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二六四章 唐擎的修行理念

第二六四章 唐擎的修行理念

        唐擎从来就不是一个善人,心中也从未拥有行侠仗义、普度众生、救人于水火这些正义的情结,他是一个很随意的人,做任何事情都看心情,如若他心情好,那么一切还好说,可能会救救你,如若他心情不好,懒都懒得理你,莫说救一把,甚至可能直接将你屠灭。

        秦赤星连续几次开口想让唐擎出手相救显然已经让他有些不耐烦,当下厉喝直接炼化陈天俊。

        “你!”

        秦赤星心头一颤,脸色立马变的铁青,作为太虚宗弟子,又是当今圣师,他不仅有傲骨,更是个要面子的人,为了自己的名誉不受影响,他放低姿态请唐擎相助,没想到对方根本一点面子也不给。

        望着唐擎离去的身影,秦赤星恼羞成怒,却也不好发作,眼看着下面黑狼老祖已然开始动手炼化陈天俊,他想出手,却没有这个胆子。

        旁边的何正志虽然不清楚事情的缘由,不过刚才也是亲眼见到陈天俊为保全自己做出忘恩负义之事,他不屑与这种人交往,也不想救,可太虚宗弟子毕竟是奇峰山的客人,更何况现在秦赤星又在旁边,若是自己无动于衷的话,怕是影响不好,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帮衬一把,奈何与这散修不熟,也不好开口,于是问向沈倩,说道,“师妹,这陈天俊是……”

        他刚开口就被沈倩打断,“师兄,你有所不知,来的时候陈天俊三番五次怒斥唐擎,后来我们被罗八指囚禁,也是唐擎救了我们,他胸襟宽阔,不但没有与陈天俊计较,更是顺便也将他救了出来,是他自己不珍惜罢了。”

        “原来是这样……”何正志不由感叹这陈天俊是自作孽不可活,当然,他内心也根本不想帮陈天俊这等无耻之人,之所以开口,也是为了奇峰山的名誉着想,换句话来讲也是做样子给秦赤星看的。

        “秦老弟,你看这……我也无能为力,实在很过意不去。”

        何正志的意思很明显,我们奇峰山不是不帮,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来与那散修不熟悉,二来也打不过下面的三位老祖。

        “何兄不必放在心上。”秦赤星望着下方正在被黑狼老祖炼化的陈天俊,一字一顿的说道,“是我自己这位师弟气运不好,活!该!如!此!”说罢,他像似不忍再看下去,只是冷冷的说了一个走字,而后率领着太虚宗二十位弟子离开。

        一路上,何正志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神情微微一变,忽然止步,道,“师妹,你刚才说……那个散修叫什么来着?唐擎?我没听错吧?哪个唐擎?他不是在天齐郡死于天罚了吗?”沈倩知道定然是师兄误会了,解释说不过是同名同姓罢了,何正志这才释然。

        ……

        惊阳城,运来庄园。

        唐擎带着方奎一行五人回到这里,他这次来这里也是想和自己这位老友见上一面,喝顿酒畅饮个痛快,无奈现在方奎、邵邦全部身中阴化毒息,必须尽快调息,不过,方奎似乎把恩情看的比其他重要,回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让邵邦搀扶着自己要向唐擎道谢,道谢一事,唐擎自然拒绝,方奎却很执着,他也只能接受。

        随后,方奎等人开始调息,而唐擎自己也有些疲乏,通常来说,修行之人,静修打坐,呼吸吐纳是为最好的修养方法,吸纳天地灵气,与自然融合,使之肉身气爽,元神饱满,尽管睡觉也可以恢复自然的精气神,但是远远没有呼吸吐纳的效果好,不过,唐擎却是一个例外,呼吸吐纳之后,他的肉身和元神也的确可以神清气爽,但总感觉很累很累。

        这种累不是来自肉身,也不是来自精神,而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累,就连唐擎自己也搞不明白怎么回事,只有睡上一觉,这种莫名的累才会得到缓解,当然,唐擎本身也喜欢睡觉,因为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感觉,让他觉得十分舒坦。

        一觉醒来已是正午,唐擎洗了一把脸,本想晒会太阳,奈何这京阳地界的天气实在不给力,来了两天,太阳他老人家连个面都没露过,四下看了看,方奎、邵邦等人仍然在调息着身上的阴化毒息,闲来无事,琢磨着得去一趟易市买点东西。

        修行之人可以辟谷,十天半个月不吃东西那都是经常事儿,即便吃也是喝一些什么玉液,为了保持肉身和元神的纯净,五谷杂粮,酒肉什么的轻易不沾,因为这些东西里面多多少少都参杂着一些混乱的息,比如五谷,可能会受到自然的影响,侵染上一些其他息,而肉就更别说了,狗肉里面残留狗息,猪肉里面残留猪息,进食以后,定然会污染肉身甚至元神。

        他这人没有什么特殊爱好,就好喝点小酒,修行固然重要,可是,如若为了修行,连仅有的一点爱好都剥夺掉,那人生他娘的还有什么乐趣可言?所以,唐擎从来都不辟谷,该吃吃,该喝喝,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曰有几何。

        有时候唐擎也十分鄙视那些辟谷的修士,修行辟谷,成仙以后,连酒肉是什么味道都不知道,那你算个什么狗屁仙人,尤其是那些为了修行,斩断七情六欲,灭天缘固心神,杀妻证道,舍弃一切的修士,在唐擎向来,这些人实在是不可理喻,根本就是一个修行傀儡。

        鄙视归鄙视,唐擎对这些人也只是单纯的鄙视而已,除此之外,并无其他,每个人的造化不同,所经历的事情也就不同,修行理念自然也不同,他当初以短短二十五年修行圆满,渡劫失败,成就散仙,又历经一百五十年,渡过九重天劫,在唐擎想来,淬炼肉身,修炼元神,炼神魂这不叫修行,修心才是真正的修行,一切以心为尊,心怎样,那就怎样修,修一个随意,修一个洒脱,修一个心情,修一个我愿意,修一个我喜欢,如此,才算修行。

        不过有一点让他十分郁闷,自从成就大地之体后,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肉身变得坚若磐石的缘故,导致口味也变得越来越重,寻常的美酒喝下去一点味道也没有,只有十分辛辣的烈酒才能尝到那么一点味。

        这惊阳地界比较贫瘠,就连城内的易市看起来也十分萧条,没有几个人,唐擎本想买点烈酒,奈何这里易市之内所卖的酒对于他来说如同白开水一样,实在没什么味道,逛了足足一圈也没有找到,哪怕一坛都没有,值得庆幸的是,这里虽然没有合胃口的美酒,好在有贩卖疯魔果的,于是,唐擎一口气将易市之内几乎所有疯魔果全部买了下来。

        回到庄园已是傍晚,方奎、邵邦等人依旧在调息着体内的阴化毒,他也实在是闲的无聊,这才回到静室开始修炼起来。

        法之境,七个阶段,法动,法行,法通,法相,发变,法归,法身。

        唐擎之前凝练出来的元神还未感悟大自然,所以,现在连第一阶段法动期都不是。

        法动阶段,是以元神悟法,引自然而动,施展法术,这个阶段,说白了就是让元神去和大自然进行磨合,混个‘脸熟’,因为刚刚凝练的元神对于大自然来说完是陌生的存在,如若不磨合的话,会遭到大自然的排斥。

        唐擎以前修炼的时候早已将大自然领悟了个透彻,在成就散仙后,对大自然的了解更是无与伦比,况且,在肉身溃散的时候,他又一次仔细的感悟了一遍大自然,为自己的元神融入自然打下了绝佳的基础,所以,他的元神与大自然磨合起来要比其他人容易的多的多。

        祭出元神,是那九米之高的不动明王不动尊,发垂披肩,愁眉瞠目,嘴角两侧露出两牙,大忿怒相,上衣斜帔,下着摆裙,伫立在紫金火焰之中,显得凶神恶煞,三眼怒睁,右眼仰视,仿若能捆住天子魔,左眼俯视,犹如烧毁龙魔和非天;额眼平视,如同降夜叉和伏罗刹,五骷髅及不动佛为饰,除一切恶障,全身八大龙骨为饰。右手高举着屠灭剑,灭万灵,左手系杵为金刚索,伏万魔。

        说实话,当初借助地藏超度厄为经,唐擎知道自己一定会修出一种佛息元神,但万万没想修出来的竟然是不动明王不动尊,这玩意儿可是大曰如来的忿怒身啊!

        是乃绝对的大佛,绝对大光明存在。

        祭出自己的元神后,唐擎仔细观察着,越观察,越是心惊,因为这玩意儿的佛息实在是太纯净了,纯净的难以想象,似若真的佛法无边,就连唐擎本人对自己的元神都产生一种恐惧感。

        不止是恐惧,唐擎甚至感觉很不舒服,浑身不自在,这种不适来自肉身,来自心神,来自变异劫灵,来自被封印的神魂,也来自识海。

        唐擎知道自己这元神乃是不动明王不动尊,是大尊也是大佛,乃属大光明,这样的存在,绝对是妖魔鬼怪的克星,亦是天地之间任何邪恶的克星。

        现在唐擎感到浑身不自在,难道说老子浑身上下都是邪恶的?没有一处光明的地方?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2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