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御星辰 > 第094章 血魂解体

第094章 血魂解体

        苏星辰心中一惊:“你若杀了我,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吗?”

        烈火老祖嘿嘿了几声,抬头看了看天。两人虽已到了半山腰,比峰底要凉快许多,但寒气并不重。

        “老祖生活在这断云峰雪岭之下,居然从未赏得岭上积雪。今曰已是穷途末路,便看它一看,又有何妨?”烈火老祖又提起苏星辰,继续朝断云峰顶进发。

        这条路,正是苏星辰所熟悉的。积雪渐重,天气已寒,半空中飘起雪花来。

        苏星辰暗想,这老家伙到底想干什么?难不成他想入火山口龙穴之中去?

        烈火老祖眼看离那断云峰顶不过数里之遥,那火山口冒起一道道浓密的烟来,而地面上已有枯雪震松的痕迹,却也不敢再靠近山顶,在那山崖旁选了一处可避风的巨石暗穴,将苏星辰放了下来。

        “老祖的烈火诀,让老祖养成了一个坏习惯,那便是无法沉静下心绪来,容易血气上涌,大坏心神,而这也正是老祖的御气术,直到最近才突破魂藏境第七重,始终差着慕容龙渊一筹的原因所在。”烈火老祖道。

        他看着苏星辰的漆黑面具,忽然伸出蒲扇般的大手,朝他面具抓了过来。岂料这一抓之下,面具仍然紧帖在脸上,竟是丝纹不动,让他大感诧异!烈火老祖叫了一声“邪门”,又加重了几分力量,扯得苏星辰的脸面直欲离体而去,头盖骨也如欲生生裂掉,面具仍然像生了根一般的紧帖着,揭之不去。

        “不用再扯了。这只面具……与我的魂息连通,你是揭不开的!”苏星辰也害怕对方动了蛮劲,真要将自己的脸面连着血淋淋的揭起,当下编了一个谎言。

        “还真是奇怪……这么说,你这一身御气术,都是从这面具里学来的?”烈火老祖眼中红光大盛。

        苏星辰怒道:“放屁!我师娘花了那么大劲,才让我踏上修炼之路,就被焰空岛上这些流言蜚语给巅倒黑白了!”

        妖颜城的秘密,绝不能让这个心术不正,野心勃勃的老家伙知道了,只得又搬出师娘来了。

        烈火老祖不疑其他,暗想,这家伙所修得的御气术,定然是从慕容龙渊那个新主子那儿传来的,才会如此奇妙。他一想到主子有可能区别对待,心中便是忌恨交加,贪婪之意大盛!

        他嘿嘿地笑了起来:“苏星辰,老祖这血曼陀罗,我主子所教,今曰还是第一次用在你身上,你该当感到荣幸……”他顿了顿,“血曼陀罗全凭老祖的一口鲜血所蕴神魂气息,控制住你周身万脉。你若想仅你这区区魂息境的御气术,便想挣脱开血曼陀罗,老祖劝你省下心来,好好享受这断云峰顶的最后雪景吧!”

        “你要杀了我?”苏星辰一直在思索着脱身之计,死亡对于他来说,已经不再有惊惧之感,反而只是一种磨励。

        烈火老祖摇了摇头,似有惋惜之意:“说真的,老祖不愿杀你。你是神龙六宗数百年来,第一个靠御脉不显的普通人身体,修成如此神奇的御气术。你若能早一点投靠老祖,我们要打败慕容龙渊,又有何难?可是……老祖也是别无选择!”

        他脸上戾气渐重,杀气隐隐,沉声道:“老祖是神龙六宗的未来,而且……而且这血曼陀罗,老祖真的很想,让你看一看,它的真正面目!”

        烈火老祖突然仰天一声长嗥,有若月夜之狼,凄厉而惨绝!

        他解开赤红大袍,露出一身仍然紧致的肌肉来,血脉隐隐,不断地盈溢着火焰,仿佛一尊巨大的火神一般,立在苏星辰身前。

        烈火老祖五根粗指在胸口猛然划过,拉出五道血痕来,鲜血飞溅而出,直洒在苏星辰的脸上。

        他不断地抽击着自己的身体,每一抓,每一掌,都击得自己血肉横飞,可是火御气却越加强横猛烈,将他血肉之躯完全燃烧起来!

        烈火老祖的满头赤发,也在他的掌指间,飘然而落。脸面,头颅,尽皆破裂,只瞬息之间,连整个头颅,也在他猛烈的自击,坍塌了下来!

        苏星辰心中突然涌起一种强烈的恐惧来。这种恐惧,是他从未面临过的,即使那曰被慕容龙渊以斩天一剑,斩得神魂破裂,他也未曾恐惧过。可是,面对烈火老祖的异样,他突然觉得,一切都变得诡异而不可控了。

        “血曼陀罗之血魂解体!”

        烈火老祖已然残破的嘴,仍然歪着吐出残破的声息来,令人毛骨悚然。

        转眼间,他硕大威猛的赤红身躯,便在苏星辰身前,完全裂解成一摊血肉之泥,最后,连肉泥也浸没在那深积于地的一摊厚血中,不见踪影!

        苏星辰大叫一声,只见那血仿佛活物一般,受到一种奇异力量的牵引,燃烧熊熊之火,竟然朝苏星辰的脚移了过来,所经之处,积雪融解,化成湿烟,连枯枝也被炙化,烧成焦炭。

        苏星辰全身动弹不得,心中大骇,只见那一道浓血,已如火红蚁流,爬上了自己的脚踝,蔓延而上,形成一张巨大的血膜,竟将自己的身体,全都包裹其中!

        苏星辰只觉那浑身有若火炙刀割,身体肌肤,被巨大的力量所烧炙破开,一股股融岩火炙,如水银倒灌而入,挤入身体之中,逆着那万道御脉延伸而去。

        他的御气术虽远超同龄人,但也只有魂息境第四重,比这烈火老祖远为不如。魂息境第四重与魂藏境第八重之间的差距,便是鸿沟一般遥远。苏星辰身体中的万道御脉虽已为赤火龙脉重铸,但何尝受过如此猛烈的火御气灌注?

        一时之间,万道御脉,连同胸口,浑身血肉,仿佛在瞬间燃烧了起来,连那颗混元珠,也被轰然注入的火御气所淹没,开始激突奔流起来。

        苏星辰紧紧地闭着眼睛,混元珠内那魂胎,也有些扭曲起来。很明显,面对这滔天大火,他的魂息意念,再难保持镇定了。

        满天血海,淹没了胸口气海,似乎看不到尽头。那天际,隐隐浮现出烈火老祖的脸来,在血幕之后探出头来,随即隐没,然后又在血幕的另一处探出头来,朝着苏星辰的魂息意识咧嘴一笑。

        “苏星辰,老祖别无他法,只有以血魂解体秘术,解裂魂藏,化身于血水之中,再以血曼陀罗法,侵袭你身体和混元珠。如今你身体僵硬,再无躲闪之能,只能任由老祖宰割了,哈哈哈!”

        苏星辰的混元珠,四处躲闪,但沧溟御气尽皆被消匿无踪,周身只有火海血洋,竟是无处可避。

        烈火老祖那张赤脸,漂浮在血幕之周,随着意念动处,瞻之在前,忽之于后,漂浮不定有如鬼魅一般。

        “想不到你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修炼了如此深厚的混元珠!花擦!居然珠内还有七颗小珠!你这御气术当真神奇啊,包纳七行,还有这如龙脉一般的御脉,都只能由我烈火老祖来享用了,哈哈哈!”烈火老祖赤红的脸不断的扭曲着,显得兴奋已极。

        一张苍白的手,血脉狰狞而出,自那血幕之后伸了出来,猛地抓住了四处奔窜却无处可逃的混元珠。苏星辰的魂胎躲在珠内,意念犹在,原本被沧溟御气所凝结,清凉一片,如今却是周身有如火炙,雪白的脸,也映照得一片通红来。、

        烈火老祖那张赤脸,还有抓着混元珠的手,在血幕中隐去,沿着苏星辰的御脉,向上移动,经心脏,咽喉,直至大脑。那是初始之人神魂与意念潜藏之处,也是人的记忆之海。

        人自出生始,三魂六魄的气息便修筑于此,而意念与记忆,随着年纪的增长,逐渐形成。当御气士开始导引御气,在混元珠内凝聚魂息,修得魂藏,成为完完整整的神魂!如果说脑后的意识海中的魂息,是人体本源,血肉依托,那混元珠中所修得的魂藏,则是意识海之外的神魂延伸。

        烈火老祖以血魂解体秘法,占据了苏星辰的身体,劫夺混元珠,赶走珠内的魂胎,最后一步,只要消灭他大脑沟壑深处潜藏的最后一缕魂息,那苏星辰纵有一万个燕流璎,也无济于事了。

        此时他魂息仍在,意念清楚,只急得满头大汗,却是无法入定,进入梦眠的妖颜之城之中躲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烈火老祖的血色之脸,在御脉中渐渐移来,已至了大脑的深处!

        ;

  http://www.biqugex.com/book_8510/48166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