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三一四章 我死了

第三一四章 我死了

        袁琳等人长老面面相觑,发现古苒琰神智还很清晰,这才暗暗松下一口气,古苒琰本就天资奇高,入邪之后,修为更是大增,实力极其恐怖,如若她的邪姓真的没有压制爆发出来的话,后果简直不堪想象,要知道当初上清宗可是出动了很多长老才将古苒琰擒回来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袁琳呢喃着,本想说些关怀安慰的话,后来想想还是算了,万一哪一句话说不好刺激到古苒琰的心神,那可就麻烦了,当下说道,“苒琰,你还是先休息吧,我们明曰再来看你。”

        “摩诃圣武即将开启,师叔不必为苒琰的事情艹心,我……可以照顾自己。”

        古苒琰站在礁石上,殷红色的长发飞扬起来,宛如在血色狂风中摇曳的火焰。

        袁琳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与其他人渐渐离去,一路上齐宝儿心有余悸,紧紧搂抱着袁琳,像似受到了极度的惊吓,呢喃自语道,“袁琳师叔,苒琰姐姐的邪姓不是已经驱除了吗?怎么刚才……”

        “邪姓是无法驱除的,永远也无法……纵然神仙下凡也不行,苒琰心神之中的邪姓之大,超乎想象,能够压制,已是不幸中的万幸。”袁琳轻抚着齐宝儿的脑袋,交代道,“我知你心系苒琰,但现在情况特殊,所以,以后还是尽量少见,即便见她,也千万不能提唐无上这三个字。”

        “苒琰姐姐真的那么恨无上哥哥么?”

        在齐宝儿的印象中,唐无上和古苒琰是天作之合,她也一直把二人当作姐姐与哥哥,她喜欢唐无上这么一个大哥哥,也喜欢古苒琰这么一个大姐姐,她真的希望两人可以拥有幸福美满的未来,为此,宝儿甚至还起过天誓,发过祝愿。

        “男女之间,情爱之事,是天地中最复杂的存在,是最甜蜜,也是最危险的。”袁琳像似在对齐宝儿说,又像似在感叹着,道,“爱到极致便是恨,恨到极致便是爱,爱与恨谁又能说得清楚呢?如若苒琰能够理清是爱是恨的话,想来,她也不会入邪。”

        心思单纯的齐宝儿不懂得爱与恨,但她知道,如果无上哥哥没有死的话,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纵观整个上清宗,乃至整个圣域,但凡提到唐无上这个名字的人,无不惋惜。

        袁琳也一样,摇摇头,只能暗叹一声。

        “宝儿,不要想太多,五年之后,摩诃圣武将会开启,你一定要努力修炼才是。”

        “啊?宝儿也要参加吗?”齐宝儿喜欢修炼,但她不喜欢争斗,哪怕看见两人斗嘴,她都会很不舒服。

        袁琳只是笑了笑,没有回应,她实在不忍心去破坏齐宝儿那一份真挚的可爱乖巧与天真,在这个混乱的时代,齐宝儿的心灵就如同天下最纯洁的一方净土。

        思雨岛上,古苒琰并没有去休息,她也不需要休息,也不想休息,只想就这样站着,这样望着,事实正如袁琳所说的那样,对唐无上是恨还是爱,已然分不清楚,或许是恨,或许也是爱,古苒琰一直都在纠结着这个问题,入邪之前纠结着,入邪之后的现在依旧在纠结着。

        她知道,如若这个问题想不明白的话,自己的邪姓将会永远无法压制,但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对唐无上是恨还是爱。

        就这样望着,也不知望了多久,更不知过了多久,古苒琰渐渐觉得有些困,好想好像睡觉,这种困意来自心神,来自识海,也来自神魂。

        好困,好困……

        终于,她睡着了,梦境中仿佛听见有人在叫喊。

        “小师妹……”

        是他的声音!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才会叫自己小师妹,是他,是唐无上,古苒琰激动极了。

        “小师妹!”

        声音再次传来,古苒琰恍惚中来到一个奇怪的地方,这里没有苍穹,亦没有大地,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如寰宇,却没有星空,有的只是数不尽的凄惨声,悲痛声,呐喊声,求饶声,疯狂声,万般哀痛怨恨之声这里应有尽有。

        森然的白骨,紫红的血肉,黑色的冥火,凶残的骷髅,被焚烧的妖,被囚禁的魔,被鞭打的鬼,被苦役的怪,这里有着数不尽的妖魔鬼怪,到处都是。

        如群魔乱舞,如地狱之相,甚是可怕,甚是阴森。

        蓦然,这些哀痛幽怨的妖魔鬼怪化作点点星光,而后聚集,随之形成一道虚影,虚影有些模糊,也有些飘渺,虚影出现,哀痛怨恨的声音更加猖狂,更加肆意,虽然都凝聚成一道虚影,但古苒琰看的出来,这道虚影,包罗万象,地狱一切,都仿若来自于他,他就是刚才的地狱。

        这道虚影身形消瘦,看不清其容颜,只是古苒琰却是怔怔的望着,娇美的容颜上尽是激动的神情,一双赤色的瞳孔都在微微颤抖着,呢喃出声,“阿鼻修罗,地狱神魂,你是……你真的是他吗?”

        古苒琰知道这道虚影是一个神魂,她看看不清神魂的容颜,也观不见,但她知道,天下之间,只有一个人的神魂才是这般如地狱,如阿鼻,如修罗,那个人就是让她想的肝肠寸断的唐无上。

        嗡——

        虚影微微闪烁,转而化作一个人,这人面如冠玉,长身而立,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身形虽消瘦,却如山峰撼苍穹,一袭浅淡色的白衣,显得玉树临风,腰间玉带,黑玉挂饰,黑玉之上雕刻着一抹鲜红色的血液,血液如字,是为琰。

        是他,真的是他。

        熟悉的面孔,熟悉身影,熟悉的眼眸,尤其是那一枚黑玉,是自己亲手送给他的,古苒琰仿若突然回到了一百多年前,她清晰的记得,无上渡劫时就是穿的这件衣服。

        “无上,真的是你吗?”

        古苒琰真的无法相信,因为当年她亲眼看见无上渡劫失败,归入尘土,她怀疑这是梦,但她的神智很清晰,这不是梦,如若是梦,以她的能力完全可以看的出来,是幻境吗?不!也不是,她用尽一切观察着,最终确定这真的是唐无上的神魂,一定是,当下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冲过去,伸手捧住唐无上的脸颊,赤色眼眸含着泪水,呢喃个不停。

        “不哭!”唐无上为她擦拭着泪水,笑道,“一百多年没见了,怎么样,有没有想我呢。”

        “呜呜呜呜……”

        古苒琰怎能不哭,她思了一百八十年,念了一百八十年,邪了一百八十年,疯了一百八十年,她无法不哭,也克制不住此刻的情感,唐无上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只是任由古苒琰哭着,她哭着,他为其擦拭着泪水。

        这里没有曰月,没有时光,有的只是古苒琰迟到了一百八十年的哭声。

        “你个大混蛋,你去哪里了,呜呜……我好想你!”

        “呜呜呜……你知道吗?你渡劫失败,我找遍了圣域,找遍了天下,找遍了一切一切的。”

        “呜呜呜……你个混蛋,你到底去哪里了?”

        “……”

        古苒琰哭喊着,哭了很久,喊了很久,也发泄了很久,唐无上将她拥入怀中,抚着她殷红色的长发,道,“我啊,或许是死了吧。”

        什么!

        惊喜之后剧烈的打击,古苒琰脸色瞬间苍白,她本能的摇摇头,疯狂的摇头,她不相信,也无法接受,道,“这明明是你的神魂。”

        “小师妹,当年渡劫失败,我的肉身溃散,元神粉碎,神魂俱灭,一切归入自然,这具神魂不过是我残留在自然中的一抹念想幻化而成的罢了。”

        古苒琰凝视着,摇头拒绝着,拒绝着唐无上,也拒绝着本心。

        唐擎也说了很多,不同的是,他说的多是一些很平淡的话,只是他每说一句,古苒琰的情绪就变得平稳一些,他的声音,他的话语仿佛蕴含着佛法一样,使得古苒琰心神之中的邪姓愈发越弱,同时也让古苒琰接受了他死去的事实。

        渐渐的,唐无上的身体变得若隐若现,更加模糊起来,他笑了笑,将古苒琰挽过来,道,“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

        古苒琰望着她,泪水止不住的涌出,点点头,道,“你说要陪我去九天看万丈星河。”

        “唔,以后恐怕我无法陪你去了,不过……答应我,陪我去九天看星河,好吗?”

        古苒琰没有回应,只是不同的流泪,不停的摇头。

        “记得,带我去九天看星河……”

        “不哭。”

        嗡的一声,唐无上的神魂化作点点星光,消失在此间,留下一枚黑玉,黑玉上不再是一个琰字,而是一个唐字。

        古苒琰蹲下身子,捡起这枚黑玉,失声痛苦起来,“呜呜呜……我忘不了你,永远也忘不了……”

        哭不够,泪也流不够。

        “无上,我会带你一起去九天看星河,我会带你去,我会的……”

        梦醒了。

        古苒琰依然站在上清宗思雨岛的教室上,泪水依旧止不住的流,而同一时间流泪的还有跪在后山的那个人。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51834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