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二八四章 崩溃的云陌

第二八四章 崩溃的云陌

        懂得心语的女人实在是可怕至极,唐擎还是头一次被一个娘们儿吃的死死的,什么叫诛心,这便是,想想一个人内心深处的情感秘密被人知道的一清二楚,这是何等可怕,有时候甚至比内心所想被人看出还要可怕三分,因为情感的存在往往是一个人的软肋,唐擎就是其中之一。

        他对云陌的确有愧疚之心,心理上本就落了下风,现如今自己个儿的愧疚被她瞧的一清二楚,唐擎着实是一丁点办法也没有,自己是什么德行,他很清楚,如果云陌真的为此事自杀的话,那他绝对会被愧疚之心折磨的痛不欲生,这种感觉他不是没有体会,因为自踏入散仙后,对上清宗就无比愧疚,让他饱受折磨。

        唐擎不知道云陌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但从她的眼神中可以感应到这娘们儿似若陷入一种绝望之中,欲要破罐子破摔。

        对此,唐擎除了无奈,也只剩下无奈,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实在是无比艹蛋。

        更让他头疼的是,本想试着和云陌沟通沟通,商量一个解决的办法,奈何,云陌根本不曾开口,一个字也不说。

        就这样,一夜过去,唐擎琢磨着如果能够找到解开天缘的办法,那是最好不过,所以,他直接潜入自己的识海。

        识海之中,阴阳诅咒盘踞在东侧,似若黑白交错,光暗交织,阴阳旋转。

        大地之尊伫立在西侧,宛如巨人,双手遮天,脚踏大地。

        中央之地,九尊雕像,九座墓碑,未曾变化,就连那一位神秘老者也如往常一样,手握铁锤正在雕刻着雕像,也不知他雕刻了多久,更不知他敲下多少锤,但那一座雕像上仍然没有任何痕迹,连一抹都没有。

        唐擎再次试着与他们沟通!

        没有用,就像两个世界的人一样,甚至连它们的气息都感应不到。

        “你们都是爷,就老子是孙子。”

        唐擎郁闷离去,过了片刻,那位神秘老者停止雕刻,望着他消失的方向,沙哑的声音缓缓传来,呢喃道,“唉,这小子生气了啊!老头子倒是很想和你沟通沟通,可这不是没办法嘛……这里虽然是你的识海,却又不是,唯有当你有能力突破此地壁垒时,方可知晓此间奥妙啊……”

        摇摇头,神秘老者又看向东侧的阴阳大诅咒,自语道,“你这阴阳也真是,老头子早就告诉过你,安分守己,就算示好,就算要拍他的马屁,也得先了解他的为人,知道他喜好什么不是?你倒好,拍了两个马屁,一个都没有拍到地方,暂且不谈他那被你变异的劫灵,你说你做点什么不好,干嘛偏偏给他弄一个无双天缘?而且还是被诅咒的,你以为是个男人皆是风流成姓?你以为是个男人就喜欢鱼水之欢?这下好了吧,拍马屁拍到蹄子上了吧?”

        “他是一个崇尚自由自在的家伙,视女人为麻烦,他那么厌恶麻烦,你这么搞不是纯心惹他生气吗,以后多跟着大地那小子学学,老实点儿,别没事儿找骂,咱们都是栓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你这样乱来的话,到时候会连累大家的。”

        “而且还有一件事儿,老头子有点想不明白。”神秘老者不知在思索着什么,过了很长一会儿,才说道,“他拥有劫灵,亦成就了大曰如来的忿怒身,按理说识海之内该有它们的意识形态,怎么老头子感应不到呢?”

        想了想,神秘老子又道,“这地方儿不会还隐藏着什么未知的东西吧?”

        不明白,也想不通,只是觉得有些古怪。

        ……

        一晃三天过去,云陌仍然一个字也不说,而唐擎也不是一个自找没趣的人,独自一人喝酒解闷儿,困了就睡,饿了就吃,就在第四天清晨的时候当他惺忪睁开眼,发现云陌站在身旁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时,还真是吓了一跳。

        “我说妹子,你到底想干什么。”唐擎坐起来,靠着墙壁,打了个哈欠,他睡觉时,神识自行运转,只要有危险的气息,立即就会感应到,云陌虽然没有蕴藏杀机,不过睁开眼就见到这么一个面无表情,眼神之中尽是幽怨的女人,宛若为情索命的女鬼一样,换做谁也无法适应。

        “你是不是要去上清宗?”云陌开口,天籁的声音透着一股清冷。

        唐擎点点头,不知道她为何问这个。

        “走吧。”

        闻言,唐擎眉头不由一挑,揉着下巴,眯缝着眼睛上下打量着云陌,笑道,“看来是想通了?”

        “我和你一起去。”

        “你也去?”唐擎倒是没想到云陌会这么说,问道,“你去做什么?”

        “不想告诉你。”

        陷入绝望之中的云陌,经过三天的冷静,她也想了很多很多,不过,依旧没有任何头绪,内心仍然很混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该如何做,这个问题在没有想清楚之前,如论如何也不会让这个家伙离开。

        尽管她现在很气愤,很愤怒,甚至依然决定破罐子破摔,但始终不是一个胡搅蛮缠,任姓妄为的女人,她以情感秘密要挟唐擎,是因为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只是纯粹的不想让唐擎离开,仅此而已,如若因为此事将他困在这里,这种事情,云陌做不出来,至于这个家伙去上清宗做什么,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既然他想去,云陌也不会拦着。

        她是如此,而唐擎更不会刨根问底,云陌想跟着,他也没有什么意见。

        上清宗距离这里较远,依靠飞剑和飞禽的话,虽然也可以到达,但速度却是极慢,而且天地之间不止有修士,还有很多妖魔鬼怪,路途之中,凶险未知,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利用传送阵进行传送,一来安全,二来方便,三来快捷。

        走之前,云陌将自己的长发束起,似若马尾般垂在身后,而后以白沙遮面,这玩意儿看起来普普通通,和普通白纱并无两样,不过但凡有见识之人几乎都知晓这东西是一种法宝,不仅可以完美的遮住容颜,同时也可以起到隐藏气息的作用,云陌这番打扮自然没有人能够认出来,避免了很多麻烦。

        路途中,两人几乎很少说话,就如同两个陌生人一样,而唐擎似乎觉得无聊,趁此机会修炼起来,他对大自然本来就了解的无比透彻,再加上现在修出的不动明王不动尊在大自然中的魅力所向披靡,深受大自然喜爱,如此之下,修为一路狂飙。

        这些天来云陌一直都在思索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如若自己和唐擎的天缘真的无法解开,自己该怎么办,这个问题让她想了很久很久,越想越烦,越想越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再看看这个家伙,云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自己都已经烦成这样,而他倒好,一副逍遥快活的模样,就好像这两次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对!就是这种感觉,他一点都不在乎,好像自始自终都未曾烦恼过,莫说烦恼,就是开心也行啊,这个家伙可是占了天大的便宜,自己还有凌儿与龙姐姐都成了他的天缘,可是呢,没有,什么都没有,真的就如未曾发生过一样,一点都不在乎,仿佛这一切对于他来所都是那么无所谓。

        一个人怎么可以这样!

        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人,或许是人吧,可他究竟是什么人?蓦然,云陌想起在庄园时他展现出的实力,恐怖的大地宝景,强悍的龙虎天罡,通天一样的元神佛像,直到现在她都不清楚唐擎修出的元神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隐隐记得,那尊佛像出现后,龙姐姐的宝象、天罡、元神皆颤抖。

        更让云陌感到惊奇诡异古怪的是,上午的时候这个家伙还是法动阶段,而下午的时候就变成了法行阶段,根本没有见他修炼,修为怎么会晋升?不止如此,当他们利用传送阵传送到下一个郡都的时候,他的修为再次晋升,已然踏入法通阶段。

        如若不是亲眼所见,云陌绝对不会相信天下还有这等神奇的事情,短短几天时间,从法动阶段踏入法通阶段,就算吃仙丹也没有这么快啊,而他呢,只不过往那里一坐,眼睛一闭,再一睁,修为就提升。

        这种修炼速度就算与传说中的绝世天才唐无上比起来也不差吧!这也太匪夷所思了点!

        本想询问,不过一想到这个家伙的态度,她就生气,不想和他说话,可是内心的好奇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严重,如若好奇的只是如此也便罢了,关键是这个家伙浑身上下从里到外,无一不是透着神秘,大地宝景是,那尊佛像是,还有他中了的阴阳诅咒,以及他身上的九道锁链印记又是怎么回事,太多太多的疑惑让云陌感到好奇,可是这毕竟是人家的**,她也不好询问。

        就这样,前往上清宗的路途中,云陌都处于一种对前途的茫然与唐擎的好奇中渡过,几乎差点崩溃掉!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43132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