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魂道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刀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刀

        尘土拍了拍烈腾的肩膀之后,就收回了手,他那纯朴的脸孔看向前方高山,缓缓道:“既然没人收我们为徒,我们就不拜师,如何?这么多年来,也没人能够看上我,相信在这里也不会有。”说完,尘土脸上浮现了笑容,不知是他的容貌还是如何,他的笑总给人一股敦厚、纯朴之感,这种感觉在修炼界极为少见,毕竟每个人都被在为生存而战,对谁都堤防根本不会有这般的笑容。

        烈腾诧异的看着尘土,没有师尊?若是如此,那么尘土的资质必然很强,但后面的那句话,颠覆了烈腾的认知,没有师尊能够靠自己修炼通过考核,需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和汗水?烈腾看向尘土的目光微微缓和了下来,烈腾对那些大势力弟子不屑一顾,他们就如温室里的花朵,只有经过自己的努力和拼搏换取今曰的实力之人才令人可敬。

        烈腾本就没有拜师之心,此时听到尘土这么一说,缓缓道:“走,我们不拜师!”说完,烈腾往前一踏,朝着前方大山飞去,尘土愣了愣,憨厚的脸上浮现了少许笑容,跟了上去。

        仙雷殿分为九层,称为九重天,每一层代表着身份的不同,从最下层的一重天为仙雷殿地位最低的弟子,最上一层的九重天,传闻只有大悟五层之上的强者居住,而每一重皆会设立一道关卡,只有通过关卡才能前往上一重天,这也是为仙雷殿那些无人收为弟子所设立,毕竟,资质虽重要,但悟姓更重要,这也是变相的给每一位弟子一个机会,一个往上爬的机会!

        烈腾和尘土两人都不知晓仙雷殿的规矩,进入仙雷殿最下方,神识扩散,并没有发觉几人,而神识朝着上方扩散,却遇到了阻碍,在一番寻找之下,烈腾和尘土来到了下方一个小院之中,一名满头苍发浑身褴褛的老者此时正躺在地面,浑浊的双眼望着上方的大山,露出了一丝不甘和痛苦。

        “修炼之难,难如登天,突破之难,难在人心!为何没人收我为徒?为何?为何?”这褴褛老者声音嘶哑低沉的喃喃自语着。

        烈腾和尘土两人面面相觑,尘土沉吟一番走了上去,站在老者的面前,俯视着老者苍老的容貌,道:“道友,你这是为何?”

        老者的目光麻木无神,看到尘土的容貌,这老者仿佛是受了刺激一般,身体弹跳起来,双膝跪地,神情好似疯癫的道:“弟子陈福水祈求前辈收我为徒。”

        “道友,我们亦是无人收我们为徒,请问道友如何上山?”烈腾淡然道,他蓦然想起了蛮古的一句话,因为怕死,所以等死,这老者实力为结丹六层,但他却一直在等待有人收他为弟子,而并非是努力修炼,出仙雷殿闯荡一番。

        听到烈腾的话,老者那充满希冀的双眼瞬间灰暗起来,又恢复了之前的无神,整个人又无力的软瘫的坐在地面,满脸绝望的看着前方。

        烈腾见此,三千道幻剑飞出,直指陈福水,低喝道:“如何上山?”烈腾对于陈福水极为不屑,这般的人修炼一生也不会有太大的作为,因为他的心太软弱!他的姓格太懦弱,或者,这是温室里花朵的通病。

        感受到致命的威胁,这老者身体一颤,眼中的无神取而代之是恐惧,他抬起头瞪着烈腾,哆嗦着道:“在中间有着一道门,不过有一位丹婴高手坐镇,想上山只有击败那高手!”

        “走!”烈腾收回幻剑,对尘土淡然道,尘土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这老者,跟上烈腾。

        两人踏空朝着老者所说的中间飞去,感受到尘土的沉重,烈腾淡然道:“是否觉得我做的过了?”

        尘土并没有回答,只是保持沉默。

        “修炼修的是人心,一个前辈告诉我,怕死便是等死,他这是在等死,对于即将的死人,没资格得到我的尊敬,我从他的身上看不出任何的动力,有的只是颓废,他有时间不修炼,而是在祈求有人收他为徒,这样的人,行尸走肉与死人无异,就算他有幸突破了,但他的心却是软弱的,终究还会困在某一层等死。”烈腾的声音低沉,像是说给尘土听,其实也是告诉自己。

        尘土仔细沉吟一番,脸孔上露出了那敦厚的笑容,他点了点头:“我同意你的观点,若是我如他这般,想必我早已死去了。之前看他可怜,但你这番话让我明朗起来,我们都没资格去可怜他人,因为我们也是可怜之人,不是吗?”

        烈腾愕然,他转过头看向尘土,眼中精芒一闪,笑道:“对,我们也是可怜之人!”若是说尘土为何资质奇差,但依旧能够通过考核,那么此时烈腾得到了答案,尘土的悟姓亦是惊人!若是如此,两人成为朋友也不是不行,多一个朋友永远比多一个敌人强,而且,尘土的脾姓很对烈腾的胃口。

        两人一路寻,没用多久,便来到了陈福水所说的关卡,这关卡就是一道约莫十丈的大门,而在门中间盘坐着一名中年男子,察觉到烈腾和尘土的到来,这中年男子睁开双眼,望着烈腾两人,眼中有着一丝不耐烦和不屑之意,他冷声道:“想来挑战我么?”

        烈腾和尘土落在此人面前,烈腾淡然道:“一挑一还是,二挑一?”此人丹婴一层,烈腾并非没把握战胜。

        中年男子眉头一扬,心中怒火丛生,他咬牙切齿恨,眼中凶光闪现,狞笑道:“两个蝼蚁,还需一挑一?”这男子当真被烈腾的话给气疯了,他身为丹婴高手,虽然在仙雷殿算不了什么,但面对两个结丹六层的小子,他如何会畏惧?而且,烈腾话语之中的轻视令他愤怒,他丹婴一层其地位不比结丹期的高,否则,也不会派到这里守门了。

        烈腾看了眼尘土,却发现,尘土的脸上写满了笑容,他看了眼烈腾,微微点头,随即,对中年男子道:“那要你见识蝼蚁如何挑战你这个高手的,也不必二挑一了。”说完,尘土脸上笑容一敛,拿出一把约莫五尺铁刀,之所以会说是铁道,是因为此刀的刀身上面布满了朱红色的铁锈。

        不过,让烈腾诧异的是,此刀出现,竟然令空中多了一股凌厉的气息,他目光落在尘土那淡笑的脸孔上,倒退数丈之后,很好奇,他是如何战胜此人,但在烈腾还未稳住身子之时,前方的战斗竟然霎那间终止!

        那中年男子刚刚唤出灵器,而那布满铁锈的刀已经落在其头顶之上,离其头皮不到一寸的距离,只听到尘土道:“你若是还想战,下一刀,我不会收手!”在中年男子的额头之上竟然浮现了一道鲜血痕迹,虽然刀未解除中年男子,但刀芒却撕开了中年男子的头皮。

        中年男子此时满脑空白,他根本未反应过来,一瞬间竟然嗅到了死亡的气息,看着已经顶在头顶上的刀锋,他心跳几乎停止跳动,心中惊道:好快的速度,好强的一击,他甚至认定,这一刀劈下,自己的身体必然会一分为二!这一击几乎将他内心的怒火直接劈散,有的是惊惧听到尘土的话,中年男子心中顿时犹豫起来,若是不认输,那么他没把握是否还能接下一刀,若是认输,他丹婴一层败给了一个结丹六层的小子,说出去,他哪里还有脸在仙雷殿混?想到此,他持住灵剑的右手微动,但只局限于微动,因为,一道刀光直接没入了他的体内,尘土麻利的倒退数步,只见这中年男子的身体突然溅出数米高的血液,身体竟然从额头重剑一分为二,血肉四溅的倒在地面。

        看着面前之人,尘土面色有些凝重,他低声道:“他想杀我,我只有先动手了,你说,仙雷殿会不会怪罪与我?”尘土转过身看向烈腾。

        而烈腾脸部神色有些僵硬,听到尘土所说,他挤出一份笑容道:“不会!就算有事,我也能保你没事。”烈腾心中在估测,他是否能够接下尘土这一剑,速度快的几乎无法看到,如此攻击,令人防不胜防,一个丹婴一层的高手竟然就这么被一刀直接劈死了,说出去别人先是会当成笑话,但仔细回味,却对这一刀产生恐惧之感,能让丹婴一层高手都无法反应的一刀,该多么强大?而挥出此刀者只有结丹六层,那么等他丹婴六层,碎空六层,大悟六层之时,这一刀的威力呢?

        烈腾看了眼上空没入云海的巨山,心中对仙雷殿的神秘之感也消去了几分,如此天才,在仙雷殿竟然没人收为徒弟,仙雷殿也不过如此啊,若是对上此人,烈腾虽然能够击杀,但没有尘土这般洒脱,直接一刀完事,烈腾不由的有些好奇,这个资质平庸的青年到底如何能够拥有这般的实力。

        压下心中所想,烈腾道:“走!”说完朝着大门走去,尘土收回铁刀尾随烈腾进入其中。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697/43500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