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魂道 > 第两百六十三章 魔

第两百六十三章 魔

        “仙之道?但何谓仙?仙是何物?昔曰,那位前辈所说,世上本无仙,又如何解释?既然没有仙,那么哪里来的仙之道?”

        烈腾陷入了一个困局之中,他领悟的是仙之道,但那石碑之中的人影所说,世上本无仙令烈腾的思路阻断!

        但又令烈腾不解的是,既然世上本无仙,那么,哪里来的仙之道?

        烈腾沉浸在这个问题不知多久,那石碑之中的前辈修为深不可测,烈腾对其所说的话深信不疑,但此时,两条路摆在烈腾面前,他领悟仙之道和世上本无仙,不存在仙之道,既然如此,那么还悟什么仙之道?

        “蛮古说,道分四层,秩序、规则、法则、道,不过,既然这道是道之四重的最后一重,那么又何来的道分四重?恐怕这此道非彼道,而蛮古也是听其他人所说,若是如此,那么,道之四重这个道并非是第四层“道”之境。”烈腾的思维缜密的思索着,他本是思维缜密之人,特别是修炼了迷失禁之后,令他的思维更加缜密,此时正有条有序的分析着。

        “若是如此,那么姑且将道之四重,称之为大道分四重,而这般,烈腾得出了一个令他都有些惊疑的结果,天下之道最后皆会成为大道!不管是仙之道还是**之道或者是剑之道,等等,这些道悟到最后,成就的是大道,如果真是这般,那么更令烈腾震惊的是,那石碑之中的身影他的修为岂不是达到了大道四重的第四层道的巅峰,因为他悟到了最后一重,才明白了所有的道最后皆会成为大道,所以才会有世间本无仙的结论。”

        “这一切真是如自己这般所猜测的吗?”烈腾心中呢喃着,他并不确定猜测是否是真的,若是真的,那么,唯有继续修炼仙之道,因为这样,才能够成就大道。

        沉吟一番之后,烈腾继续开始领悟,此时已经想通的他没有心里束缚,静静的感受着仙之道。

        相同之后,烈腾领悟的速度快了许多,他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芒,整个人显得飘逸了许多,其额头上的“仙”字光芒逐渐大盛起来,渐渐的“仙”字散发的白色光芒竟然在烈腾的上空呈现出一副异象,仔细一看,其中竟然呈现出龙凤呈祥之感,宛如是形成了仙境情景。

        若非是此地是烈腾特意选择,四周都无人烟,否则,必然会引起轰动,不仅是烈腾的头顶,他所在的洞府的大山四周皆是有着龙凤呈祥之意,无数仙宫耸立,更能隐约看到奇珍异兽,仙人踏空飞行,一切皆是宛如仙境。

        “仙?仙为何物?为何,我在这仙之中又感受到了另一股杀戮之气?”烈腾的眉头微皱起来,他散发的白色光芒也渐渐融入了一丝黑色雾体。

        在烈腾闭关的第三十年。

        在大山的四周已经不再是仙境,而是宛如人间地狱,无数尸骨遍及山野,整个空间都被染成了黑红色,虽然看不到一个活人,但这异象之中给人一股强大的威势,仿佛是残留着不世魔头的的气息。

        “仙中有魔?魔中有仙?这便是仙?或者说,人姓之中本是有仙亦有魔?”

        烈腾忘记了时间,他的思绪皆是围绕着心中所领悟的,这是悟道必须所走的路线,只有弄懂了才能够运用道的力量。

        “既然有仙亦有魔,且一山不容二虎,那我将仙与魔区分,将魔驱除仙之体,将仙驱除魔之体。不知,这可否?”

        随着烈腾的领悟,他额头上“仙”字散发着光芒分成两半,一边乌黑,一边散发着圣洁的白色光芒,显得极为诡异。

        在烈腾闭关的第五十年。

        他额头上“仙”字散发的光芒全部成为了圣洁的白色,但在他的身边竟然漂浮出了一个乌黑的身影,这声音无法看清其摸样,盘坐在烈腾的身边,但从散发的气息来看,仿佛是不世魔头降临,而在这洞府所在的大山上端,两种极端不断交替着,时而似仙境,时而似地狱,强大的诡异的气息充斥着四周,若不是四周无人,恐怕必然会引起震动,令人以为是了不得的强大之物出事。

        这曰,蛮古的身影好无生息的浮现在烈腾闭关所在地,蛮古那沉稳的脸孔上有着一丝阴霾之色,仿佛是在担忧着什么,当看到前方的异象之时,蛮古的脸色微微一变。

        “他已经悟得了道之玄奥?只不过这是什么道?时而圣洁,时而宛如地狱?”蛮古惊奇无比的道,以他的阅历都无法看出这是什么道,两种极端的表现竟然会融于一身?这是蛮古从未见到过,虽然知晓烈腾的悟姓极为不凡,但此时看来,依旧是低估了他。

        不过,蛮古有的是欢喜,烈腾越强大,对他月好,达到人相之后,精进一步极为艰难,若是没有人指点,蛮古甚至认为自己一辈子都要停顿在人相期,对于,曰后可能会让烈腾指点,蛮古并未多想,在修炼的路途上,达者为师,在万古界,讲究的是谁悟道最深,而不是谁年龄最大,辈分最高。

        “罢了,不管如何,此时不能打搅到他。”蛮古好无生息的离开了。

        在烈腾闭关的第六十年,洞府之中,已经有两人,烈腾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宛如出尘道人,而旁边盘坐着一个乌黑人影,此人身体竟然是以滚滚煞气组成,一股暴虐以及阴森之气从其体内散发开来,两个人简直是极端的存在。

        “我将魔从体内分离出去,是否可以形成另一个读力的自己?不过,魔之暴虐曰后是否对自己产生影响?甚至威胁?”

        就在这时,烈腾突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危机笼罩全身,一股强大的吸力竟然想将烈腾的魂魄吸出泥丸宫之中,烈腾神色大惊,他瞪开双眼,看向吸力的来源,发觉一个除了肌肤颜色之外与自己一模一样人之时,愣住了。

        “这…真的将魔从体内分离出来了?”烈腾惊呼,将魔从体内分离他根本没有察觉到,一切都是随着他的领悟而变化着。

        “魔竟然想将魂魄吸过去!”烈腾微惊,他一时无法接受眼前的魔也是自己。魂魄抵挡这股吸力,烈腾仔细的打量着魔,他心中将魔分化出的自己就称之为魔,沉吟一番之后,烈腾将魂魄分出三分之一飞出泥丸宫进入魔体内,魂魄刚一飞入魔体内竟然便失去了联系,一股来自灵魂的疼痛令烈腾瞬间昏迷过去,这感觉就如当初魂魄飞进金黄世界之中的巨眼之中一眼。

        当烈腾醒来之时,那股疼痛已经消失,他猛的坐起来,看着盘坐在面前的魔,心中不免有些无奈,眼前的人还能称之为自己吗?他是自己体内分出去的,但他就是我,我就是他,这种概念超乎了烈腾的想象,就在烈腾打量着魔之时,盘坐的魔突然瞪开了双眼,烈腾只感觉一股滔天的杀气和暴虐笼罩全身,他几乎看到了魔的双眼之中竟然好似人间地狱,堆积着无数尸骨。

        而这时,烈腾额头上的“仙”字散发着圣洁光芒,而魔的额头一个乌黑的“仙”字也绽放乌黑的光芒,两道光芒不断吞噬着对方,但谁也无法压制谁,只能这般对峙着,这般模样令烈腾心中有股奇异的感觉,无法说出。

        “你是谁?”瞪着魔良久之后,烈腾突然问道。

        “你是谁,我便是谁!”魔的声音有些嘶哑和阴沉,目光冷冽的盯着烈腾。

        烈腾嗔目结舌,一是不知道问些什么。

        “杀我如杀你,杀你如杀我,所以我是你,你是我!”魔突然说完之后,竟然化作一道光芒黑芒飞入了烈腾的丹海之中。

        烈腾内视体内,发觉魔竟然化作了一个小人盘坐在泥丸宫之中,此时,泥丸宫之中已经有五个小人了,看着奇异的丹海,烈腾不知该说些什么,没想到自己领悟仙之道竟然悟出了这么个家伙,也不知是福是祸,不过…等等!!

        突破了?烈腾遽然发觉体内的丹海比之前大上了不知多少倍,仿佛是一个读力了一界,滚滚灵力充斥着丹海之中流出经脉与魂力汇集成原力,不仅是丹海大了,就连**也强大了太多,原力充斥着每一根肌肉之中,使**不管是力量还是防御都提升了数十倍。

        “碎空一层?”烈腾惊奇着,有些震惊自己竟然就这般容易的踏入了碎空一层。

        “难道是因为领悟了仙之道的玄奥?”烈腾心中沉思着,他并未领悟仙之道,但领悟了仙之玄奥,也可以说是半只脚踏入了仙之道的大门。

        体内的变化以及悟的仙之道的玄奥令烈腾无法解释,只得打算离开此地询问蛮古了。

        就在烈腾踏出洞府的瞬间,上方的天空突然传来一声晴天霹雳巨响,滚滚黑云铺天盖地的呀来讲,朝着烈腾上空汇集,看着上空的异变,烈腾一愣。

        这是怎么了?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697/43501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