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御星辰 > 第005章 沧溟纳川

第005章 沧溟纳川

        苏星辰在榻上猛然跳了起来,双手在脸上乱抓,想要将遮蔽着脸的物事给扒拉下来,但那冰冷的物事却像生了根似的,完全与脸紧紧地镶合在了一起,竟是扒不下来了!

        在他脑海深处,似乎传来一个声音,却似乎就在自己的神魂边,幽细而清晰可闻:“苏星辰,大道无情,世间冷漠,非本城主有意为难,只因这数千年来的厌憎,让本城主已对神武九陆心死!我独居于空城,而你却可以逍遥于九陆,何其不平等!”

        “妖颜面具既是对你的赐福,也是对你的诅咒!你拥有可以改变命格的妖颜面具,但从此以后,你将解不开这个面具!你将永生永世,与面具为伍!这世间任何人,都见不到你真正的容貌!”

        苏星辰还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梦,但很快他便发现,刚才觉非做梦,而是确确实实地进入了一个虚幻的空间里,与一个活了五千年的少女妖怪相处了一段时间。而这清晰的声音虽然幽细,却仿佛就在他脑海中响起!自己将三魂七魄中的一魄,留在了妖颜之城中,自此,那少女城主的每一句话,自己的一魄只在在她身边,那自己便可以接收到信息!

        “任何人都见不到我的容貌?你疯了吗?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苏星辰摸着脸上摘扯不去的面具,凭空生出一种恐惧来。

        他只需要静虑凝息,便能够通过那一魄的意念,感知到妖颜之城来。少女城主的倩影,就在那深宫之中,而自己的一魄,与她不过咫尺!

        “哈哈哈!”少女的脸在他的意识中现出扭曲的疯狂笑意,“没有理由!本城主说过,这是对你的诅咒!除非……”

        她话锋一转,“除非这世间,有一个真爱你的人,肯隔着这冰冷丑陋的妖颜面具,亲吻你,才可解开这个诅咒!否则,哈哈哈,苏星辰,你纵然成就天人地上,唯你独尊的通天之道,你也将无可奈何!这面具的一切力量,来源于本城主!你若在这世间,找不到一个真爱之人,你就注定与孤独为伍,与我这个五千年的女妖为伍!永生永世地腐烂在这张面具之下!”

        她的话声,冰冷而疯狂,浸透着彻骨的寒意,让苏星辰闻之而心寒。这个疯女人,该当受了多少的苦楚,才有了这般疯狂而扭曲的心态!或者她一生之中,也未曾找到过真爱,所以才这般疯狂极端!

        可是这世间,真有爱自己之人吗?苏星辰转念一想,“她所说的未尝没有道理!纵使腐烂在这面具之下,又有何妨?没有一个真爱自己之人,霸绝九陆,与腐烂于面具之下,又有什么分别?”

        自己的其中一魄被困在妖颜之城中,与那千年女妖为伴。现在自己力量太弱,根本无能为力。想要将那一魄救出来,也只能等以后了。

        苏星辰虽从未修习过御气术,对于御气术的理论,倒也知道得清楚。当进入魂息境后,修炼者需要将身体里的魂气,凝聚成魂息,直至让三魂七魄,都凝聚成形,跨入魂藏境。当进入梦境后,三魂七魄自然归于一体,憩息在身体里。而明轮之魄,正是三魂七魄中的一魄,掌管人类的爱情,道德以及一切崇高的品质。

        明轮之魄,虽然是构成完整神魂的一部分,但是却不掌控力量,也不影响意识,所以对于修炼者,并不是最重要的。但即使如此,苏星辰也不想让自己曰后修成的神魂,缺少一魄,成为一个残缺的人。

        他脑门上冒着细密的汗水,此时正是深夜时分,窗外月光如雪。苏星辰心中有些害怕,在屋子里转了半边,又不敢惊动老爹,正急得满头大汗,暗想:“这面具到底是从哪儿来的?谁将它戴在我头上?老爹可不会开这种玩笑!”

        透过那面具的两只水晶瞳,苏星辰竟然在漆黑的屋子里,视物如同白昼!榻边的木柜上,压着一张白纸笺。苏星辰取过纸片,在黑暗中将那纸上一行龙飞凤舞的血红大字,看得清清楚楚:

        非末路穷途,不可一试,此乃谓九死一生也。面具妖颜,千人已成白骨,汝成复活第一人,可喜可贺,勿负天机,勿追妖颜来历,谨之慎之!

        这字迹完全呈巅狂之态,无章法可循,与老爹的严谨笔迹,完全不同。

        苏星辰恍然明白过来,原来自己在睡梦中,有神秘的人为自己戴上了这个名叫妖颜的面具,由此进入了梦中。难怪那面具中的空幻之城,也叫做妖颜!可是这人到底是谁?与妖颜梦境的少女城主又有什么关系?他为何留信让自己不要追查?

        苏星辰心中充满了疑惑。他凝神片刻,便发现自己的意识海中最深处,漂浮着一块方形玉石,闪灼着潋潋光华,每一面都铸刻着细如米粒般的小字,若非将意识凝聚,极难看得清楚。

        “这看来就是那千年女妖在我脑海中度入的葬神石了。”苏星辰胸口的热血,猛然涌动起来,“我体内御脉不显,世间任何御气术,都修炼不得,却不知道这葬神石上刻铸的沧溟神诀,对自己有什么用处!”

        他想要立刻修炼,但又不想有什么异动,惊醒了老爹,当下悄然离开了家门,一个人前往海边。

        焰空岛极大,三座陡峭如剑的山峰,直入云端,号称截云三峰。峰顶终年积雪皑皑,飞鸟难至。从截云三峰又延伸出两道余脉,各向东南,直至海滨。

        主岭之下,坐卧着一座城池。城的四周没有城墙,显然在这海岛之上,绝少有外敌入侵的风险。但城中阁楼堡垒林立,神庙庄严,城的正中心是一方巨大的广场。整个城市以中央广场为中心,向四周延伸出四条主街。其余中小街道,纵横数里,十万岛民,大部分都居于这城中。

        苏星辰戴着那面具,透过水晶瞳,看这焰空岛,恍若白昼。他出了主城,来到一条河边,借着清静的河水一看自己的倒影,不禁打了个寒噤!

        这是一张漆黑得见不到任何底色的鬼怪面具,面具上张条锋利硬冷,如刀削斧劈,两只眼睛用两片拇指粗的水晶片镶着,从外往里看,却不能透物。外翻的厚唇处,镶着上下交错的四颗尖长牙齿,几缕血色在那牙缝上清晰可见,极是可怖!

        苏星辰顺着河,快步来到海边。只有海边,静听着涛声起伏,苏星辰才能够静慑下自己有些兴奋的内心。他透过两只水晶瞳,看那远处沧海茫茫,更是格外的清晰。偶尔有夜飞的海岛,掠过海面,那水晶瞳外,连海鸟爪下那只海鱼的鳞片,也清晰可见!

        海崖之下多巨石礁垒,被海水千万年的冲洗,已造就了无数的岩洞。苏星辰自小生活在焰空岛上,自然是熟悉地理,很轻松地便在海边,找了一处洞穴,深达十余丈,在两片海域中穿过。而洞中又有斜洞,风吹不入,也可生火,刚才可以成为苏星辰的秘密修炼场所。

        他做好了打算,先不想惊动老爹,决定一个人先离开家门,待修炼有成之后,再回来见他。老爹只是一个普通人,自己的修炼生活,绝不能干扰到他老人家。

        苏星辰坐在岩洞里,逐渐凝虑息神,开始在意识海中细细鉴赏那块葬神石。葬神石漂浮着,周围绕动着绵密的御气和意识流。苏星辰的一缕神魂意识,绕着葬神石上下飞舞,将六个面都看了一遍,又将那少女城主告诉自己的六册经书名称印证了一遍。

        十道天藏,苏星辰看了半天,都没有看个明白,但似乎觉得,这部经书并不是修炼功法,倒像是讲叙一个故事。苏星辰现在自然没有兴致看故事,于是便将目光,投在了下一部经书上。

        擒龙帝手,神武九陆至高无上的武道。现在苏星辰体内根本没有任何御气,这么精深的武道,他学了也是白学。

        黑白之翼,神武九陆最神妙无方的乘风之术。自然,无御气,无乘风术。

        九天剑诀,如同擒龙帝手,苏星辰现在根本无福消受。

        问道,乃是一种召灵之术。世间御气七行,风,金,木,水,火,土,心灵七行。其中,灵御气最为神妙莫测,也最难捉摸。而“问道”则是御使灵御气的最高妙法,自然对苏星辰眼下无用。

        苏星辰只能够归本溯源,将目光定在沧溟神诀身上。

        葬神石的下方铸满了一万余字的沧溟神诀。苏星辰只看了数行,便心神一动,暗觉这部沧溟神诀,竟然与自己以前所知晓的任何一种御气术,都截然不同!

        它的最大不同之处,来源于它对于御脉的解理和御气的来源!

        在神武九陆,任何一个御气师,他体内澎渤的御气,来源于宇宙万物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御气。如果修炼者本属御脉的属姓为火脉,便最适合修炼火御气。当然,御气到了一定境界,火脉也更加坚韧,可以承受火水交淬的冲击,修炼者也可以修炼另一个极端的水御气!

        但是这沧溟神诀却似乎完全不同!

        “沧溟神诀,异于世间任何御气术,传自于异域星空。神武九陆修炼者,自御脉苏醒,即可吸纳天地万物之七行御气,引为已用。然沧溟神诀,内引御气,外接御气,更纳百川而汪洋!七行御气,属姓各异,常人修炼一行御气,穷尽一生,亦难登顶,勿奢谈尽炼七行御气!人乃于宙之灵长,万物之主宰,体内灵气,包纳七行。沧溟神诀,引体内一点灵气,尽融七行,导疏御脉。以此为基,修炼沧溟神诀,不分七行,天地万物之气,尽为已用!”

        “此为沧溟神诀御气者的炼气境功法。将此功法修炼完成后,便可跨越御气者,成为御气师。修炼者在第一境圆满后,将十道天藏,沧溟神诀,黑白之翼,九天剑诀,擒龙帝手与问道记诵于心,再炼化葬神石,破解封印,进入沧溟神诀御气师魂息境功法!”

        苏星辰曾是御剑宗外门的大师兄,对于御气术的修炼,也并不陌生,可以说有相当的悟姓的造诣。这一万余字的沧溟神诀炼气境功法,他阅读起来并没有什么困难。

        当下他按照神诀的要求,两手各捏了一个奇怪的法诀,一诀按住左右太阳穴,另一诀按住胸腹之间,静息凝虑,开始默想那体内的一点灵气。

        意念微移,苏星辰便开始觉得肋下有一道极其涓细的沧溟御气,循着他凝想的脉络,开始缓缓流动着。

        修习御气术,需要内视法,凝神细观体内万脉。而苏星辰本来身体中没有丝毫的御脉,但这番修炼之下,似乎在极其模糊的黑暗中,仿佛看到了周身布于血肉百骸间的道道脉络,微蓝而细如发丝,随着自己的意念轻轻地震引着,生出一股股细细涓流,然后汇聚……

        沧溟御气越来越粗,汇聚在一起,缓缓流入胸腹间的膈膜下,形成一个极其微小的气旋。苏星辰根据自己的经验,感觉到这股御气,似白非白,竟不是七行御气中的任何一行,着实奇怪得很。

        他在内视之中,竟然惊奇的感觉到,那涓涓细流般的沧溟御气在臆想的脉络中流动,而周身血肉中离得稍近的九昧真火,竟如一道道残存的岩浆,缓缓受到吸引,如激起道道滋啦啦的微微电光,汇聚而入沧溟御气!

        苏星辰又惊又喜,继续凝神定虑,导引沧溟御气运行,如剥丝抽茧般的吞噬着血肉骨骸深处如疮疤一般存在的九昧真火,将之全部纳入沧溟御气中,又散诸于万脉凝想存在的脉络中!

        不知何时,他竟然发觉,那体内沧溟御气所经之处,不知在何时,血肉被这沧溟御气的滋养浸润,竟然从深处艰难的跳动着,露出一道道淡灰枯白的纤细脉络来!

        当他功行周身近二个时辰,缓缓凝息静气时,苏星辰感觉到了膈膜之下沧溟御气似乎凝结成了一个小小的气旋!他以前从未修习过御气术,但对于御气术的理论,却是知晓。体内形成气旋,那正是御气者炼气境的第一重!想不到他才第一次修炼沧溟神诀,就已经进窥第一重了。

        此刻,他或者还不知道,因为他全内充盈着难以驱除的九昧真火。九昧真火是世间最为猛烈的火御气,只要吸纳了一小部分,他便已轻松跨越了第一重!

        突然间,苏星辰心中微动。他似乎听到,那洞穴之外,传来人的细语声!

        苏星辰心中一动,睁开眼睛,收了沧溟神诀,悄然而出,躲在洞穴之外的海岩后,只见前方一块巨大的平岩上,走来三条人影。时虽入夜,但在苏星辰妖颜面具的水晶瞳下,一切都清晰可见。;

  http://www.biqugex.com/book_8510/48164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