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御星辰 > 第064章 石堡暗战

第064章 石堡暗战

        断云三峰的山峡入口,小南溪穿行而下,流水淙淙。苏星辰不打算再避开任何人,溯溪而下,出了山峡口。

        一座石堡扼住了山峡口,高达十余丈,神龙六宗的八面大旗,一字儿排开,飘在那石堡之上。

        数名神龙六宗的弟子,正守在山峡的入口。其中一人,灰袍大袖,身形高瘦,正是伏龙宗宗主金猿。他身边二人,青衣飘飘,却是程青云与慕容晴!

        苏星辰自然知道,按照神龙六宗的规定,此禁域入口,每三月一轮换,由神龙六宗各出一位弟子,再由一位宗主率领,组成联合值守队伍,镇守入口。在苏星辰的印象中,慕容晴从未来过禁域入口担当职责,只有程青云这种没有背景的弟子才会来此。显然,慕容晴是陪伴程青云来的。

        苏星辰躲在石堡之后,看到两人似乎正在低声争吵些什么。程青云想要去拉慕容晴的手,但被慕容晴甩开了。

        苏星辰看到慕容晴一脸寒霜的样子,突然明白过来,原来自己并不喜欢师妹。但是,那内心的自傲感,却让他难以接受,自己被这个女子给抛弃!

        如今的苏星辰,已是魂息境第二重的御气师,而程青云却成为废人一个,即使想要重新修炼,这辈子拍马也赶不上自己了。

        金猿长老似乎有些心神不宁,一直在那山峡之外张望。苏星辰悄然潜入石堡,见那石堡之后的角落里,悬挂着几面神龙六宗的大旗,想来是做石堡顶上的大旗替换用。他掀开那几面大旗,便藏身于后。以他此时的御气术,这些守峡的弟子,除了金猿长老外,无一人能够发现他。

        如今正是白天,只有等到黑夜降临,苏星辰戴着面具,才有机会安然走出这山峡,不被发现。现在不是当曰他从山涧中逃出时的情景。自从青铜面具人入侵焰空岛,整个神龙六宗,突然神经紧绷了起来,石堡外的守卫弟子,至少多了一半,也没有人再如当曰那般,聚众玩耍打闹。

        他躲在那几面卷揠的大旗后,缩成一团,潜运沧溟御气,开始进入了忘我之境,静待黑夜降临。

        突然,石堡外响起脚步声,有人走了进来。苏星辰悄然睁开眼睛,此时,他已运转周天,御气湛然,不露丝息。

        从石堡之外,悄无声息地潜入一条人影,著一件火红色的衣袍,身形矮小。苏星辰借着大旗间的间隙,看得清楚,那人一脸精悍,面色赤红,正是朱猛!

        朱猛窜身而入,四下张望,径自朝苏星辰藏身的大旗之后走了过来。苏星辰暗想,他娘的这家伙怎么也看中了我这藏身之处?他想要躲什么?

        朱猛才走得几步远,便听石堡之外,传来程青云和慕容晴的声音。朱猛已不及躲入大旗之后,身形一跃,已跳上了横梁之上。

        “师妹,你……你能来看我,我很高兴……”程青云跟在慕容晴身后,跨进石堡来。

        慕容晴哼了一声:“我不是来看你的。”

        程青云陪笑道:“你不是来看我的,难道是来看这山,看这水,看金猿长老这老头子?”

        慕容晴怒道:“谁跟你嘻皮笑脸了?那天在海边,我让你出手救我娘,你都没胆子救,以后怎么在御剑宗混?哼,就这样还想做……哼……”

        程青云脸色苍白,眼中恨意如刀,涩声道:“师妹,莫非你不知道,我所有的御气,全部被苏星辰这个混蛋给全部吸走了吗?我当时哪有力量去救你娘?况且……况且……”

        慕容晴道:“况且什么?”

        “况且你爹在那儿,他……他也没有能力救你娘,我又能做什么?”程青云的声音低了下来。

        慕容晴见他不但敢顶撞,还敢出言讥讽父亲,更加生气了,柳眉一竖,怒道:“这……这跟你有没有力量有什么关系?我要的是你有这个胆量,你懂吗?为什么苏……他……他敢去救?还把我娘给救回来了?”

        程青云眼眸中忌恨之意更盛,但脸上却不敢表达出不满来,声音已轻如蚊蚋,可怜兮兮地道:“师妹,你想吃回头草吗?现在苏星辰,可是你娘眼中的大红了了……”

        慕容晴哼了一声,并不说话。

        “原来……原来你真的有这个心了……”程青云见她脸色,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忍不住气急败坏,声音也变得尖利起来。

        “你胡说什么?”慕容晴小嘴一撅,似乎满脸不屑,“就他?就他那驴脾气,总是自以为是,而且总不将我放在眼里……哼,我娘纵然有这个意思,我也不会让他得逞,别以为讨好了我娘,就可以……”

        苏星辰听罢,心中不觉哑然而笑。想起以前跟她青梅竹马长大的曰子,然后反目为仇,形同路人,再到刀剑相加,当真恍如隔世。只是,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任由命运摆布的苏星辰了。

        程青云恨恨道:“苏星辰这小子有什么好,丑得跟蜘蛛蜈蚣一样,满脸疙瘩红肿,整天戴着一张面具装神弄鬼,师娘居然这么看重他?为人又猥亵不堪……”

        慕容晴哼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话:“他纵然不好,那也比你有胆量。为今之计,你要重修御气术,想办法多讨得我爹娘的欢心。昨晚我又听到了我娘的话,她似乎有意想要让苏星辰重返师门,还不知道为了些什么事情,和我爹又吵嘴了……”

        苏星辰心中一动,暗想,师娘为了我,与师父吵架?

        “师父怎么说?”程青云特别紧张。

        “我爹自然不愿意啦。他说什么顾全御剑宗的大局与门面,还有尊严,似乎还扯到了很多我听不明白的事情。反正我也不想听,只要那丑八怪别再回来就成……就是打死我,也不怪嫁丑八怪……”慕容晴道。

        “师妹,若非我长得比苏星辰帅,恐怕你也不会看不上我吧?”程青云嘻嘻笑道。慕容晴啐了一口:“胡说八道,还会有谁比他长得丑?我现在一想到他,就忍不住浑身打寒颤……哼,本姑娘可不看中他的御气术……”

        苏星辰心中暗骂道,这贱丫头眼中只有绣花枕头,看起来我对她和程青云的羞辱,还不够。她脾气如此之坏,生姓也**淳,完全跟师娘是两个极致,真不明白师娘这样温婉良善的可人儿,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女儿!

        “什么人?”慕容晴突然按住了剑,提气喝问。

        苏星辰暗想,以我的修为,怎么可能会被对方发现呢?不对!

        忽只那横梁上一声低笑,朱猛那矮瘦的身躯,一掀血红大袍,飘然而落。

        “朱猛,你躲在梁上干什么?想做梁上君子吗?”程青云一见朱猛,心中稍稍定安。两人都是这三个月的联合值守队人员,自然熟识。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们两只小鸳鸯,躲在这儿享受最后的幸福时光。”朱猛嘿嘿冷笑了几声。

        “朱猛,你还有空来管我们的闲事?”慕容晴冷笑道,“金猿长老马上就会回来,你还不快滚出去?”

        “老子自然管不着你们御剑宗的狗屁事情。”朱猛道,“只是御剑宗尽是些弱筋软骨之人,从上到下,没一个有二两骨头的。老子只是看不惯,便忍不住要叱责你们几句,男的尽是软骨头,白面条,女的尽是白眼狼,绣花枕头……”

        他被程青云击败,一直胸中郁郁,这时得知程青云已成废人一个,岂能放过任何羞辱他们的机会?

        慕容晴按住了腰间的剑,怒道:“朱猛,你满口喷粪,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那曰在海崖上,你娘被那入侵焰空岛的青铜怪人掳走,你们御剑宗,有谁敢去救?你爹号称焰空岛第一,魂藏境第九重的大御气师,老婆被人抢了都不敢出面,从上而下,谁不是软骨头?当然,除了那个你口中的丑八怪废物苏星辰了,不过,唯一一个有男儿气概的,还被你们御剑宗赶走了……我看你们御剑宗改名叫窝囊宗好了,哈哈哈!”

        慕容晴气得一张俏脸血也似的飞红,咣啷一声拔出腰间的剑来,直指朱猛:“朱猛,你血口胡喷,污辱我御剑宗,本姑娘就领教你的炎王刀!”

        她剑诀一引,长剑脱手飞出,疾刺向朱猛。

        以朱猛的御气术,自然是远胜于慕容晴了。但他似乎并不着急要击败慕容晴,只是身法若电,待那剑刃及身,便轻飘飘了躲了开去。慕容晴见他并不还手,暗想,我御剑宗的灵花剑道,攻击力极强,他居然想仅凭身法就躲开我的长剑,当真够狂妄自大的了,当下御使金御气,将一口长剑,使得银星如瀑,将朱猛周身丈许方圆,尽皆笼罩在剑光中。

        朱猛兀自好整以暇,哈哈大笑,在那剑光中穿行,来去自如,竟不时极其轻浮地在慕容晴脸上摸一把,嘻嘻笑道:“哼,哼,还号称焰空岛第二美人,皮肤粗糙,也不怎么样嘛!”

        慕容晴气得娇脸绯红,疯狂地御使长剑,恨不得一剑将这流.氓给一剑刺穿。程青云在旁边观战,也忍不住气得发抖,但无奈御气术全失,已是废人,眼见慕容晴受辱,却是无可奈何。

        朱猛得势不饶人,两只手掌间的御气,形成一道螺旋劲,绞住了长剑,猛然一旋。慕容晴登时便收不住脚,仿佛受到一股大力的牵扯,直往前冲去。朱猛哈哈大笑,斜伸一臂,便将慕容晴给揽入了怀中,又在她腰间轻捏了一把:“嗯,不错,腰挺细,比脸要光滑……”

        程青云大叫一声,直扑了上去。朱猛哈哈大笑,一脚直出,便踹在程青云胸口,将他踹飞了出去。他前次败在程青云手上,心中一直不服,这一脚下去,根本就不留余力,便如一只巨锤一般,将程青云踹出去三四丈远,摔在地上,鲜血狂喷!

        “原来……还真成了一个废人!”朱猛显然也没有料到自己这一脚,居然能将自己生平的劲敌给踹飞了出去,也有些诧异。

        慕容晴气极,势如疯狂,将长剑抓在了手中,一阵乱砍乱刺,却已是章法大乱。

        朱猛并没有伤她的意思,只不过是想戏弄她一番罢了。

        慕容晴那点修为,在朱猛面前,简直难堪一提。他哈哈大笑,伸出手去,待要在慕容晴粉白如天鹅般的颈上摸一把时,忽听身后一声轻微的嗤声。

        朱猛手上仿佛被一只蚊虫给叮了一下,猛然刺痛,缩回了手去。他的炎王刀气轻轻一斩,便将慕容晴那长剑剑刃给断成了两截,掉落于地,然后便转过身去,只见那卷揠的几面大旗,如云一般抛散开去,一条人影缓缓站起,正是苏星辰!

        ;

  http://www.biqugex.com/book_8510/48165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