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御星辰 > 第074章 龙穴

第074章 龙穴

        青铜面具人良久不语,五指轻轻地捏碎了那石头,化成火红色的灰雾。

        苏星辰也捡起一块火红色的石头,轻轻捏了一下,竟然发现,石头脆如碎土,一捏即碎。他明白过来,这火红色的石头,绝非火山口中喷出来的岩浆。

        “你看到了什么?”青铜面具人问道。

        苏星辰道:“这是火御气所炙化。”

        青铜面具人眸中神光一现:“神龙六宗之中,火御气可炙化岩石者,可有几人?”

        苏星辰脑海中将神龙六宗中的几位高手,全都过滤了一遍,道:“只有烈火老祖一人。他的御气术已窥魂藏境第八重!只有他修炼的烈火诀,才能如此厉害。”

        青铜面具人不置可否:“你可知道,神龙六宗的由来?”

        苏星辰有些迷惘,摇了摇头。

        “你可知道,烈火诀的来历?”青铜面具人追问道。

        苏星辰在大溪谷之旁的隐秘山涧中,发现了神龙六宗的祖先与燕天宗屠龙之事,虽与神龙六宗流传至今的说法有差异,但神龙六宗与燕天宗,还有巨龙,必然有隐秘的联系。

        “四百余年前,神武九陆战祸纷飞,各路无主诸侯混战,御气界一片烟尘。”青铜面具人道。

        “燕天宗在乱世中崛起,纵横天下,无人可当。神龙六宗的六位祖辈,便是燕天宗的养龙人。”

        “养龙人?”苏星辰奇道。

        青铜面具人道:“燕天宗座骑追云赤影,乃是一条翼龙。神龙六宗的六位祖先,便是追影赤影的伺龙者。他们负责赤影的饮食起居,战备,健康。”

        苏星辰吸了一口凉气,暗想,如果神龙六宗都只是燕天宗的奴仆,那燕天宗的地位,该当是怎样的一种尊崇?

        “擒龙一役后,神龙六宗受命于此镇守巨龙。燕天宗死后,神龙六宗便失去了直接的上司。燕天宗原先的势力受到瓜分,而神龙六宗,也不例外。你所见到的神龙六宗,并不是一个完整体,这里面暗涌潜流,远远超乎你的想像。”青铜面具人道。

        “你是说,神龙六宗其实,仍然受到暗中控制?燕天宗还有替代者?他可以对神龙六宗发号施令吗?”苏星辰大吃一惊。

        青铜面具人不置可否,嘿嘿地笑了几声:“居于庙堂之外,却脱不得庙堂之象。有人的地方,便有争斗。御剑宗受谁的命令,又有何干系呢?你在这焰空岛上,要睁大眼睛,盯着每一个熟悉的人影。因为只有你一个人,才是你的派别。”

        他随手抛出一块火红的石头,那石头飞行甚速,刺破空气,竟然在空气中便爆裂成飞尘。

        “火云宗的祖先,在三百多年前传下烈火诀,那正是来自于燕天宗。只不过这烈火诀并不是燕天宗最厉害的武道。嘿嘿……想要将火山之石给煅成飞灰,烈火诀可还差了一些。烈火诀终究只是烈火,不是太阳之火……”青铜面具人拍了拍手,吹落了手套上散落的赤红石屑。

        苏星辰越听越奇,却听青铜面具人道:“这世间,最厉害的火御气乃是太阳之火。而太阳之火中,最厉害的更莫过于九昧真火!”

        苏星辰大吃一惊,浑身一颤。九昧真火!这个名字,让他如电击雷触一般。就是九昧真火,让自己苦熬了十八年。自己所有的屈辱,苦难,还有磨励,都来自于这从娘胎中带出来的九昧真火!

        “这焚化石头的,就是九昧真火?”苏星辰激动不已,捡起一块石头,轻托在掌心,凝运御气,将石头包裹了起来。果然,那种熟悉的感觉,像火一般地炙烤着胸口,那正是缠绕了自己十八年的九昧真火!

        是谁在自己体内种下了九昧真火?老爹从来没有说过,师父师娘也从来没有提及过。

        苏星辰的心中,急速地转过一个念头,脱口而出:“你说……你说会不会是我师父?”

        “你如何知道是你师父?”青铜面具人一怔。

        “直觉,只是……只是一种直觉……”苏星辰也说不上来,只是隐隐产生这种感觉。或者,或者仅仅因为,师父现在是自己最大的敌人罢了。

        “苏星辰,不可胡乱猜测!”青铜面具人道,“这里面牵涉太多,不是你所能猜测到的。我刚才告诉过你,神龙六宗潜流暗涌,势力分裂已然失控。这修炼者,显然修为不深,才刚刚开始,六宗中的每一个长老,都有可能是秘密修炼了九昧真火的人。而……教授这九昧真火的人,才是背后我要找的真相!”

        苏星辰本来隐隐猜测,师父可能就是杀害自己母亲,在自己体内种下九昧真火的人。但听青铜面具人这么分析,修炼者才刚刚开始,那断然就不是十八年前在自己体内种下九昧真火的人,更不可能是杀害自己母亲的凶手了。

        但青铜面具人说得没错,背后的人才是真相!这或者将牵涉到母亲死亡的真相。他虽然是从异世穿越而来,对这个世界的母亲,也没有什么印象,但他从小就被种下九昧真火,受尽折磨,这种印象,却是驱之不去!

        青铜面具人道:“你在这儿坐着,不可四处行走,免生祸端。待本侯进火山口一探!”他衣袖一飘,化成一道黑影,倏地没入了那峰顶的地穴之中!

        苏星辰兀自不觉。他本想自己此前的唯一目标便是重铸身体,重修御气术,击败慕容龙渊。可是,这沉淀于心底的那抹最沉重的灰暗,却沉渣泛起!

        九昧真火!它虽然融化于沧溟神诀的浩瀚御气中,可是它在自己神魂中的伤痕,却始终未愈。

        苏星辰与小鱼儿静坐在那地穴之口,苦苦地等待。他心中思潮起伏,难以沉静。小鱼儿拱起厚厚的巨唇,在他身上舔来舔去,发出一声声吱吱的低鸣,似乎在逗他一般,如刀刮一般的长舌,卷得他皮肤翻裂生疼。

        苏星辰与这海中巨兽,已相处得有些熟了。他拍了拍小鱼儿,叹道:“小鱼儿啊小鱼儿,你跟了这怪人,可知自己的身世?想必也跟我苏星辰一般,只知道自己是从娘胎里蹦出来,其他都一无所知吧。”

        小鱼儿咕咕低鸣了几声,似乎从未为自己的身世烦恼过。苏星辰暗想,它纵有灵姓,却始终无法如人类一般,拥有那需要依归的神魂。

        如此等到夜幕掀开一隙,东方海面都已露出鱼肚白来。

        猛然间,断云峰的主岭,剧烈地震颤起来,那火山口中,一道道浓密的黑烟,直冲了上来。整个大地,仿佛在一瞬间,要开裂了一般,山峰之上的枯松积雪,化成滚滚雪龙,伴着巨石泥土,冲下峰来!

        小鱼儿闻得这地震之声,也忍不住有些惊慌,退了几步,俯伏于地,不住的吱吼着。

        在那那遥远的地底深处,仿佛传来几声沉吼。吼声过后,大地重归于寂然。

        苏星辰眼前一花,从那火山地穴深处,疾冲上来一道黑影,冲破黑烟,倏然落在了苏星辰身前,正是那青铜面具人!

        他那漆黑的袍,仿佛被血染过一般,极是诡异,右掌在苏星辰面前缓缓张了开来。苏星辰定睛一看,忍不住脸色变色!

        “你……你刚才……”苏星辰忍不住惊呼失声,“你惊醒了巨龙!”

        青铜面具人掌心中,光华灿然,以风御气凝结成一座高达数尺的琉璃光塔。那塔心悬挂着一条长长的赤火火鞭,粗如拇指,冒着火焰,足有四五尺之长,被风御气紧紧地缠绕着,如活物一般,不断的扭动着,却始终逃不出那风御气所涨结成的琉璃光塔束缚。

        “此龙属姓为木御气,被锁于地穴深处,故以九幽寒铁锁住,更有地火炙烤,已历三百余年。如今这巨龙吸纳了地底深处的木御气,更得到地火御气,已然豢养长大。这条赤火龙脉,便是从巨龙的前爪拔出,可助你接续御脉,重振雄风!”

        青铜面具人将那光塔缓缓靠近苏星辰的头顶,然后五指轻缩,那光塔便如破堤的水,倾泄而下,鼓荡起一股旋风,倏然无踪!而那赤红龙脉,如蛇行蚁聚,在苏星辰头顶蔓延开去,形成一大片赤火洪流,紧紧地将他的整个头部都包裹了起来!

        苏星辰大吃一惊,伸手便去抓头上那滚烫如火的洪流,却惊觉那赤火洪流,在滋滋声中反而蔓延了他的两只手掌,然后逆臂而上,将他的衣袍尽皆融化,化成青烟而去。

        “苏星辰,运转御气,休得分神!”青铜面具人厉声喝道。

        兄弟姐妹们,跪求票票啊,没票票不幸福。本书将继续裸奔,我要坚持,一定要坚持,不能让追看本书的兄弟姐妹们失望。

        ;

  http://www.biqugex.com/book_8510/48166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