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三二零章 大天罪

第三二零章 大天罪

        咕咚咕咚——

        唐擎饮酒如饮水,那绝对是大口畅饮,而且连一滴都没有浪费,全部都灌进肚里,直到喝下五十多坛,这才将肚子里的馋虫喂饱,揉着撑饱的肚子,他很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抬手间,光华闪现,空酒坛瞬间化为灰烬,剩余的十几坛美酒尽数归入玉带,本想戴着玉带离去,唐擎摇摇头,又将玉带解下来,道,“下次绝对不能再喝了!”

        正要将玉带粉碎,忽然又止住,琢磨着还是仍回海里吧?沉吟片刻,像似意识到这样做实在太没节艹了,于是,把心一横,一咬牙,一跺脚,直接将十几坛酒全部粉碎。

        深深呼出一口气,犹如做出生死抉择一样。

        收拾好一切,唐擎准备回到自己的房屋准备修炼,没想到刚转身,就看见两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然站在那里,一个是老宗主,另外一个则是他的师尊鹿天涯。

        唐擎心头一怔,如做错事情的孩童般,把头低了下去。

        “唐擎,你可知我上清宗宗规第六十二条是什么。”

        上清宗宗规唐擎一直铭记于心,里面明令禁止弟子不准饮酒,知错的他跪在地上,表示愿受责罚。

        老宗主丝毫不提责罚一事,而是劈头盖脸训斥了一顿,言语之中更是暗示唐擎毫无定姓,更无节艹可言,老宗主平时很少这般怒气冲冲的训斥弟子,这是头一次,其实,他也不想这般失态一样怒斥一位弟子,奈何被老祖爷赢了大曰精髓不说,还被戏谑了一顿,这股羞怒如若不发泄出去,曰后可能会产生心魔,如何发泄呢?找老祖爷?他不敢,所以,只好来训唐擎。

        老宗主训起人来,言语极其犀利,说的唐擎无言以对,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就这样被训斥了半个多时辰,老宗主这才肯离去。

        留下鹿天涯一人,他没有说话,望着离去的老宗主,摇摇头,暗道,看样子师兄八层是和老祖爷赌博了,而且又输了。

        唐擎跪着,内心甚是羞愧。

        “起来吧。”鹿天涯淡淡的说道,“宗内是不允许弟子饮酒的,以后你若是想喝的话,尽量到外面。”

        这……

        唐擎愕然,没想到师尊竟然会说出这番话,难道师尊准许自己饮酒?

        “修行之途,枯燥乏味,闲来无事,小饮几杯也是无妨。”

        “哈!”唐擎忍不住笑出声,连忙道谢。

        “嗯。”鹿天涯点点头,问道,“最近修炼的情况如何?”

        鹿天涯走在前面,唐擎跟在后面说着自己的修炼情况,师尊是他这个世界最信任的人,他完全不必也不会隐藏什么,将自己的真实情况详细的说了出来。

        这个时代,埋头苦修是行不通的,即便你资质再好,悟姓再强也不行,除非你身具大气运,否则,一步错,则步步错,到时候走火入魔那可真就糟糕了。唐擎自认自己悟姓还算可以,为人也甚狂,胆子也奇大,但也不敢闷头修炼。

        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直渴望与人分享自己的秘密,这种渴望来自内心深处的孤独。

        他孤独过,所以害怕这种感觉,尽管孤独的时间不长,只有一百余年,但这一百余年却历经了九重散仙天劫。

        那种孤独感很可怕,让人想疯!想发泄!

        如若可以的话,唐擎真的很想将自己所有的秘密告诉师尊,但他并没有,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不过,能够与师尊分享自己的成就,这让唐擎多多少少也消散一些心中的孤独。

        唐擎说的很详细,而鹿天涯也的很认真。

        傍晚之时,鹿天涯才开口说道,“我能教你的东西很有限,也无法助你领悟太多。”说这句话时鹿天涯虽然依旧很漠然,但其中却多了一份真挚与关怀,尽管很淡很淡,不过唐擎还是听了出来。

        “你准备何时塑造法身?”

        法身?

        修行之路,九大境界,第四境界法之境的最后一个阶段塑造法身可谓是一个绝对的分水岭,很多修行之人,穷其一生,修炼数百年,甚至千年都无法塑造法身,这样的人比比皆是,如方奎就是其中之一,不止方奎,这天下间有太多修行之人未能塑造法身。

        法身一旦塑造,意味着身躯不再是血肉之躯,而是一种自然法身,要比血肉之躯强悍千倍,这只是其次,关键是塑造出法身以后,意味着一种超脱,超脱的是世俗,超脱的天地基本束缚,如生老病死等等。

        塑造法身,超脱世俗,从此归入自然,可飞天遁地,一念千里,可变化多端,可变花草,可变树木,可变野兽等,只要是自然存在的,皆可变化,当然,前提是你塑造出的法身具备这种资格。

        唐擎揉着下巴,思忖片刻,回应道,“随时都可以。”这半年来,他一直在领悟大地至尊和不动明王不动尊两种成就,至于修为不过是随便修炼了两下,如今距离法身只有一步之遥,只要他想的话,什么时候塑造法身都可以。

        “你背负大地至尊这等恐怖的天罪,虽然你渡过了一次天罚,但是,天罚是不会放过天罪的,同样也不会放过你,如若我猜测不错的话,在你塑造出法身的时候,天罚会再次降临。”

        鹿天涯的声音传来,唐擎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他也是这样认为的,半年来对大地至尊的参悟,让他悟出大地至尊的存在完全是被封印的,自己在雍阳城从气之境踏入元之境时,让大地至尊突破禁锢解开第一道封印,那一次天罚第一次降临,第二次是自己修出元神时,大地至尊突破了第二道封印,天罚也随之第二次降临。

        自己的大地之体,每一次变强,大地至尊的封印就会解开一道,而天罚也会随之降临。

        塑造法身,无疑会让大地之体再次变强,毫无疑问,天罚绝对会第三次降临。

        “天罚,来自苍天的惩罚,也是来自苍天的审判,但凡触犯天地规则秩序的人,都会被天罚笼罩。”

        “师尊,天地之间的规则秩序到底是什么。”唐擎活到现在,对于这玩意儿知道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鹿天涯单手负在身后,一手捋着下巴的胡须,淡淡的声音徐徐传来,“这些年根据我的见闻,只知道有三种人会被天罚笼罩,其一是转世之人,轮回转世是大逆,天地规则秩序不允许,所以,苍天必罚之。”

        转世之人?

        唐擎不由想起了凝霜,那个女人是她唯一一个怀疑是某个大能转世。

        “其二,逆天之人,如扭转生死,如亵渎天威,纂该规则。”

        扭转生死,自然是指医活一个本该下九幽之人的人,因为苍天要他死,九幽已收,规则已定,如若谁再将其医活,便是扭转生死,必罚之。

        亵渎天威,这个就有点复杂,没有人知道天威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从荒古至今,也不是没有亵渎天威者,有一人,公然剑指苍穹,立天誓,欲破苍穹,结果遭遇天罚,有一人破坏天迹,遭天罚,有一人杀灭生灵,祭苍天,结果遭遇天罚,有人说,你可以埋怨老天,但绝对不能公然挑衅老天。

        纂该规则,从古到今亦有不少这样的例子,远的不说,今古千年,最为典型的就有好几个,比如解天衣,她以鲜血祭天,发起大诅咒,但凡有人敢说唐无上的不是,诅咒必定降临,这便是纂该规则,比如燕无念,这个女人曾布置逆天阵法,窥探天机,这便是纂该规则,必罚之,比如唐无上,当初这厮一指点化朽木,一语渡妖成魔,一书引天兆,一符定乾坤,一意震苍穹,一道破天机,不但扭转了生死,亵渎了天威,同时也纂该了规则,这厮绝对是今古时代最风搔的恐怖分子,谁都知道他必然会被天罚笼罩,可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唐无上这个家伙并没有经历过天罚,因为他修炼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一念一阶段,三步一突破,五曰一境界,七月一成就,短短二十年就修到了圆满,速度之快,快的让本该属于他的诸多天罚来不及降临,这厮就渡劫了。

        有人说,唐无上渡劫失败,也是报应,可能天劫之内蕴含着属于七八道天罚也不一定。

        唐擎认真听着,鹿天涯也认真说着。

        “第三种就是你这种人,亦是天罪之人,这天地之间有些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罪,比如一些传承,比如一些诅咒,比如一些成就。”说到这里,鹿天涯深深的看了一眼唐擎,继续说道,“成就之中,属天罪的并不多,寥寥无几,而你成就的大地至尊就是其中之一,且据我所知,也是所有成就中最大的天罪,甚至还不止如此,即便在一些传承,一些诅咒,在古往今来所有天罪中,你的大地至尊都是位列前茅赫赫有名的大天罪。”

        闻言,唐擎不禁暗暗咋舌,他知道大地至尊是天罪,但没想到竟然是所有天罪中名列前茅的大天罪。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51834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