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御星辰 > 第029章 魂藏珠

第029章 魂藏珠

        他发现自己正站在断云峰的三峰绝壁上,眼前清风浮面,白云悠悠,脚下是那禁域入口的大山峡,而头顶便是断云三峰的峰岔坳口。三峰坳口之上,便是终年积雪的三座峰巅了。

        原来他沿着山涧,竟然绕过了断云峰三峰之下的禁域入口,直接爬上了半山峰!他回过头来,往下看时,忍不住有些眩晕。他虽只爬了一个时辰,但这脚底下足有五百余丈之深。

        那洞口似乎并非天然洞穴,而是由人工凿成,虽年月已久,为藤蔓爬满,却也显露出当年刀削凿的痕迹。他拨开青苔,发现石壁上刻着一行字:断云峰,直下千丈。巨龙垂涎于涧,异兽丛生,慎之慎之……

        苏星辰心中暗想,这龙涎于下,异兽丛生,却是何意?

        关于巨龙沉睡的传说,苏星辰自小便听闻。他可担当不起惊醒巨龙的责任,于是重新沿原路攀缘而下,回到那涧底。这一下路,他自然轻便了许多,因体内沧溟御气已颇浑厚,于是直接从山涧往下跳,只落下数丈,便用手抓住藤蔓,缓住下坠之势。

        如此下行,速度极快,只不到一刻钟,便已落下涧底,重新站在那巨鳗死尸身边了。

        苏星辰绕着巨鳗尸体走了一圈,有些发愁。这巨鳗足有十余丈长,腰身粗得两只手都抱不过来,实是罕见的妖物。想要将它拖出涧底,溯原路返回水潭和大溪谷,恐怕自己力有不逮。

        如此妖物,一定吸纳了天地间的御气,炼成魂藏珠,方才长得如此巨大。苏星辰在星宿宗藏书室里星垂老人所著的书中,看到过关于魂藏珠的介绍。

        唯一的问题就是,魂兽的魂藏珠,一般潜藏得很深很隐秘,乃是魂兽最为珍贵之物,一定是深埋在常人想像不到的地方。苏星辰摸了摸面具下的下巴,又重重地踢了这巨鳗一脚,骂道:“死泥鳅,就是死了也不让我省心。你倒是先将魂藏珠双手给老子奉上再死啊!”

        苏星辰在山涧中寻得一块圆薄的石片,在水潭边将边缘磨得锋利了,便开始给巨鳗解剖尸体。

        巨鳗的皮厚而滑腻,苏星辰若非此刻御气术已窥格物之境,力气远大于常人,这石片还真割不开它的皮肉。

        切开巨鳗的肚腹,被腥臭的肚中热气熏袭,苏星辰差点没吐出来。他有心要找到这巨鳗的魂藏珠。此时,巨鳗虽死,但温度未降,那魂藏珠,仍然潜藏着巨鳗的鳗魂,极其炙烈,此时服用,效果即使没有星垂老人所提及的炼骨洗髓汤那般好,至少可以炼化一半的御气。

        但这巨鳗的尸体如此巨大,就是将这巨鳗给切碎了,少说也得半个月才能找到魂藏珠。

        苏星辰将那石片给切钝了之后,将石片一扔,颓然坐在巨鳗旁,摇了摇头,苦笑道:“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就是让这巨鳗的尸体,自然腐烂,然后魂藏珠就无处可藏了。”

        他闭目养了一会儿神,天气火热,巨鳗的尸体,引来了一堆的蚊虫苍蝇,连那些巨大的夜鼠,也扑啦扑啦的飞了下来,咬噬着巨鳗的尸体,挥之不去。

        吱吱簌簌的声音,充斥着整条山涧。苏星辰忽然觉得有一种奇怪的声音,像噬咬金属般难听,在众多夜鼠吞食巨鳗尸体的声音中,格外的刺耳难听。他回过头来,只见那巨鳗的腮下,被石刀所刺的伤口中,一条尺许长的爬行动物,正钻在那巨鳗的腮下伤口里,将整个头部都给埋了进去,不断地刨出伤口里的烂肉来。

        苏星辰大感兴趣,将那条爬行动物,抓住尾巴倒提了起来,却发现原来是一条小水狮。小水狮满嘴都是巨鳗的细碎血肉,一脸的凶象,鼓瞪着两只黑溜溜的瞳子,反转过胖乎乎的身躯,呜吱呜吱的哼唧着。

        苏星辰在海边长大,对水狮倒是熟稔。这种水狮身躯极长,有如蜥蜴,四肢从鳍已进化成了鳍爪,能够水陆两生,甚至四爪能够紧扣攀爬。皮肤光滑坚韧,头部长着薄薄的绒毛,嘴角都带着两撇细须,甚是憨厚,两只圆溜溜的黑眼珠子,转个不停。

        神武九陆的典籍记载过一个关于水狮的故事,说水狮与蜥蜴有着共同的祖先。在远古时代,一部分蜥蜴进化成蛇类和龙族,而另一部分蜥蜴则退居大海,进化为鲸类,而水狮就是一种小型的鲸类变种,但更多的保持了长形身躯的特色,而且以肺部呼吸,可以水陆两生。

        苏星辰暗觉好笑,伸出一根手指,在小水狮的鼻子上轻轻一弹。小水狮吃了一闷指,身躯挺不住,又垂了下去,吱嗷乱叫,四根爪子不断地游动着。苏星辰每每等它倒卷上来,就给它一闷指,弹得它嗷吱乱叫,用两只前爪护住了头部,却是不敢再反卷上来了。

        苏星辰见它可爱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将小水狮重新放了下来。小水狮前爪一着地,立刻又钻入了那巨鳗的腮下,钻了进去。

        小水狮的细牙和四爪粗壮有力,不多时竟在那巨鳗的鳃中,硬生生地挖出一个血洞来!

        苏星辰心中一动,暗想,小水狮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在巨鳗的腮下挖出一个洞来,必有原因。他又揪住小水狮的尾巴,轻轻提了提。小水狮浑不顾身后的危险,只顾死死地攥着巨鳗头部里的血肉,被拖出一段后又立刻爬了进去,还不时发出呜呜的低吼声,仿佛在表达它的兴奋和不满。

        苏星辰举起那石片,用力切开巨鳗的头部来。饶是他具有一身沧溟御气,但这巨鳗的皮质坚硬异常,直切了半天,才勉强切开来,露出颅内来。

        小水狮从那血洞里爬了出来,钻入巨鳗的颅内,只几口便将那小块的脑髓给吞吃了个干净。苏星辰将小水狮提了起来,去看那脑髓之后的颅腔时,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心中激动不已!

        那颅内躺着一颗晶莹剔透,浑圆透亮的珠子,足有拳头般大,那模糊血肉仍难遮掩其莹莹流转的光华。苏星辰放下手中的赤儿,便去拿那珠子。小水狮似乎闻到了那珠子的香味,吱吱乱叫,急跃而起,一口将那珠子给咬到了嘴中!

        苏星辰哭笑不得,骂道:“好家伙,敢情你挖了这么大一个洞,就是为了要吃这颗魂藏珠!哼哼,敢跟我来抢吃的,当真不自量力!”

        那小水狮颇有些急不可耐,喉部咕噜一声,便直接将拳头大的魂藏珠,给吞了下去!

        苏星辰一把掐住了小水狮的咽喉,硬重生将滚下去的魂藏珠给卡住了。小水狮吞不下珠子,被掐得张大了两片唇腭,吱吱而叫。

        “你这孽畜,给我吐出来!”苏星辰空出一只手,在贪吃的小家伙头顶上给它来了一指,轻轻弹了一下。他此刻御气术已窥炼气境第四重,力量非比寻常,虽然只轻轻弹了一下,仍然弹得小水狮头晕脑涨,拼命挣扎。

        不知为何,苏星辰却不忍心杀它。这小小的水狮,在自己面前浑不惧死,也没有感觉自己的危险,只为贪吃,便帮助自己将巨鳗的魂藏珠给找了出来。看起来,自己还得感谢它才行。

        但小水狮无论怎么被掐住脖子,都死活不肯吐出魂藏珠,而是不停的吞咽着,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让苏星辰哭笑不得。

        “真是个好东西啊,连你都知道魂藏珠的妙处。小家伙,莫非你想吞下魂藏珠,实现吊丝逆袭,一遇风云便化龙的壮举?”苏星辰笑道。

        小水狮虽然拼死不肯吐出魂藏珠,但怎么斗得过人力?苏星辰手指搓动着,几下就将珠子给捻了出来,滚落在他掌心中。苏星辰放脱小水狮,刚拈起珠子,小水狮竟然悍不畏死,一副为了吃食不惜身受千刀万剐的无赖样,呜吱呜吱的扑了过来,竟然咬住了苏星辰的裤管,死活不肯放口。

        苏星辰抬起一脚,要将小水狮给飞抛出去。但小水狮发了狠心,似乎已将苏星辰这个狮口夺食的大恶人,当成了死敌,也不管自己实力多么弱小,有些不自量力的悲壮。

        苏星辰抖了几腿,居然抖不掉这赖皮鬼,便道:“好吧,你爱咬着便咬着吧。待会儿我下水,看你还咬不咬。”

        他走了几步,像拖着一只破鞋一样,将小水狮给拖着,在山涧走了几步。小水狮死活不肯松口,还发出呜吱呜吱的抗议声,似乎在告诉苏星辰,不把魂藏珠交出来,就一辈子不松口。

        “拜托,这只巨鳗是我杀死的好不好!就你这个头,还想吃魂藏珠?下辈子好了。”苏星辰骂道。

        苏星辰将魂藏珠在潭水中洗去了污浊,只见那珠子之内,光华潋潋,隐隐有一条小小的鳗鱼,在珠内轻轻的蠕动着,但只是模糊的影像,尚未完全成形。

        苏星辰对御气术的理论,多少有些了解。这魂藏珠,显然是经年累月的御气积累,凝聚而成,而魂藏珠内的小泥鳅,便是巨鳗的神魂。

        这种魂兽体内的魂气,或者与人类不同,但也有相似之处。魂气散布于周身,多集中于意识海中,无形无踪,无迹可循。没有灵智的生物,魂气或者比较简单。如人类,有三魂七魄,便有十种不同的魂气,极其繁复奥妙,苏星辰的明轮之魄,便是其中之一,此时正在面具内的妖颜梦境中,被禁锢着。

        或者,只有三魂七魄圆满,才可以称为一个完整的人。这正是人与其他生物最大的区别吧。

        “可是到底要怎么样服用它呢?”苏星辰捧着魂藏珠,“直接吞到肚子里,以胃力炼化?或是在掌心中以沧溟神诀炼化?还是去采集十来种药物,将这珠子给熬成一锅炼骨洗髓汤?”

        现在他是一个人逃难,条件有限,要熬成一锅炼骨洗髓汤,恐怕也有些难度了。

        小水狮仍然咬着他的裤管不放,两只瞪得圆溜儿的红瞳,满是贪婪之色,不断地吱呜哼唧着。

        苏星辰暗想,我虽然不想杀你,但是我只有一条裤子,你把我裤子给撕裂了,难道让我光着屁股?他有些火大,正想弯下腰下,再捏住小水狮的唇腭,救下裤子。

        忽然间,他发觉这山涧中气氛有些不对。不知道为什么,小水狮忽然松开了裤管,一颗憨厚的大部四处转动着,似乎闻到了什么诡异的气息,然后长尾一摆,噌噌噌地便往山涧边的蔓藤里飞快地爬去!

        这是御气之士一种天生的敏锐触觉。御气流布于万物,与御气之士身体里的御气浑然一体,当万物稍有异动,御气高深之士,便可自然而然的察觉。苏星辰无法确知是什么异动,但他却莫名的心中一紧!

        嘶嘶——

        ;

  http://www.biqugex.com/book_8510/48165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