神

        天齐郡之上,看起来雍容华贵的白象在虚空中缓缓踏步,云陌坐在上面,柔和的目光俯视着下方的每一寸土地,仿佛在寻找那个人留下的足迹以及残留的气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就这样望着,脑海中闪现着曾经的片段。

        还清晰记得自己与凌儿稀里糊涂的与唐擎结成天缘,然后两人决定先将他送到青玉门,寻找龙姑娘帮助,来解开这一道糊涂的天缘。龙姑娘向来神秘,居无定所,四方游历,云陌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得以找到,只是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唐擎这个名字已然开始在天下彻响。

        雍阳城废墟,圣武领域,圣武广场,紫金雷电,天罡气焰,大地之体,一路上关于唐擎的种种传闻都让云陌心惊不已,她没想到与自己稀里糊涂结成天缘的家伙竟然……竟然这么神秘这么诡异,短短一年的时间从筑基踏入元之境,成就天罡气焰,更是以大地之体突破禁锢……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让人无法相信。

        云陌很想很想再见一见唐擎,可惜他已经死了,溃散了……真的死了吗?

        不知道,因为云陌身上的天缘印记还存在,她回忆着,寻找着,而后又回到荒林之上,见到龙公主时,她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道,“龙姐姐,我想试一试你说的那个办法。”云陌曾经听龙公主说过,有一种特殊的阵法可以记住天缘印记来感应对方,只不过这种办法十分危险,因为是以天缘印记为阵眼,以心神为本,以神识为牵引,燃烧神念进行大感应。

        燃烧神念必定影响神识,神识受到影响,必定影响心神,如若一个不好,很可能神识将被燃烧,心神亦一样,所以极其危险。

        闻言,龙公主没有即时回应,只是深深望着云陌,许久才道,“为什么一定要知道他死了没有。”

        “只有他没有死,才有机会解开天缘。”云陌如实回应。

        “他死了天缘也一样可以解开。”

        “关键是我无法确定他到底死了没有。”

        龙公主是奇女子,而云陌亦不差,拥有仙子之名,是天下闻名的乐师。

        “那你是希望他死还是他活呢。”

        “当然是活。”

        “为什么?”

        “若是他活着,说明天缘还有机会解开,若是他死了,天缘印记却没有消失,那可能永远都无法解开了。”

        “呵呵……”龙公主笑了,却没有回应。

        两人离开天齐郡,龙公主带着她来到一个古怪的洞府,而后开始布置阵法,云陌在阵法领域的造诣不低,甚至可以说很深厚,但是,她却看不懂龙公主布置的这个阵法,龙公主让云陌盘膝坐在中央阵位,释放自己的心神,而后龙公主以云陌身上的天缘印记为阵眼开始布阵,以符文牵引着云陌的心神,引导其神识,燃烧其神念……神念燃烧,云陌的俏脸立时苍白起来,这种疼痛不是来自肉身,而是来自神魂,趁此之际,她仔细感应着,因为龙姐姐说过,一旦神念开始燃烧,阵法将会借助天缘印记打开一道心灵之门,从而可以感应到对方,所以,云陌不敢怠慢,立即感应着。

        没有!什么也没有!

        她的世界一片昏暗。

        嗯?

        不对!

        云陌似乎感应到了自己的天缘,虽然看不清也观不见,但是,云陌可以肯定,自己感应到的东西一定属于唐擎。

        云陌欣喜,呢喃着,他没有死?就在疑惑之时,忽地又感应到一抹天缘,然后又一抹,一抹接着一抹,短短一个呼吸的功夫,云陌感应到无数抹属于自己的天缘,怎么会这样?

        我何时拥有这么多天缘?

        云陌继续感应下去,越感应越心惊,因为感应之下,她发现自己的天缘无处不在,如夜空之中的星辰一样那么多,数都数不清,无数天缘都一样,每一个都是,如读力的存在,又如本就是一体。

        一旁的龙公主发现云陌的神色变换异常,不由询问,“他没有死?”

        云陌点点头,猛然睁开眼,神色大为震惊,道,“我感应到很多天缘,很多很多……仿佛每一个都是他。”

        “果真如此!”龙公主仿若确定了什么,深吸一口气,怔声道,“既然他没有死,而且你身上的天缘印记还在,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他的肉身溃散了,但却没有消失,也未曾归于尘土,存天地之中,融天地之中,在大自然之中,却又脱离于自然之中,这等手段实在太……”

        突然,阵法一阵颤抖,转而瞬间溃散消失,云陌更是口吐鲜血,软倒在地上,龙公主见状立即将其搀扶起来,为她疗伤,云陌睁开眼,脸上尽是震惊与惶恐,虚弱的说道,“我听到了……听到了天罚的声音,那是一种佛音,一种地藏超度厄为经,天罚……天罚要将……将他超度……”

        什么!

        听闻地藏超度厄为经时,龙姑娘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对于她来说,天罚也只是天罚,并不是普通人想象的那么可怕,天罚有大有小,有强也有弱,这得看你触犯的法则与秩序有多么严重,严重者天罚自然重,反之天罚轻,但是,龙公主实在无法想象,那个唐擎到底触犯了怎样的法则与秩序,竟然惹得天罚降下地藏超度厄为经进行超度。

        地藏超度厄为经是什么,龙公主并不是很清楚,只从一些古老的典籍中看到过,苍天只有惩罚那些来自九幽的绝世老魔头时才会进行超度啊!为什么超度,因为其他力量已经无法将其彻底消灭,所以才要超度。

        那唐擎到底干了什么勾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怎的让天罚降下超度?

        不知道,也想不通。

        莫说云陌想不通,龙公主想不通,事实上就连唐擎自己也都想不通,面对永无休止的地藏超度音罚,唐擎不禁回首追忆,自己似乎也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儿,怎的这天罚之眼就降下超度了呢?

        自己到底有没有罪,唐擎不清楚,但他敢肯定,大地之体肯定是一种罪,否则也不会在成就大地之体以来惹得苍天连续两次降下天罚。

        这玩意儿的强大,破不掉,渡不了,抹不去。

        雷电不管用,天罡气焰不管用,大地之体也不管用,就连他的劫灵也不管用。

        唐擎索姓放开一切任其超度,他的肉身溃散了,支离破碎,化作点点星光,如星辰一样融入天地之中,他固守心神,祭出强大的神识笼罩着每一寸溃散的肌肤、筋骨、血液等等,不被自然吞噬,不被诸元侵染,趁此之际,他以绝对的悟姓参悟着天罚,参悟着佛音,也参悟着这属于地藏的超度经文。

        唐擎的肉身虽然溃散了,但他固守心神,心神在,识海自然也在。

        此时此刻,识海之中,东方天际之中阴阳诅咒依旧如往常那般光与暗,黑与白在肆意交合着,西方天际之中,大地至尊仍然那般威武的伫立在天地之间,正中,神秘老者手握铁锤与铁钉,却是没有继续敲打,那双浑浊不堪的眼眸望着天空,苍老的声音呢喃而出。

        “天罚降临,音罚而至,以地藏超度厄为经降下超度……而你却没有进行任何抵挡,反倒是任由天罚将你超度,任由肉身溃散,你以神识笼罩,或许可以暂时守护自己的溃散的肉身不被侵染,可是长此下去必定消失……而你的心神也超度之下也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你放任肉身的一切任其超度,为何偏偏独守元婴?难道你指望一个元婴来抗衡强大的天罚吗?这么关键的时刻,你究竟在参悟什么?这确定能在这么短时间能悟得地藏超度厄为经?”

        “唔……看来你是想成就一个元神,成就一个独特的元神来抗衡天罚,只是成就一种怎样的元神才能与天罚抗衡呢?”

        “看来,你对自己的悟姓真的很自信,老头子我也真的很期待你能成就一种怎样的元神。”

        神秘老者看见唐擎的元婴破碎了,不!那不是破碎,而是一种羽化,羽化成神。

        婴化成神。

        唐擎的元婴羽化,正在衍生元神。

        豁然!

        识海之中,北方天空骤然出现一抹紫金色的气息,神秘老者张望过去,浑浊的眼眸不禁微微一凝,沉声道,“这息好强大,如大光明,如大曰佛,这是一种大光明佛息!”

        “好!”

        心静如水,古井不波的神秘老者闻见这一抹紫金色光芒的气息时脸上禁不住流露出一抹震惊,更是忍不住的叫了一声好,旋即,他的神色顿时变得复杂起来,摇头又道了一声不好。

        “这等罪恶之地出现大光明佛息真是……真是天大的讽刺啊!”

        随着那一抹紫金色所衍生的大光明佛息越发浓烈,神秘老者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他忽然又仿佛想到了什么,呢喃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知道了!好小子!了不起!不愧是成就了一颗桀骜之心,以逆为尊,不仅你苍天,逆天罚,你逆的还有这识海啊,一切潜在的敌人,一切未知的危险都要逆,你简直……简直太混了啊!”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2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