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铸仙界 > 第九十五章 兄弟情深

第九十五章 兄弟情深

        ,!

        等到尘埃落定,地面上多了一个足有几十丈宽的巨坑,黑漆漆的深不见底。

        东西南北四殿所处的位置要高于这巨坑,却是被大量的碎石掩埋。

        原来血煞子母阵爆炸的威力大部分聚集在母阵,四个子阵只是受到了一点波及而已。

        过了许久,北殿位置碎石耸动,6续钻出几个人。

        只见他们灰头土脸,神色萎靡,身上衣袍又是血又是灰,赫然便是李炳山与他的三个师弟,这几人修为比较高,竟从这场巨大的爆炸中幸存下来了。

        “咳咳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生了什么?”李炳山一边抖搂着浑身的灰尘,一边四下张望,不明白前一刻还在大殿里领悟血煞之阵的奥妙,怎么下一刻就爆了巨响,自己等人被埋进了瓦砾下?

        等看到底下黑漆漆的巨坑,他惊得直吸凉气,好半晌才道:“好险c险!”

        如果他位于巨坑的位置,绝对死得骨头渣都不剩了,此时忽然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眨了眨眼睛,向着三位惊讶得张大嘴巴的师弟大笑道:“三位,这可真是天大的机缘啊!不知何故此地遭受巨变,白一山、焦瓒等人都死了,只有咱们四个活下来。哈哈哈!咱们将此地探查一遍,所有收获都是咱们师兄弟的了!”

        “师哥所言不错,跟着师哥就是有福气啊!”三人惊喜地眨了眨眼睛,连忙说道。

        “哈哈哈,好说c说!”李炳山真是心花怒放,什么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就是啊!

        就在他想探查一下巨坑时,忽听一个声音冷冷地道:“你说谁死了?”

        随着碎石滚落,一个披头散、浑身沾满灰尘的白袍修士钻了出来,那冷如刀的目光扫了李炳山一眼,顿时让他打了个寒战,却不是白一山是谁?

        紧接着,又有两人钻了出来,正是焦瓒和他的师弟,两人状况有些萎靡,身上也都有些挂彩,不过一看到白一山就在身旁,顿时怒目圆睁,仓朗朗把灵剑都抽了出来。

        李炳山一看铸剑宫势大,而刻剑宫只剩白一山一人了,顿时哈哈大笑:“白一山你还狂什么?我们铸剑宫六人对你一人,你还有什么胜算?乖乖投降吧!”

        仓朗朗~~

        李炳山四人也都抽出了灵剑,与焦瓒二人一起,将白一山围在了当中。

        白一山却一脸淡然地道:“先不忙动手,你们铸剑宫还有一人没出来,就是那边!”说着,将凌冽的目光唰地投向了东殿方位。

        原来在他心中念兹念兹的就是那个暗中算计之人,就算李炳山和焦瓒六人联手,他也不放在心上,可要是那个暗中算计之人不出来,他心里始终有种挥之不去的阴霾。

        “什么?我们铸剑宫还有一人?”

        “是谁啊?”

        “还有跟我们几人修为相当的么?”

        ……

        李炳山和焦瓒等人纷纷扭头望去,心里都是惊诧莫名,都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

        可是那边瓦砾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动静。

        这让李炳山和焦瓒等人面面相觑,不知白一山是不是故弄玄虚。

        “好!你不出来,那我就请你出来!”白一山脸一沉,将白蟒剑一挥,只见白影一闪,轰得一下把那边瓦砾炸了个大坑。

        两道人影冲天而起。

        “咦?怎么是两个人?”众人都有些惊诧,等到看清这两道人影,都是惊讶地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一人肌肉虬结,壮硕得简直不像人,浑身布满血黑色的魔纹,正蹲伏在碎石堆上,一双血红的眼睛狠狠地望过来。

        最让大家惊诧的是,此人身上衣袍虽然残破,却显然是铸剑宫弟子的衣袍,而且还是外门弟子的衣袍。

        只见他满嘴鲜血,旁边躺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刻剑宫年青弟子,这弟子的喉咙一片鲜血,闭着双眼,昏迷不醒。

        “这人是谁?好像是叫唐海的吧?”李炳山和焦瓒心中一闪念,想起了这刻剑宫年青弟子的名字,记得前不久在与铸剑宫比斗时,他的师父叫过其名字。

        现在看他这半死不活的模样,显然是被这不知是何来历的魔化之人给吸走了鲜血,一条命十成中已经去掉了八成了。

        李炳山和焦瓒不关心这年青弟子的生死,这毕竟是刻剑宫的人,可是这魔化之人身穿铸剑宫的服饰,到底是何来历,却是一等一的大事!

        “喂!你是何人?为何穿我铸剑宫弟子衣袍?”焦瓒鼓气喝问。

        哪知那魔化之人冷冷地看了白一山一眼,丢下唐海,纵身往巨坑中一跃。

        “妖孽哪里走?”焦瓒厉喝一声。

        谁知白影一闪,白一山居然紧跟着跃入巨坑。

        焦瓒和李炳山对视一眼,心中都是莫名一动,显然这两人都知道巨坑里有什么东西,第一时间跃了进去,自己等人再留在外面可就错失机会了!

        于是心照不宣地,他们六人也跟着追了下去……

        等到这些人都走了,现场又变得静悄悄的,那咽喉满是鲜血,躺在地上的唐海爬了起来,望着黑黢黢的巨坑默念:“二弟,我帮不上你什么忙,你一个人千万小心啊!”

        最后深深望了一眼巨坑,他从碎石堆里扒拉出好几个储物袋,往腰间一挂,便快步向外跑去,很快身影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

        原来那魔化之人便是吸收了大量气血之力的方云,就在大殿中的血煞之阵爆炸后,他第一时间便从幻境中清醒过来,由于肉身经过伐体洗髓强大了许多,根本就没在爆炸中受伤。

        此时他神念强大堪比练气后期修士,只是放出一扫,便洞悉了外边的变化。

        他挂念唐海安危,并不急于出来,于是刨开碎石,结果现唐海的喉咙被激射的碎石划破了一个口子,血流如注。

        好在伤口不深,这伤不足以致命,方云给他服下了养血丹,只要调养一阵子就能恢复。

        这时唐海苏醒过来,看着魔化后的方云,不禁吓了一跳,不过当看到方云熟悉的眼神后,他知道方云变的只是外貌,本心未变。

        方云嘴唇未动,一缕细细的声音传入他耳中:“大哥,不必为我担心,我已踏上修仙路,此时已经是练气八层,方才经血煞之阵强化肉身,相信突破筑基期也不会太难,到了那时我就成为一名真正强大的修士了。”

        唐海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只是深深望着方云。

        “我现在只担心你,铸剑门太危险了,你继续留在这里恐有性命之忧,此处刻剑宫除了你和白一山之外,其余人都死了。我估计回到宗门,白一山一定会暗中调查,到了那时他一定会知道你我的关系,此人心狠手辣,必会杀你而后快!”

        “我把李斯等人的储物袋都给你,再给你一些丹药和灵石,你不如离开铸剑门,另寻安稳之处吧!”说着,将三个储物袋放到他手边,又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取出大部分的丹药、灵石,都给装进他的储物袋里。

        唐海激动起来,嘴唇颤抖,死死拉着方云的手腕,他知道方云身负血海深仇,这一别不知还能不能再见,实在是心中不舍。

        他很想说,自己也留下来,跟着方云一起打生打死!

        可是……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太低了,留下来只会拖方云的后腿。

        “好了,大哥别感伤,你我兄弟终有再见的一日。到了那时你有良田一片,小屋一座,再娶个贤惠嫂子,生一大堆娃娃。兄弟我大仇得报,累了倦了,便去投奔你,到时候大哥你可得收留我呀!”

        方云笑了起来,眼睛中却有东西闪烁。

        唐海也是眼中泪花涌现,满脸都是不舍,但还是狠狠擦去眼泪,使劲地一点头。

        此时不必多言,两人之情已是真挚入骨,只凭眼神便能知彼此心意。

        唐海知道方云独自一人在江湖漂泊,终有一天会累了,自己能替他做的就是经营一处安稳幸福的居所,等他有一天回来。

        这是两兄弟之间的约定,一辈子!

        唐海笑了起来,方云也笑了,一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好了,一会大哥你还得配合我演一场戏,不然无法瞒过白一山他们。”

        当方云纵身跃入深不见底的巨坑内,他在心里默默对着唐海说了一句话:“大哥,我若死了,你一定要替我好好活下去,一定!”

  http://www.biqugex.com/book_81497/284357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