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恶女,打钱!(快穿) > 91.白月光与替身炮灰

91.白月光与替身炮灰

        此为防盗章,  v章没有购买够百分之5o需要等一天才可以看到

        背后的积雪冻的小谢抖,她盯着6远,6远盯着她,  她心里很是不爽跟系统吐槽道:“6远肯定是一听说他的佩茹女主出事了插了翅膀飞过来的,一个男二比男主还抢戏。”

        系统:“宿主您一个女配戏也很多……”

        “闭嘴你个垃圾系统!”小谢气不顺,  她就等着王瑞林来狗血的大闹一场呢,她盯着6远,“你……”还没说完6远已经快步过来,嘶啦一声将自己衣袖的里子撕下一大截,抓着她受伤的手臂紧紧裹了上,疼的她呲牙,“好疼啊!你别救我!我要王瑞林救……”小谢话还没说完就见他已系好伤口匆忙蹲下了身,去脱自己右脚的鞋子,  变|态啊!

        “6远你干嘛!”小谢慌忙挣扎,脚踝却被他攥的死紧,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  她感觉到那只抓着她脚踝的手指在抖,“放开我!你……个王八蛋!”她第一反应是6远为了帮王佩茹要当众坏她清白了!可她刚想使用武力值挣扎,  小腹忽然传来一阵剧痛,疼的她眼前一黑脚步就站不稳的打滑摔了下去。

        6远匆忙伸手托住了她后倒的腰,  顺手将她托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一手揽着她的腰,  一手就将她右脚的鞋袜粗暴的扯了掉,  他看到那只细白的脚踝裸露在眼前,  脑子“嗡”的一下呼啸轰鸣,许多被忘记的记忆如同刀片一样翻涌在脑子里,剜心刺骨……

        小谢也懵了,她是被小腹剧烈的疼痛疼懵的,立刻先问:“系统我的蛋碎了吗???为什么这么痛!”

        系统:“宿主别慌,魂蛋没碎,只是它突然躁动起来,所以导致了您腹痛。”

        “它躁动什么!”小谢疼的冒汗,还没来得及应对6远这个死变态就听见了喧闹的人声脚步声。

        男主王瑞林这会儿才带着人赶了过来。

        “起开!不要坏我好事!”小谢在一瞬间从6远身上起来,一巴掌就将他推倒在地,在王瑞林跳下来之时冲忙的用宽大的衣裙盖住了被剥光的右脚,她可不能在关键时刻被王瑞林反咬一口。

        6远摔在雪地之中,头痛欲裂,抬头看小谢只觉得天旋地转,她从他眼前快步离开朝王瑞林走过去……他扶着积雪慢慢的站了起来,脚下是她遗落的鞋袜,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患难见真情,爱和不爱是骗不了人的。

        小谢果然看到王瑞林跳下来的一瞬间先扑到了王佩茹的身边,惊慌失措的将她抱了起来,紧张的声音抖,“佩茹?佩茹你别吓我……”看都没看她一眼。

        “夫君……”小谢走到他跟前,右手臂的血已经湿透她的袖子,冷的出奇,“她没事,她只是昏了过去,没受伤……”

        王瑞林出离愤怒,猛地抬头瞪着小谢的双眼满是怒恨,他忽然抬手一巴掌朝小谢扇了过去。

        小谢在心里叹了口气,为了把戏演足这一巴掌她是打算受下的,因为定康王爷马上就赶到了,她要让王瑞林和王佩茹瞒不下去。

        那一巴掌带着风,一听就很疼,她刚想让系统把痛觉去掉,有人忽然快步站到她伸手将她往怀里一拉,抬手挡下了那一巴掌。

        “啪”的一声,那一巴掌落在了那人的手背上。

        小谢惊讶的抬起头眨了眨眼,是6远……

        他轻轻拦她在怀里,甩手将王瑞林的一巴掌甩了开。

        “6远……”王瑞林对6远简直恨之入骨,6远一边觊觎着佩茹,一边又和谢婉仪不清不楚,朝堂之上处处针对与他,“我的家务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他伸手想将谢婉仪抓回身边,却抓到她的右臂冰凉凉的一片,听她蹙眉低叫了一声。

        “放手!”6远慌忙伸手一把打开了他的手,托起小谢的右臂低头问她:“他抓到你伤口了吗?疼吗?”

        小谢看着他紧张的侧脸有些懵,“系统……6远坏掉了?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系统:“可能是看了宿主的脚,决定对您负责。”

        小谢:“……”

        王瑞林看到自己手掌上满是鲜血微微诧异了一下才现小谢右臂受伤流血了,可那又如何!佩茹现在昏迷不醒全是她害得!

        “谢婉仪你少装可怜!”王瑞林抱着王佩茹心像是被火煎,“你明知道她……你还逼她围猎,这就是你布的局对不对?你就是要故意害她坠马,不害死她你就不会罢休!谢婉仪你怎么能这么歹毒!佩茹已经委曲求全到这种地步,你怎么就不肯放过她!”

        “我歹毒?我布局害她?王瑞林你无凭无据就一口咬定是我陷害她?是她引我进的这林子,会坠马也是她突然射伤了我。”小谢没有说谎,王佩茹今日是有所准备将她引入这林子,又射箭惊了她的马,她只是在坠马之前用道具迷|药迷昏了她,和她一起滑下这山坡而已,她早就知道王佩茹和6远联手要在此次围猎搞小动作除掉她,她只是顺水推舟而已,“你为何就不想是王佩茹和旁人联手要来除掉我的呢?她为了抢王夫人之位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佩茹绝不会向你一样心肠歹毒!她若想和你争什么根本就不会主动离开劝我娶你!她若想害你,你早就……”王瑞林及时止了话,断然道:“你婉仪郡主想害死一个无人仰仗的姑娘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你与你父亲不是最擅长干这种勾当吗!”

        小谢再忍不住上前一巴掌扇在他脸上,原主谢婉仪的记忆山呼海啸的涌了出来,她被迫接受,难过的止不住眼泪,“王瑞林……你的良心呢?当年你父亲因罪被抓入大狱,你母亲求到我门前……是谁用你说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将你父亲救出来!是我爹!你对我无情无义是我自作多情,我活该……可我爹当初是如何救你们王家的!”

        她被那记忆压的透不过气来,光着的脚冷的她站不稳,谢婉仪颤的哭着,她无法控制原主谢婉仪,听自己的喉咙哽声哭道:“王瑞林,你没有半点良心……”

        “婉婉!”她的父亲赶来,一把年纪的老王爷奔走的气喘吁吁,从那山坡上蹒跚的下来,当年她跪着哭求父亲救救王瑞林的父亲,她说王瑞林日后前程锦绣,不能毁了他,她不忍心看他受难……

        可是他却忍心看她生不如死,怪她咎由自取。

        “爹……我错了,我后悔了。”她哑着嗓子朝她父亲走过去,却再撑不住的踉跄昏了过去。

        “婉婉!”

        6远上前一把抱住了她,打横抱起道:“先回去传太医,她流了很多血!”

        =======================

        小谢昏昏沉沉的一直在掉眼泪,不是她在哭,是原主谢婉仪在哭,她的记忆全部涌现强迫小谢接收了,快穿这么多回接收记忆是最吃力最痛苦的,所以小谢一般不会选择接收原主的全部记忆,而是接收任务相关人物信息就好,除非原主记忆太强势她被迫全部接收……

        记忆里王瑞林的母亲王氏找上门来,哭着求她救救瑞林,说瑞林连中三元前程锦绣,若他父亲的罪名落实,他就成了罪臣之子,他这一辈子就都毁了……

        她那时倾慕王瑞林,托父亲去打听过王瑞林可曾定亲,王氏知道她喜欢王瑞林,所以来求她。

        王氏哭着许诺她,只要救了王家救了瑞林,瑞林一定会感恩戴德,娶她过门。

        就算王瑞林不娶她,她也不忍心看他难过。

        她去求父亲,生平第一次流那样多的眼泪求父亲,她不懂什么朝堂之事,却也知道父亲很为难,包庇罪臣那是杀头的风险。

        她父亲问她,是不是当真如此喜欢王瑞林?就算他不喜欢她,她也愿意为他做这些事,日后他娶了她人,她可会后悔做了这些无用的事?

        她是如何回答的呢?

        她说:“此生只爱过他一人,就算他不喜欢我,我也不忍心看他受难……我不会后悔,我愿意把心掏给他,就算他是块石头也总会被焐热的。”

        后来她父亲用了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救了王大人,但王大人在牢中受了鼠疫,没多久就去世了。

        那时她并不知父亲和王瑞林之间谈了什么,在王大人被救出大牢之后没多久王瑞林就上门提亲,最开始她还以为王瑞林是被她感动了。

        是后来嫁入王家的洞房花烛夜里,王瑞林告诉她,他会遵守对她父亲的承诺娶她,善待她,但永远不会碰她。

        王瑞林厌恶她,厌恶她的父亲,她父亲用强权与王瑞林交易逼他娶自己,王氏为了保住儿子和王家,去求了王佩茹离开。

        这最后都变成王瑞林厌恶她的理由。

        那之后的日子里她收敛脾气做贤妻良母,想着焐热王瑞林这块石头,可是啊……人心比石头还冷。

        小谢被原主哭的头疼。

        系统提示她:“宿主,原主的怨气值增加了,现在是百分之八十。”

        小谢一口气被堵着惊醒了过来。

        “婉婉!”老王爷坐在她身边一直握着她的手,见她醒来忙抹了眼泪惊喜万分,“快传太医!婉婉别怕,没事的,爹在呢。”

        小谢泪眼朦胧的望着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对原主道:“别哭了,你的委屈我知道了,我会替你统统讨还回来的。”

        她抬手擦掉了眼泪,轻声道:“我昏过去多久?王佩茹呢?”

        “你昏了没一会儿,可把爹吓死了婉婉!”老王爷攥着她的手眼圈又红了,“你如今什么也别管,好好休息。”

        “她人呢?”小谢又问系统。

        系统:“宿主刚昏过去七分钟,女主王佩茹正被男主王瑞林带进男二6远的帐篷,找相熟的太医过去。”

        “好的很,全部聚齐了。”小谢将眼泪擦干,对老王爷道:“爹别担心,我好的很,如今我已知错,要痛改前非了。”

        既然王瑞林不稀罕她求来的强权庇佑,那就让他自生自灭去吧。

        小谢特意挑了一件海棠红的衣服穿,精心的梳了,但一张脸委实憔悴,被这艳丽的衣服饰衬的愈病容可怜。

        “奴婢给郡主擦些胭脂提提气色。”莺歌忙要为她施粉黛。

        小谢却拦了住,“这样就挺好。”

        莺歌只好听她的,扶她起来还是劝道:“郡主如今脸色看着可怜,不然好一些再去吧。”

        “就是要可怜才好。”她对着镜子瞧了瞧,可真是个强撑的病美人,她这样盛装打扮又难言憔悴的去答谢6男二,她就不信6男二不心生怜惜,由怜生爱是最好用的攻略套路了。

        系统:“……宿主套路真多。”

        那当然了。

        小谢收拾妥当的带着莺歌就要出府去,却在府门口被拦下了,说是老夫人吩咐了让她好生在府中将养,她与她身边的人这几日都不许出府去。

        谢婉仪这个郡主混得啊,都被软禁了。

        小谢可不吃这一套,睨了一眼门卫拦在她身前的手臂冷声道:“我倒要看看今日谁敢碰我,这爪子是不想要了!”扶着莺歌气势汹汹的就往府外走。

        她好歹是个郡主,那门卫哪里敢真碰她,忙就跪在她身前拦住道:“这是老夫人和老爷吩咐的,小的们也……”

        小谢连听都没听完一脚踹在那门卫肩头就将他踹了开,脚步不停的出府道:“你去告诉他们,是本郡主执意要出府。莺歌叫马车来。”

        “哎!”莺歌可算是理直气壮了一回,叫了一辆马车扶着小谢就上了马车,刚上车就听见府门里传来金枝婆婆的吆喝声在叫她们。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931/267353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